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历时数月的谈判,深足转让一事有了新的进展。昨日,深足俱乐部总经理孟庆森向记者证实,深足投资公司新泰顺公司日前已与深圳市足协签订协议,新泰顺委托足协经营管理深足俱乐部,期限一年,深足由此进入托管时代。不过,与前广州市足协托管广州太阳神俱乐部不同,深圳市足协只有深足的经营权和管理权,而没有俱乐部的产权。


新泰顺


杨塞新:足球让我伤透了心


上赛季中超结束后,深足老板杨塞新就表示,他不会再投资深足,并将深足标价3000万公开叫卖。几个月下来,对深足感兴趣的企业不少,但因为深足标价太高以及球队无法迁出深圳,最终导致深足无法易主。如此情况下,杨塞新想到了让市足协暂时托管球队,但产权仍归新泰顺的办法。在与深圳市足协进行了多次谈判后,双方终于达成了托管协议。


昨日,记者联系到杨塞新,杨塞新表示,将深足交给市足协托管也是无奈之举,“其实到现在为止还有企业找我商量球队转让的事情,但由于之前与深圳市足协有协议,球队转让‘主场不能变、注册地不能变、深圳二字不能变’,所以要将球队转让出去很困难。我只能告诉那些企业,今年深足是肯定不能转让了,如果他们有兴趣,明年再谈转让的事。”


对于这几年投资深足,杨塞新表示自己伤透了心,“投资深足让我花费了大量的资金和精力,可到头来却得来一个骂名,我已伤透了心。”


市足协


李少辉:托管深足像一次赌博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深圳市足球管理中心主任李少辉表示,足协托管深足是迫于无奈,他希望此举能为深足转让赢得时间。


“由于投资人宣布新赛季不会再为俱乐部投入资金,如果足协不托管,球队必然面临解散的厄运,我们这样做更像是一次赌博,因为即便足协托管深足,由于时间紧迫准备工作仓促,球队降级的风险仍然很大。”李少辉还向记者透露,与新泰顺签订的托管协议中明确表示,深足的产权仍归新泰顺,但新泰顺授权市足协为深足找一个有实力的新东家,“不排除在2008赛季中期转让俱乐部的可能,不过有关政策性的问题还需要向中国足协咨询。从托管之日起,新泰顺将不再插手深足任何事务,但2008年2月27日前深足产生的一切债权债务,将全部由新泰顺承担。”


赞助商


刘孝五:香雪愿意赞助深足


虽然深圳市足协托管了深足,不过目前为止,深足新赛季的招商赞助仍没有着落。李少辉表示,新赛季足协要为深足俱乐部筹集3000万左右的资金才能保障深足开销,而且这个赛季深足仍将是一个节衣缩食的赛季。


上赛季,香雪公司曾是深足的冠名商,记者随后联系到了香雪公司代表刘孝五,刘孝五表示,香雪公司对赞助深足依旧感兴趣,“只要深足能处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中,我们还是愿意赞助深足的。”不过,刘孝五却透露,到目前深圳市足协还没有来找香雪就赞助深足一事进行具体洽谈,“如果深圳市足协来找香雪,我们会表现出我们的诚意,但在这个事情上,我们不太好主动去联系深圳市足协,如果深圳市足协没有来找我们或者他们找到了新的赞助商,那么香雪也不会赞助深足了。”


孟庆森:今年保级非常艰巨


深足由市足协托管,暂时摆脱了遭遇解散的厄运。不过对于即将开始的新赛季,深足依然充满了危机。昨日,深足俱乐部总经理孟庆森对记者表示,今年深足的目标依然是保级,不过深足目前的处境比去年还要艰难,要想完成保级的目标将非常艰巨。


同往年相比,深足今年在转会市场上并没有多大输出,原本几乎转会陕西的队长忻峰最终被深足截留了下来。在谈到忻峰为何没能转会成功时,孟庆森解释道,“首先我们同陕西方面关于忻峰在转会费上面有些分歧,再有就是深足本赛季的目标还是保级,而忻峰这样既有经验又有实力的老队员无疑会对球队保级提供帮助,所以我们最后还是决定挽留忻峰。”


如果忻峰成功留下,那么深足在本土球员方面几乎完全保留了上赛季保级的所有功臣,不过在外援方面,深足却依然没什么突破,“卡玛特和邦巴已经到国外去踢球,而博格丹由于伤病已不能为深足效力,我们目前能够确定下来的外援只有马里科一个。”孟庆森表示,现在随深足训练的外援有五名,但这些外援水平都很一般,“俱乐部的设想也是用满四个外援名额,但我们今年有个原则就是宁缺毋滥,如果找不到物美价廉的外援,宁可不要,我们也绝不会随便找一些外援凑数。”孟庆森还对记者透露,如果在联赛开始前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外援,那么深足在第一阶段只会有马里科一名外援,等到联赛中期再对外援进行调整。


本赛季,中超的降级名额增加到了两个,在赛季前的球员转会市场上,成都、浙江、武汉等中下游球队频出大手笔,这无疑将导致今年保级竞争更加残酷。孟庆森也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保级对手的实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我们今年保级会非常的艰巨。”记者 魏必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