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大郅眯着眼手捋了下不长不短的胡子,不无骄傲地对儿孙说:“你们过去一直问我什么时候成的老八,就是在那次什么孤胆英雄的时候。”

占彪点头道:“那次与松山照面收获不小的,不但与你爷爷结义,还弄清了癞蛤蟆的弱点,更大的收获是救出一百多民工当了兵。”

大郅眉飞色舞地告诉刘主任:“这回你们可以好好了解一下,那时彪哥创出重机枪拆豆战车五大绝招儿,最狠那招儿就是扒衣服!”

占东东接说:“其实豆战车的装甲很薄,是二战里最差的战车,人称牛皮罐战车,包铁卡车,遇到苏联红军的坦克干脆不用打,压上去就行了。只是我们那时战防枪很少,也没有穿甲武器,才让他们猖獗一时。”说罢他看了看樱子。

*******************************************************************

占彪看到骑在马上的松山,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死死盯住松山的眼睛。他本能的感觉到,这看似儒雅面善的日本人,就是他的对头。

而松山也在奇怪,这赶牛车的小伙子,眼神怎么不对呢,似乎有股寒意让他浑身颤栗了一下,带动他已近痊愈的伤口隐隐做痛。他自己暗笑,怎么被占班长这几仗打怕了啊,没出息。

松山转而看看大郅,看到这村里还有这两个健壮的小伙儿,向身旁的军官往身后的抓来的农民堆儿里一扬下颌便走了过去。

那军官喊着半通不通的汉语:“你们的,苦力的干活,人的,车的,皇军炮楼的干活。”几个日军骑兵策马过来,不由分说把占彪和大郅连那台牛车汇入那队苦力中。

占彪听到一直跟在远处的袁伯跑过来说:“松山先生,他们俩个家里……”松山不客气地打断袁伯:“修完炮楼就放他们回家。”听袁伯明确了那军官就是松山,占彪回头深深了看了松山一眼。

占彪和大郅被押进了村南两趟被铁丝网围起的临时搭的茅舍里,看来炮楼就修在这里。牛车也扔在围起的十几台大车中。茅舍里已有50多个民工,加上占彪这批40多人,共有近百名农村青年。

占彪安慰大郅说:“别急,这里在村边我们逃出去很容易的。先观察一下,看鬼子这炮楼怎么修,等以后我们打炮楼时心里也有数。”

到了晚上,日军又押送进来一批十多个人,让占彪吃惊的是有三德、二柱子和刘阳。

原来袁伯一看占彪被抓去修炮楼了,马上派个小孩上山报信,他知道占彪这个人物在这一带的重要性。同时也向谭营长和桂书记发出了情报。山上的三德听到消息后并没有慌乱,他知道大师兄的身手,想逃出来不会多少气力的,但他想到占彪应该需要帮手,便安排好天府里的事情,把四德交付给小玉,领着二柱子和刘阳也故意混了进来。

占彪一看也好,让大家都了解一些情况,但他万万没想到第二天上午他们正在搬运石料时,日军又送回的一批20多人的苦力中,赫然有小峰、强子、成义和正文!

原来谭营长收到了袁伯的情报马上连夜转给了彭雪飞。彭排长心里早为占彪的义气所折服,尤其这次占彪坚持深入虎穴近察战车更让他钦佩不已。得知占彪被困修炮楼彭排长亦是侠肝义胆愿倾全排之力营救占彪,他先派小峰等人潜入,定好夜间起事,然后他在外围率部接应。

中午喝粥时师兄弟八人和大郅蹲在一起,四周有十多名日军持着上了刺刀的枪监视着工地现场。占彪感慨地望着师弟们,叹了一声:“你们怎么都进来了,在外面留几个啊。”

三德不忘调皮:“那不行,我们要一直和老大在一起,你修炮楼我们也来修,管它什么留守啊、训练啊。”

占彪轻喝:“三德别乱说!”然后看看大伙儿:“没想到我们在鬼子窝里凑齐了,只是缺了老八。”大家一听都沉默下来低头喝粥。小峰掩饰道:“这鬼子让俺们干活,得让我们吃饱啊,光喝粥哪行。”自长杰牺牲后,占彪师兄弟很少触及这个伤疤,大家特别注意不在占彪面前提起长杰,怕占彪难过。每次都是占彪先说出来,大家缅怀一阵。

大郅这时清了下嗓子,吞吞吐吐地说:“彪哥,各位兄弟,俺郅大顺,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如果不妥就当我没说,行吗?彪哥……”占彪好像意识到大郅要说什么,盯盯地看了大郅一会儿,点点头。

大郅红着脸,深吸了一口气说:“长杰,他走了……你们看我,能不能凑合当你们的老八?”大家顿时全静了下来,手里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互相看看,又都看向了占彪。

大郅的想法太突然了,大家谁都没有心理准备。没想到大郅这样接受这个集体,对占彪师兄弟这样认可。大家第一个反应是感动,人家瞧得起咱们。但随之而来大家心里也多多少少有着顾虑,起码一点就是大郅不会武功,而且接触时间毕竟很短,和他们从小发小的关系是不同的。

但是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中,在今天活着不知道明天啥时死的情况下,尤其是在敌人虎穴的特定环境里,大家是没有更多的商议机会的,也容不得大家犹豫。

占彪也是看着大家,眼光从一个人的脸上移到另一个人的脸上。最后,他端起了手里的粥碗,一字一顿地说:“好吧,老八——大郅!我们以粥代酒,生死相依!”九个人的粥碗都凑了过来,只有成义稍迟疑了下。粥碗相碰后,大郅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把碗里的粥洒到地下:“长杰,你放心吧,我会当好你这老八的。”

看着大郅的举动,占彪和大家都露出了激动和满意的神色。既然大郅说出了,既然大家接受了,从此占彪师兄弟又成了九人,情义和承诺将深深扎根在九人心中。

突然,九人圈外有个人说话了:“占彪,你们师兄弟怎么没有完成任务?”

众人一惊,这可是在敌人阵前虎穴中,能被人识破非友即敌啊。回头一看,占彪先轻喊:“排长!聂排长,你怎么在这儿?”那人拐着腿走过来:“都成瘸排长了,快说,你们几人怎么都在这儿呢?”

聂排长是占彪的顶头上司,占彪自是亲热万分,他看看周围,低头和聂排长汇报起来,聂排长也和占彪讲了自己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