乌鲁木齐日毁10吨可吃蔬菜 坚持高价致腐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首府每天扔掉十吨可用蔬菜


部分批发大户心存侥幸坚持高价致蔬菜零售降价迟缓


2月26日下午,郑秀琴坐在自己店铺内的凳子上,看着女工们把已经腐烂的香菜塞进垃圾袋,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年前批发的30吨香菜已经烂了三分之一,她感叹:“做了十几年生意,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郑秀琴是北园春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的蔬菜批发商,她的情况在首府并不是个例。记者经过2月26日至28日3天时间的调查发现,因受南方雪灾影响,加之运输时间过长和部分蔬菜批发商坚持不降价,首府出现大量蔬菜腐烂的情况。




更令人可怜的是,三家农产品批发市场每天扔掉的可利用蔬菜粗略估计有10吨左右。


蔬菜垃圾一天70吨


在这每天70余吨的蔬菜垃圾中,有五六吨蔬菜属于还可再利用或未完全腐烂的。


北园春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是全疆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2月26日中午,在市场内,一辆辆大型货车停靠在各店铺门前,工人们正在忙着卸货,一些商贩正在跟市场里的批发商讨价还价。


在一些蔬菜店铺门前,堆着烂菜叶子,有白菜、红薯、西红柿、包菜叶子等,有的成箱成捆,有的零散地“躺”着,堆积最高达半米。而在市场南侧约100米处的垃圾场,蔬菜叶子堆积约一米高,有的甚至是整箱“躺”在垃圾堆里,其中最多的是皮芽子、香菜等。


在市场东北侧的一家店铺门前,堆着几十公斤被扔掉的皮芽子,店铺内两名女工正在分选腐烂的和好的皮芽子。“老板请我们给他们加工已两天了,就这样还有一半没有挑出来。”


这时,市场保洁员穆向荣和黄琴琴来到店铺门前,把扔掉的皮芽子往垃圾车上装。几分钟后,皮芽子被清理完,他们推着垃圾车,继续到另一家店铺门前装垃圾。


穆向荣说,他们负责市场中心区域的蔬菜垃圾清理,手推垃圾车一次能载重300公斤,装满一车后,就拉到100多米远处的垃圾场倒掉。


“今天已经拉了20车了,这还是几天来最少的。”穆向荣说,最多时,他们一天要拉40车。而在年前,每天最多不到20车。


据市场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市场平均每天要清除各类垃圾100余吨,其中有蔬菜垃圾70多吨。在这每天70余吨的蔬菜垃圾中,有五六吨蔬菜属于还可再利用或未完全腐烂的。


这种现象在乌鲁木齐蔬菜批发市场、北园春农贸批发市场蔬菜交易区等处大量存在。乌鲁木齐蔬菜批发市场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市场每天产生的蔬菜垃圾约20吨,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吨至6吨,在每天产生的蔬菜垃圾中,至少有两三吨蔬菜还可以再利用。北园春农贸批发市场蔬菜交易区卫生员李祥太称,该区域每天生产蔬菜垃圾达40多吨,“好多都是新鲜的,成箱成捆”。


根据这些数据粗略统计,这3家批发市场每天共产生蔬菜垃圾130多吨,有近10吨的蔬菜尚可利用就被扔掉了。


成群老人捡拾蔬菜


“经常看到一些商户成箱成捆地把蔬菜朝垃圾堆里扔,我都觉得心疼,好多蔬菜看上去都是新鲜的。”


在蔬菜价格如此高的情况下,首府蔬菜则大量被囤积腐烂,随后被扔掉。一些市民认为,这是浪费。


住在北园春农贸批发市场附近的柳国军说,他每天下班后都要路过蔬菜交易区的一个垃圾场,“经常看到一些商户成箱成捆地把蔬菜朝垃圾堆里扔,我都觉得心疼,好多蔬菜看上去都是新鲜的。”


垃圾堆里大量没有完全腐烂的蔬菜引来不少人前来捡拾。


2月26日下午,在北园春农产品批发中心市场垃圾堆里,十几名老人在垃圾堆四处寻找还未腐烂的蔬菜。


“老太婆,走了,你捡那么多干嘛?提得动吗?”


“还不到10公斤呢,一家子人吃,多些好啊?”正在削红薯的丁老太回答一名老太太的呼叫。


丁老太告诉记者,她67岁了,就住在附近。当天她一大早就来了,“当时还以为自己来得最早呢,没想到来了才看见,已经有十几个老头在捡了。”丁老太说,中午她已经捡了一袋蔬菜回去了。


20多岁的女孩小陈当天也加入了捡菜队伍。她在一家超市上班,当天她休息,“听别人说这里有许多新鲜的菜被扔掉了,就过来看看。”小陈跟另外一名女孩提着一袋20多公斤的蔬菜,站在垃圾堆旁等待男友开车来接。


19时许,当市场保洁员穆向荣和黄琴琴拉着一车满装香菜的垃圾车来到现场时,正在垃圾堆里“淘金”的老人们蜂拥而至,垃圾还未倒出,人已围了上来……


市场一名葛姓保安说,每天都有老人来到垃圾堆里捡菜叶子,最多的时候有40多人,其中不乏中年人和年轻人。


随后,记者在其它批发市场内也看到了同样的现象。


据记者调查,目前,首府蔬菜的零售价比一级批发价约高两倍,比二级批发价约高1.5倍,以白菜、莲花白和菠菜的最低价为例:目前的一级批发价分别为1元/公斤、1.2元/公斤、2.5元/公斤;二级批发市场的卖价为1.5元/公斤、2.2元/公斤、4.5元/公斤;而在各市场及大型超市里,价格则变为2元/公斤、2.5元/公斤、5元/公斤。


但也有个别情况例外,如红辣椒的一级批发价为5元,零售则高达13元,香菜一级批发价是5元,零售价则高达15元。


商户不降价原因何在


一些批发商明知道蔬菜已经腐烂,但仍坚持不降价,“烂就烂吧,再等等。”采访中,一些批发商这样说。


首府这次大量蔬菜囤积腐烂,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年前的南方雪灾,蔬菜在运输途中受冻,运输时间的拖长都加速了蔬菜的腐烂。而此外,据记者调查发现,部分批发商心怀侥幸心理坚持不降价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批发商老鲁是个典型例子,节后,他以每公斤0.4元从河南进了10吨皮芽子,因为货车在路上滞留了几天,车到乌鲁木齐后,在出售过程中,他发现有些已经坏了。


“我当时急忙请了几名女工,一袋袋打开,每袋坏了近四分之一,我当时就傻了。”老鲁说,这次肯定赔了,他当时就想减价处理,但又不甘心,因为皮芽子的进价加运输费共7角,而卖价也只有9角至1元,也就是说,每公斤的利润只有2角至3角。


“如果我降价,连成本都捞不回来。”老鲁说,但如果坚持原价,只要能卖掉四分之三,就能保本。正是出于这样的心理,老鲁一直没降价,但皮芽子的销量一直不好,一个星期后才卖掉3吨半,而剩下的几乎全部腐烂。


随后,老鲁只好找工人把好的挑出来,再以零售价卖出去,腐烂的只能扔掉,“当时两名保洁员整整清运了一个小时。”


事实上,这种心理不仅在老鲁身上发生。在3天的调查中记者发现,一些批发商明知道蔬菜已经腐烂,但仍坚持不降价,“烂就烂吧,再等等。”采访中,一些批发商这样说。


在北园春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一家香菜店铺内,香菜已有腐烂,但老板坚持每公斤6元的要价,“我批发价是每公斤8元,考虑到菜有腐烂才降了两元,这已经是最低价了。”老板说得很坚决。


“你这样放下去会烂得更多,不如再降一点卖给我。”记者与老板谈价,但对方一句“我宁愿烂掉也不降”让记者哑口无言。


抱有这类心理的批发户也不是都输,也有赢家,蔬菜批发商老王就是其中一个。


老王从四川把白菜运到乌鲁木齐后,已经发现腐烂情况,他在价格上做了调整,即以每公斤8角的价格贩卖,比市场上的最低批发价还要低。但即使这样,因为蔬菜烂得太明显,前来询问的人仍少之又少。一周后,蔬菜只卖掉4吨,还剩6吨。“当时曾有人想以每公斤6角的价格批发我的菜,但我还是坚持原价拒绝了。”老王说。


老王这一赌还真赢了。一天后,一个二级批发商以每公斤9角的价格把他所有蔬菜都批发了。


这种赌博心理让蔬菜二级批发商和零售商们怨言颇多。一名二级批发商说:“一些一级批发商的蔬菜已明显腐烂,但他们的价格与正常价相差不多,导致最终蔬菜一级批发价格降不下来,我们给零售商批发时,也不可能降价。”


一级、二级批发商持续坚持自己的价格,最终导致零售商价格降不下来,这或许就是乌鲁木齐蔬菜价格一直降价缓慢的根本原因。


蔬菜腐烂3月或缓解


在3月份,新疆本地可以用大棚种,在这个期间,至少可以种出12种蔬菜,完全可以避免从内地运入新疆时间太长的问题。


北园春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相关负责人说,因受天气影响,目前首府80%以上的蔬菜来自内地,这些蔬菜经过该市场后再发往全疆各地。因新疆离内地太远,运输时间太长,加之受南方雪灾影响,这些都造成了大量入疆内的蔬菜出现腐烂情况。


部分商户在销售蔬菜时应该考虑到这些因素,同时应根据新疆的蔬菜供需市场进货,考虑到气候因素,内地进入疆内的蔬菜更不易存放。


针对目前出现蔬菜大量腐烂的情况,这名负责人还称,这种情况会在3月份缓解。因为易腐烂的白菜、菠菜和包菜等,在3月份,新疆本地自己可以用大棚种,在这个期间,至少可以种出12种蔬菜,完全可以避免从内地运入新疆时间太长的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