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鹰原创]我的心太软

人云:官场如战场,职场如战场。战场是残酷的,是你死我活的,打到对方才能生存。我早在读书时代就通过小说、电视等睇到这社会中最阴暗的一面。古有李世民为了夺取皇帝这个职业,可以杀掉亲兄弟。刘邦在被项羽穷追时,可以把亲生儿女从马车上抛下,以减轻马车负担从而可以逃得快些。还有更多的例子,正所谓成大事者,必心狠手辣,做事决不拖泥带水。可能讲古代将相讲得太远了,现在社会上充满了竟争,升职、评先进、选派进修机会等等,都会使大家斗得你死我活。你的单位就是一个小社会,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人际关系,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利益冲突,你要想成功、出人头地就要心硬起来,冷血无情。我出来工作十年了,还是一个普通工作人员,一个原因我能力不高,素质有限。另一个原因是可能因为我心太软吧,硬不起心肠来踩低周边同事,把对自己不利的人往死里整。

我第一个工作是在国企单位岗位做财务的,很多时要与业务员有工作上的来往,可能是我年轻气盛,讲话不注意,对那些国企懒散的地方直言不是,这样就得罪了几个老职工业务员,从此我的日子不好过了。那年单位团委想推荐我入党的,因那几个业务员党员的反对而作罢。团书记找我谈话,叫我尽量对老职工客气些,改年再推荐我。我明白,只要那两个带头的老党员不同意,我是入不了党的。我不是因为我的觉悟问题入不了党,我在单位埋头苦干,本岗位工作出色,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是因为那两人在搞人身报复所至。但他们并不能动摇我财务的位置,因为单位领导是对我很信任的。其实,他们这样也等于得罪了我,得罪了单位的财务也是很麻烦的。后来发生了一件事,那其中一个业务员掉失了一些重要的单据,是要入帐的,如果真的找不回,而又找不到我认同可以补回入帐的单据,单位将面临数万元的损失,那个业务员就要赔偿这个损失了。那业务员慌得团团转,到处找那单据,哪找得到。这时他也不顾脸子,低声下气地找我,问我有什么办法补救。我原本是打定主意,让他赔偿这几万元的,上面总公司对这事也很震怒,还可能调到他另一个分公司,守仓库去。见到他苦苦哀求我的样子,脸上是那么惊慌、无助,我的心硬不起来。我发现他同我讲话时,双腿是在震抖着,不禁心里叹了口气,还是帮他罢。后来事情解决了,不用那老职工赔偿,但给书面警告的处分。我对影响了我前途的人竟还是如此心软,要知道,我当年入了党的话,在团委会担任一定职务的,对以后的发展会很有帮助的。但我可能是因为家庭教育的原因吧,也许还有天生的原因,我记不了仇,无论人地如何对我,过了一定时间就变谈了,恨不起来。

后来,我调到一个政府职能部门,所谓外面讲的机关工作。在机关工作,我早有耳闻,人际关系复杂到不得了,同事之间更是明争暗斗,在领导面前争表现,以得到领导的重视、重用,为升迁作准备。尽管我有心理准备,认为吸取了在前单位的教训,应该不会有太大麻烦吧,我做下去就知味道了。那时,我部门是把本区域分成三块由我与另两个同事各自管理业务。另外部门领导还有一个自己掌管的督查组,对我们处理的业务进行复查。早期,由于我的工作态度认真负责,领导把原来平分三份的区域改为我分管的区域占一半以上,尽管任务加重了,但我还是每月按要求完成。由于我管的人占了全部门的一半,人多了,自然难管,正所谓树子大了,不免有枯枝。有个别下手不是很认真对待部门交待的其它非月度任务工作,而部门领导却又很重视别人对他的指示是否完全执行的人,心胸狭窄,一旦发现有人没有百分百执行他的指示,就会火冒三丈,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狠狠捉人来骂,并扣罚工资的。我发觉那督查组的带队很喜欢到我管的区域复查,有人提醒我,他是有野心,想搞倒我,从中分得一杯羹。我开始不以为然,因为我的月度任务都完成得很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但是我慢慢地发现,部门领导找我去教训的次数越来越多,话我管不好手下,有些工作执行得不好,不到位。有一次,督查组在我的管的一个社区调查一项与月度任务无关的工作,回到后竟向部门领导汇报,在那社区无一发现工作证据。按要求,是要社区的每一处都要做的。但那人只是查了我那社区的几处地方就话整个社区没有做到那工作!部门领导发火了,听了那人的汇报后,就狠狠骂了我一大餐。我一时也气上来了,当面对部门领导说,“我不信那社区什么都没做到,我现在就去睇,没有的话,我就不做这*长了。”说完就掉头出去。我找来我那社区的负责小组长,到那社区转了一圈,就发现有不少已工作过的证据。我在社区现场就马上打电话给部门领导,“我现在亲眼见到我下面的人有做过工作的证据,你若不相信我就亲自来睇,最好同那个***(督查组带队)来睇。我请他放我一条生路,我也没得罪他,他想坐我的位置,你就给他好了”。部门领导没有到现场,只是叫我回来,话相信我,我只得悻悻地走了。我明白,我这样冲撞这个领导,一定会有后遗征的。果然,在这后面的日子里,督查组专找我的手下麻烦,尽管我工作的大方向还是好的,但经常被部门领导因些小事教训,给人的印象是我没能力管好手下的人了,管不好所管的区域。终于,在我当年休年假回来后。部门领导把我管的七个社区划了两个给那督查组带队管,升那人与我同级为*长,并搬入我们*长室办公。说老实话,什么*长只是我部门自己封的,在行政职位中是没有这个职位的,我其实也是普通一个工作人员罢了,我根本不在乎这个*长称号,只是奇怪那人为什么这样重视这个*长,还不是要象狗那样地去做事。只是我觉得给人这样在背后搞小动作,还搞成功了,心里真的难受。

那人到了我办公室后,我开始对他是冷若冰霜,不理不采的。但那人是很厚脸皮,整天对着我哥前哥后的,毕恭毕敬的,好象忘记了以前他是如何在领导面前打我小报告。中国人是伸手不打笑脸,何况现在我也是与他同一个办公室工作了,有时我们还是要有工作上的合作。他进入我办公室后,是达到目的了,部门领导也不可能对他再有什么提携了,他再是与我们几个不和的话,他的日子是很难过的。我个人就是善忘,过一段时间,我也接受了他在我办公室,开始与他说话。那人也很懂做,在工作上对我还是很给脸子,就当我是老前辈那样尊敬,我甚至教他如何处理事务了。唉,我是怎么回事了,是他搞到我威信受损。我虽然不是注重这个名号,只是管的地方从大变小,别人睇到就以为是因为我的能力管不好,哪会想到其中有这种事,现在我对住他就是恨不起来,不会想办法挤走他,恢复我的名誉。去年,他爱人怀孕后,我还教他要注意什么,如何照顾他爱人。前排,他在工作中违反了规定,部门领导极之震怒,对他破口大骂,扬言要调他去食堂帮手煮饭,或去搞办公大楼卫生。这个领导,不管是谁,只要他认为你做错的,就是错了,就要骂人、处理人。其实那人只能算是踩着灰色地带,不算全违规,只是违了部门领导个人定下的规矩,并且结果是对部门有利的。我现在的处理不是落井下石,竟是开解他,叫他不要把部门领导的话放在心上,不可能调他去食堂的。那人也是很有意见,认为他如此卖命地帮手做事,却给领导这样侮辱了一番,想消极工作。我一时又把我的想法同他讲,认为他此时若是消极工作,领导只会认为他与领导顶着做,那时就真的会没*长做了,他听了默然不作声。后来,他还是听我的意见,没有消极对抗领导。

所以,我认为我不会有机会升作官员的,我只是一名好的工作人员,因为我的心太软,做不出心狠手辣的事来。

本文内容于 2008-2-29 0:38:40 被原LQ45678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