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九卷 艰难起家 一百八十八章 龙山之王(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时间:1938年2月28日早晨

地点:凤凰城内

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约好了的,居然是同时来拜访,为了不让那些首领们不小瞧我,为了今天的表演,我可是精心准备了整睁两天时间。

所有的老队员今天必须进行实弹训练,新队员今天必须同时进行操练,由于没有这么多枪,军装也正在赶制中,所以只能让他们进行操练,不过几千人的训练场面看起来还是很有气势的,刚架好的机枪和大炮都安装在设定的地点上了,就等着大首领们光临。

一听到大首领们同时光临,我和大胡子对看了眼,都为自己能猜中这结果而感到无奈,看来这些大首领们也不是孤军作战啊!

大胡子不好出面,我和阿超彭兵几人急忙出去迎接,在城外就见到数百人,他们正对着忙的热火朝天地凤凰城建筑工地指指点点,都感到震惊,特别是最前面的那群人各个都面露疑虑,他们疑惑和焦虑也是有道理的,这么大的一个能容纳好几万人的军事驻扎基地建在这,也不会是摆个样子的,这要是建成了,并且补充到位的话,那绝对会破坏湘西现有的军事平衡,只是他们不清楚我到底是代表国军在此建基地还是我自己想回家乡发展,毕竟他们还不知道我和国民党的关系,还以为我象以前那样,依旧受到重视了,所以他们的疑虑还是可以理解的。

然后大家就开始走过场了,互相寒暄着,接过礼物,客气的请他们进门,热情的请他们参观一些公共场所,请他们视察训练情况,当中最让我满意的不是他们看到几千人训练时的场面,而是他们经过老队员实弹训练时,我特意的准备了十三个望远镜(这还要感谢老蒋,平时就送我们很多望远镜,但我们都习惯用瞄准器来察看,当时也就是搁置在那儿,部队走的时候顺便带上了,没想到今日之用。),我立即就很荣幸的给他们充当了解释员,他们都弄不懂为什么枪上要装个长长地东西,也弄不明白打靶就打靶嘛,干什么要竖起手指来看,而且还时不时的要观察周围树叶和野草,还有人专门大声的报告各种听不太懂的数据,当他们看到四百米处物体连续被打中时没什么反应,看到六百米处物体连续被打中时只是相互间看了眼,看到八百米处物体连续被打中时,他们感觉到了震惊,最后,他们看到一千米外的物体大多数被射中时,各个都是一副见鬼了的模样。

古语说的好: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他们都是常年带兵之人,随便拿过一把枪后,通过瞄准镜看到千米外的树木,当然明白其中的价值,在这些人的思想中,躲在千米处指挥战斗,那绝对是安全无疑的,就算运气背到家被子弹打中,那也只能怪自己该死,可现在有了这东西,试想一下,敌人的多名指挥官被打中,那结果就好看了,一颗小小地子弹,有时候也能改变战场命运的。二话不说,首领们当场就出高价向我订购这东西,听的我肚子都快笑破了,娘地!他们还以为只要买个瞄准镜就能打中看到的东西,他们难道没见身边的人正通过各种数据来确定子弹运行时的轨迹么?要真是不注意风向和气温还有引力等等问题,能打中千米之外的物体那才真见亡灵了,我还千辛万苦的实弹训练个毛啊,早就一人发个带瞄准镜的枪,也就没有狙击手这一行当了,没有专人的指点,光靠自己摸索,娘地!运气好你们花个十来年的时间,花掉大把的人力物力,还有可能懂点,运气不好,恐怕你们死了都还见不到成果。

我当场就指天发誓的要帮这忙,等他们各个面露喜色时,我又为难的说这东西是外国洋鬼子制造的,相当难买到,在他们又失望又羡慕的看着我时,我急忙补充道这东西我还是有些办法可以弄到,但问题是要从外国远运而来,这一来一去的特浪费时间,而且外国的海关很严,一年也就能弄到个三五支,现在这么多人同时要,兄弟我是很难做的。

江湖中人哪能没有仇人呢?十三首领之间也是有些过节的,只是当年师傅压制着,把各首领的势力范围都分配的还算合理,才能让他们有这么多年的和平日子可过,而且土匪之间要是发生大的战争,刚开始都是按规矩的约定各在一个山头对射,决不会像后来那样胜利一方把失败一方赶的满山乱跑的场面,试想一下,要是在对射过程中,自己身边有这么一人,在数百米外对着对方的大首领来一下,哈哈!那就好看了,所以,这些把事情想的很简单之人,又急忙向我开出了天价,弄的我心痒难奈的现在就想卖他们几支。

后来大家就在这激烈的讨论中吃饭,饭后又让有烟瘾(抽鸦片的家伙)的家伙都抽饱了,然后就都到凤凰城内中间最大的客厅内商量着眼下的事情。

虎死虎威在,师傅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盟主,而且在位时把湘西治理的还算太平,在场的首领们当年也多是参加了盟约,都还是很感念师傅当年的情义,所以我特意在大厅中把师傅的灵位摆在最上面最显眼之处,然后在把那个玉令牌挂在灵位前,所有的首领在上香时,都面色激动,眼角微微有泪水,也许他们是想起了师傅生前的点点滴滴吧,在上完香后,所有的首领都有种唇亡齿寒的悲伤感,看的我心里多少有种想哭的感觉。不过这从心里上对于大胡子的事是有很大帮助的,毕竟他们能如约前来,表面上就承认了令牌的地位,江湖毕竟还有江湖的规矩。

“各位都是我李峰的长辈,我李峰先在这儿向各位叔叔伯伯作揖了,感谢大家上次出兵帮我攻打黑风山,如今还借我兵马镇守黑风山,各位的大恩大德我李峰永世不忘。”见各位首领都上万香,等无关人员都退出大厅后,我边说边抱拳弯腰向各位首领感谢。

各位首领也都是急忙站起来对我抱拳,说着客气话,我又直起身来说:“家师生前就吩咐过,无论我李峰将来混成什么样了,定要牢记自己永远是湘西人,也要铭记各位长辈的恩情,如今家师不幸仙去,可他老人家的话我是不敢忘记的,今后各位长辈有什么地方用的上我李峰的,我定当万死不辞。虽然说家师生前就把盟主之位传给我了,可我知道自己的经验和资历都没资格继承大宝,所以请各位长辈到此,就是商量着另选贤能。”

我话一说到这,大厅中的首领们先是好一阵冷清,紧接着就是热闹无比的说着客套话,没一人反对我继续当这个盟主的,娘地,都是老狐狸,现在是谁出头谁就最没资格竞争大宝之位,他们表面上推辞,心里肯定巴不得我早点滚蛋,不过在他们的眼中我现在依旧是如日中天的国军高级军官,我正风光着,他们也没敢明说,所以口头上都是要我继续当盟主,但还有一点的是,他们之间也是互有竞争,谁做上去,必定有人不服,与其大家为了大宝之位而争的你死我活,让我这个黄毛小子拣了便宜,还不如继续维持原状。

“贤侄,我是个大老粗,你有什么事就吩咐吧,我们都听你的,不用再选了。”在大家的争论声中,突然,有一个首领站起来大声的说,说完后用怪怪地眼神看了我一眼才坐下。此人名叫百里红,匪号小白龙,别看他相貌粗野,长的瘦不拉吉,可他为人心狠手辣,狡猾无比,出道时就是在一个人在水中亲手连杀了三名军官,夺了他们的枪支,然后就靠这三杆枪起家,后来娶了里耶镇的富家女,财力上得到了极大的帮助,加上在十几年前师傅带领的那场大战中,他的势力发展的极为迅速,要不是师傅把势力划分死了,他不敢违背,现在他就说不定成了湘西之王了,不过他现在也是湘西最大的首领,控制着整个永顺县,师傅这一死,他是第一个蠢蠢欲动的家伙,但他也有对手,就是永顺旁边的花垣和古丈两县的两位首领,(从地图上,直线上来看,龙山县在湘西最南面,往北的旁边就是永顺县,在过去点就是花垣和古丈两县,最后才是吉首市。)这次和大胡子为难,就是小白龙带头发起的,要不是大胡子做的过火了,小白龙的人马是绝对过不了这两个县的地盘。而且首领们平时绝对不会出远门,都在自家的地盘上活动,这次要不是有金龙令棋做挡箭牌,他们也不会聚到一起了,因为扛着金龙令棋,要是在外面被人打了冷枪,那没得说,只要调查清楚后,谁干的谁就会被大家联合起来灭族。

从情报和资料上来说,此人就是我今后最大的劲敌,我要有所行动,必然要经过他的地盘,也就注定了我首先要除去此人,当然,不是这个时候。

“多谢百叔的仗义,吩咐二字我是万万不敢的,有事也绝对请大家来商量商量,我还年轻,需要向各位长辈多多学习。”对他抱拳算是行礼后,大家都闹不懂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因为我即没有顺水推舟的继承大宝,也没有推辞,让他们心里格外堵的慌。

然后我又面带悲愤的神色对大家说:“家师是在和小鬼子决斗时,却被日本鬼子设计卑鄙的暗杀了,我和我兄弟,一定会带领着国军最精锐的特勤团为师傅报此血仇,这点还希望各位长辈多多支持。”

“贤侄,你就说要多少人吧,只要我们有的,一定会出人出力,再怎么说,彭先生也是我们湘西的盟主,就这么被鬼子给暗算了,我们要不替你帮他老人家讨回公道,那我们在座的人也就没脸再在江湖上混了。”我刚一说完,小白龙就很是仗义的说,可他那话仔细的推敲起来,就跟没说一样,要真心想帮我,就应该会说交给我指挥,就跟上次打黑风山一样,现在师傅不在了,就想人走茶凉的起伏老子,娘地,那话和语气还真是看不起我啊,什么叫替我,奶奶地,开口一个贤侄,闭口一个贤侄,就跟老子真是你晚辈一样,随你想怎么教训都成,等老子手上有实力后,第一个出来收拾你.江山代有人才出,长江后浪推前浪,你还真当你是年轻那时候么?现在,老子忍着。

大厅众人又是杂乱无章的发表了自己的‘高见’,都是成精的人物,没一点实在的,听的我没法子,只好微笑着说:“感谢各位叔叔伯伯的热心帮助,但各位叔叔伯伯误会了,也怪我没说明,我的意思是我暂时还不需要大家这么做,毕竟我身后还有国军,现在只是暂时性的在湘西补充点人手,过不了多久就会到前线继续打鬼子的。”

“哦~?那我到很好奇的想问问贤侄,这么大的军事驻扎营地修建在这儿,又是怎么回事呢?”娘地,还是这个小白龙,铁了心的跟老子过不去。

这次大厅是寂静无比,大家都没发一言,都等着结果。看来前面的还真是空头支票啊,一参合到实际点的东西就都拉长着耳朵来听了,不过这也怪我自己没那实力和声望,要是我有师傅那种豪气和能力,他们现在敢这么问一个字吗?想当年湘南七虎在湘西周边何等威风,平叔被逼无奈,找到师傅请师傅出面,湘南七虎不给面子就算了,却杀了师傅派去传话之人,师傅大怒,只是给十三首领传一句话,连这个狗屁会议都没开,十三首领就都按时派兵参战围剿湘南七虎,还自带粮食和武器,这个小白龙就是出人最多的家伙,大家齐心协力下了死决心的要把对方赶尽杀绝,只一个晚上就把在湘西边缘北面地带活动的湘南七虎带领的三千多人连根拔起,师傅硬是一直派人追杀到了长江边上,后来还是江湖中人出面说情,赔了很多东西才平息了师傅的怒气,至此才有了南土匪北响马之说,那个时候十三首领是多么尽心尽职啊!哪会像现在这样的让我被动,师傅一不在了,他们就来欺负我了,想想师傅当年的豪气和霸气,真羡慕师傅啊,不过那也是我的目标。

“我不得不说,鬼子的武器装备和人员训练素质上比国军强,国军正面战场连连失利.现在全国齐心协力都参加抗战,而我们特勤团作为国军第一团,当仁不让的也定要再次参战,可问题是特勤团的这些家眷们我得有地方安置啊,我想来想去还是湘西最保险,有各位长辈照顾着,我绝对放心的上前线去杀鬼子,但为了不打扰到各位长辈的休息,也是为了便于管理,我才修建了此基地,另外,现在全国抗战形式虽然是热火朝天的进行着,国军主力却不停的在向大后方撤退,我也是奉命在此地修建营地,便于安置,不过小鬼子迟早会打到湘西来的,但有各位长辈在,鬼子再怎么厉害,也是打不进来的,在此,我代表特勤团宣布,绝对不会侵犯各位的地盘,也绝对不会让各位难做,再怎么说我也是湘西人,落叶归根嘛!我要是做了对不起各位的事,以后我还怎么回湘西,我还有脸回来么?大家一人一口唾沫就淹死我了。”见大家放心的又要发表自己那空头支票,我急忙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所以,还请各位首领能给晚辈一点薄面,能够有个安稳的后方,好让晚辈能放手在前线为国尽力,这也是蒋委员长的要求,只有大后方安稳了,我们才能取得抗战胜利。要是后方乱了,国军真下死决心的派个七八十万军队开进湘西,那晚辈就难做了,师傅临终前也没忘记这事,特别让我转告各位,不可破坏抗战大业,成为民族罪人,希望各位长辈体谅。”

“这话说的在理,大家也都能理解,前些日子我也听郎儿们说起过,这日本兵凶的狠,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做,几场大仗下来都快要占领半个江山了,看来前线还真是吃紧,咱们也要多多准备,免得和鬼子干仗时吃亏.不过,贤侄,你在这具体要呆多长时间啊?”看来在座的各个都有两下子,这不,这次问的是花垣县的大首领胡庸,他先是见我既然都已经建成了,知道这已经是板上钉钉子的事,干脆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然后就问了这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

我可没这功夫在这个问题上多绕圈子,还是先说到正事上来的好,所以我马上答道:“这还需要看上面的意思了,关键是新兵训练的问题要及时解决,不然就是拉到前线去,也丢咱们湘西人的脸不是?但我这次专程请各位首领(请注意称呼的转变)过来就是想解决当前的一件事请。”

“什么事?”小白龙又跳出来了,不过估计他已经想到了,但还不能肯定,所以有些关心的第一个就发问。

“来啊~!请胡旅长出来。”我笑了笑,然后对后面喊道。


最近很忙,所以今天连发十一章,请大家阅读,见谅,见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