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七天了,整整七天了,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见事就是让自己的脑袋变大,不变都不行,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以前我们是特别供应,一天想打多少子弹就打多少子弹,这让兄弟们都养成了没事火气大时就拿子弹出气,现在我每天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派刘震峰去问管弹药仓库的兄弟(我要是当天晚上去问或让他们报告上来,我绝对一夜失眠。),昨天打了多少子弹,然后在标注到客厅的弹药消耗图上,看到那根红线上窜的速度,娘地,比子弹飞行时还要快,这样下去还得了,我不头大才有病。没法子,只好在第部队训练的第二天就下了死规定:别的方面照常进行训练,但每天最多只能打四十发子弹。可这样也不行啊,消耗量还是让我吃不下饭,然后第三天又规定只能打三十发子弹,可还是很大,前天,我规定了只能打十发子弹,现在嘛!嘿嘿!我他娘地,干脆‘放羊’了,特别吩咐刘震峰一定要等我走出凤凰城的训练营地后在粘贴我刚写好的通告(看来一支部队,光靠兄弟情义还是不行,得有强硬的纪律,不然就会出现象我这样怕被手下人揍我的现象。):各种训练照常进行,所有队员每天都可以自动选择参不参加射击训练,而且,就算你参加了,那也只能每天打五发子弹,但是每名队员三天之内必须参加一次实弹射击训练。

反正我是打定主意了,这两天不回凤凰城,到李家寨看看老娘去,然后去县城逛逛,下午在到设在县城边的招兵处去了解了解情况,这也算是好借口吧,至于怎样平息兄弟们的怒火,我昨天晚上就想好了,让冯浩去解决,反正这小子天天到处给老百姓上课(演讲),听的百姓们群情激愤,也听的我是暗自担心,可那口才,当真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他到哪也是上课,就让他给兄弟们上上课去,也算合理利用,谁叫彭兵这老特务正拿着师傅留下来的盟主令,在整个湘西的十三头领处去‘旅游’了,阿超也是在热火朝天的忙着选新兵,我被逼的真没法子,只好放羊了。平叔他们昨天就带着两千四百多公斤的鸦片离开了,(实际上,鸦片是按两来计算,现实中的湘西,当时一两鸦片也就一块大洋左右,大多数的时候价格更低。由于以过收鸦片的季节,这些鸦片多是从那些囤积鸦片的商人那强行买来的,整个龙山都快成无鸦片的良好县城了,娘地,为了特勤团老子就算是当土匪又怎么样,谁叫我手里的枪杆子最硬了,就算得罪人也得先过了这关再说。可惜,只有这么多鸦片,不然我还想多收点了。)由于是第一次这么大规模的走私,我把整个押运营都派出去保护,让他们带上电台,还让整个营地和方挺义那儿都做好随时增援的准备,这可是我们最大希望了,要是谁敢抢老子的,老子和他不死不休,现在我就开始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平叔他们早点带着武器回来。娘地,当团长当成我这样,也算是千古少有。

昨天阿超过来说征兵工作由于按冯浩的方式发动,反应十分热烈,连吉首那边的老百姓都过来参加了,那当然了,按冯浩那小子说的方法,我把内容稍稍地提高了那么一丁点,把前途写的光明无比,把子弹当芝麻一样的往口袋里装,把伙食说的是天天大鱼大肉,龙虾老虎满地抓,把特勤团吹成了国军王牌中的王牌,就好像想要抗战胜利就一定要我们这个团参加一样,特意说特勤团的士兵可以在全国横着走,一入团就能是个比县长还大的官等等,反正就一个意思,只要你入了这支军队,那你就能吃香的喝辣的,谁也不能惹你,就连你亲戚受气了,我们也会替你出头,而唯一没有吹牛的的是——军饷!

有这样当世独有的条件,有着我和阿超这样的大人物(当时很多老百姓都以我们为荣,提出的口号是:做人得做双利(李)剑,当兵得进特勤团!)做担保,憨厚的老百姓们踊跃报名参军,连门槛都挤破了五块。

阿超后来问我:“要是那些进入特勤团的新兵们发现他们被欺骗了怎么办?”

我回答是:“好办,谁敢造反,军法从事!”

看到阿超笑的是嘴都合不来时,我心里特想哭,可我也没法子啊,为了急需兵员补充的特勤团,我甘愿背上骂名,谁叫大胡子教过我招兵买马的最高境界了:拉不如抓,抓不如抢,抢不如骗。

可当我把弹药消耗图给阿超看后,问阿超有什么办法,他翻着白眼说没办法,我说我俩换两天岗位,这小子却说肚子痛,我傻不拉机的相信了这位生死兄弟,可他昨天晚上上一趟厕所后就没回来了,真是世风日下啊!

……

不得不提一下,田奎这小子在我的特意提携下,现在是通讯班的班长,只要我一出营地,这小子立即就会带着他那个用来装电台的特制竹背篓,骑着马和我一起出门,我见这样也好,现在特勤团共有八部电台,平叔拿走一部,李家山寨留了一部,阿超招兵也拿走了一部,为了我出来玩时便于和营地联系,也就任由他了,这不,和娘还有干娘她们一起吃过早饭后,我就带着刘震峰和田奎要往县城里去逛逛,可刚出我家门口就看见花和尚的背影,这小子正在往一个拐弯处躲了。

“花和尚,快给老子出来!看都看见了还躲个屁。”

见花和尚和五位兄弟都磨磨蹭蹭地出来了,这哪像个军人走路的样子,我没好气的问:“你们在干什么,大白天鬼鬼祟祟的,不是偷鸡就是摸狗,还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羞于见我,不然你们怎么躲我啊?”

“没!没,没什么,真的,大哥,我们就是见你出来了,不敢挡大哥的路,所以就——”花和尚讨好似的笑着轻声说。

花和尚平时的声音比打雷还响,眼睛瞪的比牛眼还大,今天这么小声的说话,眼神还闪烁不定,而他旁边站着的五位兄弟却一个劲地忍着笑,一副看笑话的表情,这到引起了我的好奇心,马上打断他的废话:“你小子平时挡我路挡的还少吗?怎么,今天是受到什么刺激了,突然转性子了,快给老子老实交代,不然老子罚你写——关你禁闭!”

我见花和尚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手指都没了,不好说要罚他写检讨,只好改口说要关他禁闭,可没想到这小子吓的脸色都变了,连连求饶,就是不告诉我原因,我正要再吓唬吓唬他时,可爱而又乖巧的幺妹快速的从外面跑了过来,一见我就要我抱,然后一个劲地要求我带她到城里去买好吃的,我只好先应付这个小魔王了,可真没想到,花和尚这小子却想开溜,这也太没上下级意识了,我有些生气的骂道:“站住!老子还没问完话你就想走?你他娘地,当了这么多年的兵难道不知道和长官告别时应该说什么做什么吗?你当兵都当到狗屁上去了。刘震峰,去,把这小子关到忠烈祠,关五天,每天就给他一碗饭,让他好好长长记性!”

真是越说越生气,这也太放肆了,这样下去还得了,反了他了。

见我真的有些生气了,花和尚这才求饶:“大哥,别,别,别!我老实交代,我就想来看看金花,没别的,真的没别的,不信你问他们。”

“金花?什么金花,你还银花了,快给老子交代清楚。”我更加生气了,这打马虎眼都把我当笨蛋看了,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

“峰哥哥,她就是金花。”没想到幺妹却一边抱着我脖子一边指着专门给她安排的丫环大声地说,然后又带着替人出头的气愤神色对我说:“峰哥哥,这个大和尚天天来找金花姐姐,特讨厌,害的金花姐姐都没时间陪我上城里去玩了,你快罚他不准来找金花姐姐了,快啊!”

我看着站在不远出正低着头的那名穿着土家族服饰的女子,觉得还可以,心里也就默许了花和尚的行为,但花和尚也不该瞒我啊,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嘛,正当我要给花和尚和我自己找个台阶下时,没想到幺妹见我没立即罚花和尚,立即去多了句嘴:“峰哥哥,你快罚他啊!我还看见这坏和尚拉着金花姐姐亲嘴,前天他还趁我不在的时候还欺负金花姐姐,两人在床上打架,还好我出现的及时,才没让这特坏特坏的坏和尚欺负到金花姐姐,哼!”

“哈!哈!哈!……”我实在忍不住的大笑起来,所有人都一样,大家的眼神都是在花和尚和李金花之间扫来扫去,李金花脸红是情有可原,真没想到这花和尚这样脸皮厚的家伙,也是脸红着不好意思的傻笑,真是让我吃惊不已,只有幺妹还气呼呼地抱着我脖子一个劲的说要到我娘那去告状,我只得说:“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取笑他们了,今天大家都陪幺妹到城里去逛逛吧,也算是见识一下湘西的风土人情。震峰,你到山寨的马棚去借几匹马来,这样快点,免得我们可爱的幺妹等不及了。”

见花和尚和金花都有些不好意再跟大家一起走,我笑着说:“你们也一起来,花和尚,不是我说你,只要不是强迫的,那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要是喜欢,我就给你当个媒人去提亲,也算是我们特勤团在湘西扎根的表现吧,今天你就到城里去给金花姑娘买点礼物吧,可不能光靠嘴来哄,也得用实际行动来表现表现。”

花和尚这才跟来,金花也急忙跟在我身边照顾幺妹,一路上根本就没和花和尚说一句话,只是眼神偶尔瞄了几次,也都是眼神飞快地碰撞下,立即又脸红着闪开了,看的我是又羡慕又是伤心,这样美好的情怀我也有过,可惜,已成追忆。

最奇怪的是金花怎么也不敢和我对视,最多就是从后面悄悄地看我一眼,那眼神显得特害怕。后来我才知道,两人的缘分也算是上天注定了,就在我们回来的那天酒宴上,达叔叫一些老百姓给队员们敬酒,这金花正好给花和尚敬酒,花和尚一眼就相中了这朵金花,而金花也被花和尚的豪气所吸引,特别是金花问花和尚左手的两根手指是怎么没的时,花和尚轻描淡写的说是和鬼子拼命时被子弹打没的,然后花和尚这个脸皮厚的可怕地家伙趁势猛追,终于有了重大突破,也算是英雄配美人吧,可当花和尚对金花说要请我出面去说媒时,也不知道金花是从什么地方听到的小道消息,说我特爱杀人,只要一个不高兴就把对方给杀了,所以金花心里有些害怕,要是他们父母跟我要彩礼,我万一不高兴做出什么不好的事,那就太那个了,所以金花就怎么也不同意,还说要是把这事告诉我,她就一辈子也不想和花和尚见面了,热恋中的花和尚哪还能分的清形式,心里也就牢牢地记住了情人的话,这才有了原先那一幕。可怜我又当了次杀人魔王似的反面人物,真是特好的教材,我到哪去说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