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独爱青楼歌妓的六大皇帝

luqea 收藏 0 885
导读:一、 齐少帝萧宝卷——潘玉儿 南北朝时的齐少帝萧宝卷16岁登基,喜欢出游和打猎。一次出游时,在青楼遇见了美人潘玉儿。这潘玉儿长得体态风流、妖冶绝伦,一双秋水低横眼,两道春山长画眉,肌肤映雪、乌发如缎,最让萧宝卷动心的是她裙下的一双“三寸金莲”。萧宝卷不禁心里痒痒,就在青楼的包房将潘玉儿浑身上下欣赏了够。之后带入宫中,锦衣玉食深得宠幸。 为了日夜与潘玉儿淫欢,萧宝卷撤了“阅武堂”兴建芳乐、玉寿等殿,用麝香涂壁,装饰精巧。据《南齐书》记载:“玉寿殿刻画雕彩,居香涂壁,锦幔珠帘,穷极

一、 齐少帝萧宝卷——潘玉儿


南北朝时的齐少帝萧宝卷16岁登基,喜欢出游和打猎。一次出游时,在青楼遇见了美人潘玉儿。这潘玉儿长得体态风流、妖冶绝伦,一双秋水低横眼,两道春山长画眉,肌肤映雪、乌发如缎,最让萧宝卷动心的是她裙下的一双“三寸金莲”。萧宝卷不禁心里痒痒,就在青楼的包房将潘玉儿浑身上下欣赏了够。之后带入宫中,锦衣玉食深得宠幸。


为了日夜与潘玉儿淫欢,萧宝卷撤了“阅武堂”兴建芳乐、玉寿等殿,用麝香涂壁,装饰精巧。据《南齐书》记载:“玉寿殿刻画雕彩,居香涂壁,锦幔珠帘,穷极纨丽。”工匠彻夜修建,萧宝卷搜遍天下寺庙,将很多价值连城的宝物运入新建的宫殿里,充作点缀。又在苑中设立店肆,使宦官宫妾,共为商贩,潘玉儿为市令,萧宝卷自为市吏录事。遇有买卖争斗等,都由潘玉儿决断。萧宝卷若有过错,潘玉儿照样审讯,罚萧宝卷长跪,甚至加杖。萧宝卷乐受如饴,甘愿为奴。萧宝卷凿金做莲花,遍贴在地面上,命潘玉儿裸足徐行而过,花随步动,腰肢轻盈。萧宝卷称羡说:“这真是步步生莲花啊!”


后来萧衍起兵,萧宝卷在含德殿中,仍与潘玉儿等彻夜欢娱。萧衍在内应的带领下直趋含德殿,手起刀落,将萧宝卷劈作两段,结束了年仅十九岁的生命。




二、隋炀帝——袁宝儿


隋炀帝沿运河南下巡游至江都,一宫女静夜高歌:“河南杨柳谢,河北李花荣。杨花飞去落何处?李花结果自然成。”隋炀帝立刻召问那个宫女:“谁教你的这首歌?”宫女说:“妾有个弟弟在民间,乡间道途儿童多会唱。”隋炀帝默然良久才说:“难道是天意么?”接着取酒自饮,内心不胜悲凉。


这宫女名叫袁宝儿,本是长安的一名歌妓,年仅十五,地方官进献炀帝后极受宠爱。当时洛阳进献了一种不知名的异花,花色殷紫,粉蕊红心,散发着醉人的芳菲,香气粘在襟袖上经月不散。隋炀帝令袁宝儿持花,号为“司花女”。炀帝对虞世南说:“昔传赵飞燕可以做掌上舞,朕曾以为是儒生的文字粉饰,现在得到袁宝儿,方才相信传说的不假。”


大夫何稠进献了一辆专门御童女的车,御女的时候车子会自己摇动。隋炀帝每次出行都带着袁宝儿,在车内临幸,袁宝儿因此得名“御车女”。




三、唐宪宗——杜秋娘


江南女子杜秋娘原是金陵的青楼歌妓,她天生丽质,能歌善舞,还会写诗填词作曲,她有一首著名的诗《金缕衣》: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镇海节度使李琦与杜秋娘一见倾心,将她带入府中充为侍妾,后李琦反叛被杀。


李琦死后杜秋娘作为罪犯的家属被没入掖庭,她顾盼依依的窈窕身影令宪宗为之心动,便召幸了她,封为秋妃。秋娘在唐宪宗身边,似乎既是爱妃、玩伴,又是机要秘书,杜秋娘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令年轻的宪宗为之沉醉。


宰相李吉甫曾劝唐宪宗可广选天下美女充实后宫,而不到三十岁的宪宗则自得地说“我有一秋妃足矣!”


他们常常徜徉于山媚水涯;泛舟高歌于太液池中;午窗人寂时,共同调教鹦鹉学念宫诗;冷雨凄凄的夜晚,同坐灯下对弈直至夜半。期间情深意挚,颇似当年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翻版。


唐文宗太和年间,杜秋娘被诏赐归老还乡。一时衣食无着,过的是朝不保夕的生活。一些名士听到她既老且穷的困境都十分同情哀伤,杜牧曾为此写下《赠杜秋娘》诗并序,记叙她的身世经历。白居易《琵琶行》:“曲罢曾教善才伏,妆成每被秋娘妒。”更是在后世广为流传。




四、宋徽宗——李师师


李师师是汴京一个染匠的女儿,母亲生下她就死了。父亲用豆浆代替乳汁喂养她。并舍身佛寺以求孩子吉祥。遂起名“师师”。师师四岁时,父亲因罪入狱而死,无依无靠的师师被倡籍李姥姥收养,沦落青楼。


宋徽宗赵佶君临镇安坊,作为名妓,她不能不接待赵佶。但是,她却坚决拒绝了赵佶要她人宫当妃子的请求。徽宗无奈,派人挖了二三里的地道直通镇安坊,以方便与李师师幽会。韦妃悄声问徽宗:李家姑娘什么样儿,让皇上这样着迷?徽宗答道:她的美是一种天然仙姿,远在美色之外。


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华人名大辞典》“李师师”条目谓:“李师师,宋名妓。徽宗好微行,尝至其室,赐予甚多。以微服野行,不能常继,因筑潜道通其宅。帝禅位,师师乞为女冠。金人破汴,主帅欲深得师师,张邦昌等踪迹之以献金营。师师折金簪吞之死。”可见李师师还是一位有正义感、爱国有情的巾帼英雄。


李师师虽在俗间却能超凡脱俗,她起初曾企图“从”读书人贾奕的“良”,但后来贾奕弃儒经商,成了有钱的富翁,李师师觉得他庸俗化了才绝了想头。著名音乐家周邦彦教她弹琴,赋曲,在教学中她对周邦彦也产生了感情,但她对周邦彦的感情只能是无法超越的师生情。她还帮助梁山好汉揭露了奸臣高俅,使梁山受了招安。




五、明武宗——李凤姐儿


明武宗也是一位浪荡天子,他寻花问柳时,结识了一位酒家女——李凤姐儿,被她“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长相和放浪的性格吸引,与之产生了“一夜情”。从此武宗偕李凤姐儿夜夜良宵,乐不思蜀。京内的官员连篇累牍奏武宗请回銮。武宗恋着凤姐儿无心启程,但又不得不回去。他要求凤姐儿跟他回宫,凤姐儿却说:“臣妾福薄命微,不应得到这种位置,现在陛下对妾如此已经是三生有幸了,希望陛下还是早日回去,以万民为念,妾也安心了。”


第二年正月,武宗带着凤姐儿巡游,到了居庸关的时候下起了漫天的倾盆大雨。凤姐儿受了风寒,病倒了。武宗将关外的驿站作为行宫让凤姐儿住在那里养疾。谁知凤姐儿一病不起,她伏在枕上含泪断断续续说:“恨妾命太薄,不能与陛下厮守,如今要去了,陛下好自为之。”武宗也垂泪说:“快不要这么说,朕情愿抛弃天下,不愿抛弃你。你去了,朕要这天下还有什么乐趣?”凤姐儿苦笑着摇摇头,脸如白纸,气喘交作不能再说一句话,过了片刻便阖然长逝。武宗命将凤姐儿葬在居庸关,用黄土封茔,暗自叹息了许久,才无精打采地回到京城。之后武宗荒淫如故,只是这一段逸情长埋于塞外荒岭了。




六、同治帝——妓院


与以上几位不同的是,同治帝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嫖妓。同治虽称皇帝但却是个傀儡,所有朝政均掌握在两宫皇太后手里。朝政,他做不了主;重修圆明园,他做不了主;选妃,他同样做不了主。据记载,皇后阿鲁特氏“雍容端雅”,“美而有德”,且文才好,很受同治帝的喜爱和敬重,可慈禧皇太后不喜欢这个儿媳妇,还不许她与同治同房,而要同治对慧妃好。同治帝不敢违抗,但他不喜欢慧妃,只好赌气独宿养心殿,百无聊赖间,便在太监引导下,微服出宫,寻欢取乐。


据说:同治既近女色,或著微服冶游。有人给他进“小说淫词,秘戏图册,帝益沉迷”。他常到崇文门外的酒肆、戏馆、花巷。野史记载:“伶人小六如、春眉,娼小凤辈,皆邀幸。”又记载同治宠幸太监杜之锡及其姐:“有奄杜之锡者,状若少女,帝幸之。之锡有姊,固金鱼池娼也。更引帝与之狎。由是溺于色,渐致忘返。”据民间野史说,同治帝是因为逛妓院,染上了花柳病而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