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京京——金陵双雄》 第七集 12月18日 草鞋峡英魂 第四十二章 刑场婚礼

秋林先生 收藏 7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size][/URL] 第四十二章 刑场婚礼 燕京和胡大奎一起进了一个厂舍,发现这里前边地面空出了一大截,看地上的痕迹是坐过人的。虽然人们很挤但谁也没有往前坐。原来今天早晨开始便一批批的人被带出去,说是出去做工,便一会就传来机枪的哒哒声,接着又来带人。人们心里都很清楚是在杀人,但谁也不愿意承认,谁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


第四十二章 刑场婚礼

燕京和胡大奎一起进了一个厂舍,发现这里前边地面空出了一大截,看地上的痕迹是坐过人的。虽然人们很挤但谁也没有往前坐。原来今天早晨开始便一批批的人被带出去,说是出去做工,便一会就传来机枪的哒哒声,接着又来带人。人们心里都很清楚是在杀人,但谁也不愿意承认,谁也不往前坐。胡大奎后来问了站岗的日兵才知,这里的大屠杀今天就开始进行一部份了,因为是10人20人一排杀的,速度就特别慢。一天到晚只杀了二千多人。日兵说明天的集中处理就不会这样慢了。

燕京感到这里的人好像都麻木了,介绍自己的身份时好多人都没有理睬。好像日军和国军没有什么区别了。燕京在想,是不是人在极度绝望后已忘记了自己的生命?

这时胡大奎在厂舍最里面喊了声向燕京招手,燕京在满地人群中挤了过去——是搂在一起的一对青年男女,男的浓眉大眼,女的娇小俊秀,那男的在央求胡大奎把女朋友带出去。胡大奎和燕京商量,这次是来救孩子,大人行吗?那男人说他们是逸仙桥中学的教师,本来订在新年结婚的,外地亲友的喜贴都发了出去。可是12号下午日军的炸弹把他们两家17口人全都炸死了。

燕京点点头说:“这么多的孩子也需要人照顾的,而且她是老师,如果日军要问的话是能说得通的。”那男教师松了口气,欣喜又不舍地把女教师推开。

那女教师和男教师决别后和胡大奎向外走着。刚走了几步那女教师又疯了一样跑回去,搂着男教师说不走了要死在一起。男教师说:“晓棠你听话,你如果爱我就好好活下去。”

晓棠哭着说:“你如果要我走,我们就结婚,我们还没有……”

燕京这时心里联想到自己和孟莉莉的婚事,那种共鸣和恻忍令他冲过去一把将那两人拉起,大声向黑压压的人群说:“我宣布,今天,民国26年12月17日,在这里,长江江畔,举办一个刑场婚礼,我,金陵大学教师燕京做主婚人。现在,一对新人向在天的父母一鞠躬——”

人们在逐渐地唤醒麻木,大家都在转过头来向这边望着。这对男女听从着燕京的号令含泪向天遥拜父母。

“夫妻对拜二鞠躬——”两人执手泪眼相对,各向后退了一步,缓缓相拜。

“向南京的父老乡亲三鞠躬——”两人又向厂舍里的人群深深鞠着躬。

这时,周围有人哭了起来,哭声在漫延,继尔全场都相继哭了起来。低沉的哭声里有着控诉,有着愤怒,形成一波波的哭涛。

燕京的泪水和人们一起在任意流淌。他好像在理解,这几万名同胞不能只用软弱和麻木来感觉,人在走投无路极度绝望的时候,在饥饿疲乏虚脱无力的时候,那种不求苛活只求速死是不是也属于一种壮烈?!

燕京忍住眼泪问了他们的名字,向大家说道:“让我们为魏近平,胡晓棠二位新人祝福!”

胡大奎在催:“是我一家子啊。我叫胡大奎。胡晓棠,时间不多了,快跟我走。”

那男教师魏近平一听说胡大奎说姓胡,一下子就跪下了,也拉着胡晓棠也跪下了:“胡大哥,以后胡晓棠就拜托您了。你们都是胡家人……”

胡大奎托起魏近平说:“我以我军人的名誉发誓,一定会照顾好晓棠。”

说罢拉起胡晓棠就走。燕京也在召集了十多个儿童向门口集中。

突然胡晓棠像决定了什么,又疯了一样跑了回去,边跑边说:“胡大哥,求你等我一会,我既然结婚了,我就是他的人,就要留下我夫君的骨血……”

魏近平周围的人都明白了,昏暗中大家都默默地转过身去……胡大奎和燕京守在门口。人性的圣洁与伟大在升腾飞舞……


天已大黑,人们陆续汇齐了,每个人都领回来十多个儿童,谭明艳领回来的最多,有30多名。楚绍南为难了,一共找出来119名儿童!这怎么能坐下呢。

一个日军小队长领着几名日兵在一旁观看着。

张铁成和洪彬发动了车。胡大奎和罗维汉在车下把孩子们递上去,谭明艳和胡晓棠在车上接着孩子们上车。谭明艳把个子小放在个子大的腿下,个子大的再怀里抱着一个,摆得密密麻麻的。吉普车前座是楚绍南和燕京的座位,后排座里塞了12个,卡车驾驶楼里塞了9个,胡大奎和罗维汉只好站在卡车的踏板上,最后地上还站着六个孩子。说什么也塞不进去了,再加人就有危险了。六个没上车的孩子里那个阿敬还在说:“快要见到妈妈了,玩完这一把就能找到妈妈了……”

这时,从江边杀人的日军大队撤回来了,不到二百米远。如果他们遇到了,弄不好会节外生枝,那里有日军中队长和大队长。

正在楚绍南狠下心想要那六个孩子回去时,突然谭明艳从车上跳了下来,嘴里在说着:“我坨大,占地方。”两下子就把剩下的6个孩子塞到刚才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对楚绍南狠狠地说:“快走,快走!再不走就都走不了了!”

楚绍南一狠心上了车,日军小队长一挥手,两个日兵端着刺刀把谭明艳押回了厂舍。好像谭明艳回头又说了句:“我不会等死的!”

什么叫舍已救人?谭明艳是真正的舍已救人,他明知道大屠杀在即,却把生的希望丢给了孩子们。楚绍南众人无不为之感动。这才是真正的军人,是保护百姓的真军人!


一百多孩子进入了巧姐房,一下子给这里增加了生机。孟莉莉看到燕京不顾旁边有人便扑了过去,让楚绍南和曾纯如也脸红不已。

张铁成在为中将、黄旅长和吴营长们介绍外面的情况和南南、京京的事迹。两位会日语的女兵杜冰和张月波听到南南在以记者的身份质问日军哑口无言时兴奋不已。楚绍南和她们用日语聊了几句。

胡大奎把胡晓棠称为本家妹妹介绍给了大家,并讲述了燕京主持刑场婚礼的经过,当然后面的晓棠勇留骨血的事情没有讲。孟莉莉、曾纯如和围过来的女兵们都落下了眼泪。

孩子们喝完水吃过饭后便都恢复了活泼,到处乱跑着。女兵们在为孩子们登记分组,每人带一组。最后统计出来:男孩81人,女孩38人。最小的是4岁半的阿敬,最大的12岁。大部分孩子兜里都有写着自己名字和父母名字的纸条,有几个孩子的纸条上还写着住址和外地的亲属。

楚绍南找到了那个和爸爸玩找妈妈游戏的阿敬,抱了他一会儿,和他轻声地说:“阿敬,这里好多人都是你的妈妈……叔叔过几天会来看你的。”

楚绍南向中将们告辞:“这百多名孩子就交给你们了,等合适的时候我们再把他们转到安全区的国际红十字会去。今天我们会尽力去帮助城外的六万同胞,阻止草鞋峡大屠杀。”

中将低沉地说:“历史会记住我们的抗争的。你们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有需要我们的时候就回来调遣。”

这回六人组又加上了孟莉莉和曾纯如,正准备出发时,胡晓棠在旁带着哭腔说:“大奎哥……你不管我了吗?”胡大奎着着楚绍南,楚绍南微笑了下说:“莉莉你们在黛玉园是不是缺个管家啊?”曾纯如一把拉过胡晓棠推在孟莉莉身上,三姐妹搂在一起,胡大奎笑了,大家都笑了。

正当大家向洞口走的时候,经常在最后关头拿定主意的胡晓棠却站住了。她扬着俊秀的脸和胡大奎说:“大奎哥,我不该走。我要留下来照顾这些孩子。我是和他们一批逃出来的,而且你们救我出来就是因为我是教师我能照顾他们……我怎么能走呢!”

楚绍南、燕京和大家都停下脚步默默地看着胡晓棠,楚绍南发话:“好吧,晓棠,这里也很安全,你就和这里的哥哥姐姐们统管这些孩子。注意带好那个阿敬。”胡大奎也感动地说:“晓棠,你放心吧,哥会常来看你。你,你要注意身子啊。”

后来胡晓棠的一生基本上和这119个孩子联系在一起的,作者怕后面集中写南南、京京双雄的事迹把晓棠忘了先在这里交代几句:晓棠后来在南南、京京的帮助下通过国际红十字会陆续把这些孤儿都带到了国外,他们在国外组成了一个大家庭,叫棠家族,全体成员都叫晓棠为棠姐,外人一直以为晓棠是他们的堂姐,还有人以为他们的棠家族是唐家族。几十年后这个已发展到近千人的棠家族一直非常团结,在国外华人圈里一直很低调很神秘又很有成就,他们所有的大小家庭都有几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每年的12月18日所有16岁以上的人都深居家中一天,还有所有的生意都与日本没关系,再有所有人的家中都供奉着一只款式一样的精致木盒,里面是外人不知的草鞋峡血土……他们现在资助和拥戴的领导者叫魏晓奎,不用说大家也会知道他是胡晓棠的儿子,至于他的名字里含着三个人的名字大家也会猜到的。

夜色中,南京城里依然大火熊熊,两台车义无反顾,又开进了黑暗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