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不仅仅是让.菲利普对于唐云扬的看法改变。当机枪发射声响起,淡黄色的火焰从螺旋桨喷射出来,子弹从调整旋转的螺旋桨之中穿过而且并没有伤到螺旋桨时。包括所有工人在内,他们都对于话不多,但充满实干精神的唐云扬表示出钦佩。

虽然看得出来他对于机械并不大在行,可他提出来的原理却证明的可行的。在连续一周几乎不眠不休的赶工之中, 终于成功。他们甚至认为,说得少做得多是所有中国人的一种美德。

而今天就是向哪位合伙人展示的时候。

射击协调器加工、调试的如此顺利,也实在出乎唐云扬的意外。

实际,取得成功是件毫不稀奇的事。

这时的法国无论是兵器加工还是飞机制造的工业能力,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而且原理这东西,就如同一层窗户纸,一但捅破之后,实在没什么过于神秘的。

所以,有小型车床在侧的小机械厂中,几套试制的射击协调器很快就加工了出来,虽然因为子弹的火药燃烧速度等问题,头几次试验的结果,使他们产生了困扰。

但经过连续不断试验之后,终于还是被他们找到螺旋桨与凸轮的正确配合。

而这个消息,很快就被等待发财,已经快要急红眼的麦克.郎传向了巴黎。那个打一开始仅仅只为照顾诺曼.普林斯面子的查尔斯.金。

“瞧,我就说我们准做得到的,也让那个混蛋看看,我们中国人是有本领的!”

自从,上次查尔斯.金高高在上的“坦白”之后,麦克.郎就一直怀恨在心。这几天以来,往往在说到他的时候,都是以“混蛋”这个别称代替他的名字。

面对这一项显然会带来巨大商业利益的唐云扬,并没麦克.郎那么激动。甚至连简.梅林的到来,也没有使他的心跳加快。

因为他感觉到“水土不适”,他思念自己的家,甚至包括此刻正处在“称帝闹剧”的中国。因此,他几乎没有注意到麦克.郎在向他说话的时候,等在正面车间里,正好奇看着那些射击协调器的简.梅林。

“为了感谢咱们,她父亲邀请咱们共进晚餐!哦,不必再设法推辞了,我亲爱的兄弟,我已经替你答应下来,今天刚好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看着唐云扬打算拒绝的模样,麦克.郎埋一面为他翻译,一面怨他太没有生活情调。

结果在等候查尔斯.金的空闲时候,唐云扬与麦克.郎被简.梅林邀请出小工厂,乘坐马车来到南锡市内。

今天的简.梅林已经不再是那个战地美女医生的打扮。

一袭长裙,显出她纤侬合度的腰身。在这秋风渐起的时候,一件紫色的针织衫配着同色的长裙,似乎有一点欠缺变化之嫌,然而掩在胸前的一条桔黄色的方巾,却使她整个的服饰变得灵动起来。

看得出来,她经过了相当仔细的打扮。比发色稍深的咖色长睫毛向上卷曲着,使她海蓝色的眼睛看起来明丽而又快活。偶尔一个展颜的微笑,那丰满充满了质感的香唇又要使鲜花也要黯然失色。

可惜唐云扬并没有注意到这些,面对马车外不时掠过的军人,他想到的是战争。

作为一名现代军人,唐云扬能够想到的是现在国内混乱的闹剧,即将来到西方的华工们的悲惨遭遇,以及一战之后中国在国际当中依然低微的地位。

而战争,又是一名作为和平时代的中国现代青年军人所渴望的。尤其,在连续听了五天的机枪声之后,这种渴望如同一股火焰燃烧着唐云扬的胸膛。

带着这种心情,他们见到了简.梅林的父亲。

唐云扬打量着简.梅的父亲一一卡瑟.梅林,年轻时候大约同样金黄色的头发,此刻已经变成了淡金色,其中更多的倾向于银色。大约如同简.梅林一样的,曾经海蓝色的眼睛,此刻已经成为一种灰色,使他显得更加严厉。

卡瑟.梅林是一个严厉的人,这在南锡城里,无论是他的病人、学生、还是那些在议员折磨下的行政官员那儿,都是非常有名的。

同时他也是一个好的外科医师、一个好的医学院教授,一个医疗器械工厂的顾问,一个可以替百姓们说话的好议员。

可今天,他可没有那么正式的打扮。因为,他请来共进晚餐的人来自中国,而且他请他们来的目的之一,是表达一些小小的谢意。

其次,就是为了那个使自己的女儿起死回生的“心肺复苏术”。最后,他还想要见见,女儿在家休息时,经常提到救他那个中国人的姓一一“唐”。

使卡瑟.梅林感到不妙的是,女儿提到这个姓的次数有些过多。这和脉搏次数一样,已经多到可能即将发生危险的时候。所以,他想要好好看看这个年轻人,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医师?

为了这顿晚餐,对于自己未来的衣食父母一一唐云扬,麦克.郎这个财迷心窍,又稍具眼光的家伙为他购买了一身新的衣服。毕竟使自己和这个来自未来的人,保持亲密的友情关系,是自己发财的最佳契机。

如果认不清这一点,他就算白叫“麦克老狼”了!

身上的西式服装并不是什么名牌,作用也只是稍稍将唐云扬打扮的如同一个地道的,将要参加一顿丰盛晚餐的西方人那样,杰克.郎拿了一瓶红酒,作为一顿晚餐的小礼物。

在他心里,他早就想见见简.梅林的那位,有着医生、议员、教授包括坏脾气者头衔的父亲,暇不掩瑜的是他还有一个“有钱人”的称号。

或者由于是感觉到自己请来的客人的特殊性,卡瑟.梅林并没有邀请其他的客人,但家中餐厅的气氛布置的极为舒适,同时他还颇费心思的准备了一些中国菜肴。

而这正是唐云扬为难的地方。

就唐云扬来说,他已经习惯每天早上,来碗豆花泡馍来解决早餐,一或两大碗扯面解决中餐、晚餐,有时候去搞一顿羊肉泡馍来解解馋,如此而已。

突然之间,他面对是的刀叉多到十几把,高高矮矮的酒杯好几个的“法式大餐”时,他的确有些为难!

“看起来,这顿饭将会是一段漫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