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北京奥运会,西方向我们展现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方西方国家政府大多给予北京奥运会积极的评价,反对北京奥运政治化,但另一方面,一些非政府组织和民间人士仍在鼓噪地址北京奥运,引起这些人不满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们认为中国没有在解决苏丹达儿富尔问题的过程中起到积极的作用。虽然到目前为止,已经有6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表示将出席北京奥运会,反对奥运政治化,已成为国际社会主流的声音。但是,对于西方社会尤其是民间的负面声音,我们不能置之不理。

前不久,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辞去北京奥运会艺术顾问一职。这似乎是不得已而为之,也并不会影响北京奥运会的成功召开,但这种不得已却折射出西方对中国的误解。

公平的说,一段时间以来,这位大导演确实承受了很大的在政治压力,去年3月28日,美国女演员米亚。法罗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评论说北京奥运会是种族灭绝的奥运会,这篇文章第一次将奥运会与苏丹问题挂钩,在谴责中国的同时,又把矛头指向了斯皮尔伯格。他这样写到:这么多赞助企业商对这场运动会中的暴行似尔不见就已经够糟糕的了,但是同样令人失望的是,象斯皮尔伯格导演这样的艺术家还将为北京打造形象,更具煽动的是,她把北京奥运会与斯皮尔伯格在1994年建立的大屠杀历史真相基金会联系在了一起,要让斯皮尔伯格一道到“中国正在资助达尔富尔的种族灭绝”。米亚,法罗的文章不仅混淆了是非,无情的抹黑了中国,更可怕的是她在西方社会制造了这样一个舆论气氛:谁支持北京奥运会,谁的道德就出现了问题。斯皮尔伯格的辞职无疑再次证明了这种舆论导向的压力是非常强大的。

斯皮尔伯格的辞职已经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如果我们不能大张旗鼓的向世界介绍我们在达尔富尔问题上的立场和所作所为的话,就会给米亚,法罗们提供了更多制造偏见的机会。事实证明“雷锋精神”并不适合西方世界,“默默无闻”的结果往往会被诬为暗箱操作。

长时间以来,我们总是提醒自己,要善于接受批评,要能够经住漫骂,但我们也要亮出自己的观点,给西方社会,民间,做思想工作,加强交流才是沟通的手段,我们常为西方占据了国际话语权而感到懊恼,如今,国际社会对达尔富尔的关注,等于把发言权送到了我们的面前,这是中国的挑战,也是中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