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迂回的原理及应用

论迂回的原理及应用



迂回是通过运动的方式对敌军正面的力量的回避来达到某种直接目的的一种间接手段。


迂回本身属于机动的一种形式,正如机动可以被分为战略机动和战术机动一样,迂回同样可以被分为战略迂回和战术迂回。


迂回行动的要素在于:


1,对谁迂回,即回避的对象。


迂回的对象必定是敌人的军队,要么因为敌军足够强大,要么因为敌军具备种种有利的条件不容易战胜,要么寄希望通过迂回行动以获得更大的利益。否则就有没有迂回的必要了。不是以对方武装力量为对象的迂回是不能称为迂回的[军事上]。 wWw.qxWAR.CoM


A,追求一个更大的目标。

B,对象的强大而采用的间接手段。


2,如何回避,即经过的路线。


迂回的路线上不能存在着敌人太强的武装力量,否则迂回就成了突破。无论多么曲折与复杂的路线,其目的都是要避免进行大规模的战斗。绕开敌人的主力是一般迂回路线选择的必要考虑。只要是防御空虚的地方,即使路线上的自然障碍有很大的通行困难,往往也能成功迂回,这完全取决于人类对路线上的自然障碍的克服能力。

A,迂回路线的起点[出发点]。

B,行动的经过线路。

C,目的地,终点。


3,什么目的,间接的手段必然有直接的目的。


A,攻击对象的侧翼和背后。


这是迂回最为直接的目的,因为我们知道对敌人侧翼和背后的攻击形式是一种有利的作战形式[夹击],所以避开敌人的主力以运动的方式出现在敌人侧翼和背后实施攻击在战术上被广泛使用,在战略上也同样适用。


当然面对坚固的阵地无法突破的时候,指挥官常常想到的是派出一支部队迂回到阵地的侧翼和后方实施攻击。


B,迫使对象在不利的条件下进行会战。


比如对象占据着有利的地形,与之会战已方不利,那迂回到对象的后面,对象往往被迫需要离开有利的地形,主动进行会战。因为拒绝会战可能由于已方的迂回行动将产生一个对其更不利的形势。以此为目的迂回,如果不能迫使对象进行在不利条件下的会战,则往往是失败的迂回。


C,攻击对象的退路和补给线。


攻击敌人的退路和补给线对敌人的打击往往是巨大。这可能是断绝了敌人的补给,援兵的联系,或阻止了敌人向更有利的地域进行退却的可能,或并非断绝和阻止,仅仅是对通行这个地方敌人进行打击无论是退却的敌人还是增援的敌人或是补给的运输部队。


D,攻击另外的对象或达到精神上的效果。


不以迂回的对象为目标,而以另外的对象为目标,显然这个另外的对象必定处于更重要的地位。它可能是敌人的首都,物资的集中存放地,其他具有影响的敌人的重心。


正如过去以多股少量的轻骑兵深入敌后,既不能发起有力的攻击,亦不能有效的切断敌人退路和补给,所能起到的作用仅仅是骚扰性质。但是可以产生一种心理上效果,即对方难以清楚自己后方的敌人究竟有多少,这样的精神压力是完全可以对士气产生影响。另外,使用一支具备一定战斗能力的迂回部队进入到敌人后方,即使不负有具体的作战目的,而始终存在于敌人后方也是对敌人精神上的一种打击。


迂回只存在两种形式:


1,迂回目的和迂回对象为同一个。这个多为战术性质。

2,迂回目的和迂回对象不为同一个。这个多为战略性质。


迂回成功的要点是掌握路线的控制权和目的地域的力量对比优势。迂回意图被发觉往往会导致迂回路线的控制权的丧失,而迂回路线的控制权取决用于迂回的力量与敌人在路线上的力量的对比。


迂回是一种特殊的基础的作战形式。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这个形式始终都会被广泛的应用。


迂回的应用


战术上的迂回行动。


战术上的应用是非常广泛的。


“兵力较强的一方可以把兵力分散在若干地点,这样做可以在许多方面在战略范围造成便于自己生存和行动的条件,同时还可以积蓄自己部队的力量以备万一。相反,兵力较弱的一方则必须更多地集中兵力,尽量不使自己的兵力分散,力求通过运动来弥补由此产生的不足。但是要获得较大的机动性必须有较高的行军技能。因此,兵力较弱的一方必须更充分地发挥自己的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


这同样成为迂回行动的理由。


特里比亚会战获胜后,罗马军队在亚平宁山脉山脚下南北大道分别驻扎大军,以防汉尼拔大军进入罗马腹地,奔袭其都城。不料汉尼拔大军出人意料地翻越了亚平宁山进入北伊特鲁里亚,突然出现在罗马驻军的深远后方,这次行军被誉为历史上最伟大的迂回行动之一。山南的罗马军队在弗拉米尼乌斯率领下急忙回身赶来,但只是“贴身跟踪”,避免交战,他一路遥遥尾随汉尼拔经过伊特鲁里亚。汉尼拔在途径特拉西梅诺湖时发现一条峡谷是理想的伏击战地形,于是乘大雾起时布下伏兵,弗拉米尼乌斯军团却浑然不知,在峡谷中全军覆没,弗拉米尼乌斯死于一杆高卢长矛下。


汉尼拔翻越亚平宁山脉进入北伊特鲁里亚,他选择这条难以行走的路线是为了让罗马人出其不意,因为罗马人会以为他走大路直奔罗马,这次行动是一次战术性质的迂回,汉尼拔达到了目的,他的位置和弗拉弥尼乌斯同样接近罗马,这样他可以选择一个有利于自己的地方进行会战,对敌人显然不是利的。


吴楚柏举之战,楚国令尹囊瓦和左司马沈尹戍率楚军至汉水西岸与吴军对峙。左司马沈尹戍向令尹囊瓦建议:由囊瓦率楚军主力沿汉水西岸正面设防。而他本人则率部分兵力北上方城(今河南方城),迂回吴军的侧背,毁其战船,断其归路。尔后与囊瓦主力实施前后夹击,一举消灭吴军。本来,这是楚军击败吴军的上策。囊瓦起初也同意了沈尹戍的建议。可是在沈尹戍率部北上方城后,楚将武城黑却对囊瓦说:“如果等待沈尹戍部夹击,则战功将为沈尹戍所独得,不如以主力先发动进攻,击破东岸吴军,这样令尹之功自然居于沈尹戍之上。”大夫史皇也说:“楚人讨厌你而赞扬沈尹戍。如果沈尹戍先战胜吴军,功在你之上,你的令尹之位也就难保了。最好赶快向吴军进攻。”囊瓦一听,觉得有理,遂改变原来的作战计划,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传令三军,渡过汉水,向吴军进攻。结果是很清楚的,囊瓦中了孙武的计,大败。


由于当时楚军众而吴军寡,以一路迂回敌后并不会出现正面的力量不足,迂回的目的是从后面夹击,是战术目的,但是由于囊瓦的无能,导致正面主力会战中失败,因此迂回行动也就不起作用。相反,如果沈尹戍的迂回部队被击败,结果反而不会是致命的,因为正面仍然有进行主力会战的力量。这次战术迂回行动的失败证明了迂回部队与主力部队的关系。是错误应用的一种表现。


井陉之战,公元前204年,韩信率一万余新召募的汉军越过太行山,向东挺进,攻打项羽的附属国赵国。赵王歇和赵军统帅成安君陈余集中二十万兵力于太行山区的井陉口(今河北井陉东),占据有利地形,准备与韩信决战。井陉口是太行山八大隘口之一,在它以西,有一条长约百里的狭窄驿道,易守难攻,不利于大部队行动。当时,赵军先期扼守住进陉口,居高临下,以逸待劳,且兵力雄厚,处于优势和主动地位。反观韩信,麾下只有万余之众,且系新募之卒,千里行军,人马疲惫,处于劣势和被动地位。赵军谋士李左车向陈余建议:正面坚壁不战,用一部分兵力绕到敌后切断汉军粮道,使韩信“前不得斗,退不得还,......野无所掠”,最后前后夹击,一战而擒韩信。但陈余却是一名崇尚正面攻击的古典派军人,拘泥于“义兵不用诈谋奇计”的教条,且认为韩信兵少而疲,不应避而不战。他拒绝了李左车的建议,刻板地遵从兵书上“十则围之,倍则战”的公式行事。韩信深谋远虑,自知双方兵力相差悬殊,如采用强攻,必会受挫,于是决定在离井陉口很远地方驻扎下来,反复研究地形地势和赵军部署。当韩信探知李左车的计策没有被采纳,赵军主帅陈余有轻敌情绪和希图速决的情况后,立即指挥部队进到离井陉口三十里远地方扎下营来。半夜时分,韩信选拔了两千轻骑,每人带一面汉军的红旗,乘天黑悄悄从山间小道迂回到赵军大营的侧后方埋伏,等翌日见赵军出动,营垒空虚之时,攻入赵军大营,把赵军旗帜拔下,插上汉军旗帜。随后,双方厮杀半日有余,赵军仍未能获胜。这时赵军营垒已空,韩信预先伏下的两千轻骑直驰而入,在赵军营垒遍插汉军红旗。鏖战中的赵军突然发现背后营垒插满汉旗,队形立时大乱。韩信挥军趁势反击,将二十万赵军杀得大败,斩杀赵军统帅陈余,生擒赵王歇。


该战,李左车和韩信均计划迂回,不过李左车的迂回战术没有被采纳,以赵军之兵力,完全可以分兵迂回,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战术,不过统帅喜欢正面会战而忽略了战术的应用。而韩信成功以两千人迂回趁赵军营垒空虚时进行攻击使赵军腹背受敌,士气瓦解,从而获得胜利。一般大家都只强调了背水一战,其实是错误,光依靠背水而提升的精神力量虽然可以弥补物质力量的不足,但是显然不足以获得胜利,而获得胜利的关键正是因为韩信实施了迂回战术。所以此战胜利并不在于背水,而在那两千骑兵的迂回,当然背水的作用也很大,尽管不是决定性的意义。


公元199年,袁绍起兵十万与曹操会战,次年,双方于官渡相峙,曹军粮草将尽,士卒疲乏,于是曹操寻机与袁绍决战。袁绍命淳于琼等五人率兵万余人护卫将粮屯积在袁军大营以北四十里的乌巢。谋臣许攸建议袁绍派轻骑趁夜突袭许昌,袁绍不予采纳。恰这时许攸家中有人犯法,被其政敌审配扣押。许攸一怒之下,投奔曹操,并献计曹操奇袭乌巢。许攸之计正合曹操寻找战机,出奇制胜的心意。于是曹操当机立断,留曹洪、荀攸守官渡大营,自己亲率步骑五千人,连夜出发,一路扮着袁军,骗过袁军哨卡。到达乌巢后,即围住粮屯放火,及至天明。大破乌巢守军,擒杀袁将淳于琼。攻打曹军大营的张合阝、高览二将闻淳于琼兵败,又闻袁绍对他们二人起疑心,遂于阵前投降曹操。曹操乘势挥军掩杀,袁军大溃,袁绍及其儿子袁谭只带了八百余骑,仓惶逃往河北。


表面上看曹操迂回的目标是一个另外的目标即乌巢,而实际对象只是一个,就是袁绍的主力。这是一次成功的迂回行动一举改变了战争的形势。而许攸为袁绍献出的也是迂回战术。派轻骑趁夜突袭许昌,是战略迂回。许昌是曹操的根据地,而袁绍兵力充足,完全可以分兵去完成这样一次迂回。从上我们可以看似乎力量上越占有优势的一方越没有胆量去实行战术。而处于劣势的一方正是依靠迂回这样的战术来获得了胜利。


埃本·埃马尔要塞被希先生称为欧洲最坚固的防线,5月10日凌晨3时,莱茵河畔科隆附近的机场上,40架滑翔机在容克-52型运输机的牵引下,依次升空,滑翔机内载有400名德军,分为4支突击队,每队100人。任务是夺取埃本·埃马尔要塞和运河上的3座桥。1小时后,机群越过德比边境,滑翔机开始解缆,分别向指定的目标飞去。要塞的顶部是一片宽阔的平台,也许正是这一因素促发了希先生机降突击的动机。在直升飞机尚未诞生的时代,滑翔机就是最好的突击工具。没有动力的缺点此时反变成了优点,因为听不到发动机的轰鸣。只是落地的一霎那,才发出沉闷的撞击声。但对于防御一方来说,敌人已在不知不觉中飞抵面前,任何应急措施都已失灵。德军成功的从空中迂回,占领了要塞。


德军避开埃本·埃马尔要塞的强大正面火力,以特殊大胆的行动使用滑翔部队空降在要塞顶部从而一举攻克了防御坚固的要塞。这是以回避对象相同于迂回目标的战术迂回行动。


1944年6月,盟军登陆诺曼底开辟第二战场后,为尽快击败德国,1944年7月25日,巴顿率领的盟军第3集团军率先冲出诺曼底地区,开始了在法兰西平原上对德军的大追击,盟军上下逐渐开始弥漫乐观的情绪。为了从北面迂回齐格菲防线,直取德国鲁尔地区,以便在“圣诞节前结束战争”,一向以谨慎著称的英军蒙哥马利元帅提出了一个代号为“市场-花园”行动的大胆而冒险的计划。这一行动旨在夺取跨越莱茵河、瓦尔河等河流上的一系列重要桥梁后,从荷兰直插德国腹地,争取在1944年结束欧洲战场作战。 1944年9月17日,美、英空军几乎动用了自己的全部家当,包括5500余架运输机、2596架滑翔机、8000余架战斗及轰炸机,同时在三地成功地空降了3.5万余人、568门火炮,1927辆军车、5230吨物资,发动了这场人类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空降作战行动。由于情报失误,蒙哥马利根本不知道,在盟军预定着陆的地区,德军已经部署了党卫军第2装甲军的两个装甲师和空降第1集团军的部分部队。缺少重型装备的盟军空降兵在德国装甲兵头上空降,而且美军进行的是高度跳伞,平均跳伞高度在366~457米,比二战中标准跳伞高度244米要高得多,跳伞地区有德军的高射炮不断射击,很多人还没有降到地面就被德军打死了。尤其糟糕的是,盟军发起空中突击不过两小时后,德军第1伞兵军团司令司徒登便从一架打下的滑翔机中取得了一份盟军的作战命令。他立刻携带这份命令到B集团军总部去见总司令莫德尔,策划德军的反攻。在德军的将领中,司徒登比任何人更熟悉荷兰,也了解空降部队的重大缺点─诸如在地面上欠机动以及缺乏重武器。最后,莫德尔选择了安恒作为党卫军装甲部队一部的整训地区,他们极力阻止盟军空降部队和战车部队的会师。 第101空降师在费赫尔地区空降后,当天就夺取了附近南威廉斯运河大桥并攻占宗镇,18日与地面先头部队会合,又攻占了艾恩德霍芬。第82空降师在赫拉弗地区空降,当日夺取马斯河和马斯河•瓦尔河运河大桥,19日与地面先头部队会合,20日日落前夺取奈梅亨附近的瓦尔河大桥。两支空降部队伤亡了3542人,才与地面部队会师。 由于战线拖长,装甲部队前进停滞,盟军的供给不得不一减再减。101空降师和82师在前线撑了两个多月,没能抽调回来,他们在10天的“市场”作战中死亡近一万人。9月27日,在经过10天的苦战后,盟军不得不承认“市场-花园”行动彻底失败。在此次作战行动中,德军仅伤亡3300人,而盟军则损失1.7万多人。其中,美第82空降师伤亡3400人,第101空降师伤亡3800人。而突击在最前方、负责夺取阿纳姆大桥的英国第1空降师和波兰伞兵旅在得不到任何援助的情况下,损失更加惨重。波兰伞兵旅1000名空降人员中伤亡近700名。第1空降师伤亡与被俘人员近7000人,只有不到2000人从德军坦克的包围下突围成功。


市场花园空降行动是避开正面的德军防线迂回到防线后方并与正面进攻相配合对德军防线进行夹击从而打开突破口的行动,这个目的没有实现是因为迂回目标地域有着强大的占优势的德军力量。


一般这三种目的都属于战术范畴的迂回行动。


A,攻击对象的侧翼和背后。

B,迫使对象在不利的条件下进行会战。

C,攻击对象的退路和补给线。


在过去,战术上的迂回得到了非常广泛的应用,小到一个连队的战斗,大到军团之间的战斗。双方在战场上除了正面较量外都试图通过机动去攻击对方的侧翼,侧后和背后,正如我们在夹击中所阐明的那样,向心攻击比平行攻击方式具备着更大的优势,所以战术迂回是基础的战术形式。


但是我们同时发现迂回的应用除了不分强弱外,也存在着相当的风险。但是这些风险尽管难以预知,却是可以避免的。


1,意图被发现,敌人对路线控制权的争夺。

2,迂回过程中的不可预知的力量损失。

3,协调上发生的困难。


战略上的迂回行动。


从陆地上的迂回


三国时期,邓艾偷渡阴平即是以对方首都为目标对剑阁蜀军主力的迂回行动,当时姜维据险死守剑阁,钟会长途远征兵力越多则反而越不利,日久必定粮草不继,士卒疲乏,军无战心。两军相持魏军并无胜算。为改变这样的不利僵持局面,邓艾提出“今贼摧折,宜遂乘之,从阴平由邪径经汉德阳亭趣涪,出剑阁西百里,去成都三百余里,奇兵冲其腹心。剑阁之守必还赴涪,则会方轨而进。剑阁之军不还,则应涪之兵寡矣。军志有之曰:‘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今掩其空虚,破之必矣。”以奇兵迂回蜀国后方,直取首都,若姜维引剑阁之兵回救则陷入夹击之中,若不救,蜀国后方空虚必被击败。正是有了邓艾大胆的计划。从而避开姜维的蜀军主力和剑阁险阻经过阴平在涪击破诸葛瞻迫使蜀国投降。


假若邓艾的兵力不足以在涪一战[目的地域的力量对比优势],或蜀军在阴平部署了防御[掌握路线的控制权],那他就不可能获得成功了。由于邓艾的迂回是避免与姜维的会战而其目标是成都,因此这是一次战略性质的迂回行动。


公元前218年汉尼拔翻越比利牛斯山与阿尔卑斯山前往意大利则是对罗马海军的迂回行动,由于伽太基海军无法战胜罗马海军,所以不能直接运送部队登陆。汉尼拔只得采用了漫长的陆上路线,在损失了大量兵力后到达了目的地。虽然汉尼拔成功避开了罗马海军,但是他的陆军仍然处于数量上的劣势,他利用他的指挥能力弥补了数量上的不足获得了一些重大的胜利。尽管伽太基没有获得最后的胜利,这是由于更多的深层的原因所导致。汉尼拔的这次迂回行动虽然没有达到其目的但仍然是十分精彩的。


这说明,迂回路线上的阻碍,途中力量的消耗是至关重要的。从新伽太基城出发时,汉尼拔率领步兵七万五千人,骑兵一万二千人。到达比利牛斯山进行整编后有步兵五万人,骑兵九千人。走完全部行程后,只剩下一万二千名利比亚步兵,八千伊比利亚步兵,不到六千名骑兵。如果汉尼拔在途中损失的兵力少点的话,那他就有比较充足的力量和更多的选择。尽管汉尼拔翻越亚平宁山脉进入北伊特鲁里亚又是一次成功的迂回行动并在此后连连重创罗马的野战军。但是其所拥有的力量以不足完成更大的战略目标。


从海洋上的迂回


“蛙跳”战术最早诞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的太平洋战场。众所周知,在陆战场为主宰的几千年时间里,无论是攻城掠地还是摧城拔寨,在指挥员的思维里,始终存在着一条明确的战线。作战双方都立足于自我之营盘逐次推进,依法用兵。1943年的太平洋战争就陷入了这样一种拉锯状态:以美国为首的盟军开始反攻,日军则负隅顽抗。南太平洋上岛屿星罗棋布,双方逐岛争夺,战争异常艰难。为了加快战争进程,一个大胆的想法在美军的两大名将麦克阿瑟和尼米兹的脑海里产生了:放弃一线平推的传统做法,跳跃前进,越岛攻击。太平洋战区的盟军在他们的指挥下,两路并进,利用海军优势,避开日军的一线防御要点,攻取其战略纵深中守备较弱的岛屿,得手以后再以此为支撑继续开展进攻,从而使战争的进程大大加快,仅用半年多时间即突破了日军的内防圈。


美军的蛙跳战术就是一种迂回行动。迂回的对象是那些不必要去攻占的岛屿。迂回的目的则是那些关键的岛屿。由于美军拥有迂回路线上的控制权。从而让日本的岛屿防御链迅速瓦解。


仁川登陆,一支共有261艘舰艇、750余名官兵的舰队先是隐蔽地穿过济州海峡,继而又经过黄海海域,于9月14日午夜时分抵达仁川外湾。对毫无防守之力的仁川港朝鲜守军倾泻下了数千吨炸弹,摧毁了守军阵地上的所有防护设施,造成大批朝鲜兵土伤亡。在开战二个小时内他们便一举夺下仁川港的防守基地月尾岛。在此登陆战中,进攻部队伤亡17人,守军伤亡200余人,其中一半以上是被活埋或烧死在洞穴里的,另有136人被俘。 月尾岛陷落后,朝鲜军队的前线屏障已不复存在,通往仁川港的一切障碍在美军神速的攻击面前都形同虚设。下午14点,巷口内的朝鲜守军渐渐弹尽粮绝,死伤甚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美军陆战队在眼皮底下登陆。 15日下午17时,特混舰队开始进行登陆支援炮火准备。炮火预备半小时后,担任登陆作战的主攻部队,美国第5陆战团主力和第1陆战团分别在仁川的船坞地区和城南泥沼地区开始登陆作战。9月15日夜间,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认识到在仁川击退"联合国军"的登陆行动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决定在次日天明之前,从市内撤走了剩余的部队,重新组织防线。 16日天刚亮,第1陆战师的开始投入建立以登陆点为中心、半径10公里的圆弧形滩头阵地的作战,而扫荡仁川市内的任务则交由韩国陆战队完成。16日黄昏,美国第1陆战师已完成了计划中滩头阵地区域的攻击,推进到目标线的前缘。17日夜间第5陆战团占领了金浦国际机场,但第1陆战团在向永登浦推进途中遭到朝鲜人民军炮兵部队的猛烈打击,损失不小,加之雷场遍布,前进受阻,直到9月22日才最后扫荡了永登浦。在这期间,仁川港不分昼夜地在拼命卸载,美军第7师也在未遇抵抗的情况下于仁川成功登陆。到18日晚,已有2.6万名"联合国军"人员、4500多部各种车辆和近1.5万吨的物资上了岸。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部队向内陆迅速展开,切断了当时还在洛东江一线作战的朝鲜人民军的退路。到9月22日,一直在"釜山防御圈"正面对美国第8集团军进行连日猛攻的朝鲜人民军作战势头明显减弱,随后便开始收缩战线向北撤退,沃克率第8集团军不失时机地冲出防线进行追击。


朝鲜战争中的仁川登陆就是从海上对包围釜山的朝军主力的迂回行动。仁川距离釜山有240公里,两地美军实际是无法迅速进行协同的,但是仁川登陆的主要目的就是切断朝军的退路和补给线。仁川地理环境虽然不适合登陆,但是朝军防御薄弱,离重要的交通线汉城又近,美军登陆的成功立即使整个朝军土崩瓦解,缺乏补给和被包围是足以摧毁任何一支军队的士气的。


由于地球表面海洋的范围比陆地要大的多。且海洋上的障碍相对陆地更少。从而海权的争夺成为关键,以至于有人说出了“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在陆地上控制主要的可以通行的路线就可以对迂回行动产生制约。但是在海洋上,航线往往是难以控制的,几乎完全取决于海上武装力量。海军的发展使迂回行动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和更高效率。


从空中的迂回


空降作战的前提是控制制空权,在控制了制空权后的空降作战都是从空中的迂回的行动。


1941年5月20日至6月1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巴尔干战役中,德军为夺取克里特岛而实施战役代号“水星”的作战计划。德军统帅部在占领希腊后决定攻占克里特岛,因该岛对夺取地中海东部和爱琴海的制海权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计划规定,使用先遣空降兵首先夺取岛上的3个机场,以利主力在该岛顺利实施机降。同时计划派出登陆兵实施登陆并从海上运送重型武器装备。参战军队计有:空降兵第7师、山地步兵第5师和若干独立部队(共约2.2万人),第4航空队第8和第11军(轰炸机433架、战斗机233架、运输机500架、侦察机50架、运输滑翔机72架);登陆兵(约7,000人)和各种舰船70艘。由第4航空队司令勒尔上将负责统一指挥。攻击开始时克里特岛守军有英军3万人(主要是由希腊撤至该岛的远征军士兵)和希腊军队1.4万人。任卫戍司令官的新西兰弗赖伯格将军将兵力分散配给该岛4个防区。英军统帅部估计德军会首先派登陆兵登陆,因此,特别重视海军的抗登陆防御。英军地中海舰队所属各编队(战列舰4艘、航空母舰1艘、巡洋舰9艘、舰队驱逐舰20余艘)负责遂行此一任务。德军在大陆和各岛屿上的空军基地距克里特岛不远(120—140公里),因而可以保障在战役中广泛使用空降兵。5月20日晨,德军伞兵在航空兵对英军克里特岛阵地实施密集突击之后在马莱迈、雷西姆农、伊拉克利翁等机场地域和哈尼亚市进行伞降,遭到顽强抵抗,损失惨重。德军付出高昂代价才得以在马莱迈和哈尼亚地域站稳脚跟。5月21日,德军统帅部乘胜用飞机和滑翔机将山地步兵第5师空运到此。该师所属部队和残存的伞兵分队在航空兵积极支援下向该岛内地发起进攻。同时,德军统帅部还企图从海上实施登陆,但由于遭到英国海军抗击登陆未能成功。英国舰队在敌人掌握制空权的条件下,未能给予遭受重大伤亡的守岛部队以重大援助。5月23日,部分英舰遭德军航空兵突击受重创,遂停止在克里特海域巡逻,撤向亚历山大。5月28日夜间,英军开始由该岛向埃及撤退。5月29—31日,共撤出官兵1.8万名。克里特空降战役中,德军被阵亡和失踪约4000人,受伤2100余人,损失飞机220架,其中运输机119架,以及大量舰船。英军损失1.5万余人,其中被击毙1742名。英舰队损失很大:3艘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被击沉,许多舰只被击伤,其中航空母舰1艘、战列舰3艘、巡洋舰6艘、驱逐舰7艘。希腊损失装甲舰1艘、舰队驱逐舰12艘、鱼雷艇10艘和75%的商船,伤亡和被俘1.5万人。希腊守岛军队亦遭重大损失。


克里特空降是人类首次大规模的空降行动,德海军力量不足,避开强大的英国海上力量的拦截和克里特的海岸防御,从空中投下师级规模的伞兵,最终从空中征服了克里特,虽然伤亡较大,但因为是第一次尝试大规模的空降,必然缺乏实施的经验,能够成功已经很不容易了。为后来的大规模空降作战提供了宝贵的参考。从迂回行动上看,克里特空降作战损失很大主要是由于路线的终点有较强的防御力量和组织经验上的缺乏,这和没有其他兵种协同是没有关系的。


战略上迂回的研究


如果试图对迂回行动进行一个结论式的归纳显然是错误。任何作战形式必然会根据其特殊的环境而有所不同。而这些环境尽管有可能相似,但是从来就没有完全一样过。


但是我们发现,战略上的迂回在越是古老的战争中越少出现,同时越难成功,我认为那是技术的问题而并非战略迂回本身的缺陷。在人类机动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实施战略迂回有着相当大的风险:花费时间太长,路线上损失太大,不确定因素太多。所以过去那些即使是伟大的统帅也很少进行战略性的迂回行动而情愿进行一次有把握的会战。


随着技术的进步,这种情况必然得到改变,人类的机动能力已经大大提高的。过去一年才能通过的路线,现在可能只需要一天,甚至几个小时,而越是将来,机动能力越高,迂回的战略性就越强。我们似乎可以得到一个观点:即随着技术的进步,战略迂回将比战术迂回应用的更加广泛。因为战争规模越大,技术越先进,人们追求的目标可能就更大。


战略迂回是以一个非回避对象的另外目标为目的的行动。在今后,这样没后方的战争将随时出现,胜利将取决于机动能力更强,能控制路线的一方。


多样化的迂回方式及未来的发展


在古老的战争中,双方无非面对面的斗力。当人类思考着战争的捷径时,迂回应用而生。按理说捷径是最短的距离,但是往往欲速则不达,看似间接的手段却常常正是捷径。迂回行动正是战争捷径的一种体现。


以后的迂回方式必然会日趋多样化,随着航天技术的进步,未来的战争取决于对太空的控制权,在太空建立平台能很好的控制地球的表面。以太空母舰为起点能避开几乎任何力量的阻碍而攻击想要攻击的目标。同时相对,地下与海底路线也将被广泛使用。在那些未能获制天权的一方仍然可以采用地下基地和海底基地进行战争,所能控制的路线仍然是广泛的。甚至可以被认为是与控制太空一方相抗衡的唯一选择。


未来迂回的要点


显然随着技术的进步,陆地,海洋,空中,太空,地下,如此多的路线是无法都控制的,所以对迂回的防范只能是在起点和终点的控制,对起点的控制在于主动的出击摧毁对方的基地和消灭对方机动力量,对终点的控制在于自我的保护。


我们得出如下要点:


1,战略迂回将和战术迂回同样广泛的被应用,这和技术有关,但肯定是趋势。

2,路线的控制将逐渐变成起点和终点的控制。攻防将更加快速化。

3,迂回的成功取决于,机动能力,突然性,大胆。


因此有可能:


1,迂回的应用在以后将多于突破等其他作战形式。这是一种高效的方式。

2,正面会战将越来越不可取,没有无懈可击的敌人,所以就有迂回应用的余地。

3,该作战形式永远不会失去意义和使用的价值。


而正是由于路线的多样化和无法切实的进行控制,所以迂回必然会得到更加广泛的应用,如果一个指挥官不打算通过直接的正面会战来赢得战争的胜利的话,那他肯定会采用这种方式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