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八卷 湘西明珠 一百八十章 会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1937年秋,中国共产党在陕北召开洛川会议,制定了动员全民族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的人民战争路线,即全面抗战路线。此后,一一五师一不在聂荣臻领导下,以五台山为中心,建立第一个敌后抗战根据地——晋察冀抗战根据地。一二零师在贺龙-关向应领导下,建立晋绥抗战根据地。一二九师在刘伯承-邓小平领导下,先后建立了晋冀豫-冀鲁豫抗战根据地。而以前由贺龙等建立的洪湖和湘鄂边根据地,后来贺龙带红六军团北上转移,但仍然有一部分主力留守发展(十八师的三千余人)。

时间:今天是公元1938年2月15号,洪湖和湘鄂边根据地

地点:这里是洪湖和湘鄂边根据地总指挥部的一间土房子内。

“新成立的119团是支特殊的部队,具体情况在坐的同志们都知道了。今天和几位同志来商量商量到底怎么办?老李,你先把延安的回电给大家说说。”一位四十岁左右,一米六八左右,有点胖,穿着八路军军装的中年人平和的说。此人便是洪湖和湘鄂边根据地的总指挥。

李明作为副参谋长站起来对围在火坑边而坐的另外四人说:“上面只给我们八个字:特殊情况,特殊处理!而朱老总的意思是,只要他们遵守三大纪律八项原则,别的情况我们都可以放松些。由于这个团是从那边过来的,现在还不便于公开宣布,而且这个团的好战情绪和反日情绪都很严重,为了安抚这个团的急躁情绪和打消他们的排外心里,我们不能急于对这个团进行整顿,现在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派什么样的政治指导员去这个团任政委;第二:我们是不是还要按八路军的编制,以排级为单位排政治委员,虽然我们已经达成了协议可以这样做,但是这个团不同于以往的部队,他们的任务可以分散到个人来完成,也擅长个人来完成任务,所以我们要谨慎对待;第三:我们要怎样才能做到既能让这个团有事做,又能发挥他们的特长,而且还不被老蒋和敌人发现这其中的问题;第四是人员补充问题,以前是我们不好先说,免得他们还以为刚过来就要被我们抢了主角戏,现在他们发来电报,要求我们从全国各苏区秘密抽调出一批狙击手来补充他们团。主要就是这几点,还请同志们各抒己见。”

“狙击手是个什么兵种?一个狙击团的弹药消耗量和我们的一个军能相等,可他们的战斗力能和我们一个军相等吗?真是笑话!”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同志用火钳夹起一个炭火,边点烟边奇怪的说。他是八路军某师126团的团长常青红。

“狙击手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神枪手,也许比神枪手还要厉害点,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反正我是看国民党报纸上说的,都把他们吹上天了。”另一位同志也顺便向他借了个火,边吸草烟边说。他是八路军某师138团团政委向士凤。

估计也是因为他们两个主力团离我们最近,关系到我们特勤团的安危,所以他们才知道我们的存在吧,也叫他们一起来开会了。

“神枪手?我还当是个什么东西了,原来就是这个啊。我们团里也有神枪手啊,可也不见他们有这么大的耗弹量,最多只是比别人一天多练习点,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当我们是土财主来分了。”常青红放下火钳后有些气愤的说。

李明站起来刚喝了口白开水,听见两位老同志这么一说,放下水壶笑着说:“老常,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不过你们知道吗?小日本的山骑师团,就是那个被鬼子称为‘天皇五大师团’的山骑师团,在凇泸会战后期,这一个师团硬是从国民党两个军中强行突入,让这两个军一分为二。该师团只有一万五千名战斗人员,非战斗人员却配制了将近一万人,而且全部配备了日本最先进的装备,其成员都是经过精挑洗选而来的,其战斗力也就可想而之了,据说战斗力还在坂垣师团之上。在南京会战时,这个日本最精锐的五大师团之一的山骑师团,开着六十辆装甲车和最少有四十辆坦克,还有一百二十辆摩托车和一百门九二式步兵炮,外加六千多鬼子,硬是被这个团的三百人连路阻击在十八弯一带整整十天,歼敌近两千人,摧毁鬼子十七辆装甲车和二十九辆坦克,还有六十多辆鬼子的大汽车。而他们自己的伤亡才一半,老常,你算算,要是我们派人去阻击,在离南京那么近的距离,敌人的飞机个把小时之内就可以来个彻底轰炸,你说要是让你带一个师去,你能做到这样的战果吗?”

“不会那么多吧,国民党的报纸最会吹牛。”

“我骗你干什么,不信你可以去看总部机关的电文。”

见两人越说越不着编辑,老总打断了他俩的对话:“好了,好了,先说说派谁去这个团当政委的事,大家有没有合适的人员,既不能让这个团排斥,又能坚持党性原则的人。”

“我有个人选,肯定和他们合的来,而且是老党员了,党性绝对好,只是他自己就老爱犯纪律,现在都还被关着禁闭,老总不是要派他到延大去学习学习吗?那就正好让他去那算了。”常青红笑着说。

“团政委怎么能随便离——你说的该不会是小酒鬼王开精吧?”老总先是怒骂道,紧接着又试探着问。

“除了他还有哪个团政委被关禁闭的。他工作上绝对是把好手,就是老改不掉他那爱喝酒的毛病,老总你这次可把他给关惨了吧?”

“这次他又是犯了什么错?是喝醉后扛着挺机关枪跑到山上乱打枪,还是又帮哪家老百姓挑水后蹭酒喝而‘忘记’给钱了。”向士凤也试探着问。

“不是。129团前不久不是增援到前线和鬼子干了一仗,吃了点亏吗,老总见他老爱喝酒,而老常是滴酒不沾,于是我就把他派到那儿团当政委。还别说,这小子就七八天的工夫就把士气搞上去了,原本以为他没犯浑了,可哪知道这小子一把工作做好后,老毛病又犯了,不知道在哪喝了点酒后,大冬天的就光着上身,拿着把大刀,满村子的游荡,嘴里还一个劲的喊着要找鬼子来试试刀法。你们说,我不关他禁闭关谁?这次就是要让他在禁闭中戒掉酒瘾。”老总气的已经无可奈何地笑着说。说完后见大家都哈哈大笑,老总又有些悲伤的说:“唉~!其实他也不容易,在东北老家,当着他的面,全家都被鬼子给活活烧死了……”李明有些悲哀的说。

“是啊!一个多好的同志变成这样了,让人看着怪心疼的。好吧,这次就派他去,听说那个李锋也师出名门,而且还有点匪气,爱讲江湖义气。希望他俩合得来,反正小酒鬼在工作没抓好前是不喝酒的,等工作抓好了我们再换,这也是一种合理利用嘛!”说着说着,老总到为自己找的借口笑了。然后老总又接着说:“主要是我们对狙击手这个新兵种还不熟悉,我看,我们还是派人去了解了解再来商量,那样我们心中就有数了,也好过我们在这胡乱猜测来的踏实。至于说派神枪手补充他们的事,还是请示总部吧!”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