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8/


大个子爬出了战壕,把两条腿叉得开开的,让自己的裆部,暴露在阳光之下,用帽子盖住了头摊着四肢,晒得可开心了。不过,他可不敢掉以轻心的,帽子下面的眼睛,一直盯着猴子的一举一动,毕竟,猴子可是有前科的呢。

突然,大个子的眼睛,瞄到了一个奇怪的亮点,白晃晃的。反光镜,大个子一个激灵,不假思索的就地一滚,直接滚到旁边的战壕里,一颗子弹嗖的一声,打在了大个子刚才脑袋所在的地方,激起了一片尘土。妈的,幸好你迎着太阳,精度差了一点点,估计就一个密位吧,要不然我还没有捞着战功就光荣了,岂不是亏大发了。大个子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操起了冲锋枪,侧爬了几步之后,悄悄地探出个脑袋,盯着猴子们的动静。这个时候,闷头手中的枪响了,对面的一处草丛处,跌出了一个人影,手中的一把特别长的枪,也划了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后,落在草丛里。好样的,闷头,一百二十米的距离,指打那那,真不愧是神枪手啊。

还没来得及向闷头竖起大拇指呢,躺在那边晒太阳的六个猴子,忽啦啦一下子全跳了起来,操起了一直压在身下的冲锋枪和半自动步枪,大吼大叫着,一边扫射,一边冲了上来,那子弹,打在刚才大个子翻下战壕的地方,打得尘土飞扬的,气势足得很呢。大个子大喜,来得好啊,老子正火大着呢。他飞快地抓起了地上的弹匣,弯着腰,跑了几步,跑到一块大石头的下面,这才猛一站起身来,这个时候,猴子们已经向前冲了二十多米了。

大个子手中的冲锋枪响了,一条火舌扫向了嚎嚎叫着的猴子们,冲得最前面的一个猴子,光溜溜的胸膛上面,立刻就出现了几个大血洞,巨大的冲击力,把他打得在原地跳了一会儿舞之后,这才倒了下来,血立刻就把他身下的草染红了。其余的五个猴子一看中国人有准备了,快速地扑倒在地上,一边朝着中国的阵地射击,一边手脚并用的,三下五除二就爬回战壕里去了。中国人居高临下的,又没有那讨厌的阳光晃眼,人家既然有了准备,想要硬攻的话,他们剩下的五个,还不够中国人一顿揍呢。当大个子打完了子弹,弯下腰来,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了弹匣,再换了一个地方,正准备着再给猴子们一个狠的时候,猴子们已经爬回战壕去了。不过,有一个猴子倒霉了一点点,他的大腿上,挨了闷头一枪,虽然不能减慢他往回爬的速度,可是,草地上,已经出现了一条十分显眼的血线了。

大个子微微露着头,小心翼翼地看着对面,就怕对面那些猴子们再来一个偷袭,不过,也不用怕吗,闷头在那里把关着呢。后面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大个子不用回头就知道,肯定是秀才和黑牛听到枪声后,抢着家伙钻出来了。果然,秀才那略显着急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怎么了,大个子?”

“妈的,那些猴子想着趁我晒太阳的时候偷袭我,被我们打回去了,我干掉了一个,闷头干掉一个,打伤一个。”大个子头也不回地说到。

秀才一听,恶狠狠地扇了一下自己的耳光:“妈的,我怎么那么傻,没有跟你出来晒太阳呢,这么个大热闹没有赶上,愣是被你们两个抢先弄着军功了。”

大个子转过头来,看了看秀才,那个家伙,扇自己的耳光真有本事啊,打得那么大声,脸都不红几下,怪不得大伙儿都说了,秀才是哥四个中最最阴险的角色:“得了,秀才,别他妈的蒙我了,再打,也不见你的脸有红过。”

黑牛呵呵笑着,羡慕地看着大个子:“妈的,刚才要是我在,几个地瓜过去,保证他们没有几个逃得回去,才一百米左右啊,咱的地瓜刚刚好够得着。”

闷头也拎着枪,对自己捞着个战功毫不在意的,轻轻地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大个子,前前后后查看了一下,轻轻地说了一句:“还好,没有缺个啥东西的,我接着回去放哨了。”弯下了腰,一溜烟就不见了。

大个子不管正在旁边吱吱歪歪的秀才和黑牛,弯下了腰,钻进了洞口,黑牛和秀才也跟着钻了进去。大个子一进了洞,立刻就跑到电话那里,拿起了电话,朝着里面吼道:“洞哟,洞哟,我是洞拐,我是洞拐,我们受到猴子的偷袭,我们受到猴子的偷袭。”

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了排长那破锣样的吼叫声:“情况怎么样?”

“猴子利用晒太阳的时候偷袭我,被我们打跑了,我干掉一个,闷头干掉一个,打伤一个。”

电话里面的吼叫声立刻高了八度:“哈,真有你们的。我就一直觉得怪呢,我们这边打生打死的,你们呢,风平浪静,我还以为你们在那里坚持和平共处,提前实现了停火呢,敢情,一来就来大的。我们整个连打了两个月了,才捞了三个战功,你们真是走了狗屎运了,一下子捞到了两个。好了,我立刻上报。”听得出来,这个排长现在正乐疯了呢,那电话里的声音,把大个子的耳朵震得嗡嗡作响呢。

大个子放下了电话,揉了揉耳朵,搓着手,在猫耳洞有限的空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那老是晃动着的影子,把秀才搞得不耐烦了起来,大声地吼道:“大个子,不就捞了个战功么,值得你这样兴奋的,瞧你晃来晃去的,我都看不下书了。”

大个子根本就不为所动,仍然一边走一边说到:“别惹我,火着呢。”

“哈。”秀才乐了:“你捞了个战功,倒是火着呢,不要人心不足蛇吞象么,咱连里面,两个月才捞了三个呢,再加上刚才的两个,才凑了五个呢。”

“不是这个意思,妈的,一想到猴子利用我晒太阳的机会偷袭,我就火着呢,这些个猴子,真不讲道义。”

“得了吧,猴子们要是讲道义的话,也不会在这里跟我们打生打死了,这个地球人都知道,值得你这么生气么。”

“不行,我不能吃这个暗亏,我大个子是什么人啊,从来只有我让人吃亏的份,还没有人让我吃了这么大一个暗亏呢,咱们得给他们来一个狠的。”

秀才和黑牛一听,兴趣来了,凑到大个子的旁边,微笑着说到:“得,大个子,你一定是有什么馊主意了,说出来吧。”

大个子看了看两张少见的露出谄笑,正等着自己揭迷底的脸,哈哈笑了起来,说道:“今晚上下半夜的时候,咱们摸到他们的洞口处,捞他一票。”

秀才的脸都兴奋得红了:“得,咱哥们就舍命陪君子,给你老人家好好出出这口恶气。不过,大个子,下半夜偷袭可不是好主意,一般我们这边的偷袭都是在下半夜,猴子们早就了然于胸了,他们下半夜的警戒,一定比上半夜要强。我看,倒不如就选在上半夜,月亮刚刚升起来的时候,那个时候,月亮照他们阵地上,却还没有照我们阵地上,正好偷袭了,保不定能起个出其不意的效果呢。”

黑牛也搓着手说到:“对啊,大个子,上半夜就可以了,我可不想等到下半夜,会把人憋疯的,我也想着亲手掐着一个猴子的脖子,拉回洞里来呢。”

大个子想了想,说到:“好,就依秀才所说的。不过,哥几个可得说好了,这事儿没办成以前,可别让排长他们知道了。”

秀才蛮不在乎地说到:“得了,大个子,这点儿小事,值得跟排长说吗,你放心好了。我立刻就去代替闷蛋,让那家伙好好地睡上一觉,等黄昏的时候,由那家伙放哨,他是山里人,又是一个出色的猎手,最是细心了。”

不一会儿,闷头进来了,听了大个子的计划后,点了点头,三下五除二脱下了衣服,光溜溜地躺在地上,一会儿时间,就响起了他的呼噜声,把个大个子羡慕得半死。这个闷头,别看平时不说话,就是有这个本事,任何时候,都可以以平和的心态来应对任何局面,今晚上就要打猴子了,他倒好,睡得可香了,自己就没有这个本事了,搓手跺脚的,一刻也安静不下来。虽说自己的脑子是比闷头好用了一点点,平时的主意也是多了一点点,在这个方面,拍马也比不上他啊。他叹了口气,努力想着让自己也睡着,可是,那里睡得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