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欢迎典礼过后,吩咐阿超今天对他们的宽容些,早上先围绕营地跑个十公里,然后吃早饭,今天的主要训练就是教他们站军资和整理军服军被等一些简单的事情,当然,还得教他们硬气功,虽然时间晚了点,可要是中国最精锐的军人不会硬气功,说出去,那还成什么话了,然后我就做了甩手掌柜,带着刘震峰和田奎到山上去察看地形。

大致的察看了一遍后,正当我躺在山上睡大觉时,下面报告说大胡子和王人民一起到访。

王人民在上次他弟弟被打个半死后,第二天就带着重礼来看望我老人家了,可我既然是‘老人家’就得有老人家的架子,所以也没怎么答理他,客气的请他进门,然后客气的请他喝了杯水,再客气的和他说了几句话,最后就以公务繁忙为由客气的请他出去,整个过程只用了二十分钟,我很客气的直接对他说:请他把心放回肚子里,我们不会夺他保安团长的大位,整个湘西我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一个小小地县城,我们在龙山呆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到前线去打鬼子,这个营地只是安置家属的地方,所以请他不要管太多的闲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最好了。然后我又很客气的含蓄威胁他:要是他敢向我伸出一根手指头,那我就把他连根拔起,一个不留,中校我都杀过,更何况一个小小地地方保安团,就算我杀了他全家,也没人敢和我为难,就算他有什么后台,可远水救不了近火,等他的后台到了,老子早就把他全家都灭了。然后在他出门的时候,我又很客气的直接威胁他:离县城这么远,以后过来的时候最好先打个招呼,我还派人护送,不然被土匪打了黑枪,那可就怨不得我了;而且现在的县城治安管理也不太平,还是小心些,免得有贼人到他床头上偷了什么那就不好了。说的他是不停的点头称是!是!是!,娘地,对待这种欺软怕硬的家伙,你就得比他更要牛比,用高姿态的方式和他说话,他反而会怕你,不然,他会觉得你连他鸟毛都算不上,也会反过来不停的找你麻烦。

我在门边站了会,只听见客厅里王人民不停的讨好大胡子,可大胡子也许有心事或者根本就看不起他,懒得和他多说,只是很圆滑的不好太过于得罪人,所以就不停的恩恩答应着,整个大厅只听见王人民那讨好的近乎肉麻地声音,听的我在门外直摇头。王人民这团长当的真是为难,虽说大胡子名义上是他的上司,可实际上各县的保安团是自行管理,大胡子拿他们根本没办法,不过这次他和我关系弄僵了,大胡子在这个关键时候的拜访,他肯定是不放心的,因为在龙山的王李两大家族,本来王姓人家占上风,可我当团长后,李姓人家就不服气了,时常的找王姓人家生事,这回又轮到王姓人家忍气吞声了,现在我把特勤团开回了龙山,他们就更得防备了,要知道,我身上还有顶‘国军’的帽子,在一半人眼中,我们就是天子的近卫军,要是和我们打仗,让我们死了人,那我只要往上面一报,下面的师长什么地还不抢着表现来找他们麻烦,大胡子的那一个地方师肯定就立马杀过来了,加上我师傅的关系,虎死虎威还是有些的,十三大头领帮不帮我不敢说,但最少是不会和我为难,现在的王姓人家可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所以王人民深怕我和大胡子一个结盟就把他给灭了,毕竟名义上我和大胡子都还算是国军的军人,而且我俩以前的关系就很好,结盟后从新划分地盘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王人民这样担心也是有道理的,所以肯定在得知大胡子来了后,就死皮赖脸地跟了过来,想探探口风;这大胡子显然有很重要的事情和我商量,没怎么搭理他,可这大胡子会有什么事了?国民党要灭我,他来给我报信,好两边讨好?还是他的鸦片生意让我抢了,(实际上他的销路主要在商人,我的销路主要针对国军,也不会有太大的冲突。)他来说说?又或者他真的要和我结盟,共同划分湘西的地盘?……

还真是难猜啊!

等刘震峰叫来了花和尚,我对花和尚悄悄地说:“等下你就用软办法困住王人民,我好和大胡子说点事,记住,要客气,不能动粗。”

见花和尚点头后,我才整了整军装,然后故意把脚步踩重了点向门里快步走去。

和王人民不同,大胡子多少还是知道我现在的处境,我糊弄不了他,如果说上次和王人民时我是老虎板脸,虎虎生威,那现在我就是老虎卖笑,阴阳不定了。大笑着向里面快步走去,然后大声的抱拳笑着说:“对不住,实在对不住,小弟刚好有件紧急公务处理,让二位大哥久等了,实在抱歉,抱歉!”

二人也立即向我抱拳说些客气话,然后我边和几人做定后,我对刘震峰说:“快去准备宴席,就开在一楼,我和这两位大哥多日不见,今日定要一醉方休。”

然后我才站起来对身边一直站着的花和尚说:“怎么,你小子打了人还不给人赔罪?”

“小弟上次和王兄弟发生点摩擦,这次就给王大哥赔罪,任凭王大哥处置。”花和尚在我眼神的威胁下,这才很不情愿的说地。王人民很是上道,立即过来对花和尚笑着说:“误会,误会,大家误会一场,都怪我家兄弟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兄弟,真是该死,等他伤好些了,我定要叫他来登门谢罪。”

他的手一碰到花和尚,花和尚立即就站起来了,嘴里连续的说:“不敢,不敢!”

“真是不打不相识,大家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何必这么客气了,来,来,大家都坐下。”大胡子当了和事老。

然后大家扯了半天谈,大胡子和王人民都想从我口中套些东西,可我哪能让他们如愿,我得等他们自己来说明,不然主动权就不在我手上了。然后刘震峰上来悄悄地在我耳边说:“大哥,大胡子就和他那副官两人,不过他们都停留在县城,这王人民带了五百人,就停在门外,你看怎么办?”

怎么办,好办,老子装傻,就当不知道有这回事,看你们怎么说,然后我对那两个耳朵竖的比兔子耳朵还长的家伙说声开饭,这两家伙客气了半天后才和我一起下楼去吃饭,吃饭的过程也很有趣,他俩见从我嘴里听不到一句实话,就轮流来套花和尚的话,花和尚是个老兵油子,哪会不知道轻重,也是扯东拉西的说着大话,跟我一个模样,没一点真的。

我见大胡子的眼神实在不对劲了,怕他得歪眼病,就对刘震峰说:“菜怎么这么少,再叫炊事班多炒几个菜,然后去看看刚才我处理的那件事情怎么样了?”

“对不住,兄弟这几日身体有些不适,得去出恭,抱歉,抱歉。”大胡子以为我是在给他暗示,等刘震峰一出去,他就站起来抱拳说,然后也不等我们客气几句,自个儿就跑出去了。

看到他装的连问厕所在什么地方都忘记了,心里暗自好笑,也开始有些担心起来,能让这家伙这么着急而失去阵脚的事,看来还真是急事,不能装清高了,我得去问问。

“报告团长,李超营长说抓住几个密——”刘震峰果然没少跟我学习,立即就装腔作势的故意露出话语。

“恩!恩!”我立即就故意打断他的话,弄的正想继续听下去的王人民不好意思的对我笑了笑。

“李超营长说有点小事,要团长马上过去看看。”刘震峰这才带着不好意思的脸色纠正了自己的错误。

“没见我正在和王团长一起喝酒吗?告诉阿超,有什么急事非要我去?”

“报告团长,上峰也发来了电报,李超营长说万分紧急,定要你亲自去看看。”刘震峰不依不饶的继续说。

我这才回过头,站起来对王人民抱拳笑着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王兄弟,你们慢坐一会儿,兄弟我得去处理点事,你们继续,我马上就回来。”

“不要紧,不要紧,公事重要,公事重要。”王人民也站起来对我抱拳说。

然后我才出门,在我刚出门的那一刻,我清楚的听见王人民对花和尚说:“兄弟也有些小事得去看看——”

花和尚一嘴就接过话来:“今日是我给大哥赔罪的时候,定要和大哥多喝几杯,来,这碗酒就算我向王大哥赔罪的,当日得罪之事还请王大哥多多原谅,我先连干三碗为敬!”

出了大门,刘震峰领路,只是一转弯到另一间小房间内,就看见大胡子正着急的在房间内走来走去,一见我进来立即就要跪下说:“兄弟这次可得救我!”

“大哥慢慢说,急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我拉着他在坐定后,笑着安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