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发生台海战争,中国经济损失有多大?(转贴)

中国内政外交,都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国家安全形势是改革开放22年以来最紧张的,而且将继续紧张下去,甚至发生台海战争。无论能否避免战争,保证国家安全比起经济发展更为重要,显然应该成为我国第一位战略目标。这与发展经济并不矛盾,因为发展国防和战略产业,整治国土与农村城镇化,这些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措施,同时就是启动内需发展经济的重要内容。

但是,国家安全目标非常广泛,不可能成为经济发展的附属品,更不能被经济主义自由的目标,比如加入WTO,申办奥运,扩大出口,提高消费等所限制,美国就是利用我们这些目标来吊我们的胃口,迫使我们在国家利益方面让步。

我们绝对不可能排除未来台湾悍然宣布独立,美国大兵压境,与日本联合围堵遏制,甚至分裂中国的可能性。我们与其被动参战,不如主动备战,中国要冲破美日联合封锁,保持国家完整,或许早晚要有一战,战则必胜。同时我也认为,战争未必不可避免,关键是我们能够在此5-10年内,坚决进行国内经济战略和文化战略的调整,在经济上降低对外依存度,在文化上消除恐美崇美病。如果成功,中国国力将空前强大,加以政治外交斗争,避免战争破坏,和平统一祖国是有可能的;即使需要使用军事手段,也未必规模很大,胜利当有把握。

反之,如果按照目前经济主义自由路线继续发展下去,我们在经济和文化上将更加依靠美国,最终在经济上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相当的中国人惧怕美国,深受西方价值观念影响。如此下去,5年以后,我们恐怕就没有打仗的意志和可能了。即使我们不害怕美国的武器,也会害怕西方的经济制裁。

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是硬道理:5年之后,不是我们屈美日台之兵,就是美日台屈我们之兵。真正的战争不在军事,而在军事之外。在“软战争”中失利,硬战争就难以取胜。硬战争或者很短,或者打不起来,关键是看谁能够在软战争中,奠定战争胜利的思想经济基础,把握战争先机,赢得主动权。

(一)

我国对外开放度,需要以国家安全为目标进行调整。一个国家经济的开放程度包括:

1.投资依存度(外商直接投资占总投资的比利,工业对于进口的依存度等)。

2.科技依存度(企业核心竞争能力,产业控制,关键部件,新技术开发能力等)。

3.资源依存度。

4.金融依存度(美圆化程度,外汇市场,股票市场,外债)。

5.外贸依存度:进出口占GNP的比重。

对外开放度过高,对于中国经济安全的影响不可忽视:

第一,新经济发展过快,受制于发达国家的新经济技术标准和关键零部件。

目前全世界的芯片绝大部分是美国生产的,这是电脑的核心部件,如果我们在普及网络以后许多年仍不能独立生产,恐怕就不仅仅是让外国人多赚钱的问题了。我国工业的现代化,主要依靠设备进口,工业的进口依存度已经超过30%,甚至更高。

第二,经济高速增长导致进口依赖度增加,中国将成为能够左右国际市场的大国。

我国与世界先进国家科学技术差距在拉大。与日本相比,单位GDP耗能的差距1981年为6倍,现在扩大到约15倍。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中科技进步所贡献的份额一般都在50%-70%;而我国,“六五”期间科技进步所贡献的份额还占到32%,“七五”期间反而降到24%.90年代以来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和重化工机电快速发展,对能源和矿产品的需求急剧增加。

目前中国铁矿石自给率为80%左右,氧化铝为70%左右,铜精矿为40%左右,铬铁矿为40%左右,钾盐仅为6%.2010年14亿人口需要消耗50亿吨标准煤(包括29亿吨原油),8亿吨钢和17亿吨铁矿石。中国45种主要矿产的现有储量,到2010年能够保证需要的只有24种,需要进口2亿吨。到2020年的需求量将是目前2倍,矿产品短缺量为2.5——3亿吨,能够保证需要的仅6种。铁、铜、锰、铬等金属矿产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21世纪中叶除煤外,绝大部分矿产品均需国外资源补充。国内年木材缺口6000万立方米,进口粮食进口5千万吨。大量进口需要大量出口,出口年增长率不能低于12%,中国占世界出口比重将从3%上升到18%,迫使许多国家让出市场。

能源矿产结构性矛盾突出,石油、天然气资源家底不清,后备资源严重不足,1993年成为能源净进口国,其中每年石油进口量迅增1000万吨左右,中国未来能源供需的缺口将会越来越大,石油进口依存度,1995年6.6%,2000年25%.2010年30%,2020年50%以上。

2001年我国进口石油7000多万吨,花费200亿美圆。到2005年将缺口1亿吨左右。2010年我国石油产量1.5亿吨。要生产3.5亿吨钢,需要进口8亿吨原油和3亿吨铁矿石。石油进口超过5000万吨,国内经济运行会受制于国际市场,超过一亿吨要考虑采取外交、经济、军事措施以保证石油安全。国际石油跨国公司垄断国际石油市场,商业利益与西方国家的政治军事利益一致,我国石油安全迫在眉睫。

中国目前的外贸依存度是47%,5年以后可能达到65——70%,严重依赖国际市场又影响国际市场,没有强大的国家力量支持,是不可想象的,这也是全球化不可能消解国家主权的原因。

第三,国家安全因过多引进外资受到影响。

以高关税特别是提高关税实际保护率的办法,保护国内产业,其结果就是外商直接投资大量进入。比如到2006年我国按照WTO规定,将轿车的关税从100%降低到20%,但是轿车零件的进口关税为10%,这就是以提高实际保护率的办法,促使外国资本进入,以合资企业产品代替进口整车。因此,引进外商直接投资,就成为最好的“全球化”方式。

至1999年12月底,我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3076亿美元。外商投资企业工业增加值4201亿美元,占全国20%;工业产值17696亿元,占工业产值的27.7%;涉外税收1648亿元,占全国15%.未来5年以国内市场为代价,每年可以吸收600亿美圆,但外商直接投资不是越多越好。

首先,很难通过合资方式引进先进技术,引进外国设备过多会冲垮国内机器制造业。

其次,国内关键产业如飞机制造,数控机床,电脑芯片等,会被跨国公司整合和控制难以独立发展。是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在主导全球产业结构调整,通过跨国合并,收购和合资形式向全球投资,往往是内部分工的结果,海外合资企业仍然受总公司指挥。中国最大的外资企业是德国的巴斯夫,在中国有9家化工企业,从尼龙,地毯,醇,涂料,维生素,乙烯,染料,乳胶,到分散体,形成系列产品分工体系。国内企业受到行政系统(条条块块)的分割,缺乏内在的技术和生产联系,即使掌握大部分股份,也很难敌得过跨国公司的技术,商业和金融控制。

第三,“国内市场”也不是轻易可以让得出来的。对于外国投资者来说,占领市场意味着最终得到外汇而不是人民币;我们让出国内市场,就要承诺外商人民币利润的自由兑换。目前外商投资的国内人民币利润每年大约2000亿人民币,只有10%左右兑换成外汇汇出,其余留在国内再投资了。数年之后,利润总额将积累到20000亿人民币,相当于2000亿美圆,等于国家外汇储备。如果在突发事件下集中要求兑换,就难免诱发外汇金融货币危机。

未来5年,我国仍旧可以继续扩大对外开放度,特别是金融方面;同时积极准备战争期间,西方全面封锁以后的补偿措施。

(二)

如果2005年发生台海战争,西方全面封锁,我国经济损失有多大?

(一)2000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83000亿人民币,按照1:8.3汇率,为10000亿美圆,外贸4743亿美圆,增加31.5%;出口2492亿美圆,增加27.8%;进口2251亿美圆,增加35.8%.顺差241亿美圆。其中一般贸易出口1052亿美圆,增加32.9%;进口1001亿美圆,增加49.3%.加工贸易出口1377亿美圆,增加24.1%,进口926亿美圆,增加25.8%.机电产品出口1053亿美圆,增加36.9%,高新技术出口370亿美圆,增加50%;进口初级产品467亿美圆,增加74%,原油,大豆;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增加30%.外贸依存度是以外贸总额除以GNP,为47%.如果扣除加工贸易的重复计算,外贸依存度为35%,全部扣除加工贸易,外贸依存度为2 3.5%.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人民币汇率假设为1:5,国民生产总值为16600亿美圆,外贸依存度为28.6%.扣除加工贸易为14.3%.

(二)假设中国沿着经济主义自由路线继续发展,不进行重大利益格局调整,国内外资源状况仍旧可以支持5年左右经济增长。假设国内生产总值年增8%,2004年为111553亿人民币,按照1:8.3汇率,为13604亿美圆。外贸总额9196亿美圆,外贸依存度达到67.5%.如果扣除加工贸易为39%.

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1:5汇率,国民生产总值为22311亿美圆,外贸依存度为41.2%.扣除加工贸易为21%.

如果人民币名义汇率贬值到1:10,国民生产总值为11155亿美圆,外贸依存度达到82.4%的历史最高水平。扣除加工贸易为41.2%.国内通货膨胀,按照购买力平价1:7计算,国民生产总值为15936亿美圆,外贸依存度为57.7%,扣除加工贸易为26%.可以预见,2005年是中国经济主义自由路线的顶峰。

2005年出口年增加15%,为4358亿美圆,进口年增加20%,为4668亿美圆,外贸逆差达到310亿美圆。加工贸易年增加15%,出口2408亿美圆,工缴费500亿美圆。

外商直接投资保持年600亿美圆水平,使国际收支保持顺差。国家外汇储备保持2000亿美圆。股票市场对外资开放,金融依存度大幅度提高。

(三)国家外汇储备在2005年超过2000亿美圆。

如果在2001-2004年突击进口战略物资,年增加进口200亿美圆。在2004年底,我国进口总额将增加600亿美圆,为5268亿美圆,外贸逆差扩大到1000亿美圆。国家外汇储备下降到1400亿美圆。

(四)假设2005年出现西方全面封锁。加工贸易全部停止。

2000年加工贸易出口1377亿美圆,占出口总额2492亿美圆的55.2%,加工贸易进口1001亿美圆,占进口总额2251亿美圆的44.5%.加工贸易总额2478亿美圆,占进出口总额4743亿美圆的52.2%.

2004年,加工贸易按照年15%增长率,可以达到2400亿美圆的出口。如果全部中断,损失是:

(1)外贸总额降低4500亿美圆,出口降低2800亿美圆,外贸依存度降低50%;

(2)4000万人失业;

(3)国家外汇收入降低500亿美圆;

(4)加工贸易全部使用进口原材料再出口,对国内产业没有带动效应,全部中断以后国内只损失20%左右的工缴费,2004年为500亿美圆左右,假设乘数效应,损失1000亿美圆。

(5)2004年的GNP是13604亿美圆,2005年如果继续增长8%,应该是14693亿美圆,现在减少到13693亿美圆,只增长0.6-1%,增长率降低7个百分点。

(五)从美日欧出口大部分中断。

2004年我国出口4358亿美圆,其中一般出口2000亿美圆左右,其中向美日欧出口占60%,1200亿美圆。

美国是我第二大贸易伙伴,我对美出口占出口总量20%以上,按照美国统计达到30%.我在美国出口份额中仅维持在2%左右。我对美国的资金和技术也有依赖,从美国进口最多的是技术含量高的机电产品(1998年为94.18亿美元,占自美国进口总量的55%),有些难以替代。

日本是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1998年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17.9%,日本的资金技术对我也极为重要。

欧盟是我第三大贸易伙伴。1998年占我对外贸易总额的15.1%.

香港是内地第四大贸易伙伴和最大的出口市场,1998年占我对外贸易总额的14.1%.

1998年我国外贸的64.3%、约2071亿美元,是与美日欧的贸易(含内地与香港的贸易),我们获得的贸易顺差629亿美元,如果没有这一块,外贸将有逆差193亿美元。

假设2005年对美国日本出口全部中断,对欧洲出口部分中断,影响是:

(1)出口减少1000亿美圆。2005年出口在和平环境下可以达到5012亿美圆,减去加工贸易2770亿美圆,一般贸易1000亿美圆,只剩下1242亿美圆,考虑到向其他地区增加出口,估计为1500亿美圆,降低75%,大约倒退到1997年的水平,倒退8年。

(2)一般贸易出口的减少对国内经济的影响比加工贸易大得多,因为大部分原材料来自国内,有连锁性收缩效应。假设有3倍的收缩效应,即3000亿美圆,相当于24000亿人民币。用3000亿美圆除以2004年的GNP13604亿美圆,经济增长率降低22%.

(3)加上加工贸易中断的影响7个百分点,共29个百分点。这就是加工贸易中断和出口下降对于国内经济的影响:第一年GNP下降29%,第二年下降更大一些,假设30%.第三年才有可能有所恢复。

(4)出口产品国内收购额占全国商品零售总额的40%左右,如果降低75%,将使国内总需求降低30%,加上乘数效应,将使国内通货紧缩和企业破产更加严重,失业再增加4000万,共增加8000万。

(六)关键进口供应基本中断

2000年我国进口大类产品是:矿产品245亿美圆,化学品181亿美圆,塑料橡胶164亿美圆,纺织原料和制品166亿美圆,贱金属206亿美圆,机器电器852亿美圆,光学医疗设备82亿美圆。

由于大量引进外国设备,我国工业最先进的部分,设备,原材料和零配件对于进口的依赖程度相当高,在1994年,工业对进口的依存就达到30%,现在可能超过50%.特别是尖端科技如芯片,数控机床,航空航天等方面,在关键部分依靠进口,影响更大。

(七)能源供应受到影响。

(八)沿海地区损失严重。

1989——1991年西方对我国经济制裁,停止对华军品贸易和国际贷款。1989年,我国的外贸增长率下降15.7%;1990年又下降3.3%,其中进口下降16.8%.我国经济连续3年低速增长,1989年4.4%,1990年4.1%,1991年7.7%.

西方制裁对于沿海地区的影响尤其大。东南沿海地区指华东华南,福建、广东、浙江、上海、江苏南部,香港、澳门。

不含港澳,1999年有2亿多人口,耕地面积1000万公顷,占全国7%;国内生产总值近3万亿元人民币,占国内生产总值37%;新增固定资产投资9000亿元人民币,占全国32%.钢产量2800万吨,占全国23%;汽车36万辆,占全国20%;塑料324万吨,占全国40%;化纤385万吨,占全国60%;纱184万吨,占全国32%;冰箱530万台,占全国40%;洗衣机635万台,占全国50%;彩电2770万台,占全国60%

(三)

损失是巨大的,但是并没有象某些人宣传的那样,经济倒退20年。不计战争打到中国本土,只计2005年西方全面封锁的损失,中国将在两年之内,每年经济下降30%左右,经济水平倒退到2000年的水平。这样的经济损失,如果突然到来,我们没有准备,显然不能承受。如果有准备,则不难承受。

目前美国经济的调整,已经影响中国的出口。加入WTO将使中国社会受到全面的国际冲击。国内社会结构与制度,将与国际发生剧烈的摩擦。22年形成的单一经济思维,又不能够把个人,企业和既得利益集团的经济利益,与国家的地缘政治利益统一起来,不能把国家经济发展战略与安全战略统一起来,甚至严重忽视后者。按照目前经济路线发展下去,中国在突然遭到西方全面封锁的时候,将措手不及,丧失与美国抗衡的能力。到时候,“不战而屈人之兵”只不过是人家屈我们之兵。眼争争看着台湾独立,因为惧怕西方封锁而不敢开战。

因此,目前5年的利益格局,经济战略和价值取向的调整,比未来的军事战争更加重要。如果在经济方面过分依赖西方,在文化方面过分崇拜西方,等于自我瓦解,军事战争难以取胜,甚至不战而降。

目前的补偿措施包括:启动内需,劳动积累,清除腐败,扩大重要物资进口,发展战略产业,调整收入分配等等。关键问题不在技术的可行性,而在于能否打破既得利益集团的干扰,发挥中华民族的巨大凝聚力。

21世纪中国将以大国身份参与国际竞争,和美国形成又合作又竞争的关系。

美国在谋求全球单一霸权,中国在亚洲的力量也有明显的增长。亚洲的未来,取决于中,美,日,东南亚几方的利益角逐,中国的力量处于上升时期是毫无疑问的,为了冲破未必束缚,即使一战也再所不惜。特别是关系我国出口3/4航道和石油运输线的马六甲海峡,不能被台湾独立势力所控制,台独势力背后就是美国和日本的势力。中国在全球化中应该以大国姿态,提出独立的见解,努力争取自己的利益。

总体来说,西方的封锁没有那么可怕,即使我国没有补救措施,只不过把中国经济水平从2005年拉回到2000年。受损失的主要是沿海地区和高消费这部分。

如果我们能够及时甚至提前进行经济文化战略调整,那么中国将在备战的原则下,解决许多和平时期不好解决的问题,反而使中国更加强大。

以备战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和平求和平则和平亡;以战争求统一则统一在,以退让求统一则统一亡。真正能够保持国家统一,冲破美日,台湾印度封锁的,军事力量是重要的,但是目前的经济文化调整更为关键。不可能设想在一个严重依赖西方的经济体系,和文化倾向的背景下,能够真正取得军事战争的胜利。反之,经济文化调整到位,到有可能制止战争,取得和平统一。

战争也没有那么可怕。我们是在家门口打仗,只要控制住美国在亚洲的盟国和军事基地,美国从关岛和航空母舰上支持台湾,成本太高,无法保护台湾。关键是我们能够有效清理内部的问题,万众一心,一定能够取得全面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