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绝境(1)

山鹰2007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不理那断了气儿的敌人,老甘习惯性的再向山脚下看了看。顿然,他的目光停住,脸色严峻起来。不是见到山脚下葱绿的植被中人头涌涌,而是距离一公里左右的山腰下面,在敌人工程以及辎重兵的努力下,一条简易的道路以及开辟出来通往了611东洼地前的平阔处,在一片人声鼎沸,机械轰鸣声中。8门苏制M43 120mm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不理那断了气儿的敌人,老甘习惯性的再向山脚下看了看。顿然,他的目光停住,脸色严峻起来。不是见到山脚下葱绿的植被中人头涌涌,而是距离一公里左右的山腰下面,在敌人工程以及辎重兵的努力下,一条简易的道路以及开辟出来通往了611东洼地前的平阔处,在一片人声鼎沸,机械轰鸣声中。8门苏制M43 120mm直射榴弹炮在敌工兵B.A.T_2的有力保障下慢慢拖了过来。而由于敌人炮兵持续的火力压制,为了保持实力,连长按既定计划已决定放弃外围阵地,在东面第二阶陡坡凭借星罗棋布的坚固地堡工事和核心阵地上更凶猛的火力坚守。但此时,四班副李秋棠和段炜依然被压在断壁下出不来。四班和11班再次陷入了更加危险的境地之中。

“还要等多久?”透过步谈机,连长不含一丝感情似声音传到了4班长周幼平的耳里。

“连长,快了,很快!”深知连长脾气的周幼平焦急着,他明白如果不能把李秋棠两个及时拉出来撤到二线陡坡上的环形洞窟工事里,那个骨子里都透着冰冷的连长也许……

“告诉李秋棠,段炜,当了红1团的兵就要有红1团兵的觉悟;我们不要俘虏!”连长一句话仿佛把周幼平扔进了冰窟窿里。

霎时周幼平热泪盈眶,哽咽道:“连长,我……我……”

但事情并不是周幼平所想象,连长在步话机里淡淡问:“周幼平,你说你们能守得住阵地?”

周幼平一愣,随即坚定道:“能!”

“没了11班和我们也能?”连长进一步询问道,现在611核心炮火连天我们不能为了他们置大局不顾。

周幼平咬咬牙,依然坚定道:“能!”

连长淡然问:“老子不作赔本的买卖,你能办到吗?”

周幼平顿了顿,仿佛用尽了浑身气力吼了声道:“能!”

连长点了点头,平静道:“很好。”

立时周幼平感激的泪再也止不住了,深知连长冷酷的他声音哽咽的抽泣,感动得语无伦次道:“连长谢谢……谢谢连长……”

连长还是那副不改的冷漠,倨傲道:“不用!送你六个字‘不抛弃,不放弃’,要是这次四班没赚够本,死了老子都会掏你的坟!”随即电话挂断了。

一时,周幼平心头一震,感动得眼泪哗哗的止不住了,想想593高地面对自己战友枪口的小李;想想那如利剑般高悬在每个六连战士头顶如影随行冷冰冰六个大字:‘不拖累,不连累’。原来连长的冷酷并不是我们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但当我们真正能理解他,感激他,打心眼儿里佩服他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此时见周幼平泪如雨下,刚进得洞中四班战士刘俊仿佛也明白了些什么,泪也止不住,嚎嚎大哭起来。看得不明就理的周幼平一愣神,就见着刘俊哭嚎着:“班长……班长啊……我们是不要把班副给……”

一时把刚才洞里就一人的周幼平搞得哭笑不得;周幼平带着激动的泪,道:“想啥?告诉大家准备战斗!”

“啊!?”刹那感情丰富的刘俊红了脸,好不尴尬。随即欢喜道了声:“明白!”

下午1:40,611高地东外围阵地,耀眼的秋日下袅袅硝烟依然并未散去。不过1平方公里多的洼地里依然还是一片狼藉,死尸遍地的屠宰场样;而为了持续压制六连主力令人生畏的迫击炮打击,更高处的611核心阵地上却炮声喧天,敌人一颗颗重磅炮弹似一计计重拳持续轰击在山顶不到2000平米的最高顶。但凭着敌人自己构筑的坚固工事,那只能是徒劳。随着声声持续的炮击,如雨点下落的碎石,飞落下来,还是惊得下面坚守着阵地的4班兄弟们不时心紧。借着自己炮兵的凶猛火力,在敌人工兵团的保障下,敌人又两个步兵连和一个120mm直射榴弹炮连已经到达了洼地的外沿;敌我都默契的在四围枪炮声大作的战场上保持着死一般的缄默。11班已经在连长的强令中冒着敌人炮击和石雨,带上家当、伤员和烈士撤到了核心阵地东面外沿的环形洞窟工事里。而留守的4班正加紧最后一点时间争取把李秋棠和段炜拖出来并偷偷修补堑壕布置防御。而撤回来的老甘坚持留了下来偷偷在一线堑壕为四班兄弟们警戒,观察敌情。

已经吃了大亏的敌人这回也老实了,因为畏惧我配属炮兵的自行火箭炮逆袭,和我们迫击炮的冒死反击。他们的120mm直射榴弹炮在工兵和三个步兵连协助下迅速构筑好了简易阵地后,连战场都不清理,就准备迅速展开,对我外围阵地发起迅猛攻击了。从老甘回到外围阵地,到敌人随后抵达。不过短短一刻钟,敌人的8门M43与2个高射机枪排,3个迫击炮排已经在洼地外部署完毕,随着敌人三个连的步兵再一次成三个梯次的稳步踏入一片焦土,遍地尸体碎肉的洼地,重重战云已经慢慢向4班和老甘压了过来……

“当!”随着一声脆响,奋出了全力的四班战士巫刚和王明荃终于听到了一声令他们欣喜的声音,随着王明荃大喊一声:“拉!”,稍稍落在后面的段炜终于被他们拉了出来,但就在他们准备再接再厉,再向前拓开些把压在前面的李秋棠解救出来时,正在一线警戒的老甘已经发现洼地外,敌火力阵地的异动。透过狙击镜,他已经观察到了敌人的第一炮手正摇动着小旗;攻击开始了!

“隐蔽!”伴着老甘一声大吼,还在阵地里抓紧时间活动的战友们飞快匍匐在了堑壕里。“轰!轰……”伴着八声巨雷似的炸响,八枚120mm炮弹就如离弦之箭飞快准确轰击在了二线堑壕后陡坡下的几个防炮洞里。“轰隆!”伴着八声通透的巨响,山石飞溅,弹片如流火般从黑洞洞的洞窟里喷涌出来,硝烟弥漫,又是几声弹药殉爆的轰鸣声。因为早发现了敌人的直射榴弹炮,四班把大量弹药都囤积在相对安全的二线堑壕和短口地道里,人也大部分隐藏在这里所以并没有损失。但那只不过是敌人第二次猛攻我东面外围阵地的序曲,随即炒豆似的高射机枪带着摧腐拉朽之势,比太阳更炙热的曳光子弹在空中划出一条条赤灼的火线疾风骤雨般向着一线堑壕横扫了过来。随即“轰”的一声,太空好像是炸开了锅似的又是一通通敌人迫击炮和着后方重炮的炮弹冰雹似的咂在了阵地上,土石飞溅,弹片四射,打得本就被炮犁得光秃秃的阵地上又多了无数弹坑。待敌人不兵近了,这才慢慢停息。而下面敌人步兵大喊了声,飞快冲到坡下,准备爬上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