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第一帅哥何以被“夷三族”

“才过宋玉,貌赛潘安”。生活于西晋乱世的潘安,曾以美貌而成美男子的代名词,后世公认其是中国古代的第一帅哥。

这位潘帅哥本名潘岳,字安仁,出身于官宦之家,其祖父潘瑾当过安平太守,其父潘芘则任琅玡内史。潘岳不仅长得“美姿仪”(《晋书·潘岳传》),而且年少时就才华横溢,四乡八里之人都称他为“神童”。成年后更是擅长诗赋辞令,是西晋时期著名的文学家。

关于潘岳之貌美,既见诸于各类稗官野史,又载于正史。《晋书·潘岳传》说潘岳年轻时,经常带着弹弓乘车出洛阳大道去郊游,沿途的女子见到这位风姿仪态俊美的帅哥,便手挽着手地围着他欣赏,很像是当今的“追星族”,只不过1700多年前的古人尚无缠着“名星”签名的习惯,于是看够后便纷纷朝潘岳的车上扔水果,表示对这位帅哥的崇拜与仰慕,这便是“掷果盈车”的典出。由此可见,这潘岳绝对是当年多少青年女子心中的“白马王子”或“梦中情人”。

令人惋惜的是,这位才貌双全的绝代帅哥,最终却落得被“夷三族”的悲惨结局,连累自己年迈多病的老母也不得善终。

潘岳美貌,倒并无惹出什么婚外风流艳事,他和妻子杨氏相爱终身,杨氏在潘岳52岁时逝世,他写的悼亡词情谊真挚,缠绵无尽,并未再娶。有风闻说这位第一帅哥曾傍过丑皇后贾南凤,这应该纯属捕风捉影的八卦传闻。但潘岳实在太有才,且不懂得如何收敛,总是显得锋芒毕露,却在官场宦海中吃了大亏。潘岳早年被征召到司空太尉府举秀才,后遇晋武帝司马炎“作秀”,带着皇后、妃子亲自耕种农田,以奉祀宗庙,便作《藉田赋》进行赞美。潘岳之赋写得太美,招致不少同僚的忌妒,于是总是受人排挤或暗算,在官场原地踏步十年之久亦未能升迁。

潘岳太看重功名,一心想做个大官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他出任河阳县令时,自恃才高,觉得当个小小县令太委屈,总是郁闷不得志。后来转任怀县县令,调补任尚书度支郎,迁廷尉评,不久被免职。傻瓜皇帝司马衷即位后,杨骏辅佐朝政,召潘岳为太傅府主簿。杨骏被贾南凤诛杀后,潘岳被就地免职。当时杨骏门下的人都受连累获罪,与潘岳同为主簿的朱振遭诛杀。潘岳那天夜里正巧请假在城外,又碰上自己曾厚待过的楚王长史公孙宏专管宰杀政事,算是逃过一劫,成为一介平民。不久又选为长安令,征召补任博士,这次迁升还未拜授官职,因母亲生病而离去,官职被免。他赋闲时曾作《闲居赋》,说自己“自少年到五十岁知天命的年纪,八次转变官职才晋升一级官阶。”流露出在官场的委屈与不满。

不甘心仕途失意的潘岳很快又回到洛阳,继续他的官场冒险。这次,他投靠专权的贾南风外甥贾谧,算是玩大了,历任著作郎、散骑侍郎,最终升迁为给事黄门侍郎,这是他毕生做的最大官。这给事黄门侍郎是侍从皇帝左右、传达诏命之官,俸禄六百石。潘岳趋炎附势,成为贾谧的“二十四友”中的一号人物。他与文人石崇等谄媚地侍奉贾谧,每次等候贾谧出门时,两人就望着车马扬起的尘埃顶礼膜拜。潘岳一时成为贾南凤与贾谧的“御用文人”,贾谧关于《晋书》起笔年限的议疏,是出自潘岳的手笔。贾谧上朝时的文辞也多出自潘安之手。贾南风设计陷害太子司马遹时,那封对傻瓜皇帝大逆不道之信,又是潘岳的杰作。他母亲曾几次讥诮劝告他:“你应当知道满足,难道还想再存侥幸心理在官场冒险吗?”但潘岳对母亲的忠告充耳不闻。

潘母的话不久便应验,赵王司马伦发动的“废后不废帝”宫廷政变,尽诛贾后党羽,潘岳的仕途也走到尽头。更不巧的是,司马伦辅政时的中书令孙秀竟是潘岳的宿仇。潘父任琅玡内史时,孙秀任小吏侍候潘岳。潘岳厌恶孙秀的诡诈,经常鞭挞侮辱他,孙秀一直怀恨于心。宫廷政变后,潘岳在宫禁里问孙秀:“孙令还记得过去相处的事吗?”孙秀回答:“心里藏着这件事,哪一天能忘记它。”潘岳知道自己大难临头。

不久,孙秀便诬告潘岳、石崇等图谋尊奉淮南王、齐王作乱,随即被诏令夷灭三族。潘岳临刑前跟老母告别时痛心疾首地说:“我辜负了阿母的教诲!”潘岳与石崇相互间均不知对方被抓,直至行刑的弃市才碰面。石崇问:“安仁,您也如此呀?”潘岳答道:“我们是‘白首同所归’啊!”潘岳曾赠石崇《金谷诗》中有一句“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想不到竟然成为一句谶语。最可怜的是潘岳的老母亲,还有兄长侍御史潘释、弟燕县令潘豹、司徒掾潘据,潘据的弟弟潘诜,兄弟的儿子,自己生的女儿,无论年长年幼一起受株连遭斩首。只有潘释的儿子伯武逃难在外免于一死,潘豹的女儿与她母亲相抱哭喊,一时无法拆散,诏令赦免,算是皇恩浩荡。潘岳被诛时,53岁。绝代帅哥就这样身首异处,只留下明人张溥所辑之《潘黄门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