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九卷 艰难起家 一百八十七章 龙山之王(四)

haoren5100 收藏 6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内容简介] 虽然说消灭了大胡子后肯定能分点东西,可那是要打仗啊,现在国民党虽然抽不出手来管太多的事,但问题是要是大胡子被赶出湘西,大胡子是完蛋了,但国民党无论在战略上还是面子上,都绝不会放弃湘西,定会挤出兵力来剿匪的,当然,也会顺便把我们特勤团给灭了,就算没剿灭,那等一场大战后,十三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虽然说消灭了大胡子后肯定能分点东西,可那是要打仗啊,现在国民党虽然抽不出手来管太多的事,但问题是要是大胡子被赶出湘西,大胡子是完蛋了,但国民党无论在战略上还是面子上,都绝不会放弃湘西,定会挤出兵力来剿匪的,当然,也会顺便把我们特勤团给灭了,就算没剿灭,那等一场大战后,十三首领的实力肯定会受损,那时,整个湘西现有的势力范围就绝对会从新分配,说不定刚在湘西从新组建起来的特勤团,会在这场大风浪中给淹没了,那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的大胡子肯定没说实情,不然花垣胡家人有天大的面子也请不动五位首领下狠心,不考虑后果的定要赶尽杀绝,不被逼急了,谁会傻到没考虑到后果就行动的?要是和平的帮大胡子度过难关,在用别的办法,当着首领们的面要大胡子放弃湘西市场,那就真的完美了。最少也要拖三个月,那时候,新兵们就可以被训练成初级狙击手了(本来一个初级狙击手的训练时间是六个到八个星期,但现在我们缺枪少弹的,只能延长时间为两个半月到三个月了。),那我手上就有了实力,然后也有资本参加角逐了,就算是打仗,至少我有把握自保。时间啊时间,老子现在就缺少时间,尤其是和平的时间,可不能让这场战争打起来,免得殃及池鱼,想想,不帮还不行,免得老蒋来剿匪时顺道把我给灭了。

想通了利弊,心里就清楚该怎么办。也没必要再拿看本子想事情来掩饰了,我笑着看了下正急于想从我脸上找答案的大胡子,见我笑了,大胡子也干笑了两声,他正要说话,我却突然拉下脸严肃的问:“大哥,你是怎么知道我能帮忙而不向省里求救的?”

大胡子也摸不准我的意思,但听我的语气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希望,赶紧苦笑着回答:“兄弟你就别再挖苦我了,我都急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当军官的世道,仇人满地走,暗箭遍地游,你说这事我瞒着还来不及了,怎么敢让外人知道,要是让上面知道了,第一件事就是罢官审查,罪名我都想好了:贪污,受贿,残害百姓,逼民造反等等,随便一个罪名,在这紧要关头都能杀我头了。至于你说怎么知道你有那个实力能帮忙的,当年彭先生率领群雄抗击外敌野蛮入侵时,身为湘西人,我刚好也参加了那场大战,而且还有幸亲眼目睹了当年订立血盟时的场景,后来听你调遣来打陈姓人家时,我就知道这东西有用,虽说彭先生英勇殉国了,但是江湖的规矩还是有的,他们也不会不给你面子的,所以我才想到了这个唯一的办法,来求兄弟帮忙。”

“大哥,我是有心要帮你的,先不说十三首领还能不能遵守江湖规矩,真心的卖我师傅个面子,现在的问题是我也不知道那令牌的下落了,你也知道当时订的是只认令牌不认人。”我故意为难的看着他说。

大胡子听了前面的话是喜笑颜开,可后面的话却让他越听越愁眉苦脸,最后的两句话却让他唰地一下字站了起来,脸色也立即变的惨白无比,脑袋上的汗珠都清晰可见地往下落了。终于,他见我依旧笑着,知道我的话肯定有问题,也一定想到了需要别的条件才能让我说实话,所以他又轻轻地坐下,关心的问:“那令牌最后一次交给谁了?”

难怪有人说: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这大胡子也真他娘的聪明,明明已经把话到嘴边了,却该成了别的话,我心里暗笑的说:“是龙山城里那个贩卖武器的张平拿着的,上次打陈姓人家回来后,我也没来得及问他,他也没把那东西交给我,不过他好像说那东西已经掉了,而且掉的还……”

听到我还要继续没完没了的打击他,他火烧屁股似的坐不住了,几乎是哭着哀求打断我的话:“兄弟,你要什么你明说了吧,只要我有的,你要什么就拿什么。我年纪大了,再也受不了你这刺激了,我是越听越心惊啊!你就明说了吧,要怎样才帮我?”

“经济上我就不要你别的了,虽然我穷,但我还是很讲义气的,现在这点东西就当是哥哥打赏给弟弟的吧。你的军权我也不要,只要你能在我有为难时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不添乱就成了,相信这点你应该做的到,还有,我需要点火炮和机关枪,还有多给我点子弹,具体多少,我会叫人和你商量的。”我笑着说,不过我自己都决自己有点像只小狐狸了,而且是那种贪心不足的小狐狸。

前面两点,大胡子有很大的希望可以做到,毕竟现在我们一个在北一个在南,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到一起,他当然乐的坐山观虎斗;后面的嘛,反正是向国民党要,不要白不要,再说了,他现在是以一个旅的建制却要一个师的补充,虽然会扣很多,可也绝对够他一个旅用的,分我些,他绝对不会太心疼的,所以他想也没多想的就一个劲地点头答应,还连连说好好。

“大哥,我忘记说了,我的情况虽说是秘密,但相信你也听说了不少,现在我白手起家,穷的就只差要靠卖裤子来过日子了,所以我就请张平先生帮我卖点鸦片,也好让兄弟有口饭吃不是,可现在的鸦片真是少啊!大哥,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可没说什么,也没逼你交出什么啊?只是兄弟心里有苦衷,想对大哥说说心里话。大哥财大气粗,不会在乎这点小事的对不对,大哥,你别这么看我,我真的没别的意思,真的没要你交出整个湘西的鸦片生意啊,你真的别多想了哦~!”我甜桃子给完了,当然得给点狠的了,所以我是笑眯眯地对大胡子说。

大胡子先是听的有些高兴,可听完我这几句话,他又唰地一下字站了起来,脸色都变灰了,直直的看着我不说话,一反刚才哭爹求娘的奴才气势。我知道终于找到他的命脉了,娘地,在这个时期,兵员一抓一大把,我特勤团十几天的招兵,就有四万多人来了,还怕没兵员么?关键是钱,打仗需要钱,军饷也是钱,武器装备都需要钱,只有用经济做后盾,那才是关键的保证,这大胡子没钱了,看他还怎么招兵买马,我想到了这点,大胡子也正担心这点了,所以他才有这样激烈的反应。

你盯我,我当然要盯你了,现在不压服了你,免得将来你以为我好欺负,给老子添乱。所以面对大胡子那逼人的怒气,我眯着眼和他对视,如果说他的怒气是熊熊烈火,那我的冷意就是连绵冰川了。

一时,房间里安静无比,却处处充满了冰与火的较量,气氛很是压抑。

“兄弟,你这不是逼着我去死么?首领们把我赶出湘西,我是死定了,你断了我的财路,手下的兄弟饭都没得吃了,造起反来,我也是个死啊!”大胡子憔悴的对我苦笑着我。在和我对视了半天后,见不能在气势上让我服输,知道我再也不是昔日的阿斗,靠师傅过日子的人新手了,所以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我也不好意思再逼他,就安慰性的说:“大哥,小弟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什么都得自己解决了,小弟也很为难啊!小弟和你说句真心话,现在老蒋是抽不出手来对付我,可将来抗战胜利了,老蒋绝对会拿我开刀的,到那时,我要钱没钱,要人没人,那可怎么办,而且那个时候大哥是兵强马壮,大权在握,大军一挥,小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就算是和小弟不为难,可在几十万军队的围剿下,还能由大哥做主么?小弟现在要是不攒点家当,到时候恐怕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了。就拿现在这点来说,要不是想着身后的几千兄弟们,加上百废待兴,万事都需要钱来开路,我真是不愿意和大哥为难,小弟的苦衷还请大哥理解。大哥现在毕竟还属于国军编制系列中的,老蒋再怎样也不可能让你们没饭吃的,将来要是国家吃紧,还要大哥到前线了,那就等着升官发财吧,可小弟这一辈子也就只能窝在湘西了,到时候还要大哥手下留情了。现在就算是小弟求大哥给小弟一条活路了,大哥手上不是还有条武器的财路吗(他平时也和平叔一样,用鸦片换武器,只是他主要贩卖鸦片,武器都是别人订购后才顺路带回来的,这也是在帮大胡子到省里要物资后,回到龙山平叔告诉我的。)?小弟就只想让兄弟们有口饭吃而已,还请大哥割爱。”

“唉~!”我两人对看了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可奈何的神色,然后又同时大笑了起来。

“好吧,我只要吉首的市场,价格由你定,但武器这行你可不能再插手了。”大家无奈的苦笑了半天后,大胡子却对天长叹一声后,平静中带着豪气的说。说完他又看着我,似笑非笑地对我说:“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吗?”

见我不解的看着他,他却有些伤感的说:“道理是死的,人是活的,钱财是可以通‘路’的。实话告诉你,和首领们的事,我只要使了足够的钱,我就有一定的把握把这事给化解了,只是很麻烦而已,而且你的情况我多少也知道点风声,为了以后的发展,你一定会插手一行生意来维持生计的,与其争个鱼死网破,我还不如现在就大方的退出,而且我本意也不想与你起什么冲突,免得将来不好见面。还是那句话,我看重的是你俩兄弟将来的前途,知道你俩兄弟绝非池中之物,迟早要干一翻大事业的,现在这事,也算是我对你的一种支持吧。我家那几个孩子是不成器的,整天就只知道吃喝玩乐,希望将来你能念在我们相交一场的情分上,多多提携一下他们,这也算是我这做哥哥的最后请求吧。

虽然不知道大胡子这话有多少可信度,但我还是拍着胸口打包票,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内,取出上次用来传达信息的十三面三角金色龙旗,上面锈着十三条四爪金龙围绕在一条五爪金龙周围,这代表着湘西十三位首领和我师傅,在湘西拿着这令棋可以通行无阻,是约定传达信息的表示。

当着大胡子的面,亲自交代上次跟彭兵一起到过各大首领处的人,两人为一组,把令棋插在背上,让他们骑着快马要求十三位首领,请他们遵守当年的约定,定要在三月一号前赶到凤凰城来,有紧急要事相商,我李峰扫榻恭候他们的光临。

然后又回屋和大胡子商量具体的细节,当然,也不会忘记要求知道事情真正的起因了,经过我强烈的要求,大胡子才无奈的说出了真相。

原来,全国抗战爆发后,鸦片供求市场也都受到了影响,大胡子就借这个机会又把原本就低的收购价格往下压了点,结果引起了十三位首领的不满,首领们就结盟,自己组建人员武装贩卖,可大胡子哪会让他们得逞啊,收到消息的他马上就通过关系买通了贩运路线上的一些军官,结果就可想而知了,十三首领的人是死伤无数,还丢了很多鸦片,等这些出去的人回来后,夸大了事情,十三位首领也不是笨蛋,更不会傻到在大胡子身边不安插人员,当然知道是大胡子所为了,刚好这个时候花垣胡家出钱请他们帮忙把大胡子赶出湘西,双方是老虎见狮子,一拍即合,找了个茬子同时‘围猎’大胡子,大胡子不想把事情闹大了,所以才来见我。唉~!都是钱财惹的祸,希望我的生意一切顺利,不然,嘿嘿!大开杀戒老子又不是没干过,你不让我舒坦,我会让你好过么,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