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许霆案件的几个疑问 

让我们清醒 收藏 19 271
导读:事件回放:2006年4月21日许霆到天河区黄埔大道某银行ATM取款机取款,取款后查询余额时发现自己取了1000元,但取款机却只扣划了1元,于是许霆连续操作取钱,前后共取款17.5万元。24日,许霆携款离开广州。2007年5月22日,许霆在陕西宝鸡火车站被警方抓获,11月20日广州中院一审认定被告人许霆犯盗窃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被告人许霆的违法所得17.5万元返还广州市商业银行。另,同案郭安山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退还1.8万元。2008年1月16日广东省高院裁定

事件回放:2006年4月21日许霆到天河区黄埔大道某银行ATM取款机取款,取款后查询余额时发现自己取了1000元,但取款机却只扣划了1元,于是许霆连续操作取钱,前后共取款17.5万元。24日,许霆携款离开广州。2007年5月22日,许霆在陕西宝鸡火车站被警方抓获,11月20日广州中院一审认定被告人许霆犯盗窃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被告人许霆的违法所得17.5万元返还广州市商业银行。另,同案郭安山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退还1.8万元。2008年1月16日广东省高院裁定案件“事实不清 ,证据不足”,发回广州中院重审。

我国刑法对盗窃罪的定义及处罚的规定有两条:第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二)盗窃珍贵文物,情节严重的。第二百六十五条 以牟利为目的,盗接他人通信线路、复制他人电信码号或者明知是盗接、复制的电信设备、设施而使用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许霆案件的疑问一:许霆恶意取款的行为是否可以定性为盗窃?

我认为不能。

本案中,许霆明明知道是ATM取款机发生故障,仍然故意多次取款,心存不良是显然的,说其恶意取款是能站住脚的,即许霆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但是,ATM取款机是一个处在公开场合的面对公众的服务设施,是默认顾客使用银行提供的相应的银行卡获得取款服务的。任何服务设施在未被封查和关闭之前不可以拒绝为客户提供服务,这是有服务合同约定的。本案中,ATM取款机正在提供服务,许霆也正是使用银行提供的银行卡进行取款,没有采取超出正常取款操作以外的破坏行为来达到取款目的。

另外,我国刑法没有对盗窃行为本身进行明确地定义,被广泛认同的盗窃的定义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本案中,许霆使用银行卡在公开场合的面对公众的ATM取款机上进行取款显然无秘密可言,根本不属于“秘密窃取”的范畴。

以上两点说明:许霆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和实施行为,但并不是秘密的,广州中院对许霆恶意取款行为定性为“盗窃”是不准确的。

许霆案件的疑问二:许霆恶意取款的数额是否“特别巨大”?

我认为数额勉强可以说巨大,但距离“特别巨大”尚远。

诚然,仅就个体来讲,17.5万元对于山西临汾人许霆来说特别巨大,但对于绝大多数广州人来说都算不上巨大,遑论“特别巨大”?2006年,广州市居民人均收入约为2万元,就是说,许霆恶意取款的总额和当地居民的年收入不到一个级差,这样的数额我看不必出它的“特别”之处。

许霆案件的疑问三:许霆恶意取款后是否“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我认为没有。

许霆恶意取款本身不论有罪与否无疑都具有严重性,但许霆的出逃是“趋利避害”的本能使然,他在恶意取款后两天才离开广州,一路出逃当然就会一路花钱,除了把17.5万花掉之余,没有其它烧杀抢掠的行为,并且许霆在出逃期间曾主动与银行方联系,但银行声称无论如何都会追究他的刑事责任,最终警察们用掉一年多才找到他。许霆的父亲声称要还掉这个钱,可见17.5万元对于山西临汾人来讲也不是什么特别严重。跑路与否对本案的定性并不重要。假设许是就地挥霍完17.5万,那么他的恶意取款的性质就改变了吗?显然不能。盗窃罪定性的是行为本身及行为结果,不是对行为所得的处理方式。另外,警察就是吃抓人这碗饭的,虽然辛苦但也赢得了相应的社会尊重和回报。

所以,不能因为许霆花掉了钱或者他让警察们辛苦了一年多就说他“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许霆案件的疑问四:广州市商业银行公诉人资格的完整性

广州市商业银行于4月24日发现ATM有故障并被“盗取”款项,但迟至4月30日才到广州市经侦支队报案。银行方面的说法是“因为银行一开始只是想把损失追回来,所以想先找许霆了解情况,耽误了几天时间”。

设想许霆当日退还了17.5万元,这个事情是不是就可以“民不告官不究”?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许霆恶意取款的行为本身应该是无罪;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广州市商业银行的推迟报案至少是渎职,因为早一天找到许霆国家财产就少一些损失。

另外,广州市商业银行和负责升级ATM取款机的广电运通公司之间有“ATM如出故障,广电运通公司赔偿银行的所有损失”的合同,证明了ATM取款机自身程序出错导致的“盗取”只涉及民事赔偿,广电运通公司给广州市商行的赔偿已于2006年4月27日到帐。

许霆案件的疑问五:如何看待许霆的自辩“我替银行保管钱”,以及“无论判重、判轻、判无期都没什么好说的了”的认罪态度?

我认为,应该看作一个初涉人世高中生在惊慌失措下的呓语,我国法律从来是“重事实轻口供”的,高叫六月飞雪的人不一定清白,同理,即使许霆自证有罪也不可以按供词判决。

许霆案件的疑问五:许霆案件的最终结局如何?

我想应该是无罪,但必须进行民事赔偿,并且这一案例将会极大地推动相关法律的健全进程。


本文内容于 2008-2-29 6:13:48 被让我们清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