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归

蒲舒 收藏 12 186
导读: 回来啦—桔子用钥匙一打开门就看到默温暖的眼神。是桔子熟悉的声音,平静中隐藏了很厚重的感情,让人忍不住联想到说话人的饱经沧桑。那是一个男人用胸腔的共鸣发出的声音,浑厚得让人温暖,平静得让人感动。                     回来了。桔子用干哑的嗓子挤出这三个字,泪水在眼底打转。                     他们同时迈出一小步,然后是长时间的拥抱。像一条小鱼跳到了清水中,水因为鱼的游动而在心底欢喜,鱼因为水的包围而畅快淋漓。                  

回来啦—桔子用钥匙一打开门就看到默温暖的眼神。是桔子熟悉的声音,平静中隐藏了很厚重的感情,让人忍不住联想到说话人的饱经沧桑。那是一个男人用胸腔的共鸣发出的声音,浑厚得让人温暖,平静得让人感动。


回来了。桔子用干哑的嗓子挤出这三个字,泪水在眼底打转。


他们同时迈出一小步,然后是长时间的拥抱。像一条小鱼跳到了清水中,水因为鱼的游动而在心底欢喜,鱼因为水的包围而畅快淋漓。


你瘦了。默心疼地抚摸她瘦骨嶙峋的背,她凌乱的长发,小而精致的耳朵,细长的眉,脸的轮廓,还有微温的唇。


饿吗?默还是紧紧地紧紧地搂着她,舍不得松手,不舍得让她离开,哪怕她就在眼前。


饿。桔子把头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小鸟依人般地,如同少女般地青涩。


你先冲个澡,我给你做饭。默牵着她的手走进温暖的桔黄色的灯光中。


桔子泡在温暖的水中,浴泡的淡淡清香将她整个包围。


她忽然感慨万千。上一次离开已经快一年了,只有在这里,只有默能带给她这样的温暖。


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儿,从她懂事开始,她就一直感觉远方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呼唤她,那是流淌在血液里的一种力量,迫使她不断地想去远方,去更远的地方,天涯海角,异国他乡。


每次旅程都是一场让人心力憔悴而又充满诱惑地战争,对手是自己,是自己心底不死的欲望。她累了。眼睛,大脑,甚至心脏。


她闭上眼睛,脑海里闪现出一幅幅画面,久远的回忆如同记忆的海底被藻绊住的浮木,挣脱束缚,一点点浮上来浮上来。


七岁那年,她第一次离家出走,坐上了一辆客车,糊里糊涂地到了一个地方,在那里呆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被家人抓了回去,爸爸狠狠地打她,用一根棍子,打她的背,她的屁股,她的腿,她的脚。她忍住疼,没有流一滴眼泪。


九岁那年她三次离家出走,结果都失败了,有一次差点被人贩子卖掉。


十二岁的时候,爸爸意外逝世,她终于自由了,背起一个包从南方跑到北方的一座小城市,居然找到了一份工作,租了一间房子,平静地在那里生活了一年,攒了一点钱,然后又一次启程。


她每次离开都不会再回到以前呆过的地方。


直到十六岁的时候,她遇到了默,那年的默二十出头,白色的脸上有青色的胡茬,他的样子真好看,她喜欢上他,他们开始相爱的时候,默已经知道了她的过去,但是他爱她,不为什么原因,完完整整的爱情他都给了她。


他起初不想用婚姻来拴住她,他知道她可能并不会习惯婚姻,果然,第一次结婚,她就逃婚了。父母不让他再和她交往,但他一如既往,还搬了出去。他知道她会回来,他知道她爱着他,只是她的生命里有些东西改变不了。她一次又一次地离开,然后回来,然后又离开。他的门一直为她开着,她始终保留着他给她配的钥匙,始终记得回家的路,她想或许快了,该停下脚步了,那应该是她生命里的归期,而她最终停靠的港湾就是他。那个日子很快就会来临,或许就是这次,她对自己说。


她洗完澡的时候,在镜子中照了一下自己的脸,她依然美丽,她是风情万种的女子,她自认为。


走到餐厅,饭已经好了,冒着热气,香喷喷的葱花鸡蛋面条,她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默坐在她的对面微笑地看着她。


饭吃到一半,桔子口渴了到客厅倒水。路过茶几,一沓红色的喜帖吸引了她。


你怎么啦?默听到客厅传来杯子摔碎的声音,扭身看见桔子呆呆地站在茶几前,面前是一张翻开的喜帖。


桔子——默走上前,伸手想搂过她的肩膀,桔子闪开,扭身,泪流满面。


骗子——桔子撕心裂肺地冲他吼道。


默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眼睁睁地看着桔子泪如泉涌,他没法解释,他马上就要结婚了和另一个女孩儿。


桔子拎起自己的包要走。默拉住她。别走——他说,泪水已经流下。那是他第一次在桔子面前流泪。

松手!桔子挣脱掉他的手,走到门前。


桔子你为我想过吗?默没有走近她,静静地站在那里。我已经三十岁了,三十岁了呀——他的声音因为情绪的激动开始颤抖,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除了傻傻等你回来,他哽咽着,继续说道,我妹妹的儿子已经三岁了,你知道我每次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看着一对对伴侣牵着自己的小孩儿时,心里面有多疼吗?


桔子忽然变得平静了。她忽然意识到,这么多年来自己的任性给默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桔子,我可以给你一个家,但是我呢?我该怎么办?难道一辈子守着这座空房子,一直到死?默说完,心里仿佛有一把刀在不停地捅着他。他慢慢蹲下身,抱着头,泪水滴落在地板上。桔子看着默不停抖动的肩膀,走上前抱住他,对不起,对不起……她呢喃着。


默起身抱住她,紧紧搂她入怀,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


桔子垫起脚尖,吻他的脸,吻他的泪水,默的热情被她唤醒,他们溶化在一起。


第二天清晨,默在甜美的梦中醒了,在梦里他看见桔子穿着洁白的婚纱,宛若仙子。


他的意识渐渐苏醒过来的那一刻,忽然犹豫着不敢睁开眼睛,他伸手去抚摸身边的被子,冷冷的,早已没有了体温,床边的梳妆台上有一把钥匙。他把头埋进枕头,努力不让眼泪流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