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破狼 第一章 一把菜刀去抗日(修改稿) 013 该咱们突围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


其实我本无所谓李得胜背不背这大锅,背就背呗,但总听着他们叫我“连长”,我却有些接受不了,就象我刚刚第二年兵,挂上上等兵军衔时,新兵蛋子们喊我第一声班长,刚刚军校毕业,分配到部队时,战士们叫我第一声排长时,一时适应不了一样,忙说道,“我说两位班长,别叫我连长,总觉得别扭,还是叫我牙子吧!”

三班长笑笑没有说话,而李得胜又涨红了脸,道,“连长,那怎么行?代理连长也是连长啊!”

看李得胜坚持,我也只好作罢,心里却道,“连长,连长,也许我是升迁最快的了,晚饭前,我还是个炊事员,刚刚过了半夜,就成了连长了,要是团长他……我不就是……”一想到这,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个念头太龌龊了,禁不住打了自己一个嘴巴,骂道,“操,乌鸦嘴!”

然而,李得胜却会错了意,一把抓住我的手,道,“行,牙子,我叫你牙子还不行吗?”

我真是哭笑不得,恰好这时,小李子跑过来,解了我的围,“牙子哥,团长让我来保护你!”

“呵呵,知道叫俺哥了?保护我?哪里用得上你,你还是保护团长去!”我说着就推小李子,小李子却挣扎着不动地方,我才想起司令员临行前的话,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不祥的念头,忙道,“三班长,你派两个人去保护团长,记住,一定要保护好团长!”

说话间,一个战士叫道,“连长,敌人冲过来了!”

“操,打他狗娘养的!”看来战斗确实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在连队里,大家都说我是学生官,书生气浓,而现在,我发现我越来越爱骂人了,难道这就是军事干部吗?

我一个箭步冲到工事边,抬手就是一枪,一个跑在最前面的敌人栽倒在地!操,军校时五四式手枪精度射,五枪五十环,其中四枪是一个枪眼,二十一世纪军校轻武器射击全优成绩可不是盖来的!

“好枪法!”三个战士不约而同地喊出声音,我侧头一看,他们人手一把驳壳枪,看来这是三个手枪排的战士,他们抬起枪,亦一枪一个地射击起来,我也不甘示弱,抬枪打了起来,转眼间,冲在最前面的十多个白狗子全栽倒在地,敌人显然让我们四人这一顿射击射懵了,乱哄哄地退了回去。

三班长眼睛一亮,道,“你们三个谁愿意留在这边?”

一个小个子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道,“我愿意!”

“好!你们两个去团长那边保护团长!”

“可……”那两个战士刚想说什么,三班长截住他们的话头,道,“保护团长责任重大,任务艰巨,还不去?”

那两个战士只好去了。

我招手叫留下的那个战士,“同志,叫什么名字?”

“报告连长,俺叫龙五!”

龙五?不会吧,赌神高进的兄弟龙五?龙五不仅枪法好,武功更好,有了他,我还怕什么?眼前的这个龙五枪法够炫,只不知武功如何,武功要是好的,我带他去混黑社会得了!靠,我都想哪去了?

感觉自己跑了神,忙说道,“好,龙五同志,咱们比赛打白狗子!”

“好!俺不输你!”又是一条汉子!

敌人又发动了冲锋,黑压压的白狗子在朦胧夜色中冲了上来,等到打退敌人的冲锋,我这边也只剩下八个人了,又有几个战士牺牲了,娃子和李先敬也负了伤,不过还能参加战斗。三班长和李得胜越战越勇,仿佛两尊战神一样死死地用冲锋枪封锁住敌人冲锋的通道,龙五和我现在每人都是双枪,左右开弓,敌人纷纷倒地,小李子不甘示弱,也用左手拿起驳壳枪,但却总是打不好,着急得这小子直叫娘,用左手打一枪必喊一句,“娘呀,又没打上!”而另一个战士最为神勇,他手里根本就没有枪,有的只是他背后的大刀飘扬的红丝带和眼前的一大堆手榴弹,这家伙不知是什么煞神转世,抡圆了膀子向敌人阵地上投手榴弹,居然每次都是五十米以外,直炸得白狗子鬼哭狼嚎。我趁着间歇的空问三班长他是谁,三班长告诉我他是我们连七班的副班长许二楞。

我很满意现在这几个人的战斗力,看着敌人龟缩在远处山坳里不动地方,我吩咐小李子注意敌情,便跑到团长那边看了看,团长那边情况还好,十九个人只牺牲了两位战友,我们这边派过去的两名神枪手也将团长保护得好好的。

他们那边的敌人还在继续进攻,但力度明显不如我们那边的凶猛,我挥枪帮他们打掉冲在前面的几个白狗子,敌人可能听到我们那边的白狗子不进攻了,也缩了回去。

团长看到我,高兴地道,“没想到咱们居然完成了掩护任务,你听,那边的枪声。”

我侧耳一听,果然,远方的枪声稀拉下来,团长从怀中拉出怀表,看了看,道,“咱们再坚持十五分钟,就撤!”

我刚回到我们那边的阵地,敌人又冲了上来,这次聚集了一百多人,但却遇到许二楞不分清红皂白的一顿手榴弹大餐,又加上三班长和李得胜的交叉火力,偶尔漏网之鱼,却被龙五打倒,敌人在阵地前丢下了五十多具的尸体,退了回去,我招呼了娃子、李先敬和小李子,吩咐他们尽快收集一下阵地上的枪支弹药,做好准备撤退,想一想,敌人满编的一个营,足有三百多人,地上满是枪支弹药,虽然经过我们的一番“利用”,但还是为数不少,随便带一些,就够我们八个人用了,我可不想我的兵们冲出重围只剩下手中的菜刀。又吩咐龙五、三班长、李得胜和许二楞继续阻击敌人,要知道有这四个人,有这四个人的超强战斗力,敌人就是插了翅膀,也难顺顺利利冲上来。

我估计着十五分钟早已过去了,便又折回团长那边,请团长先带他那边的人撤出战斗,我留下来再打五分钟就走,分批撤出战斗,迷惑敌人,以免让敌人放心追击。

团长看了看我,没有说话,我知道他还记着司令员的话,便豪气干云地道,“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团长,你放心,俺宋一牙就是把这仅剩的一颗门牙丢了,也不会把命丢了!”

团长看我说得认真,便取出他那只怀表,交到我手上,不放心地道,“牙子,记着,记着五分钟,五分钟后就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