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三十八节  飞马入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三十八节 飞马入城

卫华用电报和屠倭通报了情况,屠倭回电说:卫司令你单刀匹马的,杀鬼子爽了,害得兄弟们担心死了。以后可不许这样。

卫华回过道:只要你们不阻止我上战场,要怎样都行啊。

上次任务时,卫华也曾遇到过同样的情况,由于组织了义勇军,拥有了数万人马,卫华的领导作用突显了出来,陆机便不再弃许卫华上战场了。但谁能挡住他?日本人不行,陆机不行,屠倭也不行。卫华将自己定位于一个冲锋陷阵的刀手,而不是统帅,如果两种身份发生矛盾,他宁愿放弃统帅的位置,当回刀手。

屠倭与卫华商量好协调行动的时间。屠倭这边先与鬼子交上火,然后卫华再攻打县城。这个顺序不能变。因为鬼子如果知道林口县被攻占的话,它们很可能会朝北或者朝南而去,而不会继续企图夺回鸡宁了,这样的话,屠倭精心准备的“盛宴”也就没有人来吃了。

为了顺利的攻下县城,卫华绞尽脑汁,这还是他第一次独立组织强攻县城呢。前面的七天七夜,全都是用“阴险”的计谋,没有一次是正面强攻的。吓破了胆的,平山兴二郎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来了,只能是强攻进去。

怎么打呢?

卫华连夜将部队进行了分派,将游击队中,已学会滑雪的挑了出来,组成了一百人的滑雪队,他们以班为单位,分散警戒,既可封锁交通,又可以抓俘,还能监视邻近县的兵力调动情况。

剩下的一千四百人,四面围定县城,主攻方向为鬼子兵力最薄弱的东面。布署兵力为二百人游击队,另加暴动队二个连,和一个新组建的爆破排,共计四个连,一个排的兵力。卫华本人也呆在这里。

进攻时,北面作远距离佯攻,以免伤亡过大,东面和南面近距离假攻,以便迫使鬼子将预备队用上。最后,卫华他们才出动,用四百多人的绝对优势,炸开城门,快速解决战斗。卫华拟好了作战计划,给屠倭。屠倭回电说:“很不错,深得林彪的‘一点二面’战术的精髓。”

先天晚上,各部队就进入了各自埋伏地点,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鸡宁的鬼子进入屠倭的口袋,卫华得到电报后,下令攻城。

察觉到了游击队的动作,县城里的平山兴二郎胆战心惊的过了一夜。他这一夜睡得真不踏实,是在北面的城墙上度过的。照他的设想,这些从长年累月呆在地下,与煤打交道的矿工,再加上那些傻呼呼的农民,是不会有什么战术的。打仗时,一拥而上,一旦不利,就兵败如山倒,争相夺路,自相践踏。他认定暴民们会从北面强攻,依靠人数上的优势,凭人海战术,取得胜利。平山兴二郎因此重点防御了北城墙,配备了八挺轻机枪和二挺重机枪,打算让暴民们在城下血流成河。

一夜过去,平山兴二郎只晓得城外有动静,有时还打了枪,但就是没有见到有人攻城。挺到十点多钟,天色大亮了,心想,白天能见度太高,士兵们枪法又准,暴民如果此时攻城,无法来多少,都是有来无回。于是下了城墙,打算补个回笼觉。

“杀呀!”

忽然间,外面杀喊声四起,接着枪声大作。

平山兴二郎差点儿滑倒,四脚并用重新爬回了城头。躲一个掩体后面,举着望远镜看去,只见前方出现了无数人影,他们穿着黄军的大衣,端着皇军专用的三八式,架起皇军的轻重机枪,远远的对着这里扫射。

这些人的枪法很臭,弹道飞得老高,平山兴二郎见他们不敢冲过来,既怕死又不会打枪,显得丝毫没有军事素质,不禁冷笑,如此暴民,就算拿着皇军的武器,也是一堆菜。

“报告——”

平山兴二郎正想着,如何粉碎这些暴民的进攻,然后向天皇陛下请功。忽然通讯兵来了。通讯兵跑得很快,在雪地中跌了一跤,也顾不上痛,远远的就喊起了报告。

“城西和城南遭到大股土匪袭击,请求支援。”

平山兴二郎吓了一跳,看来这里只是牵制性的佯攻啊,真正的主攻方向,应该是西和南二个方向。看来这些土匪还是懂得一点战术的。这二个方向,防卫力量,只有五十人,且皇协军较多,机枪配备得也少,危险啊。

然而,从这里辙人去支援肯定是不行的,处在交火状态的部队是不宜调动的。假如调动,那么留下的人会怎么想?当他们勇猛的打败了敌人进攻后,回头一看,战友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士气必然会大跌,说不定佯攻变主攻,这里反倒先垮了。

平山兴二郎当即决定,将预备队调过去!

城东游击队一直按兵不动。

李啸看到卫华,不时的张望着什么。想问又怕影响了卫司令的思考。

不久,南城方向的枪声忽然密集起来了。心想鬼子的预备队终于用上了,卫华闻之一喜,下令道:“主攻开始,爆破班去炸城门,机枪掩护。”

爆破排,有三个爆破班,每个爆破班分成五组,每个小组二人。爆破班所使用的武器,是用黑火药制成的炸药包,每个重达五公斤。由于黑火药威力小,卫华认为,至少得用五个炸药包,才能炸开城门。所以,一次就上去一个爆破班。

命令下达后,三挺九二式重机枪,七挺歪把子轻机枪,数百支步枪,一齐开火。与此同时,爆破班的战士,二人一组,一人抱着炸药包,另一人执手枪掩护,交替着向城门冲去。

平山兴二郎从没有想到过土匪会从东面攻城,因为东面朝着鸡宁县方向,可以得到鸡宁的日军的大部队援助,只要稍微拖上一会,等到鸡宁的日军赶到,从背后夹击,土匪就死定了,一个都别想逃。

这是一块死地啊,而土匪竟然从这里进攻?暴民们真是不懂战术啊,措手不及的平山兴二郎恨恨的大骂。

预备队已经派了出去,手头再也没兵力支援了。只得向邻县发报,请求支援。当然邻县的鬼子不会这么快就赶到,平山兴二郎就将文职军人带上,亲自去支援东城。

照理说,以“三挺九二式重机枪,七挺歪把子轻机枪,还有数百支步枪”压制城头上的一挺重机枪和十多个鬼子伪军应该是很容易办到的。但这些人的枪法打得实在是太差了。操控重机枪的,都不知他将子弹打到哪去了,连城墙都没有挨着。

城墙上的鬼子伪军,猛的听到枪响,刚开始还吓了一跳,待发现子弹距自己头顶还有十几米远时,他们就笑了,展开猛烈还击。爆破班的人,才冲了一半,离城门还有一百多米远,这会儿遭到鬼子的火力打击,一下子就倒下四个人,攻击受阻。

卫华本不愿亲自动手,以便留出鬼子让游击队增长实战经验,看到这个情景,顿时急了。一把拉开左侧的重机枪手,然后扫射起来。

卫华先是对着鬼子的重机枪扫射,仅用了一个弹匣,就用十多发子弹命中了目标,将这挺重枪彻底打哑。接着朝两边的步枪手射击,又干掉了三个。剩下的鬼子伪军见敌人的重机枪突然打得这么准了,将头缩了回去,开始胡乱的盲射。

城上的火力,被完全压制住。城下的爆破队继续行动,剩下的三个爆破组,几乎同时抵达城门洞下。将炸药包垒在一起,然后点燃导火索,飞快的跑了回来。

轰——

炸药包爆炸,火光一闪,浓烟升起,沙石乱飞。李啸以为城门炸开了,大吼一声,兄弟们冲啊。接着,进攻的战鼓擂响,四百多人,纷纷离开掩体,向着城门跑去。

跑出去十几米,城门洞里的黑烟散尽。露出两扇焦黑的城门。炸药包仅在城门下方炸出一个尺许见方的洞,其它的地方基本上完好。

但冲锋已经发动,想要退回来可不容易。队伍只好继续冲锋。好在这里是主攻方向,除了炸药包之外,还准备了云梯。云梯长三米七,用手臂粗的树干做成,用六个人抬着冲锋。好在这个小县城的城墙不高,这样的长度足够了。

卫华心道,我可以压制住鬼子的火力,而现在鬼子又不会有什么预备队了,用云梯也能攻下来。

但战斗总是多变的,充满了未知数,当云梯架好,部份游击队员,顺势往上爬时,鬼子忽然来了增援,他们往下一齐扔手雷,顿时炸死炸伤了不少人。攻势再度受挫。一些人,猛烈的爆炸,吓坏了,在没有得到辙退命令的情况下,也往后逃。

“看来,又得我亲自冲锋了!”卫华有点郁闷的将重机枪交给先前被他拉开了的机枪手。吩咐了一句,“像我这样打,注意压低枪口!”

卫华在一座小土坡后面,骑上了“四蹄雪”,拍拍它的脖子道,“伙计今天我就靠你了。”然后,用大刀一拍刀屁,大吼一声“驾!”

东城墙,有一处地方特别的矮,大概是守城的鬼子伪军,懒得出来倒垃圾吧,直接倒在了城墙脚下,口积月累,就成了一坐小山,这坐小山大大降低了城墙的相对高度。卫华早就注意到这一处了。所以他打算冒险从这里跃上去,以便快速解决战斗。

战马奋起四蹄,速度越来越快,卫华不断的用刀背狠敲马屁,以期达到极速。

四五百米的距离转眼就过了,四蹄雪冲上垃圾山,速度没有丝毫停顿。卫华看准时机,一拉僵绳,大吼一声:“跳!”

战马长声嘶吼,犹如龙吟,后足用力,伸直,前腿腾空,弯曲!

黑色的战马变化作一道黑色闪电,飞空而起,跳上了城墙!

城上城下,齐声喝彩。

鬼子都跟着喝彩,忘记了这是战争!

卫华刀下是不留全尸的。

战马上城头,原先蓄积的速度和力量消失,这正好方便调转马头,僵绳一拉,再一拍马,四蹄雪便朝着鬼子加速冲去。

城墙上由于堆满了沙袋,路并不好走,但马是有灵性的动物,“四蹄雪”从中灵活跳跃,足不踏空。眨眼间就冲到了鬼子堆中。

出刀——

人头滚落,鲜血喷洒。

东城墙上残留的七个鬼子伪军,再加上中队长平山兴二郎增援过来的七个文职军官,片刻间,就变成刀下亡魂。

消灭了城墙上的鬼子,卫华不作停留,驱马从城门左侧的马道冲下,然后用刀挑开了门栓,大开城门。

游击队员们,见卫华如此神勇,士气大振,呐喊着冲了进来。

人潮汹涌澎湃,似同怒涛,吞没了挡在前面的一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