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来啦,流氓钩来深圳啦

随着南头关口大榕树边的响锣敲起,及各村小流氓的呼喊中,迅速传到了上不去的下不妙那码头上,码头边洗衣服的美女少妇,争相跳上牛车马车,顾不上拿走没洗好的衣服,以及脱在旁边的高跟鞋鞋.背后那凄厉的声音让她们失魂落魄--------流氓来啦,流氓钩来深圳啦~


俺刚和俏丽媳妇走在东门的老街上溜达,正准备购买些胭脂水粉,媳妇晚上参加踏雪丫头的生日宴会,好涂抹下.来到色胆老字号化妆品专柜,挑了几盒娇艳品牌的胭脂水粉,问老板娘笑摸红尘:"靠,这破玩意卖多少银两.”50个大毛,老板娘见是俺,知道俺吝啬,白我一眼没好气的说.

掏出40大毛刚想给那可恶的笑摸。。。。

突然,背后传来凄厉的呼喊声------流氓来啦,流氓钩倒深圳啦!转头看去,只见深南小道上烟尘滚滚,一路朝我这边滚扑过来,牛马蹄扬起阵阵的灰土以及杂乱的蹄声鬼叫声.老板娘脸色大变,把化妆品往广告布上一倒,俺一见,拖住小媳妇破船就闪开给笑摸让路,当然,那些胭脂水粉我可放进了口袋。。。。。。


流氓钩何许人也,会让那么多的姑娘少妇争相逃离.不由让我想起了往事~


那素在公元某年,俺孤苦伶仃来到深圳卖苦力,在上不去的下不妙码头那给大财主搬运商品,虽然辛苦,可日子总算过的去,平时做苦力时顺手拿点日用品,西药,香烟等,然后去黑市换些钱,日子就这样蛮写意的过着.一天,在下班途中,那时正值初冬,风中带着凉意,见一小妹脸色憔悴,左顾右盼,神色惊慌,见俺过来,就一把抱住我的胳膊,哭喊的要我救她,追问下,才得知素本城最大的烟花地丽春院逃出来的,因不想给客人凌辱,才冒险逃了出来,哎呀,多可怜的身世,象俺这种平时虽贪点小便宜,但又充满爱心的人,能不帮把忙嘛.赶紧把外衣给她批上,带她回去俺温暖的窝,发生什么大家就不要猜了。打那后,俺就得加倍付出劳力,毕竟现在素两个人吃饭生活,在财主那拿的东西也多了,要不,怎么过日子,人家虽然不是什么小姐,可是在那烟花场子里出来的,对生活品质要求还素比较高.


不知不觉恩爱的过了将近半年.好像刚过完春节,财主那需要搬运的货物少.有天,上午忙乎后,下午没活可做。既然这样没什么事做,不如早点回去陪陪娘子,吧唧几口也好啊。于是美滋滋的到市场买了黄酒,顺便去依依布庄扯了几尺蝴蝶名牌花布,经过人家院子时,顺手折了几支变色的玫瑰花,就往家赶.老远就看见钩娘子在晾衣服(都下午了,才晾衣服,我那娘子够懒的,幸好长得漂亮,俺看的顺心.).给娘子一点惊喜也好,于是我放轻了脚步,从旁边的小道折返到屋后面去准备抱她,哈.刚走屋后面,见屋前来了个男的,眼直直的看俺娘子,不由得俺火冒三丈,这不是流氓吗.腿刚迈一小半出,就准备去揍那色狼时候,见那男的叫:“钩美人,你让我找好苦啊,原来躲这来了,你在丽春院借我的钱,都赌光了吧,没了你就说啊,我再借你,你嫁我不就好啦.”俺那娘子脸色一沉,骂道:“老娘我不单欠你一个公子的钱,你想我给人糟蹋死那,没良心的东西,不借我几个臭钱吗,好了,松鼠你进屋,我们两清.”

天啊,我这是遭了那辈子的罪,我在屋后把牙齿咬得格格的发响.五分钟过去了~~~终于~~~,等他们出来后,我冲了过去,一棍子把松鼠放倒在地,拉上靡丽的贼婆娘,不由分说直接扭送回丽春院,打那后,晚上从那经过,就会经常听到院子后边有人惨叫,我不逃跑啦,我不赌钱啦,我去接客啦,求求你们,你们放过我吧.


直至一天,俺听到了某风声,说钩子老娘们终于受不了折磨,逃了出去.后来又听船家老大说,东北某地有个叫钩子大娘的,不糟蹋男人,专糟蹋女子的流氓,东北三省的小孩,哭鼻子的时候,老大人一说钩子来了,立马收声~~~

日子过得寂寞,后经人撮合,我找了个小媳妇,叫破船,人老实,特勤劳憨厚,总叫我改掉贪便宜的毛病,可我总改不了,日子一长,她也就慢慢习惯,还帮我卖我拿回来的东西~~~~~~


公子,我们走吧,看牛慌马乱的,恐怕有危险,破船小媳妇不安的提醒我.

是啊,该避避,给那些姑娘少妇踩死倒是好事,临死还能吧唧下姑娘家的脚,要是给牛蹄马掌踩死,见了阎王都觉得冤撒.管她是不是来找我出冤气的,还素先保护好小媳妇再说.

“媳妇,这样吧,我有一兄弟在江西那做巡捕,听说他在庐山大寨那,你先躲避下,俺去制服那老娘们,要不,全城姑娘家都要遭殃.”我给你修书一份,我那兄弟会照顾好你的.等事后我才接你,你看看,个个都逃跑,你不走,我不放心,我把财主家那奔驰牌马车给你弄来,你开去庐山吧.

当然,没好意思把当年的事给媳妇说了.

全城大乱,锣鼓喧哗,到处素姑娘家哭啼,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个个不知道往那跑,吓傻了.估计财主家的人都躲地下室,进去没几下,俺就轻易就把名牌马车开了回来,吩咐媳妇往北一直走,媳妇听后,一边点头,一边哆嗦着上车,头也没回驾车疾驰而去.我背后大喊,媳妇,过几天我就去抱你回来呀,别上小白脸的当~~~


该走的都走了,该面对的去面对,俺整了整衣服,抹了点口水在头发上,照了下镜子,靠,怎么又帅了那么多撒.

径直朝南头榕树方向走去,我倒看看这个当年骗我感情的人变成了什么样子,心里嘀咕着:“大不了俺认个错,谁叫你先骗我的.如果她要杀我,那我小媳妇不是又得嫁人那。”不管了,先会会那钩子老娘们先,看她想做什么.忐忑着走了老远,回头看背后的尘烟渐消,感觉,俺快遇上她了.

多么熟悉的身影啊,那靡丽的模样慢慢的映入眼帘,周围一片死寂,看见了,看到了,那熟悉的脸,黑了点,眼角,起皱纹了。心里虽哆嗦,但嘴里仍高喊:“臭娘们,当年你骗我感情,勾搭松鼠,我没去计较,你倒好,回去丽春院不好好做事,怪得了谁.再者,你逃出去后,不但不知悔改,竟然到处祸害良家女子,你可知道人心都是肉做的,你这样简直就是天地不容啊~~@%$&%*%$^#%。。。。。。。

钩子大娘默不做声,轻轻缓步走来,任由我怎么骂,径直走到我面前,猛扑进我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真如山洪爆发,不可收拾,俺傻傻的站直在那里,还真傻了,怎么回事~~心里面又@#%$^&*$%


相公,我回来了,我回来赎罪了,我知道错了,我不知道是她说的,还是我听错了,拧了钩子老娘的脸问,疼吗?

"

“疼啊”,钩子大娘说.那我是没听错了,奇怪.

相公,当年我没怪你,我逃离出去时,不想给松鼠跟踪,那人坏到极点,竟然把我拐到东北,把我卖后他逃到湖南,我在东北的生活,真的素让人不堪回首,受尽凌辱,后几经逃跑,才成功逃脱,脱出来后,感觉失落,孤独,怨恨,愤怒,但无从发泄,才做出那些罪恶令人不齿的事,唉,往事不多说了。前些日子,我到湖南找到松鼠,秘密把把解决了,自那起,我心中的恨已经消除,我这次来是为了补偿我以前对你犯下的错,你肯原谅我吗.这些年我抢了不少财主的金银财宝,并在庐山城买了些房产,要不嫌弃,我们去过神仙般的生活吧,你以后也不用去偷财主家的东西,这样不是很好吗.


买葛,原来是这样撒.“我考虑下,”我说.嘴那样说,心里却想,天,原来好人有好报.这样不是有两个娘子了吗?可是,两人要都吃醋怎么办.还是先说清楚,免得到时候麻烦.

钩娘子,我是肯原谅你,只要你放下屠刀,我牺牲点有什么关系,但是,我现在有媳妇,叫破船,去了后你们能相处吗?

可以,经过这么多的磨难,好多东西我已经看淡了,以后能看见你,就好.以后我叫破船为大姐.我做妹妹不就成了.(广告:你好,我好,她好,才是真的好。)

哈哈哈哈,那就走,我们上庐山城去,我那媳妇听说流氓到,哦,不不不,娘子你来了,逃跑啦,正好去了庐山城,这不,我们这就追上去,过好日子去啦.


嘿嘿,后事嘛

钩娘子果然修心养性,不再以流氓钩面目示人,处处显得贤淑大方,对破船恭恭敬敬,破船媳妇鉴于流氓钩的泼号,也不敢多做声,自那后,恩爱过日子~~


完毕,等钩子那老娘们送上门给我欺负!!嘿嘿




本文内容于 2008-2-29 16:43:06 被入梦梨花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