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霞飞将军,全名约瑟夫.雅克.塞泽尔.霞飞。

他出生于1852年,当凡尔登大战即将暴发之时,他的年纪已经64岁。1914年起,由他担任法军最高统帅部司令。

对于凡尔登要塞,因为兵器工业的发展,以及不断出现的新的武器以及作战方法,使他感到了凡尔登式要塞式的防守已经过时,他认为这样的堡垒在德军的大口径火炮面前陷落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介于这一想法,他打算大量抽调炮兵和火炮加入野战部队,用于其它各条战线上准备进行的反攻。这不能不说,老将霞飞对于战争方式的变化是有先见之明的,但也不能不说,这时发展的真正方向,还处于迷雾之中。

在凡尔登大战暴发前,在他的命令之下,不但拆除凡尔登要塞将近4000门火炮,包括2000门大口径火炮也被从炮塔上拆除,同时还包括大量的机枪也离开了它们的机枪巢,所有炮台与筑垒之内仅只留少量警卫分队。

然而,遗憾的是,看得太远的人往往曲高和寡。

在法国强调进攻主义的同时,对于防守的手段,却过于信任要塞堡垒的作用。当然根据当时的装备以及战术手段来说,也只能这么做。

因此,当德军在凡尔登要塞发动进攻的危局解决之后,霞飞现在的举动招致了相当严厉的批评。并在不久之后,被授予了一根元帅权杖,然后回归田园了。

但不能不提及后来二战时期,法国令人瞪目结舌的速败,应该说已经因为一战之时,凡尔登筑垒地域的胜利而埋下伏笔,他法国人过于迷信筑垒地域,而忽视了新战术手段的威力。

今天,陆军部首席情报官,卡郎瑟上校夹着一大叠资料来见霞飞。

综合各种途径得来的情报,他想向他的总司令官说明,德军对凡尔登的进攻可能迫在眉睫,因此,他请求向凡尔登地域调集相当数量的大口径火炮,以及相当数量的守备部队。

他手中的资料里,有一份就是唐云扬与麦克.郎在前线俘获德军佛蘭登堡第三军某师的作战参谋,虽然他不明白整个凡尔登地域的作战计划,但他们师的攻击方向及目标是非常清楚。

现在,这些资料已经在卡郎瑟上校手里的公文包当中,当然,请诸位不要询问,这位上校的手下,是如何从那位被俘的德军军官 口中,掏出这些资料的。

“一个美藉华人飞行员,在另外一个中国人的帮助下,俘获了这个德国军官,这里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呢?”

习管卡郎瑟上校心中多少有些疑问,甚至对于这些情报的真实与可靠性隐隐有一些担忧。但暂时来说,这份情报所表现出来情况,于他所要阐述的观点是有益的。

当卡郎瑟上校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霞飞将军的办公室门前时,隐隐听到屋中传来咆哮的声音。

“我真是不能相信,政府居然相信他的话……真见鬼!一个军人越级把执行我命令的抗议送到政府面前……这是在蓄意扰乱陆军的纪律!这是……”

霞飞的咆哮来源于南锡的议员、卓越的军事分析家埃米尔.德里昂上校,将一份报告递交给陆军部队加里埃尼将军,强调凡尔登需要更多的兵力、火炮、军队交包括大量的其他物资。

这是霞飞所不能忍受的,甚至于愤怒中,他将手中电话扔到了桌子下面。

卡郎瑟上校知道霞飞将军是一位品质超群、器宇轩昂、冷静沉着的军人,有着坚强的性格和坚定的意志。而今天这种事情一定会让他觉得,遭到了手下的背叛与出卖,这在强调军人荣誉与忠诚的霞飞眼中,是不能被接受的。

听着霞飞咆哮的声音,卡郎瑟不禁要问问自己,是否应该把这些资料报告给霞飞将军呢,或者晚些时候……

最终对于军人荣誉的忠诚使他决定,无论如何还是要把这些事情报告给霞飞将军,毕竟这会关系到法国的国家安危。

“将军……”

随着进到屋内的卡郎瑟上校的军礼,使霞飞冷静下来。他手下的军官,大多非常年轻,与他的年纪相差也相当大。

潜意识当中,他把他们当作自己儿子那样看待,实际当中,他也是这么做的。所以,虽然内心之中的愤怒,使他身体依然在轻轻抖着。

他还是克制住愤怒的心情,平静下来勉强回了礼。

“请坐,卡郎瑟上校请坐下吧!请原谅,今天的我心情不是很愉快。”

他一面让卡郎瑟坐在沙发上,同伙做了个手势要副官拿些酒来。请因为自己发脾气,而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卡郎瑟上校坐下谈。

“年轻人,让我们先喝一杯酒吧,然后请你放松下来,我们来好好谈谈!”

霞飞在他的意志坚强与坚定的同时,也是一个相当爱护手下的颇有人情味的将军。所以军官们在称赞他的时候,往往称他为“老头子”或者“老爹”!

“长官,根据我们截获的情报以及一些可靠的消息来源,我们认为德军很有可能会近期向凡尔登筑垒地域发动一次攻击行动,而且这次攻击的规模可能会很大!您请看,这是一份我们从德军佛蘭登堡第三军的军官那儿得到的资料……”

霞飞拿着那份诸情报之中,最为直接也最为详细的情报仔细看了起来。他的表情使卡郎瑟上校有了一线希望,在霞飞看情报的同时,他滔滔不绝的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如果根据这些资料可以得出德军即将进攻的结论,霞飞将军我必须要说我们在凡尔登地域的兵力实在是非常薄弱,如果能够增加……”

霞飞的注意力完全被这份情报的来源吸引住了。

“唔,一个美藉华人飞行员在另外一个中国人的帮助下,得到了这些情报,而且那名中国人当着他的面枪杀了两名德国士兵……唔,有意思!德国人也会用华人做间谍吗?”

这时的法国,虽然并没有如同美国那种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虽然他们对于有色人种的歧视程度稍好。

当然,也仅此而已。

因此,霞飞对于面前这份最重量级的情报来源产生了怀疑。

卡郎瑟上校有些悲哀的发现,他的滔滔不绝如同海浪一般的论证,根本没有引起霞飞将军的重视。

一面喝着酒,一面听完卡郎瑟上校的报告之后。霞飞将军只是和蔼的点着他硕大的头颅,口气一如对待其他青年军官一样,慈祥的拍拍已经精疲力竭的情报官卡郎瑟上校的肩膀。

“你就是喜欢大炮,这好极了!不必担忧我的孩子,相信我们总会解决问题的!哦,这份资料就留在我这儿,我会详细看的。另外,要弄清楚这件事,我想你得把那个中国人带来,看看他会告诉我们些什么?”

卡郎瑟上校有些迟疑:“将军你认为……”

霞飞摇摇头:“带他来吧,我想抽空与他谈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