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5/


第一回 成功逃脱


大虎还真是小孩性格,自赵同那惊险的一跃把枪抓住后,大虎一直没合上开心笑的嘴巴,人精神爽力气也大了,把赵同挑的担子还硬抢来一并挑上,唱着没人听得懂的山歌,一路轻飘飘,赵同反倒成了闲人。

一天的时间三个人又淘了差不多四十多斤颗粒金,这时大虎也把曹雄他们马队接上了,五千斤大米及其它物质全部都搬进了盆脚边,曹雄打发其他几个国军战士去把山寨的家什都搬来,就驻守盆外面一个很险要的地方做新山寨,与赵同等王少校他们的那个盆成遥相呼应,起前哨的作用。

多亏赵同和曹雄聪明,想出一个简单的滑轮原理,像家里的摇井一样,把大米及物质都吊进了那个小盆。袁红和文莲负责后勤,七个特勤团战士加大虎只淘了三天金,就把小溪里绿豆大小的金都淘完了,因为小沙金含量要低点,现在没有设备和水银,小颗粒的暂时没要。

熔金的熔金,搭棚的搭棚。一个星期下来,已经把这个最大的盆搞得真有点‘基地’的规模,猎物更是增加了不少。


王果夫亲自天天带着雷之同三个,没命的使劲往北挖。看着鬼子屠杀战友,自己作为中国军人中的精英却无能为力,那口恶气实在咽不下。王果夫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头发搭肩长,胡子如果不开口还不知道那里面有个嘴巴,不清楚的人真的以为是一群原始人在挖洞,难以遮羞的布条挂在腰间胡乱扎着,随着那里面的东西晃动还时不时钻出来露个头呢,幸好这里没女人!平时很注意形象的王果夫彻底改变了一个人。

看着装满炸药的炮眼,王果夫拍拍全是茧皮的手,把手邋遢的往没衣服的身上揩了两下,点上长长的导火绳,往里面跑……


赵同看到自己和他们一起干出这么好的成绩,很是满意,带着袁红、文莲、小虎他们提了一大竹桶野兽血,准备去把给王少校的留言再写大点,醒目点,担心王少校他们出来看不到。

赵同在用木头做的梯子上正写到;王少校,我们在这里等你的“等”字,忽然一声闷响,梯子猛的被掀起一尺高,又落下。手中提的野兽鲜血倾倒下去,把袁红和文莲来了个鲜血淋头,“呀”两人同时大叫,手不由自主去揩脸上的鲜血。放了用手扶着的梯子,向一边慢慢斜倒,赵同怎么叫也不去扶,凭两个女人的力也扶不住,赵同狠狠的摔在地上,顾不得被摔疼,马上架起倒了的梯子,放到刚才里面放炮被震掉石头的岩壁上、用手使劲的刨松动的石头,手舞足蹈叫着:“王少校,王少校出来啦”

袁红和文莲也楞楞地呆住,忘记继续揩脸上鲜血,还是袁红反应快,从照样愣着的小虎手中拿了砍刀爬上梯子,用刀在没命的撬松动的岩石,赵同看她急但又不得要领的乱撬,也不客气的抢过,自己拿上撬。文莲不知从哪也捡了根杂木也要爬上来帮忙撬,赵同大叫;“不要上来了,梯子要断了”文莲才不往上爬了,把棍子递给了袁红。

赵同他们已经很快的撬了一个可以站在那的小洞口,用耳朵往岩壁上贴着听,里面也有金属的挖掘声,赵同更加卖力的撬,对下面站着不知道怎么帮忙,手忙脚乱的文莲说;“把枪上的刺刀取下来,傻站着干什么!”,文莲好像得到圣旨一样,连忙麻利的取下枪上的刺刀递了上去。

“嗵”一声,王果夫一愣,用力把镐锄抽出,一丝强烈的光线射了进来,王果夫连忙用手遮,一直以来紧崩着的脸微微起了点变化。

赵同看着一个镐尖冒了出来,激动得忘记了说话,袁红看赵同发呆。

“怎么啦?犯傻了?挖呀”袁红用棍子捅了下发呆的赵同。

“王少校!是你吗?”赵同对着那个镐锄挖的眼喊道。

王果夫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赵同!赵同!是你?你还活着?是你吗?赵同”

“王少校,是我,我是赵同!王少校是你吗?”

相互的生死情,让这对生死战场下来的,差点永远见不着面的生死兄弟都在怀疑自己的耳朵,不相信这是真的。

友情,生死情,兄弟情,王果夫和赵同几乎同时扔掉手中的工具,用手在疯狂的扒,两人都哽咽着声音;

“王少校!”

“赵同!同子!”

男儿不轻易掉的泪水似雨般的流。分不清满脸的泪还是汗!

终于扒出一个能容头大点的洞,赵同看着王果夫,王果夫也看着赵同,互相伸出手来帮对方擦那像断线一样的泪水。

“同子”王果夫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两个铁铮铮的汉子失声的哭出声来。

泪水娘们似的多!

还是女人冷静,文莲在下面陪着流泪说;“赵同,快挖呀,光哭什么呀,快”

王果夫和赵同才发现自己的失态,相互擦掉眼泪,笑笑说;“活着就好!”

很快洞口挖大,王果夫,雷之同他们四人扒了出来,王果夫和赵同抱在一起,用力的相互捶打对方的后背。

“呀!……”

袁红和文莲两人脸红红的同时惊叫!赶紧背转身去。

正在相互激动的王果夫和赵同他们惊诧的看着她们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什么意思。

还是小虎机灵;“你们的裤子拦不住小弟弟!”

几个大男人尴尬的笑了笑,四个人同时不好意思,非常滑稽的蹲下。

“还傻着干嘛?快去给王少校他们拿衣服来呀”小虎飞快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