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汉子 南疆汉子 第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8/


“晒腚子了,晒腚子了。”黑牛的光屁股上狠狠地来了一脚:“快起来,睡个头啊你,再不去晒,你想烂裆啊?”

黑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到:“我才不去呢,你们昨晚上睡得舒舒服服的,我可是放了一个晚上的哨呢,困得半死的。这几天的天气不错,我明天再晒就可以了。”说完,翻了个身,又呼呼大睡了起来,不管大个子怎么折腾,就是不肯起来。

大个子没有办法,问秀才:“秀才,你去不去啊?”

秀才正捧着他那心爱的《红楼梦》,看得津津有味的,头也不回一下:“大个子,还是你们去吧,我昨天早上晒了一个小时,那地方现在感觉好多了,再说了,我们刚来才两个月呢,还没有烂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呢。”

大个子恶狠狠地骂到:“看,看你个头啊,前前后后看了几十遍了,也没见你涨多少文采,每一次叫你给我女朋友写信,你倒好,古诗词一大堆,愣是把我四任女朋友都给吓跑了。”

秀才懒洋洋地边看边说:“那是你的四任女朋友都没有品味,理解不了本秀才的高深莫测的古诗词啊,现在的那些女人,尽整些朦胧诗,把个品味都整低了。”他站了起来,抛着手,轻轻地呤道:“楼层一上更,目里千穷欲,流海入河黄,尽山依日白。”

大个子的脑袋都大了:“秀才,你这是唱的那门子经啊?”

秀才得意地说到:“哈,不懂了吧,这是我刚刚想到的打发无聊时间的一种办法。我要把我带的那本《唐诗三百首》全部倒背如流的,今天这是第一首,背出来震震你们。我要在住猫耳洞的这一段时间内,把那三百首全背全了,要是时间还有的话,我得把《红楼梦》一章一章地背下来。”

大个子无奈举手投降:“得,你还是当你的贾宝玉吧,我自个儿去,以后你们的祠堂出了毛病,被你们老婆整得惨兮兮的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们啊。”说完,拎起了搁旁边的冲锋枪,再顺手拿了两个装满了子弹的弹匣,弯下了腰,钻进了那条小地道里面。

地道长有二十米,有些地方,可以弯着腰走,有些地方,就只能爬着通过了。地道两边的土,湿漉漉的,不过光滑得很,几任的兵,在这里可是进进出出几年了啊。地道的底部也是光滑齐整的,潮湿得很,他们每个人,那一天不来来回回爬个十几回啊,磨都把地道磨平了。快爬出洞口的时候,大个子停了一下,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虽说闷头那个家伙现在正在外面放哨,可是,小心一点儿总是好的。听了一会儿,如预料中的那样,没有任何声响,大个子这才放心大胆地爬了出去。两个月前进洞的时候,那些老兵就说了,对面的猴子狡猾透顶,卑鄙无耻,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不小心,被他们逮着了机会,八成得光荣呢。

洞口设在战壕的下端,离战壕的最高处,起码低了个半米左右,而且这地方地势高,临高居下的,猴子根本就不可能看到自己的动作。大个子钻出洞后,蹲下身子,三下五除二爬到了离洞口约三十米的一个长满了青草的观察哨那里,闷头正端着杆半自动步枪,小心翼翼地盯着对面猴子的动静。

“闷头,怎么样?猴子们有什么动静啊?”大个子小声地问到。

闷头根本不用回头,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没有,跟往常一样,对面的六个猴子都出来晒太阳了。不过,我觉得今天有点儿不对劲,对面那六个光溜溜的猴子,好象比以前的话更多了,那些家伙是不是蒙我们来着呢。还有,以前猴子晒太阳的时候,身子总是会动来动去了,可是今天,那六个猴子边晒边说话,身子却一直没有动过,我说大个子,今天还是不要晒太阳了,小心猴子耍阴谋。”

大个子点了点头:“你说得对,看样子,猴子真的是有问题。放心吧,闷头,咱今天不去晒太阳的话,让猴子小看我们中国军人了,咱倒要看看,他猴子能耍出什么阴谋诡计来。你继续放你的哨吧,我会小心的。”

闷头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劝不住你,你这小子,拉着不走,打着倒退,天生的驴脾气。好吧,你去享受吧,我替你看着呢。”

大个子微微一笑,又跑回洞口的那个地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朝着下面看了看,对面一百二三十米处,六个猴子正叉开大腿,把那东西露了出来,对着太阳,晒得可舒服了。大个子想了想,把冲锋枪放在战壕里面,再把两个弹匣也放在冲锋枪的旁边,这才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抬头看了看天。八点多的阳光已经够火热的了,正钻过自己后面的群山,斜照在双方阵地前面的一大片开阔的草地上。由于有了群山的阻隔,阳光只照着了自己阵地战壕的一小部分,却毫不吝啬它对猴子阵地的热情。猴子们朝这边看的时候,那眼睛可是迎着阳光呢,想要袭击自己,必定会受到阳光的影响,准头多少也会有一点点偏差吧。还有,猴子难道真的敢破坏战场上的潜规则,他们难道就不怕,咱中国军人的报复么。大个子有点儿不相信猴子会那么不要脸,这可是老山战场上的不成文的规定呢,在这个时间段里面,大伙儿互不干涉,你照你的,我照我的,大概也就一个小时左右吧,时间一到,打黑枪的打黑枪,摸舌头的摸舌头,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这地方潮湿,天天呆洞里面,浑身难受,特别是胯下,不长癣的人极少,痒得半死的,又不能用手去抓,一抓就能抓下一大层皮来,药物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只能干忍着,大伙儿都管这叫烂裆,比受伤还要难受。要是隔三岔五的,让那地方晒一晒太阳,对抑制烂裆极有好处,所以,也就形成了这个战场上的独特的风景了。不过,以前也发生过猴子们利用晒太阳的机会袭击中国军人的事情,导致一些士兵伤亡,所以,大个子还是有点儿不敢掉以轻心的。要知道,对面那些军人所代表的那个国家,可是世界上最最有名的卑鄙无耻、忘恩负义的国家之一啊,面子什么的,对他们来说是没有用的东西,军人的荣誉之类的中国军人特别看重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却是可有可无的。这样一个国度里面出来的军人,做出一些不择手段的事情,那可是十分正常的啊,这是前几任守洞老兵的血的教训,哥几个虽然才来两个月,记得可清楚了。

哥四个是同一个班的,被合称为四大捣蛋兵,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关禁闭室那是家常便饭,是四个让班长躲着走,排长直摇头,连长见了当做不认识的大人物。不过,哥四个都有着一样绝活,给连队挣足了面子,军官们也只能对着他们干瞪眼了。

大个子原名李杰,身高一米八五,体重八十公斤,身强力壮,动作敏捷,是团部的搏击冠军,连那些侦察兵都不是他的对手,要不是他犯错的档案足有半尺高,师部的侦察营早就要走他了。这个家伙,精力旺盛,好勇斗狠,头脑灵活,一天不打架,浑身就发痒,在原来的部队里面,周围都是同志,他找人打架,当然也只能找战友了,时不时的就得上禁闭室关上一阵子。幸好,他下手知个轻重,人是打了,没见过真正受伤的,要不然,早就被清除出部队了。

自打闷头进入了军营后,团部射击冠军的名号,就从来没有落到别人的头上去。闷头是那种天生对枪有感情的人,他家住深山,自小打猎,那枪法,当了几年兵的人拍马也赶不上呢。这个家伙,一摸着枪,就象摸着了亲爱女人的身体一样,浑身上下立刻就热乎乎了起来,什么样的枪,到了他手上,就跟有了灵气一样,闷头赋予了枪生命,枪也给了闷头极大的荣誉。说起他的枪法呢,大伙儿都知道,他随随便便扛着杆冲锋枪,站在百米开外,一梭子过去,哈,靶上十环的地方,就只剩下了一个大洞了,可以把人的下巴给吓掉的。闷头叫张卫国,个头不高,才一米七十左右,头却挺大的,一双眼睛有神得很。他一进了军营,就得了个外号,叫大头。后来大伙儿看他平时一声不响的,活生生的闷葫芦一个,索性就叫他闷头了。他原来也算是循规蹈矩的,可是跟了大个子没有几天,就象一张白纸一样,被大个子随意乱画,把大个子等几个的坏毛病学了个十足十的,闷声不响的,有错大家犯,有苦大家吃。

黑牛人如其名,矮矮壮壮的,力大无穷,端着挺机关枪,跟端着根筷子一样,轻松自如得很,不小心挨了他轻轻的一拳,就有可能得躺床上十天半月的,就连大个子,也不敢轻易跟他动手的。不为别的,你打了他十拳八拳的,他经得住,没事人一般,可是你要是吃了他一拳,你就得趴下,活生生一个人形恐龙啊。他的原名叫陈飞,可是,营长和团长他们,没有几个知道陈飞是谁,但是只要一提起黑牛,一个个都竖起了大拇指后再摇了摇头。他的绝活是扔手榴弹,又远又准,整个团里面,没有一个比得上他的。哥几个犯奸做案,潜入厨房偷东西当夜宵的时候,也是他黑牛专门负责背赃物的,背个三五十斤地瓜什么的,翻墙越壁,根本就不受影响。

秀才名叫王振中,如假包换的读书人。那个时候可不象咱们现在,大街上扔一块石头,可以砸死三个大学生,那个时候虽然恢复高考也有个好几年时间了,大学生仍然是珍稀动物,连带着大专生也成了稀有品种了,参军而且不是军官的大专生,更是成了国家级保护动物了。秀才就是这样的一个大专生,只是没有毕业而已。上大专才一年,也不知道那根筋出了毛病,放下了书,一溜烟跑到征兵处,报了名,把他的父母气得差点儿吐血。参了军后,本来部队想着让他当个文书什么的,可是他呢,死活不干,哭天抢地地下了基层,与大个子等几个混了没有几天,就死活不肯离开了。别看他清清秀秀的,看那身子,也是单薄得可爱,可这个家伙,打小练武出身,身轻如燕,做个俯卧撑、单双杆的,能吓掉人大牙,爬墙越壁,跟走在平地上一样,是团部的攀爬冠军呢。每一次潜入厨房,都是由他出手,大个子接应,黑牛接赃,闷头望风,配合得可好了,禁闭室里有大个子的一个位置,总也少不了他秀才的一张床。这个家伙,爱好文学,把个《红楼梦》都翻烂了,里面的诗词张口就来,时不时的自己也能憋出几句古不古、洋不洋的诗句来,把那些军官们唬得一愣一愣的,硬是搞不明白,这么大一个秀才,怎么老是往禁闭室里钻呢。

三年前,哥四个天南海北的凑到了一块后,就再也没有分开过了。他们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屋子睡觉,一块儿蹲禁闭室,少了其中的一个,另外三个就象霜打的白菜一样,浑身提不起劲来。秀才的文笔好,又写得一手好字,闷头和黑牛的家书,大个子的情书,就全由他一个人包圆了,秀才也乐意得很,总是使出浑身的解数来,把家书和情书写得是声情并茂的。只是,苦了黑牛和闷头的老爹老妈了。黑牛是农村人,闷头是山里人,他们的老爹老妈,字都不大认得,怎么能够理解那秀才的高深莫测的家书呢,没有办法,只好找当地的语文老师了,据说,正是秀才的家书,让当地语文老师的文言文水平和对诗词的鉴赏能力,有了质的提高,每一次收到秀才的家书,他们不鼓掏个几天,不翻经据典地在《红楼梦》里面找出处,根本就理解不了啊。更惨的是大个子,他的前四任女朋友,都在收到了第三封情书后,与大个子断绝了关系,理由也惊人的一致:“配不上李杰这个大文豪。”害得大个子每一次收到分手信,都大喊大叫地要与秀才断绝一切关系,可是,等不到天黑,哥几个又打成一片了。

三个月前,驻扎在他们旁边的一个团,伙食费突然间提高了三倍,不但肉多了,菜丰盛了,而且顿顿有鸡吃,这让四个捣蛋兵羡慕得半死的,明摆着,人家要上前线去了,要为我们伟大的祖国打侵略者去了,要建功立业去了。还听说了,那个团的士兵们群情激昂,一个个都把遗书写好了,把辛辛苦苦省下来的一些津贴,也花了个一干二净的,有些士兵为了表达自己上前线的决心,甚至于还割破了手指头,用鲜血洋洋洒洒地写了上千字的请战书呢。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真正接到开拔前线命令的,却是他们所在的这个团。而且,他们是在开拔的前一天晚上,才接到命令的,时间太短了,短得让士兵们只有半天的时间写遗书呢。不过,哥四个倒是高兴得半死的,凭他们四个的本事,还不得在战场上好好地露一手呢,多少得捞点儿军功章回去呢。那半天,秀才可忙了,别人只要写一封遗书就行了,他倒好,得写四封。据说,那四封遗书被战士们互相传抄,成了遗书的范本了,看到那遗书的人,那一个不奋身而起,扔下书本,抛下一切,投身到轰轰烈烈的打击侵略者的战斗中去呢。其余三个,倒是清闲得很,反正哥四个的家里,都是哥哥弟弟一大堆的,生活的也不错,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父母没有人照顾,索性把身边所有的钱全部拿了出来,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在军营里面痛痛快快地喝上一顿之后,一身轻松的上了战场。私人的东西,哥四个都带得不多,只有秀才是个麻烦,愣是带了一本《红楼梦》,和一本《唐诗三百首》呢。

到了前线后,连长看他们形影不离的,又一个个都是让人头痛的家伙,索性做个顺水人情,把他们哥四个全派到七号洞里去了。七号洞是连队整个防区中最最偏僻的一个洞了,甚至于算得上整个团里最最偏僻的一个猫耳洞了,不大不小,正好容得下他们四个愣头青。不过,七号洞的地理位置可重要了,就象是一把插入猴子心脏的尖刀,居高临下地窥视着猴子们的一举一动。在他们对面一百五十米远的地方,就是猴子的一个大山洞,里面住了六个猴子。交接洞的时候,撤走的老兵就跟他们说了,对面的猴子狡猾透顶,啥手段都使得出来,不过,好象从来没有讨得了便宜去。他们防守的一年期间,打死了八个,自己损失了两个。看样子,对面的那个猫耳洞,对猴子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打死一个,再来一个,始终保持着六个人的编制呢。

刚来的那几天里,哥四个新奇得很,天天躲藏在草丛里,轮流拿着望远镜,窥视着对面的一举一动,没几天,就把对面六个家伙的脸都记熟了。那六个家伙,个头都不是挺高的,才一米五六十左右,黑黑瘦瘦的,体重估计不到一百一吧,怪不得撤走的一个老兵牛逼哄哄地说了,上一次去抓舌头,他掐住了一个猴子的脖子就往洞里拉,回到洞里一看,那个猴子愣是被他给掐死了,害得他被连长骂了一顿呢,那些个猴子,黑黑瘦瘦的,不经掐啊。

才几天功夫,哥几个就把对面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了。对面的六个家伙,没有煤油炉子,烧饭用的是木柴,山上现砍现采的,可是现在是夏天啊,雨水足,山上绿油油的,没见着几根枯枝,砍下的树枝水分大,所以,一烧饭,对面的猫耳洞里就冒出了滚滚浓烟,有时候猴子们实在忍不住了,只得钻出洞里来避一避,喘口气呢。

有一天,大个子观察了一整天,愣是没有发现对面山洞里面冒出烟来,稍一思索,大个子断定,对面肯定是断粮了。果然,第二天一大早的,就有三个猴子悄悄地钻出洞来,爬到后面的山上去,一个小时以后,三个猴子回来了,每个人的手上,捧了一大堆的野菜,一会儿,山洞里面又冒出浓烟了。哥几个看得开心得半死的,哈,我们这儿,肉罐头可劲着吃,都吃腻了,一闻到那午餐肉罐头的味道,哥四个就有着想吐的感觉,瞧人家猴子,捞着一个午餐肉罐头,可以乐上半个月呢。在如此枯燥的守洞生活中,看到对面猴子的惨状,哥几个高兴着呢,哈,瞧人家,比我们穷得多了,咱这可是生活在天堂里呢,这些发现,大大增强了哥几个的士气了。怪不得老兵们说了,对面的猴子们,晚上经堂来偷东西,啥都偷,特别是吃的,见啥拿啥,人家穷啊,穷得冒泡呢。不过,都穷成这个样子了,猴子们还不照样打肿了脸充胖子,愣说自己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呢。连咱中国都不敢这样大言不惭的,这个世界上的军事强国,多着呢,你个猴子,算个鸟啊,还瞎嚷嚷的,说什么时候我们中国的广西和贵州,是你们的地盘,凡是木棉花开的地方,都是你们的地盘,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呢。这不,七九年的时候,惹着了中国了,一个巴掌扇过去,差点儿没有把猴子拍死过去,要不是国际形势所限,要不是咱中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度,我们保不定都在河内开庆功会了呢。只是,猴子不长记性啊,痛还没有过,又瞎嚷嚷的跟着咱中国耗上了。耗就耗吧,咱中国拔一根毫毛,都比你猴子的腰还要粗呢。这不,耗了八九年了,咱中国现在是蒸蒸日上的,国民生产总值都翻番了,你们猴子呢,越混越回去了,连饭都吃不上不说,北方的寡妇倒是越来越多了,就连前线的士兵,都混到偷鸡摸狗的地步了。

才新鲜了一个月,哥四个就觉得没劲了,天天就那六张脸,看着就烦。而且,来一个月了,还是没有捞着战斗的机会,手痒痒着呢。听说别的猫耳洞,打得可热闹了,咱连里人没有损失一个,战功倒是捞着了三个回来,把个连长乐得嘴都合不上了呢。可就是咱七号洞这里,风平浪静的,奇怪得很啊。猴子们果然狡猾,平时几乎不出来,天天呆那个洞里面,估计也跟咱们一样,放一两个外面窥视咱们这里呢,就是不给哥几个捞战功的好机会。当然,要是在晒太阳的时候,给猴子们几梭子的话,大个子可以保证,肯定是一打一个准。可是,咱们是中国人啊,这样卑鄙的事情,中国人是不干的,这是战场上的不成文的规矩,哥四个可不想着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呢。听说以前,也有几只猴子破坏了规矩,结果呢,遭到了咱中国人狠狠的报复,晒太阳的猴子,被打了一大堆下来,都被打怕了,现在猴子们可乖了。哎,猴子就是猴子,不打不长记性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