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爷爷在抗战和解放战争中的几件轶事 (续)

waxili 收藏 124 88156
导读:[color=#0000FF]  [size=14]快开学了,趁着最后的几天把祖父在战争年代的轶事写完……   小时候的二爷在地主家当过小工(也就是半大小子当短工,工钱只给一半),那一年是民国29年,山 东的庄稼收成很不好,老家受了旱灾,家里已经只剩下了爷爷自己,曾曾祖母(也就是爷爷的祖母)刚刚 去世,曾祖父母和爷爷的二哥都在东北闯关东(这也从侧面反映,即使是在日本占据东三省之后,山东人 依然没有停止闯关东)。 爷爷只能再去地主家当小工。有一次地主婆子让他去扫屋子,他扫地的时候听到地主地主婆子在里

快开学了,趁着最后的几天把祖父在战争年代的轶事写完……

小时候的爷爷在地主家当过小工(也就是半大小子当短工,工钱只给一半),那一年是民国29年,山

东的庄稼收成很不好,老家受了旱灾,家里已经只剩下了爷爷自己,曾曾祖母(也就是爷爷的祖母)刚刚

去世,曾祖父母和爷爷的二哥都在东北闯关东(这也从侧面反映,即使是在日本占据东三省之后,山东人

依然没有停止闯关东)。

爷爷只能再去地主家当小工。有一次地主婆子让他去扫屋子,他扫地的时候听到地主地主婆子在里屋说话

,他偷偷的往里看,结果看到了一个穿军装的,是个伪军,大体的意思是要清乡,剿共。爷爷一听便知道

事情不妙,因为那个时候爷爷的大哥参加共党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万一被这地主知道自己也是难逃一死

,索性准备逃走,说来也巧,出逃的导火索也产生了,地主婆子让爷爷去挖茅厕,锄大粪,很爱干净的爷

爷非常不愿意干这差事,索性当天就跑,也省得受着苦,当天傍晚天一擦黑,爷爷就揣了几个窝头,跑到

莱芜找部队去了。

没过多久就找到了爷爷的大哥(我应该称之为大爷爷)所在的部队……那个时候大爷爷已经是这个营

的营长,找到部队的时候,大爷爷刚刚从阵地上撤下来,兄弟两个人的对话很简短,爷爷说:“家里没法

呆了,被人知道你是八路,我就得被杀头,我跟你吧”,“咱奶奶呢?”,“没了,前几天没的,葬在老

林(我们这里把祖坟所在的地方称之为“林”)了。”,“好,跟我干吧。”……很简单,就这样爷爷参

加了八路。

由于爷爷年纪小,不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很多侦察工作,反倒是年纪小的爷爷做起来更合适,很多

次,他都面临着生死的考验,有一次和几个村民给伪军的炮楼送饭,他的任务是给半路上的一个联络点送

一份命令,别看几个村民都比他大,可是胆子都特小,和伪军的对话都要靠爷爷说,马屁也得让爷爷来拍

,他们走到半路,他对几个村民说:“那边果园子有俺一个婶子,俺去吃点樱桃,你们在这里歇歇”,送

完情报后赶回来,几个人还在等着他,到了炮楼之后几个伪军十分生气,因为送饭送晚了,他们几个被关

进了小黑屋,几个人真的很害怕,爷爷也很害怕,“要说不怕?那不可能,我当时使劲的说好话,几个三

本(我们家乡二音和日音不分,所以称日本人叫二本,称汉奸伪军叫三本)才算开了门。要是日本的炮楼

,估计就活不成了。”

解放战争刚开始的时候爷爷已经是副连长了,国民党的在博山驻有很多的国军,侦察行动还是爷爷亲

自带队,他带着几个战士穿着便衣,直接挎着西班牙“旁开门”驳壳枪就进了博山城,进城门的时候爷爷

对着几个国民党的哨兵说:“爷们几个忙着呢!?”几个国军一看,以为是个便衣头子,忙说:“哎,哎

……”爷爷背着手,大摇大摆地进了城,进城后,几个人分散开来,便开始侦察行动,结束后爷爷并不急

着走,他很爱看戏,“好不容易来一趟,看场戏再走”,说着就往博山戏园子去了,手底下的一个战士说

:“戏都开场了,还去啊?”“去,怎么不去?”“没座了怎么办?干站着看?”,“进去再说……”

说着几个人就到了卖票的地方,爷爷斜着眼说:“长官来看戏,给找个坐……”。戏园子老板一听,

赶忙给找了两张前排的桌子,票钱都没敢要。


到了四八年济南战役的时候,爷爷给我讲了王耀武的被俘的一件趣事,王耀武的被俘还要和王耀武本人的一次大

便有关系,那个时候喊得最响亮的一句口号就是:“打进济南府,活捉王耀武”,但是打进济南府的时候

,王耀武已经化装成平民逃跑了,只是没有跑远,各个部队都在仔细搜寻王耀武,后来几个农民向解放军

举报,说是看到了一个人大便后用绸子手绢擦屁股,铁定官小不了,抓住后才知道,那个用丝绸擦屁股的


“国民党大官”,就是王耀武……

过江南下的一次战斗让他终身难忘,因为那次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次,那个时候他已经是连长了,南

下的时候战士们还是穿着北方的千层底的老布鞋,而这老布鞋竟然成了伤亡的罪魁祸首。

四年前爷爷给我讲了这样一段故事,那是在南方的稻田里发生得一次惨烈的战斗,整个连队伤亡过半

,剩下了不到四十个人,南下之后,国民党军队溃退的速度很快,我军各个部队之间争先恐后的撒丫子往南方

冲,部队轻敌骄傲的风气很普遍,爷爷带着自己的连队趟稻田的时候被敌人埋伏了,当时只听见敌人的

诡雷和机枪响,残肢鲜血四处飞溅,战士们朝四周围胡乱开枪,总之跟《集结号》里的解放军被伏击的场

面差不多,不过处境更加悲惨,战士们穿着的老布鞋在南方的稻田泥水里插进去拔不出来,行动很慢,越

急越慢,很多战士成了活靶子,很多年轻的战士牺牲在了稻田里,爷爷每每讲到这里都是忍不住流泪,因

为他太熟悉那些战士们了,都是他手把手的挑出来,从他们新兵的时候就带,现在却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

敌人机枪的火力一片片的扫倒。

剩下的人拼死冲出了稻田,大个子机枪手和另外一个年轻的机枪手在一条土路的两边架了机枪断后,以掩护剩下的三十多人撤退,两个机枪手最后也牺牲了,两天后,爷爷和增援部队再来的时候只看到了战士们在稻田里被泡的发白肿胀的尸体,并且衣服都被扒光了,(和以往的影视作品里头描写的不同,在国统区,战斗结束后,往往不是人民箪食壶浆迎接某一方军队,而是很多当地人飞也似的去战场上扒阵亡者的衣服,拿走阵亡者的枪),看到一个个光光的泡的肿大的尸体,爷爷当时哭着骂了娘,本来,解放军处理阵亡战士的方法很简单,穿上军服后,一丈二尺白布盖上尸体,复杂一点的话就加个草席子,然后下葬。

而这一次,他决定冒着被军法枪毙的危险,要从当地老百姓那里抢一件东西--棺材。

南方的朋友都知道,很早以前的一个传统,家里的柴房或者是闲置的屋子里都会给老人备下一副棺材。这一次他就要从老百姓家里收集这件东西,很多老百姓不愿意,“不愿意也不行,我不能让我的兄弟们光着身子下地。”,就这样六十多副厚木棺材凑齐了,“只有这样,我心里头才能好受点……以后我死了,上坟的时候多给我烧点纸钱,我还得发饷呢。”爷爷曾经这样对我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2-28 21:27:18 被waxil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