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山雨——1933年的抗日 不屈的抗争 先遣小分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4/


第二天一大早,由李择带领的7人先遣队就先出发了。考虑到这一次行动的特殊性,这7人当中有两个人是由王文亲自挑选出来的东北军的士兵,做为整个先遣队的向导;而其它几个热闹则是由李择从自己的手下挑选出来的优秀军官。这一行人在接受任务后,就起程上路了。而王文率领的大部队,大概晚他们半天出发。

自从从华北出发之前,王文和李择已经命令部队全部脱下军装,换上了老百姓的衣服,这样一来一来可以表示这支部队已经脱离了中国军队,其行为已经和中国政府扯不上任何关系,以免以后日军以此为借口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二来,他们也可以借机尽量的隐蔽自己的身份,毕竟要是还是穿着中国的军装在日本人占领地区行动的话,无论他们怎么隐蔽,终究都是太显眼了。

这7个人在清晨朝阳的陪伴下在小路上走着,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群刚刚从田地里回家的农夫一样,显得的是那么的平静。这几个人做这种事情,倒是一点都不做作:他们之中除了李择和自己手下的两个军官是职业军人以外,其它的四个人本来就是普通的老百姓,因为各种原因被迫卷入中国军阀之间的混战,不得以才参加军队的,要是这个世态和平的话,他们本来就该和自己的家人在自己的家园里过着那种平凡而幸福的生活,可是现在,他们只能放下那份对幸福生活的幻想,担负起做为一个军人的职责。

他们今天的目的地是赵庄。赵庄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这里人口稀少,而且十分贫瘠。既不是粮食的产地,也没有在日本人的交通线附近。所以对王文他们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他们之所以会前来探擦这里,主要是因为要想避开和日本人的接触,就只能走秘密的小路,而赵庄则是这通向这条小路的必经之地,只要过得了这里,那前面的危险可以说就小很多了。

在整个先遣队中,两个东北军士兵在前面认路,李择和自己手下的军官跟在后面保持警戒,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向目的地走去。这两个东北军士兵都是王文亲自从部队中挑选出来的,不仅仅对东北的地理比较熟悉,更难得的是两个人都在常年的军旅生涯中练就一手好枪法,虽然脾气稍微暴躁了一点,但是其反应灵敏,正是应对这种侦察任务的最佳人选。

王文把这样的人派出来,无非是两个目的:一是要这两个熟悉东北情况的士兵给李择当好向导,二是,希望要是万一遇到了什么危急的情况,希望这两个人能保护李择安全的撤离。

按照道理来说,李择带出来的执行这次侦察任务的四个军官也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如果不是身怀绝技的话,绝对不会被李择看上眼的,但是此时,做为一群第一次进入东北地区,对这里的情况完全陌生,人生地不熟的他们来说,那两个在前面做向导的东北军士兵才是真正的主角。

这两个东北军士兵显然是接受过最为严格的专业训练,对于这种勘察情况的事情做的是有条不紊,一丝不苟。他们两个人分工明确,一个人在前面探路,而另一个人却始终待在李择的身边,随时为李择提供建议和信息,使的整个先遣队的行动井然有序。

李择看着跟在自己身边这个东北军士兵,老是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边,一旦前面有任何风吹草动,就掏出手枪,挡在自己的前面,心理明白过来:一定是王文在出发之前就对他们下了命令,要这两个人保护好自己的安全,所以这两个人一路上才会对自如此的呵护。想到这里,李择的心理也有了一点莫名的感动。

待在一起久了,李择也和身边这个东北军士兵熟悉了起来,经过简单的谈话,李择知道了跟在自己身边这个人叫林风,原本是王文的警卫;而在前面探路的那个人叫做赵栋,是王文手下枪法最好的人。本来,李择挑选的军人当中不乏枪法好的士兵,但是之所以会把赵栋带上,主要是因为赵栋和他们这次行动的目的地,还有些牵连。

话说,当年东三省还没有被奉军控制,各地仍然在进行军阀混战的时候,赵栋曾经在一次不知名的军阀战争中,在战场上负了重伤,虽然最后侥幸逃出了战场,但是由于伤的太重,失血太多,而昏倒在了地上。后来,被一个路过的老百姓发现。这老百姓心地善良,看见一个当兵的躺在地上,已经快死了,硬是把他搬上了牛车,风风火火的把他带回来赵庄,经过紧急抢救,居然把赵栋给救活了。

赵栋感其大恩,就把那个救命恩人人做了干爹。伤好之后,他又重新回到了军队,立了一些战功,升了一点小职,本来打算把救命恩人接到沈阳去过晚年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可是没想到,三年前日本人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占领了东北。而他随着部队撤出了东三省后,这么多年来以来,一直再没有机会回去看望他老人家。

这一次让他来,一来是为了满足他这个心愿,二来,是希望以他对这里的了解,能对李择带来帮助。



李择看着林风笑问道:“我看你们两个对这个任务倒是挺在行的!我原来还以为只有正规的军事院校会教这些侦察的技能,没想到东北军中的普通士兵也能做的这么出色,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林风保持着警觉,回答道:“长官过奖了,我们这点东西怎么能和长官相比!”

李择轻轻的笑了笑,继续问道:“可以问一下,这些本领是谁教给你们的吗?”

林风愣了一下,脸色轻微变了一下,整个人突然间感觉有些不自然,过了半响,才呐呐的说了一句:“报告长官,我们的本事都是日本人教的!”

李择一听愣住了,有些疑惑的重复道:“日本人?”

林风低下头,说道:“当年大帅雄剧东北的时候,每年有很多日本教官会来部队挑选人才去接受他们的训练。我和赵栋当年都接受过日本教官训练!”

李择轻叹道:“原来是这样!”

林风大声说道:“日本人教了我们的本事不假,但是他狗日的也占了我们的家园,把我们东北军的弟兄逼的是无家可归,拼了我这条命,也要把日本人赶出去!”

李择看着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突然间前面传了暗号,旁边的一个军官提醒道:“我们已经接近目的地了!”顿时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大家打起精神,围在李择的身边等着他下命令。李择看了一眼周围的军人,小声命令道:“注意隐蔽,前进!”

一行人悄悄的向赵庄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