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的黄金十年(转贴)

蒋介石的黄金十年


魏争



1927-1937,是蒋介石在大陆执政比较稳定的时期,后来有人称之为"黄金十年"。


1927年后,由于江浙、华南两大财团和蒋介石政权的结合,买办发展为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不但控制了全国的经济命脉,而且掌握了军政大权。1927年的蒋政权是个买办和大地主联合执政的政权,而1940年汪伪政权已经完全成为彻底的买办政权了,伪中央政治会议的30位委员大部分是买办。这时买办对帝国主义武力掠夺的最好服务就是不抵抗主义和投降,他们得到的利益就是继续掌权。


抗战中,国民党军工,特别是工业的基础钢铁虚弱得可笑。这是国民党在抗战前对重工业的发展,尤其钢铁工业极端不重视造成的直接后果,怨不得别人。即使根据国民党中央在32年4月提出的每年装备5师,维持5师的最低计划,每年仅军工原料就需要各种规格钢材2万7千多吨。而此项钢材均依赖进口。中国建设近代钢铁工业,是从1890年创办汉阳钢铁厂开始。这个设有两座小高炉、两个小平炉和两个小转炉的工厂,建设了4年才投入生产。从那时起,到1948年,50多年时间,中国生产了760多万吨钢。而新中国前7年就生产了1433万吨钢。实际上,旧中国生产的760多万吨钢,倒有600多万吨钢是日本侵占中国期间,日本在鞍山、本溪、唐山、大连和上海建立的工厂生产的。国民党登台的1927年,全国钢产量是3万吨,到1935年才达到5万吨,也就是国民党所吹嘘的黄金十年中的黄金八年钢产量只增加了2万吨。与印度相比人均钢材是印度的1/27。


而这期间唯一建成的大型钢铁企业,还是山西军阀建立的西北实业公司。而在抗战发挥重要作用的兵工署第二十四工厂(兵工署重庆炼钢厂)。则是四川军阀刘湘亲手建立,于抗战后交于国民党中央的。1937年1月1日划归军政部兵工署,真正接管在1月底,1月8日,重庆炼钢厂3吨电炉冶炼出炭素工具钢4吨(事后国民党中央归还刘湘挪借垫付建厂款75万元)。而国民党先是实业部1928年要在南京附近地区,后是资源委员会1935年要在湖南湘潭建中央炼钢厂,但都只是纸上谈兵。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汉阳钢铁厂在北洋军阀时期年钢产量就达到5万吨。汉阳钢铁厂于1925年停止炼钢,国民党统治十多年竟然没有恢复炼钢。到1938年10月21日武汉失守前夕,只将汉阳钢铁厂30吨马丁炉2座,35吨及50吨高架起重机2部及铸锭用模等附属品拆走,运入四川。更令人发指的是汉阳钢铁厂不产钢,但挖出的铁砂,炼出的生铁居然大部运往日本八藩钢铁厂又铸成武器,用在中国人的身上。1935年以后,日本在鞍山等地建设的钢铁厂陆续投入生产,旧中国 "名义上"的钢产量(因为大部分在东北,掌握在日本手里)才逐渐提高。


下表为1927年到本1937年中国钢产量(特别要注意的是这个统计表当中包括满洲钢铁工业产量,因此1934-1935年的钢产量大跃进之根本原因是包含了日本人所控制的满洲钢铁工业开始投产),请大家自己评价蒋介石。


===================


年份 钢产量铁产量(万吨)


===================


1927 3.0 43.7


1928 3.0 47.7


1929 2.0 43.6


1930 1.5 49.8


1931 1.5 47.1


1932 2.0 54.8


1933 3.0 60.9


1934 5.0 65.6


1935 25.7 78.7


1936 41.4 81.0


1937 55.6 95.9


===================


光会说美国干吗去了?德国干吗去了?苏联干吗去了?怎么不问问GMD(国民党--编者注)干吗去了?光知道怨天尤人,美国,德国,苏联又不是GMD的老子,凭什么给你好处。黄金十年光知道从外国买钢铁,经手人得百分之二三十的回扣,皆大欢喜。就不知道发展自己的钢铁工业。结果37年抗战爆发,北洋军阀时期能造的炮钢,枪管钢,民国又有黄金十年的发展,反而全不能造了,能怨谁。北洋军阀统治下的1920年全国工矿业国家资本以可比价格计算(这里指银元)为22260万亿元,GMD在中国当了十年家,又是继承,又是吞并。1937年七七事变前全国工矿业的国家资本以可比价格计算(这里指银元)居然不升反降,老本亏了不少,变成 20600万亿元了,居然还有人谈什么黄金十年,这面皮当有一墙之厚。



下表为中国工矿业资本比重(1936年数据不含东北)


1894:外国资本60.7 国家资本31.2 民族资本家资本8.1


1913:外国资本80.3 国家资本9.7 民族资本家资本10


1920:外国资本70.4 国家资本11.4 民族资本家资本18.2


1936:外国资本78.4 国家资本5.4 民族资本家资本16.2


尤其不能令人忍受的是,1931年918之后,GMD继续为日本资本在中国的扩张提供方便,结果37年七七事变前关内29%的煤炭产量(英资为23%),关内90%的铁矿砂,95%的现代化炼铁是在日本资本控制下的。战争爆发,日本资本一撤,中国38、39年的钢产量一下降到了不足1000吨。这莫非也能怨到美国,德国,苏联人的头上。


这还不算什么,1943年国统区又出了个怪事情:大后方战时工业危机。1943年重庆18家铁厂14家倒闭,4家钢厂也到了1家。而机器加工业如果按1944年4月2日《中央日报》的说法:机器厂维持经常开工者,不及十分之一,停用的工机具约占总数的40%。如果按1944年7月9日新华日报《贵州企业公司四川参观团的报告》:四川工业50%到70%的生产能力处于闲置状态。这一方面缺枪缺炮,另一方面一不缺原料,二不缺工人。钢铁厂、机器加工厂却大批倒闭,这可称的上各国战时所未有的奇迹。没别的,GMD买办思想太浓厚,总想找个外国洋爸爸,从来想不到自己扎扎实实办工业。首先办工业得不到资金上得支持。像1940年的数据显示,GMD四行对工业的贷款仅占其放款量的3%,而43年的数据更糟,43年重庆银行业对商业的贷款占其放款量的96%,而工矿业两的贷款合计还不到其放款量的1%。其次,好不容易中国有了些工业,不仅不支持,反而千方百计进行压榨。非令其倒闭而后快。像生铁1941税为1.28元,1942秋便到了90元,工业酒精 1943得税额是1939年得169倍。关卡林立交易不畅更是常事,从GMD陪都重庆到福建要过七八十个关卡,卡卡交钱。所以这条路在工商界人士中得了个西天路的美名。法币恶性贬值,工矿业名赚实亏就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相反钢铁和其他现代工业在日占区反而得到相当的发展,9·18后日占东北的军事工业提供了侵华日军武器消耗的40%和弹药消耗的70%。到1945年已经成为铁路网密布,煤、钢、电、石化和军工发达的"东方鲁尔。


这样一个虚弱无力的国家,这样一个一味投降的买办政府,就是一只待宰杀的肥羊,不被人入侵那才是奇怪。英美日等外国资本家在中国掠夺资源,开血汗工厂,买办们也能分一瓢汤。代价是压制民族工业和技术的发展,甘当东西洋人的奴才。买办也豢养一批右派帮闲文人,鼓吹中国人低劣,不能独立自主的建设自己的国家,恶毒咒骂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和价值观,鼓吹全盘西化。然而买办们在这十年里却大发横财,从1928年建立中央银行开始,到1937年,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已经垄断了中国的金融业。至今还有人怀念三十年代的上海滩,怀念黄浦江里的外国兵舰,怀念租界里手持棍棒的红头阿三和安南巡捕。这些人就是买办和租界文人,那是他们淘金的十年。


买办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卖了农民卖工人,丢了东北丢华北,至于从日本手中收复朝鲜和台湾更是早就丢到爪哇国去了。总之只要买办们能苟且偷安,继续捞钱,一切都可以出卖。唐朝时武则天有个男宠叫张易之,有人在他家门上贴了个纸条上写:"看你横行到几时",张易之竟狂妄的回贴:"为欢一日已以足"。后来张易之果然被愤怒的羽林军斩杀了。然而买办的本事比张易之要大得多。他们一面把中国当成淘金场,一面把自己的根扎在大洋彼岸,一有风吹草动,只要拿上一本护照,再记住瑞士银行的密码,就可以一走了之。在美国居住多年的宋美龄,她豪华别墅的每一块砖都浸透了南京30万中国人的血,她余生中的每一天都在向人们证明这样一个道理--买办没有祖国。


因为买办没有祖国,所以买办不需要国防。蒋介石时代对海军的投资还比不上满清。30年代蒋军的炮兵实力甚至比不上北洋军,北洋军参照德国、日本军制,1个正规师里还有1个炮兵团,而1937年的国民党军最好的嫡系师里也只有1个炮兵营。买办经济只偏重于列强需要的纺织、原材料加工等轻工业,而所有和国防有关的航空、化学、钢铁等重工业买办都不能使买办获利。宋子文有句名言:"外国进口的盘尼西林(青霉素)用都用不完,中国何必要自己生产?"


买办也需要军队,但这是内战型的军队,专门用于镇压人民的军队。无论从装备、编制、教育、训练都是如此。由于缺乏火炮等重武器,蒋的200万军队按当时国际通行的标准,只是一支治安军,远远不能算国防军。1935年庐山军官训练团学的是《剿匪手本》,德国顾问教的是堡垒战术。这一套对付江西红军是有效的,但搬到凇沪战场上就成了日军飞机、大炮的活靶子。对红军的围剿动辄出动30万、50万、100万兵力,3000万军费。围剿抗日的19路军和抗日同盟军都出动了15万以上的兵力。而每次用于抗日的中央军不过几个师而已,19路军作战的经费竟是靠各界捐助的。


对于1927年到1937年这段时间,国民党逃台之后曾美化为"黄金十年"。在这十年里,一次次外敌入侵,一年年国土沦丧,没有一天停止过内战。虽然军费一直占政府支出的80%,但是中国军队的装备却没有任何实质的进步。中国仍然不能独立设计和制造国防需要的飞机、坦克、重炮。"黄金十年"竟是以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为结局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