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八卷 湘西明珠 一百八十三章 湘西明珠之下马威(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八分钟,正当金花极力劝说毫不在乎的花和尚离开此地时,一队穿着青色的人马大呼小叫横冲直撞而来,我估摸了下,最少也有一百多人,其所过之处一阵鸡飞狗跳满地都是商品,看的我是暗自摇头,这哪是什么保安团啊,明明就是一帮子地痞恶霸,家乡出了这么个保安团,我感到脸上很没光彩,心里也就对这支保安团有了厌恶感。

花和尚他们现在所在的街道宽约十米,是县城的主要大街,这一百多保安团很快就把花和尚九人围在中间,花和尚等人平时就看不起地方上的杂牌部队,更别说是什么保安团了,虽说虎落平原被犬欺,可我们现在也还没到那地步,所以他们看都没看这些人,任由他们围着,花和尚就更是毫不在乎的和金花一起安慰又要大哭的幺妹,金花反到是有些害怕的抱着幺妹躲在几人中间。

“喀!喀!……”对方见几人胆大妄为的看不起自己,二话不说的就拉汉阳造的步枪枪栓,花和尚还是没看他们,到是那五名兄弟和二狗子都掏出了冲锋手枪或手雷,双方就这么对持着。

王人民见几人这架势有些吃不准,但猛地见到被花和尚踩在脚下哼呤的弟弟,脸色大变的,可他却没做声,而是对身边的一个人看了眼,那个人马上吼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持凶器在龙山县城滋事,现在又敢对抗国军,难道想造反不成?马上放下枪,我们团长或许还能饶了你们的性命,不然就地枪决。”

看看,这话说的是多么地光面堂皇,什么也不问的就一顶造反的大帽子扣下来,叫别人是想辩解都难,他们也不去反省反省自己这一路赶来,弄的多少老百姓怨声载道。

花和尚这才回过头站起来看着那两个骑在马上的人,慢慢地掏出手雷,然后用手雷在王人和猪头一般的脑袋上敲了敲,轻蔑的说:“试试?”

王人和又吃痛的大呼起来,听的他哥哥王人民是皱眉的抱拳说:“在下是龙山县保安团团长王人民,不知兄弟是哪条道上的?脚下之人有何地方冲撞了兄弟?山水有相逢,还请给我王人民一点薄面,今日之事——!”

“我什么道也不是,就是出来玩玩,你弟弟当着我的面调戏我老婆,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弟弟呢?”花和尚见对方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他原本就是个兵痞,怎么会不知道这一套,他自己以前就经常这么干,马上就怪笑着打断王人民的话,指名道姓的把他俩的关系揭穿,免得王人民还以为别人不知道这层关系,自己办起事来更方便。

“哥哥,救我!”王人和终于看见自己哥哥了,马上软骨头的大喊救命,哪知道花和尚稍稍一用力踩在他背上,恶狠狠地说:“闭嘴,这哪有你说话的份。”

王人民见弟弟又痛的喊不出话来了,心痛的凶光必露盯着花和尚,咬牙切齿地问:“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家兄弟?划出个道道来吧。”

花和尚为难了,我又不准他把王人和打死打残,可他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之人,马上不动神色的说:“也没什么,他调戏我老婆,我就想着怎样才能挽回些面子,你说我该怎么办才能补偿我的损失呢?”

王人民又气又无奈的盯着花和尚,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半天之后他猛地一咬牙大声的喊道:“准备!”

花和尚也盯着对方恶狠狠地喊道:“兄弟们准备,就把手雷和手枪都对准那骑在马背上的人,老子们就算是死也要拉他俩垫背。”

真是老虎头上有天龙,恶人自有恶人磨,碰见几个比自己更凶恶更不要命的,王人民见对方并不被自己的阵势和排场所吓,反而为难了。

就在双方都没先动手的僵持不下之时,远处快速过来一梆子穿黑衣的汉子,同样的是鸡飞狗跳,看的我又是一阵无奈,知道他们就是方挺义暂时支援过来维持招兵持续的四百人,虽然他们同样是土匪,可这样的出场方式还是让我很不习惯,唉~!两边都是同样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的‘英雄好汉’,唯一不同的是两边人穿的那身衣服而已。

双放很快的就接近,土匪有了枪根本就不怕这杂牌部队(都是本地人,双方的仗没少打,谁也没奈何得了谁。),保安团很快就撤到了王人民的身边,双方就在大街两边对持起来,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不过见到他们,王人民脸色也不好看,他不知道这支部队是谁的才怪了,可没等他开口,阿超就拿着枪边向花和尚走去边看着王人民大声的怒诉:“王团长,这位是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尉,也是特勤团第一营的排长,这几位也都是尉级军官,这次是随团来到湘西补充休整的,怎么,你们拿枪围困特勤团团员,是看不起特勤团团员,是想和国军对抗,想造反不成?要是那样,按照蒋委员长亲自给我们特勤团的特权,我们可以先斩后奏。”

我躲在二楼的窗户后面听到这话差点没笑出声,娘地!大家都喜欢把对抗国军,造反,等字样挂在嘴边,都是上来什么也不问的就给对方安上这么一顶大帽子,连出去几个月的阿超都喜欢用这招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主要还是看谁的枪杆子硬,别的都是扯蛋。

“超哥哥,他们欺负我,还打我,还骂我,弄的我好疼,你看,我这都青了……”幺妹一见阿超,立即就张开双手哭着跑过去,等阿超抱起她后,她马上就指着自己小手说。

阿超是阴沉着脸边给幺妹擦眼泪边听花和尚小声的报告,而王人民也阴晴不定的听着另一个骑在马上的人报告,双方就这么僵持着,场面很冷清也很紧张,老百姓们见这场面,胆小的都跑开了,只有些胆大的还躲在一边看热闹,但我知道,他们看的更多地是想知道王人民落面子的事,我也知道这样下去迟早会出大事的,是自己站出来的时候了,我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拿着枪,在宁静的环境中向下面平和的说:“王团长,好大的官威,好大的架子,好大的排场啊!兄弟我带着几个手下和亲属来城里逛逛,没想到朗朗乾坤中,还有人敢调戏我的家眷,更没想到还要你亲自出面,真是为难你了。嘿嘿!”

见到我的眼色,花和尚这才让人把王人给放了,我又猛地看着惊魂未定的王人民冷酷的怪笑两声后说:“你信不信今天我就已对抗国军精锐的罪名把龙山县给铲平了,反正我已经血洗过安县城,杀了几万人,也不在乎再多血洗一个县城多杀个几万人,怎么样?王——兄——弟!”

我就是赌这小子现在吃不准我们的地位,虽然风言风语已经满大街都是了,但国民党并没有公开的说我们特勤团已经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了啊,就算是内部有什么,也不会有人明着通知到他的,最多就是通知到大胡子那儿止步,大胡子也不会明打明的和我对着干,说不定他还希望我灭了王人民,在龙山称王称霸了,那样,他才好向上面多要点东西,然后拖着,这样,他就能两边得益了。嘿嘿!大胡子也是很聪明的一个人了,可不要小瞧了他哦!

我的音量不大啊?怎么老百姓还没等我说完,立即就闪的没人影了,你们跑什么,又不是对你们说的,我只是在吓唬吓唬王人民而已,我怎么也不可能血洗自己的家乡吧,真是人的名树的影,看来我是凶名日盛‘威名’远播啊!这项杀人魔王的恶名是一辈子就安安稳稳地坐在我脑袋上了。

按照我们这儿的规矩,由于阿超是长工出生,就算他的官当的再大,也改变不了他的出生,要是王人民向阿超投降的话,以后就别想在这地面上混了,别人的取笑都绝对能笑死他,所以他才感到为难,但向我低头就不一样了,我怎么说也是个少爷出生,在这点上和王人民一样,大家都是平级,向我低头他就不会失什么面子,最多也只会说自己当时人少而已,所以见到我现身,王人民反而大大地出了口气,明显的松懈了不少,当下就对我一抱拳,笑着大声说:“既然是李峰兄弟的朋友,今天又是一场误会,那就一笔勾销,王某就此别过,改日定登门谢罪,告辞!”

然后他也不说什么,中气很足的大吼一声:“带上那不争气的东西,走!”

整个队伍也就快速的向来时的方向而去。

我这才提醒阿超,以后要多长个心眼,多防着王人民报复,虽然我知道他不敢明着来报复,但暗箭男防,还是小心为好。我们这次就是要借王人民来立威,扫他的面子来长我们的面子,反正现在已经有了风声,说我们已经背叛了国军,现在成了丧家之犬,国军迟早都会来收拾我们的……,要是现在不表现点实力,把风声止住,等事情真的败露,那落井下石的人可就多的去了,可要是现在就立威了,就算是事情败露,也不会有人敢反对老子,或者明里暗里的给老子使套子,也怪这小子的弟弟不争气落到我手上了,不过谁叫这小子不来拜会我了,不给他个下马威,他还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在回去的路上,幺妹再次不理我,嘴巴翘的都能挂个小水桶了,因为她说我没出来保护她,而且还说这次要想我原谅她,就得给她买好多东西,还要给她找一个好嫂子,听的我是一个头有两个大,这小妮子真是比王人民还难对付,还难防范,不过我知道这肯定是娘和干娘教她这么说地,看来我得尽快给娘找个儿媳,免得她们又唠叨个没完,可惜,我那燕子不在身边啊,不行,得想个办法把燕子骗过来,共产党虽然实行一夫一妻制,但现在我没老婆了,难道还不准我再娶一个么?这次到要看看燕子还有什么说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