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一季 法兰西之恋 19章 法式大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法国人对吃的讲究,并不亚于中国人,同时他们对于吃饭时的气氛、礼节也极为注意。

法式大餐不但每道主菜有专用的食具,而且吃饭的速度、停顿时餐具的摆放、甚至包括餐巾的使用在内,都有专门的规矩。尤其在有钱人的家中,更是如此。

所以,作为一个现代的普通的从来没有吃过西餐的中国人,会不会欣赏倒在其次,但面对这样的大餐,一定会有一点点手慌脚乱。

在这样气氛美妙的晚餐之中,初到宝地的唐云扬实在无法体验到那种美妙的感觉。当然这除了对于简.梅林的赞叹之外,其余时间,心里只管默念着麦克.郎来之前,告诉他的一些细节常识。

“喝汤时会上面包,千万不要都吃完,那是管够的,吃点就行了。而且,记得要用手掰,吃多少掰多少。不管凳子多舒服,坐姿都应该保持正直,不要靠在椅背上面。哦,天哪,我想简会后悔邀请你来参加晚餐的!”

麦克.度郎对于唐云扬吃饭的方式是明明白白,当然知道他的从军经历之后,麦克.郎也明白,对于唐云扬不能要求太高,只求他没有在晚餐之上有些什么丢人的举动就好。

法国是世界上盛产葡萄酒、香槟和白兰地的国家之一,法国人对于酒在餐饮上的搭配使用非常讲究。现在,他们饮用的就是一些餐前的开胃酒,而且据说要长达一个小时之久。即听不懂也不会说的唐云扬,感觉这段时间恐怕会非常难捱。

事实证明,唐云扬的担心实在是一种多余的考虑。

为了使两上共进晚餐的中国人不感觉到拘束,卡瑟.梅林使用了他不那么熟悉的英语。而讨论的话题,就是促使卡瑟.梅林邀请唐云扬来此的主要原因。

“唐先生,听小女说,你对于中国的医学传统非常熟识,而我本人也是一个外科医师,相信我们会有很多共同话题。”

卡瑟.梅林对于中国的印象如下:“那是个贫穷、落后、野蛮的国家,他不能相信中国人对于今天的世界能够有什么作用,但他也没有忘记拿破仑曾经告诫西方人的话。”

“中国一旦被惊醒,世界会为之震动。”

在卡瑟.梅林心中对于这句话未必引以为然,他是一个医生,更加相信的是科学。就如同面对那些草根、树皮的混合物能够治病一样,他是不相信这类话的。

听着麦克.郎翻译过来的话,唐云扬点点头:“能够和您讨论两国医学传统上的差异,我也感觉到非常荣幸!不过相当可惜的是,我对于中医知道的相当少,仅仅知道一些急救方面的知识。”

卡瑟.梅林举起酒杯:“非常好,这正是我们目前所最需要的,尤其是在这场战争之中,这些知识可以挽救许多人的生命。”

在开胃酒制造的愉快气氛之中,谈话就从中药开始了,而后不久争论就自然而然的开始了。

“唐先生,据我所知中医直到现在也没有使用听诊器,而是用手指测量脉博,而且药品基本上没有经过提炼。尤其,你们所说的穴位与经络在解剖学上如何解释呢?坦白的说,这些手法使我想起了美洲那些印第安人的巫医,你们的中医与他们有许多相似之处!”

对于医学,尤其是中医几乎一窍不通的唐云扬,根本无法与他进行技术性的争论。不过对于中医的污蔑,还是使唐云扬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卡瑟先生,我想我不能赞同您的观点。你的话使我想起一个问题,我们中医的针炙术所用的针,西方医生也没有使用这样的器具,这能说明西方医学不科学吗?我想不能!另外,在解剖学上没有发现穴位与经络,并不代表它们不存在。就如同烧死布鲁诺,并不能阻止地球围绕太阳的旋转一样。”

不能不说,唐云扬的这翻反驳已经包含了十足火药的味道,作为一个现代军人,对于这种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来讨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时,这样对待他已经够客气了。

但为了珍惜这顿晚餐的气氛,麦克.郎翻译的时候,话自然又委婉了许多。

“哦,卡瑟.梅林先生,我想您不能质疑中医的医术,毕竟在急救上证明,它的一些方法是极具效果的!”

卡瑟.梅林显然没想到唐云扬居然会避开技术细节不谈,这只能证明他不是一个真正的医生。但事实正是如此,自己的女儿就是被中华一千多年前的医术所救。

“是啊,事实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但据我所知,中国整体医疗水平极低,大多数人都不能够享受到有效的医疗,这件事您有什么看法呢?”

面对卡瑟.梅林对于中医的诽谤,唐云扬虽然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向卡瑟.梅林举起手中的酒杯,可他的话锋同样当仁不让。

“麦克老狼,你告诉他。中国医疗水平的低下,并不是由于医疗技术本身的水平问题造成的。就如同欧洲如果一直处于黑暗世纪当中,欧洲的医学水平就能够发展今天这个水准吗?所以,医疗水平的低下并不能证明什么!”

卡瑟.梅林的回答却不能不使唐云扬为之语塞,他所说的正是中国的现状。可见谈到政治的时候,卡瑟.梅林的话同样是非常尖锐的,否则如何做好一个议员呢。

“是的,唐先生您说得非常有道理。那么,我只想知道一点,中国什么时候能够走得出黑暗世纪呢?”

是啊,中国什么时候可以走得出黑暗世纪呢?这实在是一个非常沉重的问题!这个问题也使刚刚来到这个时空的唐云扬无法回答。

他所熟知的历史已经改变,那么中国什么时候能够走出黑暗世纪,甚至于能不能走出军阀混战的黑暗世纪,都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毕竟,在历史当中,可以改变历史进程的巧合实在太多了。但唐云扬这次的回答,也使卡瑟不得不承认,他是个相当聪明的人。

“是哪,我必须承认,卡瑟先生您问住我了。这就如同让我回答欧洲现在的战争,什么时候会结束一样,这个问题同样也无法回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