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八卷 湘西明珠 一百七十八章 万事开头难(上)

haoren5100 收藏 10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内容简介] 时间:1938年1月13日早上9点40分左右 地点:湘西州龙山县红岩镇李家寨我家的二楼的客厅 楼下有岗哨,周围有狙击手,连我娘和干娘吃完早饭后见这架势,都说要到小敏家和我岳母说闲话去了。 参加这个会议的有我、阿超、彭兵、达叔、平叔、方挺义,为了以后方便安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时间:1938年1月13日早上9点40分左右

地点:湘西州龙山县红岩镇李家寨我家的二楼的客厅

楼下有岗哨,周围有狙击手,连我娘和干娘吃完早饭后见这架势,都说要到小敏家和我岳母说闲话去了。

参加这个会议的有我、阿超、彭兵、达叔、平叔、方挺义,为了以后方便安抚兄弟们,我特意叫来了那三位连长(实际上他们各自领导的人数,最多也就算一个排长,)参加会议,还有共产党的代表冯浩和通讯兵田奎,刘震峰是会议纪录员。

客厅中是烟雾缭绕,大家有说有笑的彼此开着玩笑,都等待着我宣布会议的开始。由于能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就表示自己已经是这支队伍中的核心人士,所以方挺义和田奎还有那三位连长都显得有些激动,最高兴的就是方挺义,这老小子几个月不见白净了不少,看来土皇帝的日子过的很是舒心,这次接到我的电报后,连夜赶来,现在他是见人就发那几包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搞来的美国香烟。那三位连长还好些,在特勤团中也算是个老资历的人物了,还时不时的能开几句玩笑,最没出息的就是田奎,这小子坐在最右角,一个劲的摆弄着他身前的那电台,耳朵却像兔子一样竖的老高,听到什么好笑的话也就嘿嘿地傻笑。

刘震峰从门口一进来就对我微微点头,然后就站在我身后,有模有样的拿着个纪录本。

我看了看表,然后轻轻地咳嗽两声,见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我才站起来向大家都看了眼后,平静的说:“今天这个会议很特殊,大家也知道特勤团目前的情况,在座的都是特勤团中坚人士,我也不隐瞒大家,目前是特勤团最薄弱和最彷徨的时候,需要大家献计献策来共同度过困难时期,不过我们也不必过于多想,我们怎么说也还有自己的基地。”

然后我回头看着正在纪录的刘震峰说:“震峰,由于今天这个会议十分重要和特殊,出于保密方面的考虑,会议内容也只限于在座的各位,就别纪录了,反正今后等队伍扩大了,你也会到下面去的,你也来听听。”

见刘震峰坐下后,我又回过头来对大家说:“首先,我来给大家介绍下,这位是冯浩先生,是共产党方面驻我团的特派员,他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负责我们和共产党各方面的联系,大家欢迎。”

在掌声中,冯浩站也是边鼓掌边起来,对各位说:“各位同志,我冯浩有幸参加了特勤团的长途转移,见到了太多的感人事迹,也体会到了各位的团结如一奋勇顽强的精神,我坚信,在各位同志带领下的特勤团,仍然是那支不可战胜的天下第一团。”

掌声大了很多也热烈了很多,冯浩等掌声渐渐稀少后又说:“如今特勤团已经参加到了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这个大家庭中,我代表共产党八路军对此表示最诚挚的欢迎,我相信大家的明天将是无限光明的,同时,本人也相信我们大家团结起来,定会在湘西开创出一片美好的天空。如果今后我工作上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欢迎大家踊跃指出,谢谢大家!”

我摆了摆手,平息了大家的掌声,然后笑着说:“冯浩同志所说的那个‘同志’,意思是志同道合的好兄弟团结在一起,朝一个目标奋斗的意思。”

其实我这也是从冯浩那听来的解释,今天正好卖弄一下。

然后我继续说:“是老蒋先对不起我们特勤团的,不仅克扣我们的物资,还在我们团队内安插了多名密探,让我们没一点自由,打仗也不给支援,真当我们是后娘养的么?别的就不说了,无名山战役大家也都知道,两个新狙击团在我们后面却不支援我们,还硬是逼着我们面对强大的敌人,这是把我们特勤团往刀口上送,让原本就没得到补充的特勤团变成了如今的局面,还好我们有湘西这块基地,不然我们就真的成了人人喊打的丧家之犬了,既然老蒋先对我们不仁,那就别怪我们不义了,所以我在此宣布,从今天起,特勤团成为八路军的一份子,对内我们仍然是特勤团,但对外,我们就是八路军119团,我相信,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119团一定会更胜从前的。”

我是故意这么说的,一来可以让大家觉得背叛是出于无奈,二来也是对冯浩说的,也就是告诉他,别象老蒋那样对待我们,虽然如今的特勤团不比往昔,但特勤团就是特勤团,不是人人可捏的软柿子。

等掌声过去后,我有些无奈的笑着说:“另外,由于我自己的过失,让日本特务渗透到了特勤团内部,造成了特勤团不可挽回的损失,所以我自降一级,等会议结束后,我就有特勤团团长的职务降位特勤团一营营长,特勤团团长将有李超担任,副团长仍由彭兵担任。”

“谁是日本特务?”平叔和达叔同时吃惊的问。

“张莲!”我坐在椅子上咬牙答应。然后又苦笑中带着哀伤的神情说:“不过请大家放心,我已经亲手解决了此事。”

会议内一时寂静无比,人人的喘息声都大了不少,彭兵见场面冷清,大家都面色严肃,苦笑着站起来说:“好了,好了,大家不必过于计较往事,我们应该着手于现在,放眼未来,下面请李峰团长来宣布这次会议要商量的具体事情。”

我接过刘震峰递来的本子,然后站起来看着大家,一直等到大家发现自己刚才的表现后才笑着说:“今天的会议主要是商量(其实就是下达命令,不过好听了一点,显得民主点。)一下我们当前的事情,第一:凤凰城(军用农场的名字)的建设进度很慢,到现在为止只建好了住所,各种训练设施的还没动工,这是不行的,必须要在一个月之内全部完工,这部分事情我来负责;第二:特勤团急需补充人手,但成员的身体和心里还有思想(冯浩要求的要抓思想问题,我见没什么不好就答应了。)素质都要过硬,特勤团虽然急需补充,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我们要从什么地方招募人手,到底全部从湘西招募还是由八路军派一部分来,特别是不能再有密探问题了,这方面由李超负责;第三::训练问题,由三位连长主抓,我负责协调和安排课程,阿超和彭兵也要胁从,一定要让新成员在短时间内形成有效的战斗力。第四:建设凤凰城的资金问题我们已经解决,但以后的生活和弹药等后勤问题我们要及时解决,当前粮食问题等方面,由于山寨的长期储备和各方面看在我的面子上早期的支援,除山寨自己的供给外,还能支援我们一个千人团队一年的供应,主要是武器问题,特别是子弹和机枪还有炮弹之类的重型武器,在湘西虽然重武器不利于大家的行动,但我们要在湘西之外打仗呢?而且狙击手对子弹的消耗量是十分巨大的,这方面大家要做好准备,必须要有自己的弹药储备量,而且弹药量要维持在足够发动一场大战的水准,由李达负责,张平协助;第五:在防务问题上,我们要形成三到关卡,第一道是整个湘西的防守,虽然目前我们无法达到,但是我们要为将来着想,所以现在要求在情报上达到,争取做到敌人一进入湘西我们就能立即知道,第二道关卡就是龙山县的防务问题,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县保安团为我所用,由于我们刚回来,立足未稳,不能贸然动兵,最好的办法就是硬的我们逼近,软的就是我们已国军的名义叫保安团换人(由于彭兵一直都在对老蒋发出安全的信号,也不时的向以往一样递上些情报,所以老蒋他们到现在还以为彭兵是他们的人,而没有过于追杀我们,这也算是我们能够顺利的大转移中的一个主要因素吧。),第三道关卡是凤凰城和李家山寨的防守,李家山寨的防守还是以本族人员来进行,但特勤团要随时保持对李家山寨的支援,因为现在是关键时期,凤凰城也要时刻处于动员状态,这要靠大家的努力来完成,外围两道关卡就由张平负责,第三道关卡由李达和我来负责。第六:还有就是要和王姓李姓两大家族的关系要处理好,争取让他们支持我们的计划,实在不行就成立暗杀队,该暗杀的就暗杀,该拉拢的就拉拢,该强攻的就强攻,定要让整个龙山固若金汤,这方面也由我负责;第七:今后特勤团的外交和情报方面,都由彭兵负责,特别是要在反间谍方面要做好万无一失……”

也就是说,我负责建设和全局指挥,阿超负责军事,小兵负责情报,达叔负责后勤(主指经济协调,经济上我还是不愿意放弃的,能者多劳嘛!),平叔负责安全防务和军火还有协助后勤(他可是武装走私大王,早期的经济当然得靠他以前的关系了,但达叔在本地特别是族内有地位,便于出面协调,所以达叔负责后勤我才放心)等问题,也就是说大家在明确分工时,也要相互合作。

方挺义一直没做声的认真听着,直到我念完后才站起来问:“那我呢?”

我笑着说:“你的不变,继续当你的土皇帝,这可是个令人羡慕的好位子啊,我现在都想跟你换换了。”

方挺义没说什么的就在别人羡慕的眼神中,失望中有些暗淡地坐下了,我知道他志向远大,并不甘心做个小小地土皇帝,所以我临时安慰道:“不~过!(他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热切的看着我,就跟恶浪看见羊羔一样,让我怪不好意思的。)你也别以为自己轻松,你那的人马要控制好,争取做到就算我们和几个首领翻脸,也能让你手下的人不会开小差,当然了,我们最少在一两年之内是不会和各大首领开战的,只有我们自己的实力壮大后才能做进一步的打算。还有,我会派狙击手到你那去训练人手,万一特勤团需要拉出湘西去打鬼子或者对外开战,你也要负责起防卫整个龙山的责任,而且你要密切注意陈家人的动向,可不能让他们关键时候从背后给我们一刀子,最后就是在税收上可以放松点,但武器上不能放松。而且你要在人手和资金上对凤凰城的建设做到及时的补充。”

见方挺义眉头稍微松了点,我继续安抚道:“要是将来我们的地盘扩大了,你可要做好回来负责整个地盘防务和对外开战的准备,所以你要多学习学习,就先从你手下抓起吧。”

方挺义点头后,平叔却接着问:“那湘西的十三大首领怎么办?”

我笑着说:“一口吃不下两个粑粑,我们目前还没必要接触到他们,等接触到他们时再说,现在就只要和他们搞好关系就可以了,但不是主动求他们,而是要打迷魂阵,向以往一样以高姿态来面对他们,让他们弄不懂我们的实力,免得他们当我们弱了,反而来欺负我们。”

见大家一时没做声,我笑着说:“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要靠大家共同努力来完成,大家回去后都想想自己的职责和还有什么没注意到的,下午我们继续开会,中午我们就去送哪些阵亡的兄弟进忠烈祠吧。”

“好了,今天上午的会议就开到这吧,大家回去准备一下,参加完仪式后,下午继续。”彭兵站起来宣布散会。

和大家一起下楼后,我刚一出门就碰见了娘和干娘还有岳母一起面带疑问的在屋外等着我,我急忙走过去问:“娘,干娘,怎么呢?”

“没,没什么,我看阿莲怎么没跟你一起来,有些人说她是特务,就想来问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娘犹豫了半天后才说。

我皱着眉头轻声的说:“娘,这事也没必要瞒着你们,阿莲是日本人。”

“这么好的媳妇怎么会是个特务呢?你不会弄错了吧?”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干娘不相信的问。

见我点点头后,娘小声的问:“听他们说,你亲手杀了阿莲?”

“是的!”我心痛又心烦的不情愿地回答。

“你这个狠心的家伙,你怎么就下得了那手啊~!我——我——我要打死你!”娘边说边捶我。

我动都没动的任由娘打,我知道娘是因为小敏有身孕的时候就猛地没了,这次又听说我亲手杀了阿莲,一时没想通就来了。其实我心里的痛苦又有谁知道,对于阿莲的死,谁又有我伤心,那可是我婆娘啊!和我一起睡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老婆,现在阿莲的身影还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让我魂牵梦绕的思念,难道我就不悲痛么?我亲手这么做,那也是没办法啊,在那样的环境下,阿莲是一定要给兄弟们一个交代的,就算不被我杀了,那也会被枪毙,与其乱枪打死,还不如我亲手送她一程,这样对阿莲,对兄弟们,对我都好,阿莲自己也清楚,所以才要求我动手。

“娘,她是个间谍,正是她的泄密,让我们有多少兄弟冤死在鬼子的枪口下,我要是不杀了她,我怎么对九泉之下的兄弟们交代,我怎么对自己的良心交代啊!……”像火山爆发一样,长期压制在内心的痛苦终于爆发,我猛地愤怒的说。说着说着,我眼泪就流了出来,蹲在地上,我大声的哭泣着。

“我才不管着么多,我只知道我已经没了小敏,你却把我最后的儿媳也杀了,你说,你自己说,你对得起李家的列祖列宗么?”娘也伤心的边哭泣边大叫。

“我对得起,我对得起!我是在打鬼子,个人事小,特勤团的事大,我要是不那么做,列祖列宗才会说我不孝,我对得起~!”

我们这边的争吵引来了好多人围观,阿超在族内是晚辈不好做声,穿着一身军官服的彭兵可不一样,见人越来越多,猛地把脸一拉,冷酷的大叫:“都看什么,都给老子——滚!”

国军的‘军威’果然厉害,人群立即就散开了,阿超边拉我起来边劝说着,彭兵也一样,我冷静了点,见这事本就不应该和娘争论,就轻声的说:“娘,对不起,刚才我声音大了些,我和阿超他们到山上走走,你去休息吧,别哭坏了身子,大不了我给您从新找个儿媳。”

也不等娘回答,我和阿超还有彭兵就向山上的忠烈祠走去,娘也在干娘和岳母的劝说下,有丫环扶着,边哭边骂的进屋了。

我们三人去看师娘,却发现人去楼空了,原来师娘受不了师傅离去的事实,按她们国家的方式,带着师傅的骨灰离开这个她生活了十年的地方,回到她自己的国家去当修女了,听的我好一阵伤感,在房外坐着,看着,想着,痴了,一坐就是老半天。

人在伤心的时候时间过的特别快,我感觉只是在房外的一棵大树下躺了一会儿,怎么就到了十二点钟了,没法子,只得打起精神往忠烈祠赶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