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


随着井上的命令,首相包舱一侧的拉门打开,刚才表演的那些日本艺伎又鱼贯从侧室走出,众艺伎看山本与特使们坐在一起,而井上已经不见,不禁高兴异常,因那井上平日里总是一双阴沉的眼睛看着艺伎们,总是令她们不寒而栗。

艺伎们又表演起歌舞,但只是一会儿功夫,她们便发现了不寻常的事,首先是地上的一滩血迹,还是湿湿的,难道是井上的?虽井上眼色不善,却不象其他几个特使般难以满足,此时,揣度其下场可能惨死,却也令这些女子心有不忍,但艺伎们惯了平日的生活,面上还是强做笑颜。其次,她们发现山本司令已不象平日君子模样,一双眼睛闪着色迷迷的光,在他的眼光中,她们仿佛已被剥光衣服!不仅阵阵冷战自心口传来。

而此时的山本却已面色通红,脸上亦流露出淫荡的笑容,“哈哈哈,各位兄弟,这些日子可憋死兄弟了,哈哈哈!”

“山本君,你可是帝国海军的精英啊!”其中一个特使面露揶愉之笑。

“去他奶奶的,咱们兄弟谁不知道谁呀!川岛君,你说,昨天晚上你干了几个?”

“好你个山本,自己荒不择路,选错了对象,没了本事,又偷窥老子的好事?”

山本与那个叫川岛的特使一路调侃,却令其中两个正在表演的艺伎面红耳赤,虽然供军方高级官员调笑本是她们的工作,然而一想已被人偷窥得一干二净,却也叫人羞涩。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还怕没你们快活的吗?我已电告陆军总部,让他们再派十个过来,这回你们要几个都没问题了!”这时,那个居中而坐的特使说话了。

“还是大哥好,知道兄弟们的心意!”山本和其他两个特使同声赞道。

“唉,各位,其实我心里也苦着呢!”那中间的特使却说出令其他三人惊讶的话来。

“大哥,怎么回事?谁招惹你了?说出来,咱们与你报仇!”

场上表演的艺伎们也侧耳偷听,不知这个叫渡边的特使老大会有什么苦。

“他妈的,你们想啊,其他的人都被派了好活,吃香的喝辣的不说,就是玩,也他妈的玩新鲜的,就咱们几个不仅被派到这军舰上,还要天天核计着打那帮子支那人,特别是今天,虽然咱们全力而为,却他妈的失败了,首相怪罪下来,你我兄弟不好交待啊!”渡边说道。

其他几个特使听了渡边的话,不禁暗暗担忧,只那个山本还是用一双色眼偷偷地瞄着场上表演的艺伎。

过了一会儿,那山本终于耐不住了,站起身来,一边走向艺伎,一边大声叫道,“有什么大不了的,怪罪便怪罪,谁愿意来就让谁来,我可憋不住了,哈哈哈!”说着,一只手扯过一名艺伎,直入首相包舱的侧门中去了,只短短的几分钟后,侧门里便传来山本粗重的喘息声和两个艺伎难以忍受的惨叫声!

三个特使看着包舱的侧门,脸色却还是都阴沉着,渡边听了一会,对还在场上表演的三个艺伎道,“你们也进去吧,那两个姑娘怕满足不了山本君,你们也去吧!别让他伤了那两个姑娘的命!”

三个艺伎听渡边如此说,心中实在不知是应该感谢他呢?还是应该恨他。但一听到侧门里的声音,心中担心两个姐妹的生命,只好战战兢兢地走向侧门。

“别忘了晚上还有咱们兄弟,哈哈哈!”那个川岛高叫道。

此话说得三个艺伎身子又是一抖!

一会儿,侧门内又传来这三个艺伎的惨叫声,不知山本是如何使五人同时发出叫声,川岛和另一个特使不禁面露蠢蠢欲动之色。

“好了,川岛、高仓,你们安生点吧,又不是没上过,你们还是好好想想下一步的行动吧!”渡边却有些生气了。

川岛、高仓两人听出渡边话中的怒气,只好收回心思,看着渡边。

“老大,我们不好建议首相大人出动旋风号吗?”高仓想了一会道。

“难啊!你们不知道首相大人的心思吗?”渡边闻言道。

川岛、高仓两人望着渡边,说实话,他们没有想过首相的心思。

看着两人的表情,渡边叹了口气,接着道,“首相的心思你们还不知道?这次我们对中国宣战,一则报五千年前那女孩囚禁之仇,另一个则是尽早吞掉中国,做好占领全球的准备。他是想把旋风留着派更大的用处,现在,我估计着他还不想过早地暴露我们的旋风!”

川岛、高仓两人点头称是,川岛道,“唉,据我们掌握的情报看,中国只是平凡的地球人,如果我们用了旋风,中国又哪里是我们的对手!”

“不用就不用,旋风所到之处,干净利落,那些日本猪,留着有什么用?让他们和中国人过招,死就死他妈的吧!”高仓不想分析那么多,简单地想,亦简单的说。

“不,你们说错了,那些中国人并不平凡,大家都还记得富山君吧?”渡边说道。

“不错,还记得他,他不是让首相派出出使了吗?”

“可他并没有回来,而且也没有音信!你们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了吗?”

“不知道。”川岛和高仓道。

“我听首相说,他去争取一支力量,这支力量却不是那么好征服的,过去我们吃过他们的暗亏,这次如果他们能保持中立,对我们的战事将是大大的好事!”

“是哪个星球的人?”

“应该说就是地球人,而且与中国人颇有渊源,只是中国人自己不知道罢了!”

“噢?”

“其实我也不知道很多,只估计着首相现在绝不会用旋风,但今天的事情太蹊跷,为什么我们的雾海到了中国舰队上空却失去了作用?我确是担心富山君任务没有完成,那力量已经倾向中国了!”

“要不我们向南太洋的福原十兄弟请求帮助吧?”这是川岛提出的建议。

“唉,本来我们的目的是要中国海军的南海舰队来支援东海舰队,这样,福原十兄弟就能放开手脚了,可现在看来,如果我们不尽快给东海舰队一个毁灭性打击,南海舰队是不会来的,但大家也都知道,这个东海舰队真是他妈的一块难啃的骨头!中国人,狡猾大大的,中国人,顽强大大的!”

三个特使又陷入沉思中,此时,侧门内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