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二 五十三

唐戈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URL] 王守成听到汪兆龙说起关瘸子要将程依涵掳到山寨做压寨夫人,汪兆龙怒上老爷坡,讨回被关瘸子劫去的枪弹,关瘸子还答应与独立师联合作战,王守成大喜,连连夸赞汪兆龙这事做得有理有节。王守成说:“汪副师长,你这事做得有咱抗联的气度。” 看着走在身旁的程依涵,王守成忍不住开玩笑说:“关瘸子腿脚有毛病,脑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王守成听到汪兆龙说起关瘸子要将程依涵掳到山寨做压寨夫人,汪兆龙怒上老爷坡,讨回被关瘸子劫去的枪弹,关瘸子还答应与独立师联合作战,王守成大喜,连连夸赞汪兆龙这事做得有理有节。王守成说:“汪副师长,你这事做得有咱抗联的气度。”

看着走在身旁的程依涵,王守成忍不住开玩笑说:“关瘸子腿脚有毛病,脑袋也不灵光,凭咱程政委的长相学问,还不会做他老爷坡的压寨夫人。”大板牙笑着问:“师长,那你说程政委该做哪里的压寨夫人?”

程依涵红着脸,啐责着:“大板牙,师长信口开河,你也跟着胡闹哇,就不怕风大吹掉了你的板牙。”大板牙笑说:“程政委是咱二团的人,咱们自然要关心政委的终身大事。”程依涵说:“我的终身大事不要你关心,你还是关心你的板牙吧。”

王守成说:“说归说,笑归笑。汪副师长,你立即派人与关瘸子联络,让他在下月初五前赶到咱们老营,就说咱们独立师请他一起攻打东洋人的据点,所获枪弹粮秣,对半平分。”然后王守成又让孙连福和十名战士组成侦察分队,前往大锅盔山侦察敌情地势,沿途通知山鹞子、周二杆子两支山林队,也在下月初五前到独立师的老营聚集,只说是攻打日军的据点,所获枪弹粮秣二一填做五对半平分。

王守成、汪兆龙率领着一团、二团回到老营,刘东辉、肖铁已经在老营等候有些时日了。月余不见,王守成瞧着刘东辉的脸色更显苍白,身体也愈加瘦弱,不禁担心地说:“东辉,你要注意身体呀。”刘东辉只是笑笑说:“我没啥事。”

王守成问起别后情况。刘东辉说起日、伪军进山搜剿几次,但刘东辉、杜景和率领着教导大队、警卫连在张广财岭的深山老林里忽东忽西,让日、伪军捉不到一星半点的蛛丝马迹,日、伪军在大山里逡寻了一个多月,不得不无功而返。肖铁则在王守成奔袭窦宪章时,趁着日、伪军的合围出现缝隙,立即跳出日、伪军的包围圈,遁入张广财岭,与赵三根率领的手枪队会合后,忽然杀到山外,打下葫芦大沟,弄到许多面粉,并且又拉起了一支三十多人的队伍后,返回老营。

离下月初五还有二十多天的时间,王守成、刘东辉就抓紧时间整训队伍,做好攻打驻扎在大锅盔山日军的准备。在肖铁进行攻防、投掷、拼刺、射击等战术训练的间隙,刘东辉对战士们进行政治教育,详细讲解共产党的纲领和抗日政策,讲日寇必败、中国必胜的道理。

整训期间,刘东辉组织召开了独立师主要领导干部参加的秘密会议,讨论策动伪军张欠九部反正之事。

会议是在山坡上一座低矮的马架子里进行的。参加此次秘密会议的人员,都是独立师各部的主要负责人,师长王守成、政委刘东辉、参谋长肖铁、副师长汪兆龙、教导大队长杜景和。

策反伪军张欠九部的事,刘东辉已经是深思熟虑。在会上,刘东辉详细说明了策动张欠九部反正的重大意义,拟采取的策反方法、步骤等。至于苇河地下党组织及负责与张欠九部联系的地下联络站等高度机密,出于保密的原因,刘东辉没有在会上做出通报。介绍完情况,刘东辉目光炯炯,看着与会诸人,原本苍白的脸因为兴奋而略微涨红。

王守成毫不隐讳地表明了自己反对策动张欠九部反正的态度,汪兆龙立即表示支持:“俺是粗人,大字不识半个。虽然俺弄不懂咱们党的各种道理,但俺认准一条,只要是中国人帮着东洋鬼子欺压过咱中国人,就是咱抗联的敌人,就应该割下他的脑袋当尿壶。这事用不着客气。啊,看着东洋人得势了,就舔东洋人的腚沟,咱们抗联有人有枪了,又想反过来。这种有奶吃就喊娘的混蛋家伙,咋能保证遇到凶险时他再不反回去?那时候就像咱师长说的,这群家伙知道了咱独立师的秘密,反回头来,打得只怕比东洋人还狠。”

杜景和说:“俺同意政委的观点。伪军也不全是丧良心的主儿,只要咱们政治改造做足了,这些人就能够成为咱抗联的人。”王守成坐在山坡上,听着杜景和的话,醒悟到:“谁说东辉只是个秀才?我就不信。老杜也是个泥腿子,哪他娘的能把话说得这么有道道儿?东辉是先把杜景和说服了。”

刘东辉、杜景和赞成策动张欠九部反正,王守成、汪兆龙坚决反对策反张欠九部,独立师五位主要领导干部中四人的意见出现了对立,王守成、刘东辉、汪兆龙、杜景和不约而同地瞧着肖铁,都想知道肖铁的意见。

肖铁微皱眉头,仔细思考着刘东辉所说的策动张欠九部反正的事。刘东辉已经向肖铁透露过准备策反张欠九部的想法,刘东辉所说的益处和王守成所说的弊端,肖铁都已经想到了。

肖铁是职业军人出身,既不像刘东辉那样激情澎湃,充满了政治上的热情,也不似王守成那样嫉恶如仇,宁折不弯,肖铁更侧重于均衡地分析其中的利害关系,客观地考虑行动上的得失与否。

肖铁见王守成、刘东辉、汪兆龙、杜景和都在看着自己,知道自己必须在策动张欠九部反正的事情上明确说出自己的观点。

肖铁沉思半晌,说:“我认为政委的提议可行。理由有三个:其一,诚如刘政委所说,现今的反日斗争日趋残酷,策动张欠九部反正,不止是瓦解敌人势力,增加独立师的力量,而且在军事上、政治上,对日、伪当局的震撼都难以估量。其二,除了少数铁杆汉奸如窦宪章外,很多伪军里的基层官兵,虽然参与了日本人欺压咱中国人的行动,但内心还是有良知的,还是同情抗日的,只要我们工作充分,完全有可能策动这部分伪军反正。至于师长的疑虑,我理解。不过不单是反正的伪军还有可能经受不住残酷的考验,最终再一次投降鬼子,就是咱们的队伍,也难以保证会有人经受不住考验,当了叛徒。其三,现如今日、伪当局的统治日趋严密,我们不仅枪弹补充日益艰难,人员补充也极其困难,而我们独立师几乎每天都有战士伤亡,却没有新战士补充进来,这样下去,不用日、伪军讨伐,独立师就会因为没有了兵源而不战自溃。如若策动张欠九部反正,可以迅速壮大独立师的力量,这是更为主要的。所以,我同意政委策动张欠九部反正的提议。”

汪兆龙不以为然:“参谋长,俺不这么认为。说有些伪军同情抗日俺认可,但如若说他们为了同情抗日就会参加抗联,俺觉得有些悬。伪军为啥听东洋鬼子的,为小鬼子卖命?就是怕死。让这些贪生怕死的家伙反过来不要命地和鬼子干,俺觉着不可能。”

肖铁的意见条分缕晰,王守成不能即时反驳,便对肖铁支持刘东辉的态度有所不满,负气说:“老肖,汪副师长说得有道理。当年,东北军一枪不放跑到关内,为啥?还不就是怕死。哦,当然像你这样有骨气的东北军,就直接留下来抗日了。”

肖铁不愠不火:“怕死,也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子弹横飞,弹片呼啸,手指甲大的弹片就能把人的头盖骨掀开,普通人看到这些,谁不害怕?心理的恐惧可以通过训练和实战克服,那么脑袋里的恐惧也是可以克服的。”

刘东辉不想让王守成、肖铁纠缠在怕死能不能参加抗联这个话题上,直截了当地说:“守成,我们既然召开了党的会议,那么就按组织原则,表决通过。怎么样?”

王守成虽然不赞成刘东辉的提议,但作为一名出生入死的党员,在残酷的战争中,是将党的组织原则当作铁的纪律来遵守的。王守成当即说:“不用举手了,你们三个都同意,就是通过了。我尊重党的原则,保留自己的意见。大战在即,凡事必须快刀斩乱麻,不能一拖再拖,这事就这么定下来吧。不过,我绝对反对你亲自出马。策反张欠九,东辉可以直接领导,但绝不能亲自下山去做策反工作。”王守成话立即得到了肖铁、汪兆龙、杜景和的赞同。

刘东辉忍不住苦笑着说:“唉,我不亲自去做,那么让谁去策反张欠九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