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眼里看时事--关于台海的非军事思维

最近时常看到一些网友讨论台海问题,大部分人认为趁美军在伊拉克难以抽身是解决台湾的最佳时机,否则一旦美国找到体面的抽身方法就会集中力量对付中国。既然目前美军不可能因台海危机迅速从中东撤军,这时大陆发动收复台湾的战争,美军介入的可能性最小。这在战术上讲这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台海在中美两国之间远不是单纯的军事问题那么简单。

长期以来大陆民众习惯把武力收台当作重点去考虑,虽然我也认为动用武力的几率很大,部署武力也是各方忙活的重点,但绝对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法。为什么这么说纳,首先我们要分析大陆的总体策略,大陆一直把中美关系定位为外交工作的重点,而事实上中美关系也确实爱恨交织乱麻难理,尽管对美帝的批评占据国内主流媒体的大部分内容,但是我们看到还是有所控制的,对一些容易引发激烈对抗的,比如中美撞机、南联盟使馆被炸等话题,媒介是能躲避就很少提及。现在年轻一些的朋友很少有人说得清中国使馆被炸我们牺牲了几个人,以及她们的名字叫什么。在美国也一样,虽然美国的媒体不如中国那么收发自如,官方言论的模糊也同样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需要美国,美国也需要中国。

中国的经济以加工贸易为主体,需要外部尤其依赖美国市场,说他需要美国还好理解。那么美国需要中国什么纳,这很大程度上要得益于苏联的解体,美国从那个红色帝国轰然倒下所带来的狂喜中相信,这种模式同样适用于中国。美国的战略家们意识到,假如中国这样的核国家如果穷途末路是相当危险的。所以始美国人欢天喜地的接受了中国的经济改革,他们相信中国打开国门后注定不能抵御西方的文化,用它撬动红色基石只是时间问题。但是他们忽略了苏联的尸体对中国的刺激,没有任何一块警示牌比倒下的“老大哥”更醒目,所以中国成功的规避了风险。当美国发现此路不通,已经失去了封闭中国的最好机会,那时中国已经融入到了世界经济体系当中。随着中国发展的深入,中美两国的利益也不可避免的发生着变化,虽然错综复杂却与日俱增。

06年中美贸易额已经达到2626.8亿美元,虽然中国贸易顺差为1442.6亿美元。美国人大喊大叫之后也不得不承认,在最近8年里,物美价廉的中国货让美国消费者少掏了6000多亿美元,而且使美国制造商降低了成本和控制了通货膨胀。截至06年底,美国在华实际直接投资超过540亿美元,而中国在美投资仅为9.57亿美元,不过是美国的1.8%,据调查在华投资的美资企业盈利率超过73%。

目前中国已经有1万5千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稳居世界首位,其中80%都购买了美国低息国债,可是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主。尤其是最近,虽然美国操纵美元走软,以刺激出口,带动本国低迷的经济,但是长远看,弱势美元政策随时都有终结美国霸权的危险。二战后美国抓住时机,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成功的建立起美元的统治地位,美国成了唯一不需要外汇储备的国家,它可以通过吸收全世界的投资为自己的所用,必要的时候美国可以直接操纵美元汇率,用世界资本为自己输血。80年代,美国就曾经通过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大规模升值,以牺牲日本为代价复苏美国经济。这是美元霸权加政治军事霸权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随着欧元区的整合,美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打击欧元已经是美国的既定国策,而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就成了两大货币之间最敏感的平衡杠杆。

国内一些人忧虑把这么多外汇储备投资美国会受制于人,说法一,美国可以持续逼迫人民币升值,甚至有可能像上个世纪修理日本一样如法炮制中国。或者大幅度贬值美元,最终至人民币对美元1比1的水平,届时可以把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瞬间归零。还有一种说法是一旦两国关系交恶,美国可以冻结中国的资产。这些判断都只是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仔细分析却没有其可行性的空间。首先美中关系完全不同于义美日关系,人民币升值是有限度的,美国对其的影响是间接而轻微的。如果美国主动大幅贬值,美元的激烈波动对全世界各个币种存在同样的危害,这样他世界主要货币的地位将不复存在,这无异于是把货币霸权的宝座拱手让给欧元。而冻结中国投资是一把双刃剑,维持金融的地位最重要的就是信用,以后谁还敢吧资金投入一个翻脸就耍赖的市场啊。美国是靠吸引世界资本过日子的,一旦引发寒蝉效应美国吃不了兜着走。中国远不是那些小国可比,他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和影响力,再加上欧元的坚挺稳定,美国人除非疯了否则绝对不敢造次。

因此我们可以说中美两国是相互需要的伙伴,而不是单方面的求助关系。他们之间既有天然的战略猜忌,又存在这一条稳定持续发展的利益链条。所以美国的对华战略进二退一,总是在麻烦和妥协中艰难而又持续的发展着。中国也在寻找投资的其它方式和途径,以便更灵活的运用杠杆。所以美国即便从伊拉克脱身,中美之间的全方位关系也不会发生颠覆性的改变,虽然技术上可能使美军干预台海更容易,但是并不会增加美国军事打击中国的决心。两个大国打交道所牵涉的东西错综复杂,中国的周边关系怎么样,中国的军事发展如何,以及经贸状况,朝鲜统一,伊核问题,朝核问题,尤其是中美俄之间的相互牵扯作用,等等都是两国评估判断的主要因素。

中国经常说抓住战略机遇期,这个战略机遇期是以什么为作坐标来定位的,我理解对内是中国的经济,当经济从高速发展期转向平台期的时候,内部机遇期就结束了。对外当各大国之间基本定位,单级世界和多极世界的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世界格局面临秩序重组的时候,外部战略机遇期结束。在此期间中国的主要任务是积蓄力量发展经济,因此他才喊着要世界和谐,周边和谐口号走路。中国现在给人的感觉就是面带微笑的商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愿意在家门口大打出手的,否则只会打乱这一轮的发展节奏。

台湾恰恰看不到这段宝贵的时间也正是台湾的机遇期,如果抓住了,可以得到尽可能多的自治权利。而台湾的政客却只在乎眼前那点蝇头小利,既缺乏宏观发展的眼光更没有这种责任感。大战略和小算计永远都找不到共同点,就在本文完稿的前一天,台湾驻美国代表吴钊燮公开说::“依照与台湾关系法,美国对台湾没有义务,美国的义务只是提供防御性武器给台湾。关于这一点,美国向台湾表达得非常清楚,我们也清楚地告诉美国我们了解这一点。” 这是非常明显的信号,美国当然需要台湾,但是并不打算为他流美国人的血。因为美国人清楚,这艘航空母舰不会沉没,但同样不能装上发动机开走。台湾的政客斗红了眼总是让台湾名民众相信大陆是虚张声势,美国一定会拯救台湾,不知道茶壶里闹革命最终要烫谁的手,显然美国人并不打算接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