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第一年——一个导弹兵的故事 第二章 我的从军路 第三章 兵之初(白天)

kingisyl 收藏 0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3/[/size][/URL] 第二天早晨,我被一阵急促而响亮的军号声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睡在我左铺的兄弟正在穿衣服,我也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大家赶快穿好衣服。”昨夜领我进班的那位年轻中尉军官叫道。此时他已经穿好衣服,正折叠棉被。“你们快些穿好鞋子,很快咱们就要出操。” 紧接楼道里响起一阵急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3/


第二天早晨,我被一阵急促而响亮的军号声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睡在我左铺的兄弟正在穿衣服,我也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大家赶快穿好衣服。”昨夜领我进班的那位年轻中尉军官叫道。此时他已经穿好衣服,正折叠棉被。“你们快些穿好鞋子,很快咱们就要出操。”

紧接楼道里响起一阵急促的口哨声,“出操。”外面有人大声喊道。在一阵手忙脚乱中,我们被那青年军官带出,在楼门外下了楼站好了队伍,很快嘈杂的脚步声就停下来,除人群里急促的呼吸声外,四周一片寂静。“稍息。”那青年军官低声说道。稍息这个动作我是会做的,从小学到现在一直都学,可惜后来军训的时这位青年军官,也就是我新兵连的班长曾专门说过我的稍息动作不标准,他经常抱怨我的一句话就是“你又稍了个大息”。又一名青年军官从队伍后面跑出来,在队伍前面立定转身。“立整。”他拖着长长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穿透力地命令道。我当时有些奇怪,怎么回事,难道立整、稍息还需要两个人喊吗?那前面的青年军官又连续下了“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整”等四个口令。然后转身、立整、敬礼,一字一句地向队首的一名军官报告道:“连长同志,集训二连早操前集合完毕,应到XX人,实到XX人。是否出操请指示。值班员:武威。”

“各排组织出操。” 那个被称作连长的人敬礼回答道。

“是。”队列前面的中尉军官敬礼、转身,然后又下达了各排组织出操的口令。过了大约一个多星期,我才知道那个叫武威的人是我们排长。当时心里有些奇怪,有班长有连长,还要排长干什么,真是多此一举。操课后,我们又被带回到班里,我跟着别人叫那位年轻的军官为班长。他个子不是很高,黑红的皮肤,高挺的鼻梁,宽宽的肩膀,一双不是很大却明亮的眼睛,可惜右眼下的脸颊上有一块红肿的伤口,可能是挤痘痘的时候留下的,但这并不影响他整体英武形象。刚开始的时候,他神情严肃,紧绷着脸,后来日子长了,在我们面前他也渐渐地变得随意起来,整天和我们玩在一块。我们在一起总共生活了五十天,这五十天是我新兵连的开始,现在回忆起来,觉得很是留恋,留恋其中的泪水、汗水、血水,也留恋我们曾经有过的哭声、笑声和深深的叹息声,而这些日子,像流水一样一去不复返了。

我不会整理内务,只好依别人的样子比葫芦画瓢。所好的是没过多久,班长要我们下床:“别整了,”他说,“一会就要开饭,没洗漱的赶快洗漱,整理内务上午有的是时间。”

结果是还没到水房,就听见一声凄厉的哨音,“开饭。”值班排长楼道中在大声喊道。

“赶快。”有人含糊不清地说。我们匆忙回到班里,把脸盆往盆架上一搁便飞也似的下楼了。

像早晨出操一样又经过一番整队,那个叫武威的军官继续向连长请示:“连长同志,全连早饭前集合完毕,请指示。值班员:武威。”连长大概说了一声开饭,之后二人又是互相敬礼。在去餐厅的路上,我们被带领着喊了一通“一、二、三、四”,然后又是八句口号:“听党指挥,爱国奉献。爱军习武,尊干爱兵。严守纪律,坚守气节。艰苦奋斗,文明礼貌。”当时我不会喊,别人喊的时候,我只是张张嘴,对对口形。在进餐厅前,我们又唱了一首歌,后来知道那是《严守纪律歌》,我还像刚才一样张张嘴,对对口形,至于嘴里喊点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旁边是那个留着奇怪发型的小伙,没有听见他的声音,大概和我一样也是滥竽充数。我们按班级的顺序被依次带入餐厅,在一张八个座位的餐桌前站定。“座,”班长轻声说道,我靠着椅背坐下来,很累,不知为什么,老是想打盹儿。

“别靠椅背。”我对面的一个矮个子小声地说。我赶紧挺直上体,那小个子眼睛很大,一脸严肃。

“大家都别讲话。”班长扭过头看我们一眼。

那天早上吃的什么我记不得了,好像是麻花和鸡蛋,我只喝了点粥,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拘谨,这大概是因为初次来到一个陌生环境的缘故。

吃过早饭,我们又排着整齐的队伍被带回到班里。

“现在没什么事儿,你们俩把被子推一推吧。”班长对我们俩说,他坐在床头边的小柜上,手里拿着一本英文书籍。

我学着别人把被子铺在地上用小登使劲地推整, “这是什么鬼地方,吃饭又既喊口号又唱歌,喊口号吧,你又不正儿八经地喊,偏偏扯着一副公鸭嗓子,好好的被子干么仍到地上。” 我边推边想,心里尽管这样想着,可是手头却没有停下来。

“你们推被子可以只推一面,把一面推平,没有皱纹就行。” 班长坐在床头柜上给我们讲解推被子的技巧。

“你可在被面上少喷些水,这样把皱纹推平容易些。” 我旁边的小矮子也给我传授经验。

“我看你今天早上被子叠的挺好的。”我笑道。

“昨天我们推了一天被子,我叫杜洋,杜甫的杜,海洋的洋。你呢?”

“我叫赵小鱼,赵子龙的赵,大小的小,鱼是大鱼小鱼的鱼。你是九号来的?”我问。

“我八号来的,当晚在旅店住了一夜,第二天中午被接到这儿,我们来的时候,他们这里的战士敲罗打鼓地欢迎我们,弄得我们挺不好意思的。”

“我昨晚来的时候,你们都睡了,没惊醒你们吧!”

“你进班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刚躺下,睡不着。被子今天你好好整一下,待会我教你怎样整被子,昨天班长教我们整了一天,我是四川绵阳人。你呢?”

“我是河南许昌人。”

“哦。我知道了。”那小个子说完笑起来,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他穿着一双棕色的皮凉鞋,一条咖啡色的休闲长裤,上身穿着淡白色的体恤衫,微微泛着古铜色的皮肤,显得十分健康活泼。

“这样推。”班长拿过我手中的小登,给我们做起示范。

“班长,让我来吧!”过了一会,我抓住小凳道,“班长是那一年入伍的?”

“我是93年考入济南陆军指挥学院的,去年分配到咱们基地,我叫韩庆丰,韩是齐楚燕韩的韩,庆是安庆的庆,丰收的丰。在这近四个月的集训时间里,由我来带大家,昨天我已经向他们介绍过,你们俩没来。“他指着我和那个发型怪异的小伙说道,“这是一张登记表,你们填下自己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说着,他递给我们一张登记表。

那小伙叫曹明,青海人。填过表格之后,我们继续推整被子,班里的静静的,只有小凳和被子摩擦的声音。突然门推开了,进来一个一杠三星的青年军官。

“连长好。”班长站起来向他打招呼。

“班长好,班长好。”连长满面笑容地和班长握手,“好好把被子推推,把内务尽快整好。”他又回头对我们说道。

连长和班长愉快地聊着天。从他们的谈话中,我们知道连长也是地方大学生,现在是副营长,代理营长工作。

“连长,”一个胖胖的家伙问道,“咱们工作忙吗?我听我一位学长说,他们那里是挺闲的,几乎没什么事做!”

“那要看你从事什么工作,部队有的工作忙,有的工作闲,不管是忙是闲都是部队建设的需要。”连长笑着说。当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甚明白,等后来到基层连队工作,遇到了许多人,碰到了许多事,现在回头再想想他说的话,心中满是感慨。

“梁副营长,有您的电话。”有人在外面叫他。

“来了。”连长说着便急忙跑了出去。

“看你们连长,大学毕业五年,连升三级,在咱们这里算是升的比较快的,你们应该向他学习。”班长抓住机会教育我们。


这一天是星期五。

不知为何,我没有一点来新单位的兴奋,只是莫名的焦虑和紧张,我很想家,但几乎不敢去想这件事,只觉得周围的环境是压抑的,后来我们在这里学到的第一个词是“郁闷”。它也是我们在集训这段时光里经常用到的一个词。

“这样叠。”班长看我准备折起被子就蹲下给我做示范。说着他展开被子,又是讲解又是示范,一会儿就叠得成了型。我一看,挺好的,可班长却说我的被子没有推好压好,还有折痕,还不成型,等以后成型,被子三五分钟就可以叠得有模有样。“咱们部队有一句话叫出门看队伍,进门看内务,进了部队内务就是咱们的脸面,如果内务整不好,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白天就在整理内务中过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