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不笑生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明天,毕竟是要自己来面对的,这样的话……!”

当李淏开始喃喃自语兼发呆的时候,这就表明他今天接受的新事物够多了。余下来的时间他要好好思索,消化一下。

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个好学生,明天他一定会带着更多的问题来问这个实力强大的兄长兼喜欢“胡说八道”的老师。

一旁的慕容卓听着两人的长篇阔论,岳效飞的话不但震动了身为一国君主的李淏,同样这位一直把他当“主公”的慕容卓同样心中似有所得。

这个是自然的,且不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样一句话出处的缘由所在、立意所指。

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它决不是说对于贪污可以姑息养奸,对于腐败可以视若惘闻。另外,单从哲学角度来讲,这样一句话同样属于形而上学唯物主义或者说我们中国古代的朴素唯物主义的范畴,它到底适用不适用今天这个飞速发展的社会呢?

说白了还是那句话,说的人已经死了,同意这句话的朝代已经灭了,老记挂着过去,那么我们终将无法前行,该扔的东西没必要再留下。

“你们几个啊,坐在一起就只会说这些事情,好无趣啊!”娇嫩、清脆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三人讨论的话题,大家的眼睛都随着声音转了过去,同时大脑当中思索的事物也被打断。

如今的李湄可不是刚从汉城来的那个从深宫中出来,稍显呆板得有些束手束脚的的黄毛丫头了。在神州军军部所属的医院当中的护士、医生的照顾及有意“栽培”之下,她全变了。而且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奇怪。

如今,一头长发已经不再绾在头上,再附加上许多累缀的饰物,打扮出来一个禁宫当中小心翼翼兼守法知礼的小公主。

乌黑的,长而柔顺的头发被非常时兴的扎成一束,垂在脑后,这是神州城的青春女性们现在的流行趋势。

女性,尤其是那些刚出的校门没有几天的小护士们,好容易有那么一个两个挤进军部的军医院,享受着一份高薪,自立的她们理所当然的新潮起来。

在丽人坊名牌女性用品的包装打扮之下,这些小丫头的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出动人的气质。

受这些小丫头护士们的影响,李湄身上也是同样是一身神州城丽人坊出品的名牌。而人也比过去开朗、活泼了许多,要知道在这里,没有那么多心机也不必要去再乎别人的言语,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就好。

这些天她除了在军营中与那些军医与护士们甚至包括那些说着半生不熟的汉语的扶桑军医厮混而外,余下的时间都是和这位大哥一起来陪伴咱们可爱的岳大城主解闷。

她一手拿着一瓶饮料,另一只手里端着一盘烤得焦黄的鸡翅,随着海风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岳效飞和李淏面前。

看见痛爱的小妹,李淏也停止了思考,感兴趣的看着妹妹的表现。

察觉到自己兄长戏谑的表情,李湄施着淡淡脂粉的脸上一阵潮红,佯怒的瞪了他一眼,自己坐在船舷边上,笑吟吟的将手中的盘子递到岳效飞身旁和李淏之间的小几之上。嘴里却也不说这盘鸡翅到底是给谁的。

李淏当然知道,这一盘鸡翅自然不会是给自己这个“大哥”的。他眼看自己“合亲”的计划十分顺利的进行,心中的那份乐和劲就别提了。

要知道他给妹妹挑选的这位神州城的城主,不但实力雄厚而且听他的谈吐,硬是与众不同。一些千百年总会出问题的环节,在他的手中似乎都只是不起眼的一小问题,概括一句“学究天人”只怕也不为过吧。

如今已经欣然接受自己命运的李湄眼中,只有面前的岳效飞,脸上因为大哥戏谑的表情而涌起一丝羞怯的潮红。

同时心中稍稍还有一点点疑惑,要说这位岳大城主诸事都好,对待自己也关爱有加。只是心中感觉和自己希望的那种关爱始终差那么一点点,李湄心中也说不清楚,反正总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她感兴趣的看着这位懒散,如今因为这盘鸡翅又显得稍带窘迫的岳效飞。

他身上总是那一身军装,那种强悍的感觉,虽然看起来男人味十足。可是听那些护士们说过,他在神州城的时候还穿过一种叫什么“中山装”的衣服,别提有多精神了,人看起来也会文雅许多。

面对少好充满温柔的目光,岳效飞还真有些手足无措。虽然说少女情怀总是诗,面对少女这种单纯的依恋,不能不说是一种享受。

可是,人都道“最难消受美人恩”,如今家里放着三个如花似玉一般的夫人,再加上生死未卜的慕容楚楚,要说岳效飞还有心思的话,那实在是有些冤枉他。对着眼前这位一日活泼过一日的李湄,岳效飞心中着实有些犯难。

李湄发现自己一到这儿,大家忽然都不说话了,只是拿含着笑的眼睛打量自己,脸上一阵飞红。搭讪着没话找话道:“咦,岳大哥你钓得鱼呢……”

“哦!鱼……咦?我的鱼杆哪去了?”岳效飞这才从想起自己给自己分配的工作是钓鱼啊!是啊,可这鱼杆哪去了?

目光四下里一洒觅,这才发现原告随意摆在船舷上的鱼杆已经掉下水中,而且一个劲的向远处漂走,显然是条咬钓的鱼儿“钓走”了岳效飞的钓杆!

面对笑弯了腰的李湄,岳效飞不禁摇头苦笑。

内心之中,他很明白李淏的用心。他不过想要的是一个稳固的联盟和一个强大而坚强的盟友。话说回来就算是个陷阱,用如此美人作饵,相信十个男人九个都不会“临渊羡鱼”,回家织他一张大网是正经事。

然而,作为一个现代人来说,对于这种用女人来换取联盟的手段,内心之中又是一种十分反感的抵触情绪,对于这个天真活泼的李湄,岳效飞只好在心中想当然耳自己对自己定下游戏规则。

“罢,罢,罢!全当多个妹妹吧!反正过不了几天,把她和她那两个哥哥先送回神州城再说!”

“澎……澎……”正当岳效飞等人在海上悠哉游哉时日易过之时,对马岛碧绿色山峦上的针叶林之中隐隐传来火枪射击的声音。

岳效飞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这儿离着“救世军”的营地并不远,而李淏还没有见过这去将会和他们一起“进入”扶桑的军队。

正被对面李湄瞅得有些心慌的岳效飞突发奇想,想要邀请李淏一起去“救世军”的营地视察一番。

将来扶桑战场之上,会有“神州军”“救世军”朝鲜的“海外军团”三支部队进行协同作战,不及时熟悉一下将来可是会出麻烦的。

由于扶桑的政策,牵扯到对于俘虏的“最终解决”,所以他们营地建立在较为隐蔽的地方,无论平民还是“救世军”的军人都是每天用船从他们的营地载出来进行工作,完工后再送回到那人隐秘的地方。

随着大家同意岳效飞的建议,这艘依然烟火缭绕的船上已经收起了所有的帆,仅仅停靠着“人力驱动”系统灵巧的转动船身,缓缓靠上码头。

李湄扁着嘴,一付不乐意的模样。

李淏当然知道岳效飞要他参观的“救世军”营地是一个机密的地方,除了军部的警卫营及“外藉佣兵”的两个营之外,没有司令部的命令,任何不允许靠近。所以对于李淏来说,这儿充斥着太多的神秘色彩。而且他也很有兴致看看这些为神州城“效命”的部队。

不过,对于小妹的胡搅蛮缠,他可没打算制止,只是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岳效飞的笑话。

“不行,我一定要去……”紧抓住岳效飞胳膊的李湄一付你不答应我就不撒手的模样。

岳效飞一付为难的模样,嘴里作着说服劝解的工作:“哎呀,李湄妹妹我们上岸打猎,可是要走山路钻树林呢,你看看你,这可是穿了一身‘丽人坊’的名牌呢,如何去得。”

李湄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再望望残雪未消的山坡,手上的劲小了,脸上露出了迟疑的表情。

是啊,穿着一身丽人坊的淑女装如何可以去攀山路、钻树木啊!全都怪这个可恶的岳大哥,只说要来海上垂钓、游玩,谁知道他一时兴趣来了还要钻进山林去打猎呢,小丫头细小的贝齿咬着红唇闷闷的生起气来。

岳效飞道:“唔,我就知道湄妹妹最听岳大哥我的话了,这样吧,一会回来的时候,我要看到了什么小兔子之类好玩的东西就给湄妹妹抓回来几只,叫你养着玩好吧!”

“唔,你答应的,可不能不做数啊!”李湄怀疑的看着岳效飞,想知道他是不是为了使自己放手,使得小花招,做不得数的那一种。

岳效飞一看有门,忙作出信誓旦旦的模样“我保证,一定给湄妹妹弄来一些漂亮的小玩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