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刑警奇闻录(1-10)---绝对经典 不看后悔

adofhitler 收藏 18 1319
导读:天津刑警奇闻录 1.摄制组的故事      在目前的微量物证分析学里包含:爆炸物证、射击残留物证、纺织纤维物证、油脂物证等等学科。但是你听说过有心理残留物证么?给你讲个心理残留物证的案例吧      当年刚参加工作,职务不高,只负责一些外勤的杂活,一次领导派遣我跟随一个电视片摄制组,给他们在拍摄现场维持下秩序,这类活虽然没什么重要意义,但跟着看人家拍片子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恩   摄制组来到了五大道某处拍摄外景,我也跟着看热闹,看着一帮人团团转,导演、摄像,场记,群众演员来回

天津刑警奇闻录




1.摄制组的故事


在目前的微量物证分析学里包含:爆炸物证、射击残留物证、纺织纤维物证、油脂物证等等学科。但是你听说过有心理残留物证么?给你讲个心理残留物证的案例吧


当年刚参加工作,职务不高,只负责一些外勤的杂活,一次领导派遣我跟随一个电视片摄制组,给他们在拍摄现场维持下秩序,这类活虽然没什么重要意义,但跟着看人家拍片子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摄制组来到了五大道某处拍摄外景,我也跟着看热闹,看着一帮人团团转,导演、摄像,场记,群众演员来回折腾,摄影器材从车里搬进搬出的,也是很辛苦的活,后来又跟着到了中心公园的目前科委所在地的大宅子拍摄室内情景。


这个故事片讲述的是文革后期,一个家庭的恩怨故事,当时的故事情节是一个男子和好朋友发生误解争执,失手将好朋友打死,后来急忙抢救确回天无力,在屋子里思索半天,最后怀着侥幸心理把好朋友吊在房上伪装成自杀后潜逃。


这一场景正好在该大宅子的室内拍摄,我看到了这个剧情,忽然觉得很是诧异。隐约感觉似乎似曾相逢的感觉,这个场景暗含的寓意令我无法坦然,我急忙找个借口回到单位,到了档案室翻阅以前的卷宗,凭着记忆,找到了多年前的一个案件:一个人上吊自杀,但现场发现一个烟头,和一个不是本人的黄色手帕,怀疑是他杀,后脑头发里有微小的新月形淤血斑点,当时刑侦科技不发达,但也符合上吊自杀者特征,也没有更多证据而成为历史积案。


赶紧回到拍摄现场,剧情还在重拍,我留神起屋子内的拍摄细节来,按照剧情发展,发现扮演凶手的演员也是在误伤人后,闷头沙发上抽了个烟思索下一步怎么办,而凶器竟然是个随手抄起来的蜡烛台底座,烛台底座是圆形,砸在头上肯定是新月形伤口。随着剧情发展,演员把尸体吊在房上过程中,竟然也掉了一块黄色的手帕。导演喊停,当天拍摄完成,剧务收拾东西准备撤回,明天继续拍摄。我再也坐不住了,悄悄找到导演,问能介绍下该电视剧的编剧么,太多的巧合让我无法相信这个细节这么的吻合一段往案。


导演自然的告诉了我一个编剧的名字,我回到所里上报了领导,领导也很重视,于是派人找到了那名编剧,据说那天那个编剧在家中抽烟,看到登门的警察一点没有反常,警察询问起那个案子,他而是很镇定的对警察说: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没有任何隐瞒全部说出了当年发生的事情。警察告诉他如果你在抢救多几分钟,你好朋友不会死,他只是晕迷,你误认为他已经死亡,所以把他活活吊死。


编剧在岁月的磨砺中漫漫对心底的秘密无法逝怀,这往事对他的煎熬让他在潜意识中把案情在剧本中重放,仿佛是自己的影子,他觉得也许这样才能心情更坦荡些,说出来是种解脱,巧妙的把自己故事委婉诉说着,期望得到救赎,而我就是那个特殊的聆听观众.



2.诡异的油罐车


这件案子发生在90年代初的时候,天津机务段,在现在的普济河道立交桥下,是归属北京铁路局管辖,天津机务段负责火车机车的日常维护检修,其中有很多的过往货运列车,当时货运管理并不严格,所以有工人偷窃货物的情况,当时的大米,电器,服装,凡是能拿走的,都要丢失一些.工人们偷来的东西拿家自用或者变卖.

某一次,一列经过天津的油罐车在例行检修后,开往了河北某地的化工厂,当地的工人打开油罐车低部的阀门,开始卸油,突然发现有一罐车阀门打开,却怎么也排泄不出油来,可是用竹竿检测,发现罐车还是满的,似乎里面阀门被什么堵塞住了,当地的工人就只好从上部打开盖子,抽油出来,漫漫的油见底了,发现罐车里面有某个东西堵塞住了排油口,没办法,只好派个人进去清理,下去个工作人员,仔细一瞧,大吃一惊,原来是爬着个死人,这下事情大了,叫来了当地的公安,把人捞上来一看,穿着铁路的工作制服,胸前还有个工作牌,一看是天津机务段的,立刻联系了天津的警方,派人去调查接受这个案件,后来经过分析,估计是该人准备偷油,然后找来了桶,从上面捞油,此时列车突然启动,这人站立不稳,一头栽了下去,掉进了罐车里,由于油比水轻,此人根本无法漂浮上来,并且里面四壁光滑,就这样活活淹死了.找到了该工人家属,我陪同去了,因为这事也不光彩,不知道怎么安慰这家属,他留下了个5岁的女孩,似乎还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我过去抱抱孩子吧,孩子说:爸爸口渴了,爸爸口渴了.

我告诉孩子说爸爸累了,他睡着了.孩子还说:爸爸前天晚上回来了,说他口渴了,找水喝,过了一会就走了.我要给他水喝.听到这些我一楞,每次回想起小女孩的话,不免叹息,也许这么离奇的死亡,确实口渴吧.有天津机务段的熟人的话,可以打听下这个故事.




3.我给你次再生的机会


我们分局有个司机老崔,以前是在西藏当运输兵,转业复员分配到了我们分局开车,一次和他喝酒,他给我讲了这么一个琢磨不透的故事.

老崔的舅舅当时在西藏也是跑运输,某次开车跑远路,当时土路人烟稀少,方圆几百里也没有人烟,这时发现路边躺着一个老人,舅舅当时立刻停车查看,那年代的风气比较淳朴,路上遇到有困难的人必定给予帮助,舅舅下车一看,是个喇嘛,岁数比较大了,看样子有70多岁了,看随身着装,看着象朝圣的,在西藏,经常看到虔诚的信徒,走几步一磕头,去拉萨朝圣,这些人都是比较有信念的僧侣.舅舅赶紧把老人扶住,一看还有微弱呼吸,赶紧把随身带的水拿来,给这个老喇嘛喂下,舅舅又把随身带的干粮给了这个老喇嘛些,老喇嘛吃了几口,恢复了些体力,舅舅问他这是去哪朝圣,要随车捎他一程.

老喇嘛说,不用了,原来是昨天遇到风暴了,有些体力不支.喇嘛执意不肯坐他舅舅的车走,舅舅心想也许他还要徒步走剩下的路,才能显示虔诚,就没勉强,只好把水和干粮又分给了些老喇嘛,老喇嘛点头没说话,他舅舅正要转身上车.老喇嘛把他叫住了,跟他舅舅说: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的,十年后,我给你次再生的机会吧.然后独自走了.

舅舅也没搞明白老喇嘛说的到底什么意思,也没多想,就开车走了.就这样过了几年,舅舅身体有一阵子感觉不舒服,到了当地医院一查是癌症晚期了,开刀也没效果就让回家养着了,舅舅身体状况急速下降,后来就有点不行了,家里人偷偷准备后事了,某天,舅舅睡觉,忽然梦到了10年前搭救那个老喇嘛的场景,并耳边清晰的听到老喇嘛说的话:十年后,我给你次再生的机会.清晨舅舅醒了,越觉得这话有离奇,心里有点好象明白什么了,赶紧把家里人叫过来,嘱咐家里人,如果他死了,一定要过三天再入土埋葬,因为依据当地的风俗,人死了转天就要下葬,不能超过3天.家里人答应了.过了几天,舅舅不行了,当地的医院来检查,确认没有了心跳和呼吸了.检查完医生走了,家人按照他的嘱咐,就把尸体放院子厅里,没有埋,到了第二天夜里,家里人突然发现尸体的被单有起伏,一看舅舅有了呼吸了,赶紧给放到屋子炕上了,又缓了一天,舅舅睁眼了,能说话了,家人感到很惊讶的,还埋怨医院医生是不是检查错了,给医院医生招来,医生也很惊讶,当时情形来看人确实是死了.后来在家又静养了几个月到医院复查,医生更惊讶了,肿瘤已经自己消失了.这在当地成了传奇故事了.

听了老崔舅舅的故事,应了那句话,一份厚道一份福啊.我也调侃老崔,这个喇嘛自己都快渴死了,还有能力给别人次重生机会么,老崔告我,别小瞧这些喇嘛,也许是某个考验吧,谁知道呢.




4.水上公园浮尸案


这个案子发生在90年代,当时接到了群众报警,说在水上公园湖边发现一具尸体,到了现场,附近派所协勤民警已经到了,把现场给圈起来了,当时我还是学徒,局里老警带我这个徒弟.

进了公园正门,顺着左边小路过去,在湖边发现全裸的男尸,手脚被绳子捆着,半泡在水里,脸朝下爬着,身上全是苍蝇,哄不走.肿胀的发白了,人胖了一圈.报案的是个小孩早晨去那游泳,水上公园那湖天天有人游泳,一般换衣服都在那个地点换,根据现场分析,这肯定是刑事案件,自杀不可能把自己手绑成那个样子,

接着程序是确定尸体来源,管片民警到附近的平房里询问有没走失的男子,后来到了一户外地来津的,问一个女的,那女的说他丈夫离家两天了,就让这女的来辨别尸体了,女的一看就是他丈夫,当时就蒙了,醒过来还哭,说以为他男的和别的女的鬼混去了,没想到死这了,还哭哭啼啼的说自己多不容易,这个丈夫多不是东西,后来民警就让她提供男的在外的情况,是哪个女的和她丈夫有关系,这个妻子开始有点精神失常了,说的乱七八糟的.

我师傅是个老警察,在这女的住的平房周围转一圈,然后让手下把这女的带局里了,经过审讯,这个女的招了,这个女的和一个附近卖破烂的外地人偷偷好上了,两人一合计,就想把她丈夫除了,然后把她丈夫骗水上公园打蒙了衣服拔光了捆上四肢绑上石头沉湖里了,可是偏偏这个绑石头的铁丝带个尖刺,有个小孩游泳扎猛子,扎到了小孩脚,小孩好奇,就找来个树棍戳水下东西,这个尸体绑着石头也是很松垮的,肯定当时手忙脚乱的,石头就和尸体分离了,尸体在水下泡涨了,就俘出来了,被人发现了.

后来我问师傅,你开始怎么一下断定这个妻子有问题呢,我师傅说了,去她家里看她家炉子火生的很旺,当时天津水上附近的平房还没有煤气,都是在家生炉子作饭,也并不奇怪,但反常就在这是夏天的早晨,还没到中午作饭时间,炉子为什么生这么旺呢,我师傅就看了看炉子后面,看到墙上有个湿的鞋印,就快烘干了,好象琢磨到什么,就到床底下翻开看看,看见一双潮湿的男式皮鞋.心理就明白了.后来分析,当时这个男的皮鞋是新买的,当时皮鞋很贵算是,这个男的衣服都销毁了,可这老婆心疼这皮鞋,没舍得扔,惦记烤干了给姘头穿,结果就这样露馅了.





5.三个棺材


有一年去蓟县办个案子,事情办完了到村边的饭馆吃饭,就看到马路对面有个木材店在忙碌的打三个棺材,两个稍微大点,一个稍微小点的,我看到有点好奇,就问饭馆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同时做三个棺材,老板叹口气说:别提了,这是一家三口,前几天被杀了,父母和一个闺女,孩子有18了吧,凶手当时就捉到了,是那闺女对象一个小伙子,因为这个父母反对孩子找这个小伙子,就让闺女断绝关系,闺女听话就不让他来找来,小伙子天天缠着闺女,父母就不乐意了,打了小伙子一顿,小伙子走了邪火,上门把一家三口都砍死了.


饭店老板话锋一转,不过这还不离奇,怪就怪在那个算命的身上了.我就好奇问怎么回事.老板说:这个父母前阵子家门口来个算命的,也是外地路过村子,村里人也都不认识他,算命的在他家门口摆了摊,一些好事的就找他算,算命的也是说好听的话,哄人高兴,要了几块钱.大伙围着算命的聊天,这家人父亲也来凑热闹,也要这算命的看看,算命的抬头一看他.脸色变了,跟他父亲说:我不给你算,也不要你钱.父亲挺生气的,给别人看怎么不给我看呢,非要他算,算命的死活不给算,父亲在老乡前没面子,就把他哄走了,算命的临走跟他父亲说:这几天一定要把狗栓好了.扭头走了.


后来老乡也凑热闹,追过去问那算命的问咋回事,算命的说:这家人都活不过10天,我怎么能要他钱呢.老乡们也都认为算命的胡说骗钱没当回事,也没敢告诉这父亲,这种丧气事,也不方便和他说,得罪人.人家没事不就结了仇了.


过了没几天,这小伙子就寻仇去了,半夜进的屋子,当时三口都睡着了,一刀一个全砍死了,按理说这父亲身体壮实,和这小子打起来不吃亏,可是半夜都睡着也就没折了,怪就怪在当时半夜家里进来人一般狗能把人喊起来,可惜的是,白天时候狗莫名其妙的丢了.当晚,就发生了这事.


后来在看守所里我还遇到过这个小伙子,个子瘦小苍白,怎么看也不象个有胆量敢做出这种灭门惨案的人.




6.瞳孔的影子


这个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还是其他,我现在也百思不得其解


前几年,某小区发生入室抢劫杀人案,我和几个同事出的现场,一个女的独自在家被人骗开了房门,小偷打算抢点东西,可这女的一喊,小偷急了,就把女的给掐死了.屋子里翻开了抽屉,也是匆忙,没偷走什么就急忙走了.同事老徐给照的像,女的脖子有淤痕,两眼圆瞪,有点死不瞑目的意思.倒在客厅里了,手上有搏斗伤痕,后来指甲缝能提取不同的血型.收工后回到局里,局长比较重视,这算大案了,比较轰动当时.专门开了会讨论这个事,按线索有点乱,一时也没有头绪.这样拖了一星期.后来下午开会时候,老徐给我叫一边,小声和我说:你看看这个照片,是不是有点奇怪啊.现在出现场用的相机用的是尼康的,老徐自己在屋子投影仪上分析现场照片,发现这个女尸眼睛瞳孔部分放大后,出现一个模糊的影子,就赶紧拿过来跟我商量,我仔细看半天,感觉象个鸭舌帽,我说你看象个帽子么?


老徐说,我感觉也象是顶帽子,这个瞳孔里影子有点不太一样感觉,当时我两也都没告诉别人,就是越看越象顶鸭舌帽.


后来,我去那个小区回访,随口问门口保安,最近周围有没有个人出现,带个鸭舌帽啊,保安仔细想了下,说:有,前几天有个修水管的给小区水暖站调试过锅炉,因为现在很少有人带鸭舌帽,所以有点印象,我心咯噔一下,赶紧回局里调查那个水暖工,后来和其他同事把目标转移到该人身上,最后审出来了,还就是他做的.


这件事情是巧合还是歪打正着,那就不得而知了,后来和同事拿这照片分析,还有的说象别的东西,各有说辞,也许那时刻的灵光一现吧.




7.凶险的搭车人


关于搭车人的灵异故事,最近有沸沸扬扬的葡萄牙车祸,国外还有个著名的红衣玛丽,国内还有某某公交车事件,但我所说的真实案例,与鬼怪无关


分局门口有个等活的出租车司机,老张,有时坐他的车办事,所以一来二去也算比较熟.有一次和他聊天,他告诉我这样一个事情.


那天晚上11点多,他在河东纺院门口等活,学生有时喜欢半夜活动,所以偶尔也能拉个大活,老张一个人等着,这时后门打开进来个年轻女孩,大概不到20岁的样子,打扮比较时髦,说话带东北口音,说要去大毕庄找朋友,一般来说,这个时间司机都不大愿意出外环,但当时老张看就一个女的,还坐在后面,自己一个大老爷们,也就无所谓了,这趟也能赚点,就走了.如果是两个外地男人出市的活,这活绝对不拉.


大毕庄出了天津外环,去的道比较好走,老张还聊天,就和女孩聊天,女孩一声不吭,看着窗外抽着烟.

老张心理不太舒服,就边开车边聊说:女孩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实在忍不住再抽一口,还说别结识出来瞎玩的人.又聊天说自己的闺女也这么大了,现在懂事了,给他买了件毛衣,他很感动.半道还嘱咐坐后面的女孩,送到了地他看着她回家,免得半夜一个人危险.


后面女孩一直没说话,猛抽烟,听了一番老张的算是苦口婆心的劝慰,似乎有所感动,当车开到一个村子小路,女孩突然说,师傅,就在这下车,我没钱给您,您赶紧回市里吧


老张心想碰到个坐霸王车的不给钱,但也觉得不忍心把她放这前不招村后不招店的荒路上,说,没事,闺女我送你过去,半夜不安全外面.


女孩哽咽了一下说:师傅,我看您是个好人,我不隐瞒了,再往前开,你会碰到一个沟,你车会停下来,旁边会有三个人,是我朋友,路边已经给你挖好了坑了,所以,赶紧你往回开,半路再有搭车的千万别停.


说完这些,老张看到远光照处似乎有人影晃动,老张听完腿都软了,话都不会说了,赶紧掉头,一路猛开回了市里.


老张的随意闲聊,触动了劫车女孩的恻隐之心,这起未遂的劫车杀人案没有发生,想想不禁后怕.




8.神秘的红外警报器


一次到基层派出所办事,碰到了民警小张,小张跟我诉说最近很烦恼的一件事情


天津五大道里的某处别墅,住着一个显赫的人物,因为此人很厉害,住宅也是个独立的大院子,所以需要重点保护,院子的高大围墙上装了红外报警探头,红外报警器是一对探头安装在墙的两端,有效距离在20米左右,院子圈起来的高墙上面都依次放上这种红外报警探头,整个把院子围起来.


每个红外报警器分为发射端和接受端两个部分,如果两个两个探头对脸调试好,一个探头发射红外线,一个探头接受红外线,形成了两道无形的红外线保护,如果有物体从两束红外线穿越,或有阻挡,红外报警器就会自动报警,这是防备小偷的装置.


这个住宅围墙就安装了这种红外报警器.可是最近出了奇怪的事情,报警器一到半夜1点左右就报警,可是门口警卫出来查看,四周围着走一圈,却发现没有什么人影,当然也怀疑是不是有树支被风吹,阻挡了红外线,白天仔细看,也没有树支能够阻挡红外线束,一连折腾了好几天,也查不出原因来,住宅似乎也没什么损失,没有外人进来过的情况.


厂家也被从外地喊来了,重新检修了一遍,也证明报警器良好,当地的派所民警压力很大,小张愁眉苦脸的和我说这事情.我笑着对他说,你去找交警队借个拍摄违章的摄相头啊,要个带夜光的.装旁边树上看看什么情况.


小张一拍脑袋,赶紧去找湖北路上的交警大楼,这个住宅人物得罪不起,交警领导亲自带着技术员,给住宅周围大树上装了几个摄像.过了几天晚上报警器又响了,警卫赶紧把摄像头拍下的图象打开看看什么东西,图象调出来一看,墙头一个白影一闪而过,画面不是很清晰,因为是低桢拍摄,不是很连贯,但似乎发现出点什么,再后来,驻地武警部队,派来了10来个战士,穿着便衣,一连在院子外面溜达几天,某天一个便衣报告,晚上一个大树上爬了一只大白猫,事情豁然开朗,全体人员都舒了口气,此事上报给该领导,最后撤走了便衣,恢复了平静.




9.王顶堤双尸奇案


这个案件我没有赶上,是我师傅办理过的一起案件,当时发生在80年代.


80年代,当时的天津理工学院,现在改成理工大了,坐落在红旗路上,当时王顶堤在那个时代算是城乡结合部,比较荒凉,那时还没有修复康路,只是一个小马路,更是没有现在的立交桥,如果要去那里的话,可以坐50路汽车.


理工学院坐落在王顶堤附近,周围有一片大水塘,大概位置在现在服装研究所或新华社大楼附近,和华城挺近


那个年代还比较不开化的年代,人们思想意识没现在这么开放,当时有两个外地的大学生在理工学院遇到了一起,这一男一女就偷偷搞上了对象,学校当时并不允许学生恋爱,尽管都是成人了,不象现在初中生放学两人就搂到一起了.后来一次学校体检,发现了该女生怀孕了,估计当时外地农村人也没避孕意识,结果这事被学校领导知道了,这当时是个伤风败俗的事情,怎么能允许发生这样事情呢,领导一讨论,决定同时开除这两个学生,两个学生当时就傻了,那年代大学生可是值钱的名词,更何况是农村考出来的,就这样给送回家,实在是没发交代.


两人脑筋就走进死胡同,最后决定没有出路,就一起走绝路吧,两人半夜溜出学校,两只手用绳子绑到一起,跳进了学校旁边的大池塘,过了两天尸体漂上来了,我师傅当时去了现场,看到两人情景很是可怜,死时手还拉着手,穿的当时干净的衣服,没有任何表情躺在水塘边上.


师傅每回想这事不免唏嘘,这事发生在现在算不了什么,可发生在那个年代,就这样逼死了两个风华正茂的青年,没有任何改过的机会给他们.如果当时他们能想通过了这关,或许能生活在这个城市里,或者有自己的孩子,往事不堪回首.


又过了几年,出了起交通事故,从八里台下桥往手表厂开的车,因为下桥速度都非常快,而那个路口又是天津手表厂职工进厂的毕经之路,有天手表厂职工一个骑自行车的男的托着自己的女朋友拐弯进手表厂,结果拐弯时候没有留神,被从立交桥上冲下来的客车撞个正着,当时两人就死了,临死前,那个男的费劲的爬到了女的身边,拉住了她的手,又是一起手拉手走的事故.




10.窗上神秘的手印


这个案件破起来颇有传奇色彩


某小区发生了一起命案,到了现场一看,死者是个某高校女老师,当时一人在家,也是抢劫杀人案子,房子是一楼,窗外装了防护拦,门锁没有被撬痕迹,后来询问家属,证明女事主平时很谨慎,戒备心也强,不会冒然给陌生人开门,防盗门也有猫眼,能看到外面情况,所以定性为熟人作案,把事主房门骗开,然后根据熟人线索开展调查,后来陷入僵局,怎么也查不出头绪,有几个嫌疑人都漫漫因为没有作案时间而排除,当时屋子现场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痕迹,证明该罪犯智商很高,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几乎没留下任何线索.


一直拖了两个月,一般凶案最佳破案时期就是前两月,如果没进展就很容易进入无头案,再破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只能被动等其他时机有牵连案子发生再进入审理,如果没有进展,很可能就漫漫抽调出人力办其他案子,死者家属也很着急,经常催办这案子,本着职业良心,我也多倾向在这案子花心思,以告慰逝者,后来家属竟然破天荒的找来了所谓的通灵的,说凶手就是嫌疑最大的一个远房亲戚,但办案需要证据与事实说话,这个职业不允许出半点差错,根据情报这个嫌疑人没有作案时间,我无法根据这些来逮捕嫌疑人,冤枉一个好人是违背职业道德的.家属情绪有些激动,我尽量安慰他们,相信科学,不要盲目的迷信.


后来我又一次走访该住户,死者的儿子突然告诉我,睡觉时候屋顶有个手要抓他,当时我认为小孩子做噩梦了,屋顶上墙漆没有任何手印,我告诉小孩子说,睡觉前别吃东西就能睡好,但小孩子很肯定的说,就是看到一只手要抓他.出于职业敏感,我问小孩子在什么时候发现那手要抓他


小孩说,就半夜睡觉时候,我听了有点迷糊,又仔细查看了屋子四周,当时现场我仔细查看过了,没发现什么指纹或痕迹啊,不过我还是决定晚上再来一趟,我告诉男主人,说晚上我再找这个孩子.


到了晚上,我又来了,男主人让进屋子来看,开灯看屋顶还是没有什么手啊,突然,我一琢磨,让他把屋子所有灯都关掉,然后拿着手电到了屋子外面,对着窗户往屋子里照过去,晃了几晃,这时孩子大叫起来:手! 手! 我让男主人到屋子外面来,站在我的位置,用手电往屋子里照,这时奇迹出现了,当手电在某个角度往屋子里照时候,屋内顶子确实出现一个手的影子!


这个屋子的玻璃贴着防窥视的玻璃贴,防止一楼过往的路人往里张望用的,保护隐私,而正对着玻璃看,丝毫看不出手掌印来,可能是玻璃贴有偏振光作用,只有晚上从屋子外面往里照,而且是某个角度才能折射出这个手掌印来,庆幸的是,因为事主伤心,这些天都没有擦玻璃,这个手掌印就保留了下来,仔细观察这个手掌印,发现小拇指似乎短了一小截.


我让事主仔细回忆,有没有印象见过一个右手小拇指短一小截的人,事主仔细回忆说,好象有一个,是他们几年前装修时候的一个木工,因为用电锯,右手小拇指似乎少了小截,不过都过去好几年了,我问他,你家装修后门锁换过没,事主大叫一声,没换过,因为当时这个防盗门挺贵的,换个锁太麻烦,也就没换锁,一时疏忽了,也觉得这批工人似乎都很老实,就一直没换,而且当时防盗门没有现在的A/B锁,装修时候用A钥匙给工人,装修完用B钥匙一拧,A钥匙就作废了.


事情重新出现转机,后来发展很顺利,很快把那个木工逮捕了,后来他也承认了,当年他装修完私自配了这个钥匙,耐心的等了好几年,有次路过装修过的屋子,发现门锁没换,当时就起了歹念,后来又去踩过点,因为玻璃反光只能离近了才能看见屋子情况,所以他趴头在窗户上张望过,当时留下了手掌印,后来再去有了准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他疏忽了上次踩点时候窗上留的痕迹,也是机缘巧合,只有那个时候那个角度才能发现那个手掌印.




先贴10个 明天继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