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在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每当看着大一点的孩子骑着自行车满世界的乱跑好生羡慕,于是就把父亲的自行车从家里偷偷地推出来,因为在我们那个年代,自行车在普通百姓家庭里是件奢侈品了。我也只能乘父亲出差不在家的时候,悄悄推出来过把瘾。


当时,在我们这个地方一般家庭用的自行车,品牌比较集中,要么就是上海自行车厂产的凤凰牌,或者是永久牌,还有一种是地产的大桥牌自行车,打个不确当的比喻凤凰牌自行车在当时就相当与现在的宝马,奔驰汽车一样受到老百姓的普遍认可。


父亲的车是老凤凰二八型的,在当时是最流行而又最难买到的。车身比较高大,象我当时的身高骑坐在座垫上,脚只能够得着车脚蹬,根本就不能脚着地。当时的我每天只要有机会,就推着车,然后用一只脚踩在脚蹬子上,一只脚点地作助跑,车子在平坦的路上渐渐速度加快,我双手扶正车把,点地的那只脚收起,挺直身腰,车就随着惯性自由地朝前面滑行,那种感觉仿佛在低空翱翔的雄鹰,全身象飘了起来。慢慢地学会了,滑行后,因为身高的原因,不感骑坐在座垫上,只能一只脚踩在自行车的脚蹬子上,一只脚作点地助跑,当车平稳了,就迅速把点地的脚抬起并通过车杠中间的空档,伸到另一侧的脚蹬上,两脚作四十五度的踩踏,这时的重心全靠双手平衡方向以及正确的身姿来维持。这种骑法在我们当地叫“掏螃蟹”,虽然样子难看,但易学易会,因为随时能够把握重心,所以跌倒的可能性比较小,但缺点是脚蹬踏车的幅度不大,骑起来非常费劲,但对于我们来讲已经很满足了。


一到星期天,我会早早地把作业做好,可以理直气壮地和父母亲提出要求,想学车。母亲因为偶尔也看见我骑过,没有过多的责怪,只是提醒我注意安全,然后我就推出被父亲保养得很新的自行车,到马路对面的机关大院学骑车。因为是周末,部队的干部,战士全部休息,偌大的操场空空荡荡,我骑着车在操场上飞奔,不知不觉过了吃饭的时间,母亲跑过来找我了,我赶紧演示给他看我的车技,当我正得意洋洋的时候,突然前面一块石头,车前轮猛地撞上去,我被摔了个仰面朝天,母亲忙跑过来搀扶,我装载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脚踝骨痛得要命,回家偷偷卷起裤角一看,鲜血已经把袜子浸得发黑,此时我才感觉痛得难忍。


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跤,吃了多少苦,强烈的兴趣驱使着我继续练习,慢慢地跤开始摔得少了,掌握的技巧开始熟练起来,能够自由自在地骑行了,不再担心会摔下来了。


一个周末的早晨,母亲到机关操场找我,看见我还是停留在“掏螃蟹”的境界,就让我坐在车座上,扶着车,在我坐稳当后,母亲轻轻一推自行车,我用脚一蹬,能骑着车正儿八经的兜圈子了,但毕竟是第一次坐在车座上,心里有点慌,手上的车把手就控制不太好,当快要撞在墙上的时候居然没有刹车,又是一个人仰马翻。但有了初尝骑车的乐趣后,胆子越来越大,在还不太会把握方向的时候,竟冒冒失失地冲出了机关大院,向马路上飞奔,我看见路上的行人和自行车很多,心里既紧张又刺激,我在人缝里穿行,工夫不大就到了一个当时最繁华的交通路口,我正慌慌张张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老妇女拉着一辆装满臭哄哄大粪的粪车从巷子里出来,我来不及避让,车轮不偏不齐撞在她身上,她就势摔倒在地,我自己也摔了下来,我赶紧去扶车。然后嘴里打着招呼去扶那名妇女,谁知道她不依不饶,哭着叫着,要我送她上医院看病,说她的骨头断了。我一听,吓傻了,知道自己祸闯大了。就差哭下来,很多的围观群众纷纷围上来,劝那名妇女站起来说话,有事情好商量,如果这样把一粪车横在路中央,既阻碍了交通,那气味也受不了。说了半天,那名妇女死活不起来,这么一闹,反而有很多的群众在帮我说话了,这时警察匆忙跑过来了,他一看现场,就冲着那名妇女说:“你先起来,到路边说话,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总不能坐在路上啊!”那妇女见是警察,也就很知趣地爬起来,慢慢走到路边,当她还没有站好,警察笑着说:“你说你的骨头断了,怎么一点不象啊?”妇女感觉到自己不能自圆其说,只好憨下脸来求饶。警察暗示我赶紧离开,我在围观群众的帮助下逃离了现场,就是那天下午,我前后在不到一里的马路上撞了三次车,摔了三个跟头,然而也就从那天的跟头里,我也悟出了一个道理,要想做好任何事情,必须全身心地投入,要经受得住失败的痛苦,只有这样,才会走向成功的彼岸!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