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4/

此时已无退路的潘黄河,照准鬼子的屁股一脚猛然踢了下去,鬼子猝不及防,一下子从悬崖上摔了下去,只听从峡谷深处传来一阵凄惨的嚎叫。

潘黄河三下五除二,赶紧将古一刚从死人堆里拉了出来,然后让他赶紧跑到一块崖石的后面给躲藏起来,又甩给他一身早已准备好的敌人的衣服,让他换上。

迅速地做完这一切,潘黄河又加入到了搬尸的队伍。

谁也没有对他产生怀疑,他做得一点破绽都没有。

天,终于黑了下来。

搬运了一天的尸体,潘黄河早已累得要命了。这会正作在一块石头上休息。

一个日本鬼子走了过来:

“起来!干活!”

潘黄河只得无奈地站起来,加入到搬运的队伍。

终于搬运完了,现在可以开饭了,潘黄河今天有些例外,他瞪着满桌子的饭菜,却无论如何吃不下。那些弟兄们的鲜血、死后的惨重就像电影一般在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放。

他感觉自己快要精神崩溃了。

正在郁闷之极的时候,他见到了古一刚。

古一刚这会也走了过来,看着桌上的饭菜,开口大吃起来。

潘黄河想:亏你还吃得下去?看见这么多尸体,你就能忍心吃得下饭菜?

古一刚趁舀饭的时机,悄悄碰了一下他,说:

“吃!活命要紧!”

潘黄河想了一想,也是,这会要是自己不吃,反而容易露出马脚,听到古一刚的话之后,于是放开肚皮吃了起来。

白天所经历的一切,对他来说好像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当天晚上,潘黄河被拉出去,跟其他几个鬼子一道负责执行放哨的任务。

好在敌军也死伤了一些,一时半会还来不及查实人头,否则两人准要露出马脚来。

潘黄河想要跟古一刚独处,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可是古一刚此刻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放哨对于潘黄河来说是个极好的差事,他早就想仔细观察一下这地堡里的地形了,可是一直没机会,虽然白天也在观察,可是任凭他怎么看,始终没有看出一点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来。

他总算弄明白了,这地堡修筑得远比他们想象的牢固。地堡足足有五六层,有的有七八层,要想炸毁的话,最多只能炸毁露在地表上的一两层,而更坚固、更强大的火力却在地下的暗堡里。地堡连成一片,内部也应该是相通的。不仅相同,而且还互相独立,只要某一个地堡遭遇攻击,另外一个地堡可以马上关闭、隔离,这样一来的话,想要采取火攻、毒气之类的办法,根本是行不通的。

外面的夜色出奇的美丽。如果没有那场血腥的残酷的杀戮,这是一个多么温馨的夜晚!天上竟然破天荒地升起了一轮明月,远近的山峰在皎洁的月光下如同批上了一层薄纱,亮堂得如同白昼。只是山风吹来的时候,带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枪炮声已经停了,中国远征军此刻在做什么?撤回去是不可能的了,必须攻取松山;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攻取松山?松山的工事比远征军想象的还要牢固得多,强大得多。

潘黄河端着枪,来回地走动着,希望能有一些新的发现,可是无论如何睁大眼睛,还是没能发现什么破绽。

三面悬崖,一面是地堡,想要攻上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下半夜的时候,日军换防,一拨日本鬼子上来,换上来潘黄河他们。

潘黄河本以为这下可以好好地睡个觉了,谁知日本一个当官模样的日本鬼子对他一挥手,意思是让他过去。

潘黄河愣了,不知道这是要到哪里去。

七八个日本鬼子走进了地堡,在里面转弯抹角地走了好大一会儿,来到一个出口。潘黄河对着下面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出口下面就是万丈悬崖!一个日本鬼子指着下面,对潘黄河喊道:

“跳!”

潘黄河虽然不知道日本鬼子说话的意思,可是看他那手势,分明是要求自己从这里给跳下去。

完了!

潘黄河在心里叫了一声,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被日本鬼子给要了小命,从这么高的悬崖上跳下去,别说一条命,就是有七八条命也给报销了!

潘黄河愣在那里不敢跳,迟疑地看着日本鬼子。

日本鬼子不耐烦了,照准他的屁股给一脚,潘黄河立马像一个谷子般倒下了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