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破狼 第一章 一把菜刀去抗日(修改稿) 014 大刀和大锅

宋五 收藏 1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size][/URL] 团长撤走后,我们几个人把阵地缩小了许多,可以说仅是一个弹丸之地吧,那时,我就想,如果敌人炮弹打得准,一发就够把我们八个人全消灭的了。 但两边的敌人都没有发动进攻,枪声也沉寂下来,我们就坐在防御工事后与敌人耗时间,我打定了主意,如果敌人进攻,就再打他一下子,大不了与阵地共存亡了,要是他们不进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


团长撤走后,我们几个人把阵地缩小了许多,可以说仅是一个弹丸之地吧,那时,我就想,如果敌人炮弹打得准,一发就够把我们八个人全消灭的了。

但两边的敌人都没有发动进攻,枪声也沉寂下来,我们就坐在防御工事后与敌人耗时间,我打定了主意,如果敌人进攻,就再打他一下子,大不了与阵地共存亡了,要是他们不进攻,到了约定的时间,我们就悄没声的撤。

我看着怀表,数着时间,秒针“咔嗒咔嗒”地响着,五分钟已经过了,我稍探出头看了看敌人的阵地,敌人还没有任何进攻的迹象,我便又坐回原地,我知道,只要我们多坚持一会,团长他们脱险的机会也会大一些,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着团长他们平安脱险。

两边放哨的是三班长和龙五,小李子、娃子和李先敬正忙着收拾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就是那些战场上的胜利品,他们把枪支弹药拣来放在一起,此时没事干,就开始翻开了白狗子们的衣兜和挎包,小李子一边翻一边道,“死白狗子、臭白狗子,俺让你们欺负老百姓!”看哪个白狗子搜刮的东西多,还踹上两脚。翻着翻着,小李子突然大叫道,“连长,你看,这狗日的打仗还带了人大包袱!”说着,拖着一个大包笑嘻嘻地向我跑来。

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堆老百姓的衣服和一些金银细软,一定是白狗子搜刮来的,这要是指导员或团长在,一定就得“一切缴获要归公”了,看着这堆衣服细软,我突然灵机一动,忙吩咐小李子、娃子、李先敬一人先拣一套合体的衣服换上,这三个人有些茫然,我忙解释道,“你们想啊,要想在白狗子的重重包围中冲出去,硬拼,恐怕我们这几条命不够,要是乔装打扮一下,没准我们就混出去了!你们说是不是?”

三个人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才总算明白了我的意思,分别拣了全体的衣服换上,小李子拿着自己换下的衣服,问道,“连长,那军装怎么办?”

我刚想说扔了,又一想不对,我估计战士们对军装的感情是极其浓厚的,如果我说要是扔了军装,他们还不得又怀疑我呀,于是便道,“先放我这,过会再想办法。”

我又把龙五他们四个人招呼过来,一会功夫,我们就乔装完毕,看了看站在我面前的七个战士,我清了清嗓子,道,“同志们,咱们已经胜利完成了任务,现在该是咱们突围的时候了!现在俺命令,俺们只带短枪,其他的长枪、冲锋枪,大刀,大锅什么的,全部都留在这。”说大刀和大锅主要是说给许二楞和李得胜听的。

但许二楞第一个不干了,“俺得留着俺的大刀,是俺爹给俺的!”

李得胜也跟着嚷嚷道,“俺大锅也不扔,就不扔!”

两个人紧盯着我,看着他们两个槐梧的大汉一脸的失望和悲凉,其实我的心里也不好受,我看过太多的关于战争题材的电影和故事,知道他们的感情,但为了突围,为了我们八个人的命,我只好这么做了,我也知道,我这个一夜之间成长起来的连长,如果没有这一夜来的表现,在这些老战士中并没有多大威信,但还是冷冷地丢下一句,“不行也得行,这是命令!”说罢便扭过身子不去看他们。

身后没有动静,看来这两个老战士根本没把我的命令当成一回事,我急速转动脑筋,争取想出一个好主意,处理一下当时的尴尬气氛,这就在这时,三班长道,“连长,俺觉着可以挖个大坑,把咱们不能带走的都埋在这,等以后有了机会,再回来挖就是了,俺就不信,咱们还打不回到这里了!”

我一想,这倒是个好办法,于是便招呼大家找了个炸弹坑,把我们脱下来的军装、不能带走的枪支、还有许二楞的大刀、李得胜的大锅一骨脑地埋了进去,看许二楞和李得胜迟迟舍不得将他们的宝贝放在弹坑,我拍了拍他们两个大个子的肩膀,承诺道,“放心吧,两位大哥,只要兄弟还活着,就一定带大家打回来,拿走咱们的东西。”两人这才恋恋不舍地把大刀和大锅放进弹坑。

我又让大家仔细想想还有什么东西需要留下,大家又翻出一些随身携带的小物件放了进去,李得胜放进去的是一本党章,我想如果留到今日,那一定是件革命文物。李得胜特意找了一块雨布,包了好几层,郑重地放进去,转身对我们说道,“各位同志,今天俺把这党章放在这里,如果俺牺牲了,那么请你们取出来替俺交给组织。”

许二楞想了想,从贴身口袋中也取出了党章,跳进大坑,把李得胜的党章包包打开,把自己的党章也放进去,跳上来,拉着李得胜的手道,“李班长,俺的党章也放在这了!”回头又对我说,“连长,俺们要是都牺牲了,你就来把俺们的党章取出来交给组织!”

大家听了他们的话都有些鼻子酸酸,我也有了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情绪,忙调整了一下,道,“都说什么话呢?咱们的任务是消灭敌人,保存自己!只有更好的保存自己,才能更多的消灭敌人,我保证,我们八个人都能回来!”说到最后,其实我也心里没底,便又加了一句,“都他妈的给我记住这个地方,就是有一个活着,也得回来!好了,继续收拾东西吧!”

“连长,那咱们的菜刀呢?”李先敬问道。

我想了想,但没想出来爷爷是不是靠菜刀起的家,但总感觉我刚教了大家一套杀敌菜刀刀法,如此就把菜刀也埋了,真有些舍不得,便道,“这个东西咱们可不能埋了,这可是咱们炊事班的武器,就他娘的只剩下一把菜刀,也要跟着咱们去抗日!”我回答道。

换好了装,埋好了枪,敌人还是没有发动进攻。我看了一下怀表,距离团长他们撤离战斗已经快到四十分钟了,一挥手,一行八人也神不知鬼不觉地撤出了战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