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有近十万存款 拴着儿子上街讨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夫妇的女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夫妇有近十万存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女子拴着儿子上街讨钱


2月29日报道 说是乞丐,可他们名下却有近十万存款;说是富翁,可他们每天拴孩子上街乞讨;说是无情,可他们常念叨着给女儿买车;说是有情,可他们的大儿子已倒在街头。


郑州市航海路果品批发市场南侧,坐落着很多仓库,一排排用石棉瓦搭成的低矮窝棚夹杂在仓库中间。昨天下午,北风劲吹,沙尘四起,使这里更显破败。


或许谁都不会相信,在这样一个破败的地方住着一户家里存款近10万元的人家?而这户人家,还会用绳子拴住自家两个年幼的孩子在街头讨钱。更令人无法相信的是,这户人家的长子就夭折在乞讨街头,孩子的父亲老杜给出的原因是“没钱治病”。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老杜又是个什么样的人?记者对此进行了连续数天的调查。


●两男童被拴住街头讨钱


2月24日上午11点,吕女士给今报打来电话报料:“一个女的,拿绳子拴住两个孩子,正在讨钱呢。”吕女士气愤地说,很多过路市民看见这一幕后,都很心疼这两个孩子。


据吕女士介绍,她从郑州市京广路公交医院门前经过时,见一个女的坐在人行道上,怀里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在她的身边,一大一小两个男孩被绳子拴住,仅能在半径一米多的范围内活动,在他们面前的地上,还有市民施舍的零钱。“我们都怀疑这两个孩子不是那个女人的。”吕女士说,那个乞讨的女人说话不太清楚,面对围观者的指责,她只说孩子是自己的。


当天中午,记者赶到事发地点,但那名女子和3个孩子已经没了踪影。


●偶然发现女子10万存款


24日中午,一位在公交医院门前卖烤鱿鱼的老板告诉记者,女人和孩子都被一个男的用三轮车沿京广路向南拉走了。“我经常见那个男的用车拉着女人和孩子讨钱,他们经常在这一带走动”。


根据京广路上多家商贩的指点,记者沿京广路向南一路寻找,但没有找到那辆三轮车。采访中,有个商贩告诉记者,拴孩子讨钱的那对夫妻并非像大家想象得那样贫穷,其实有10万元存款。


根据23日河南电视台播出的新闻节目:23日,中原路地下道,那个女人拴着两个孩子讨钱时,市民怀疑她拐卖儿童。热心人报警后,蜜蜂张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在检查该女子的户口本时,发现了她随身携带的两张存折:一张存款3万元,一张存款6.34万元。而存折的主人就是女子的丈夫老杜。


老杜的妻儿被带到派出所,并于当天离开派出所。警方证实,被绳子拴住的两个男童,以及女子怀里抱着的男婴,确是老杜和妻子的亲生子,近10万元存款也是老杜的个人财产。


●“老杜可能有更多存款”


既然有近10万元的存款,又怎么会不让孩子上学,而是拴着他们到街上讨钱呢?记者做了进一步的调查。


根据知情人的线索,老杜一家曾经在铁路苗圃小区住过,且那里是他住的时间最长的地方。


26日上午,记者来到苗圃小区,不少居民听到“骑三轮车送孩子讨钱的男子”时,都知道那人是老杜,并热心地给记者指路。


一家规模较大的废品收购站老板告诉记者,他对老杜非常熟悉。“他老婆、孩子要来的钱都是零钱,我这里正好需要。一来二去,老杜和我很熟了。”这个老板说,有一次,老杜拿来近800元零钱换整钱,那是他妻儿用3天时间讨来的。


老杜有一个大女儿,今年大约19岁。去年,老杜给大女儿拿学费,到一家职业学校读书,后来,大女儿自己跑到南方谋生了。老杜经过多方打听才得到女儿下落。这个老板说,老杜大女儿的离开,可能是不满意老杜现在的生活,不愿意整天和父亲带着一家人到处讨钱。


这里的一个知情人还告诉记者,有一次聊天时,老杜曾经透露,他有亲戚在运输部门工作,很容易搞到客运线路,他准备给女儿买辆客车,为女儿买一条客运线路,让女儿干客运。“这可不是10万元能办到的事情,他可能还有更多的钱”。但后来这事不了了之。


● “儿子只是他的讨钱工具”


问及老杜的其他几个孩子,知情人说,老杜夫妻不节育,他们最小的儿子都已经五六个月了,主要原因还是想靠儿子乞讨过活。


知情人告诉记者,有人曾找到老杜,想收养他一个儿子,直到把孩子供养成大学生,但被老杜拒绝,“他说,人家给我1.2万元我都没给”。老杜常对人说,孩子越多越容易讨钱。


老杜最后搬离这里也和孩子有关。知情人说,老杜的第三个儿子出生后,小区有关领导就不让他继续在这儿住了,“可能领导也听说了老杜有钱,但仍天天带孩子讨钱”。


在那位废品收购站老板眼里,老杜是个有钱人。他说,老杜常说他的钱可以买下几个小超市。“他有钱,应该把钱花在孩子身上,让孩子吃好、穿好,其实他的孩子都非常聪明,在他手里可惜了”。


●大儿子 “无钱治病”街头夭折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老杜还曾有一个叫连水的大儿子,他在乞讨过程中夭折在街头,当时媒体还就此事做了报道。


2007年6月7日,老杜将妻子和连水送到中原路与大学路交叉口马路边,开始了一天的乞讨。当天接近中午时分,有过路市民发现了已经快不行的连水,并给120、媒体打了电话。而当时,老杜的妻子就坐在他身边。本报摄影记者张晓冬还曾赶到现场,用相机拍下了躺在马路边、已经夭折的连水。


根据民警调查,夭折的连水只有7岁,商丘市睢阳区李口镇郜寨村人,他还有一个姐姐、两个弟弟。


关于连水的夭折,当时有媒体是这样报道的:


在铁道旁一间低矮的平房里,女人告诉她的丈夫:“水儿死了,你去看看他吧!”


正从三轮车上卸废纸箱的他愣了愣,眼圈红了。


“如果知道他今天病这么重,打死我也不会让他去讨饭。”杜××用满是泥土的手揉着眼睛说。


……


为给孩子治病,杜××夫妻已经花了8万元钱,现在住不起医院了。


“要是有钱也许他死不了。”杜××说,“医生说癫痫一般死不了,我还希望他好呢。”


2007年6月7日到现在有8个多月的时间,老杜名下的9万多元存款就是在这8个多月里讨的吗?


●多处地方的商贩都认识他


为了核实以上关于老杜的种种说法,带着对他的疑问,记者开始寻找老杜。


根据读者来电,记者来到老杜妻儿经常乞讨的地方——陇海路铁路地下桥,街边商贩告诉记者,老杜一家的确经常在路北向阳的地方讨钱,“男的骑三轮车,把老婆和3个孩子丢在这里就走。”但商贩告诉记者,春节前经常看见那一家人,最近他们没有出现。


中原路与大学路交叉口,中原路与京广路交叉口,一马路附近,二马路附近……这些地方的商贩对老杜一家都很熟悉。他们介绍,一般上午9点左右,老杜用三轮车拉着妻儿来到乞讨地点,安顿好后,老杜会骑车离开,等傍晚时分,老杜会骑车将妻儿带走。其间,老杜也会给妻儿送来午饭,在这段空闲时间里,他会到街边捡一些废品,“讨钱才是他一家的收入来源,捡废品只是顺便”。


但在这些地方,记者等了一天也没等到他们。


●在窝棚里找到老杜的家


28日下午1点,记者来到航海路果品批发市场的仓库区,根据热心读者的指点,老杜的家就在其中两座仓库中间。


狭长的窝棚分成很多单间,每间住一家人,面积约6平方米。一走进窝棚,记者就听见了孩子的吵闹声。


低矮窝棚里,南墙边的砖头上放着一口锅,墙面被烟熏得乌黑。这时,老杜的妻子已经把面条做好,旁边两个满脸污垢的孩子就是当时在街上被拴着的男童。


大孩子约6岁,他很爱笑,牙齿很白,对于记者的到来也不怯生,他还伸出脏兮兮的小手来摸记者的相机。另一个孩子在锅边,他将手伸进盛满面条的锅里,想捞面条吃,被妈妈拉住。


脏乱的床上,一个男婴躺着睡觉。大点的孩子告诉记者,他叫“鹏鹏(音)”,他还会数数,说起大弟弟的年龄,他伸出两个指头说,弟弟两岁了。


见记者端着相机,老杜的妻子很生气:“来干啥?派出所都来过了。”由于她操着一口外地口音,说话吐字不清晰,记者无法与她沟通,也无法了解老杜的情况。


●老杜要“例行”去东北讨钱


老杜的邻居告诉记者,老杜的房间每月房租60元,包水电。他出去卖废品了,这两天准备把捡来的废品全部卖完,就带着妻儿去东北讨钱。


根据邻居们的介绍,老杜来郑州5年了,每年都是郑州、东北来回跑。每年东北开始下雪时,老杜一家来到郑州讨钱,等第二年开春,老杜一家就返回东北,“老杜说,他们在东北要的钱比较多”。


由于老杜一直没回来,记者暂时离开了这里。半小时后再返回时,老杜的家门紧锁,连老杜的妻儿也不见了踪影。一位邻居说,老杜骑车回来过,听说有外人来,又骑车走了。


●“正在给孩子联系学校”


昨天晚上8点半,记者再次来到了老杜的住处。房间里亮着灯,门关着。记者敲门说明来意,老杜不但没开门还在屋里破口大骂,最后干脆关了灯。


记者就在门外问了他几个简单的问题。唯一得到答复的是关于存款的,他的说法是“干了一辈子,就弄了9万多块钱,准备给几个孩子当学费用呢”、“正在给孩子联系学校”。


至于为什么拴着孩子上街、是否每年都去东北等问题,他均未回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