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马踏辽河,剑指东京! 大战锦州(你死定了!)

jingdong12 收藏 25 1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URL] 日本人在开战的第一仗输的很惨,粟裕用八千人的代价全歼了日军的一个旅团,还捎带了一个不满编的满洲国防旅。马高柱的伤亡在三个师当中算是大的,因为他承担的是正面攻击,四千多名战士有两千多人都是牺牲在鬼子壕沟前的暗堡下。这也是没有办法,小鬼子的暗堡修的实在让人佩服,战士们必须用自己的生命来侦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日本人在开战的第一仗输的很惨,粟裕用八千人的代价全歼了日军的一个旅团,还捎带了一个不满编的满洲国防旅。马高柱的伤亡在三个师当中算是大的,因为他承担的是正面攻击,四千多名战士有两千多人都是牺牲在鬼子壕沟前的暗堡下。这也是没有办法,小鬼子的暗堡修的实在让人佩服,战士们必须用自己的生命来侦察那些暗堡的具体位置。

一月二号清晨,粟裕派一师驻防,二师和三师直扑女儿河。何平也命令马占山和陈明仁火速行动,以完成对锦州守军的合围。林彪将一份电报看过后递给何平:“日军好象非常清楚你要打锦州,他们已经在东北下发了全体动员令,并且有十万日军在沈阳集结。满洲国防军的两个军已经开始向锦州运动。”

形势在林彪看来是十分严峻的,而何平的脸上却出现了笑容。林彪看见后,有些猜想不透何平的想法。

何平笑,是因为日军的反应和李凌树提供的那份情报上完全一致,这更说明了那份情报的可靠性。那份情报上,还有日军其他安排。所以何平笑了,他感觉自己现在像是打牌的时候能看见对手手里的牌一样,除非自己一手臭牌才会输。假如日军按照他们原定的计划出牌,何平会让他们输掉内裤。

何平马上说道:“命令陈明仁,不必再和日军搞什么隐蔽了,明刀明抢的杀过去。然后部分部队虚张声势,大部队随时准备插向葫芦岛,防止日军从这里登陆参加锦州战场。”

林彪的眼都看愣了:“你是说日军会从海上登陆支援锦州日军?”何平点点头:“满洲国防军的那两个军只是日军放出的烟雾!空中优势完全在我们这一边,想在白天进行大规模的兵团运动几乎是本可能。东北可不比内地,如果在夜晚行军,顶多两个晚上,这些人就没几个了,所以日军最好的办法,就是轮船运兵!”

这是日本关东军参谋部想出的最好的办法,林彪当然一听就知道是正确的,“恩,有道理。不过那两个军怎么办?就算他们只能有一万人抵达战场,那对我方也是十分不利的。”

锦州战场,挺进兵团的兵力并不占据优势,最主要的是没有任何人会再给何平兵力上的增援。何平却信心十足:“他们不会现在来锦州,因为锦州的形势能支撑,胜负还没有判明,你如果是日军,你会怎么做?”

林彪想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美军飞机对锦州交通线的轰炸已经让锦州的物资供给十分紧张,他们是来保障交通线的!”接着一转话锋:“但是在情势危急的时候,他们一样要快速投入战场,所以他们的立脚点在这里——四平!”

林彪来回的走了两圈,然后说道:“可以让第四军在葫芦岛隐蔽行踪,等待日军上岸后立足未稳再发起攻击。我建议你把司令部直属的炮兵师拨一个过去。”

何平点点头:“我去找史迪威,让他动员在中国的所有飞机局时全部参加战斗,张家口机场可以做为后方飞机的加油站。至于那两个满洲军,我已经电令刘虎,不能让他们安身。”

林彪这才放心:“我听说了,刘司令在东北进展的十分不错,只是这两个军加在一起有七万人,刘司令能拖的住么?”何平也不知道刘虎现在究竟拉了多少人,刘虎从没和他说过。

刘虎不说,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时候刘虎正在汤庭的山寨里做着统计,这里现在是他的指挥部。

“刘司令,我的人马是两千三百号,自己有一千两百支枪。”满大厅里坐了两三百号人,这可不是汤庭的那些小喽罗,这些人全是东北响马,他们有的是刘虎拉来的,有些则是自己来投奔的。随着这最后一个人把人数报出来,刘虎看看身边的胡松云。

胡松云马上对他说道:“你猜猜。”刘虎大胆的说了一个数字:“十五万!”胡松云摇摇头:“二十五万!”刘虎一惊,然后笑了,小声说道:“没那么多,这些人报数的时候肯定多报,为的是多领一些大洋和枪。”

接着冲下面一抱拳:“各位兄弟!大家看的起我刘虎,今天都聚在了这里,为的是什么我也不多说了。只有一句话,刘虎也是条汉子,说出来的话落在地上就是冰疙瘩!大洋,前天我们的骑兵送来一些,不过可能不够我说的那个数,大伙先分了,剩下的算我欠大家的,等大军入关,马上给大伙补上。至于枪么,也少不了大伙的。”

前天鄂有三路过这里给刘虎带来一些物资,不过枪支却是不多,只够刘虎武装一个团的。

底下一人站了起来:“刘司令,这些我们都相信,我们来投奔你,你也不会让我们饿着肚子空着手,关键是一点,刘司令以前说的,东北这地盘被日本人占去的土地,谁打下来就是谁的,这句话可还做数?”

刘虎点点头:“当然做数!”旁边又有人说道:“可是你们的宣传单上说,只要日本人老老实实的呆着,你们就保证不动他们,这倒让我们有些想不明白了。”刘虎哈哈一笑:“是啊,所以,只有你们自己打下来,才能是你们自己的!”

响马们恍然大悟,原来天上不可能掉馅饼,不过这依旧对他们充满了诱惑力。响马最羡慕的是什么?地主老财呀!眼看着自己就要做地主老财了,他们的心里都充满兴奋。

刘虎接着说道:“可是我把话说在前头,咱是中国人,谁要是干祸害老百姓的事情,可别怪我手黑!”下面一片拍胸脯的声音。刘虎接着说道:“大伙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路上那满洲国防军的两个军给我拖住,不让他们进四平!”

刘虎知道这些人根本就没经过什么纪律性的训练,或许其中有不少枪法好,身手好的人,但是如果你要按照正规军做战的模式去安排他们,那就是让他们去送死。他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让每个山寨统领自己的弟兄,轮流出出骚扰。一但敌人追击,则马上派靳戴指挥铁血队出击。另外汤庭的部队经过这几个月的训练,也能一用,至少在单兵素质上面面对满洲国防军不会吃亏。

至于彻底的改编这些队伍,刘虎知道,那要等大军入关才行。那时候这些人一部分去做了地主,也给了自己改编的理由。

日本人也同样没有想到刘虎能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拉拢这么多人马,两个军不光无法保障锦州的物资交通线,甚至自己的供给都出现困难。大批的粮食和军械出了沈阳后就很快落到了刘虎的手上,这让已经饥寒交迫的锦州守军更是雪上加霜。

河香原三拿着手里的窝窝头,心里不由的一阵感慨,这些东西,以前只有那些在他眼中血统底下的支那人才吃。旁边的参谋看见他的神色,上前一步:“阁下,您吃吧,过两天,可能连这个也没有了!”河香原三实在是吃不下去,他把窝头放在一边,走到地图前:“敌人现在打到哪里了?”

参谋忙的拿起指挥棒:“四日傍晚,敌第三军攻陷钟屯,我守军第二旅团自旅团长以下,全部阵亡!六日,我军被迫放弃营盘。同日午时,松山失守。何平现在已经率部队抵达锦西,林山依男师团长不听劝阻,擅自率部队出击,结果损失了惨重!”

河香原三叹口气:“城内的情况怎么样?”参谋的语气还是那样的悲观:“我们已经下发了全体动员令,城内的适龄男子都被征召入部队。不过支那人对皇军在飞机撒下传单后允许日籍妇女儿童和老人撤离,却不许他们的家人离开十分不满,他们许多人在开枪的时候都是对天开枪!”

河原香三又叹了口气:“援军怎么样?”参谋摇摇头,表示还没有动静。日本人的如意计划是趁何平在锦州苦战的时候,忽然从葫芦岛登陆,让何平两面受敌,这个时候锦州的城防战还没有开始,他们自然不急着行动。

日军参谋看着河香原三:“司令部命令我们无论如何不准撤退。”这时候,一日本通讯兵匆忙的跑了进来:“报告!十分钟前,敌人向钟家屯,唐庄子,薛西,宋家沟同时发起进攻!”河香原三没有感到任何意外,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声:“终于开始了。”

一月八日,何平在清除了日军的外围防御性据点以后,于中午两点,向唐庄子和宋家沟发起进攻。马占山和商越向仲家屯攻击,陈明仁也开始攻击薛西。这标志着锦州城防战拉开序幕。

双方的炮火同时震动着脚下的大地,战场上的每有个人都感觉到脚底下地皮发抖。茧子处在阵地的最前沿,感受是最深的。但双方的炮火稍做停歇之时,茧子立即命令部队向敌人发起攻击。

他的对手是日军精锐的上村一虹旅团,能以旅团长的名义来命名整个部队,足以说明对手的实力。上村一虹没有等茧子冲到他的阵地面前就发起了反冲锋,他相信大日本皇军在肉搏战中能战胜一切对手。但他并不是狂妄的自大,他果断的放弃了日军一贯在拼刺刀中退子弹的做法,他明白自己的对手同样的训练有素,一命换一命是值得的。

双方第一轮冲锋的士兵几乎没有见面,交错的子弹就让阵地中间多出了几百具尸体。第二次茧子投入了更多的兵力,试图对敌人的防线造成威胁。但日军也同样投入了两个大队的兵力反冲过来。

前面的人即使被打成了马蜂窝,后面的人依然向对手冲去。当刺刀和大刀发出第一声碰撞声的时候,茧子和上村都相信胜利离自己不远了,这时候战场上谁也没有预想到,战斗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

战士们这时候明显的感觉到面前的小鬼子和关内的日本兵明显不是一个档次上的,警卫师可都是一七四军的老战士,在以前对鬼子的时候,总是感觉自己五个人一团,手枪加大刀马上就能把敌人送回日本去。现在却是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代价。

日军是三个一组,不过两个小组配合做战,人数上不比他们少,战术配合也并不逊色。战士们这时候才知道,几个月的强化训练实在是他们保命的本钱。

半小时的拼杀,茧子看见一个又一个好兄弟倒了下去,但部队仅仅向前推进了不到一百米!他马上抄起自己的双截棍要上战场,幸好被他的参谋死死抱住。一百米的距离留下多少人的生命,现在没人有兴趣统计,战士们依旧在金属的碰撞声中慢慢的向前压上。

上村也不甘心,马上又增加了兵力,试图将我们的战士压回去!茧子发现这一情况后,马上喊来自己的一营营长。一营是郑草没走的时候帮他建立的,战士都是他手里最好的战士。

茧子对那营长说道:“兄弟,看见前面那鬼子的阵地了么?”营长点点头,茧子接着说:“我们冲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冲上去,这一次看你的了!”那营长看着前方不到一公里远的鬼子阵地,立马说道:“师长放心,打不下来我就不回来了!”

一营长带兵力投入战场的时候,正是我们的战士有些支撑不住的时候,一股生力军的加入马上使得局势有所好转。营长冲在最前面,拿着大刀和四个战士组成一个战斗组,向一个拿指挥刀的鬼子杀过去。

营长早就看出他是这局部战场的指挥,因为他身边的日军队型最为完整,即便有人死亡,也马上有其他的日军来补充。一营长的眼睛能够看清楚那指挥官的眼神,他明显的感觉到对手已经注视着他了。一营长一刀将一个小鬼子的脑袋砍下以后,将刀尖指向那日军指挥官,用中国话大声喊道:“你死定了!”

那指挥官显然听的懂汉语,马上手一挥,有十几个小鬼子冲一营长杀了过来。一营长却并不喊人增援,他身边的几个战士都是他信的过的,“掩护我去杀那兔崽子!”几名战士马上明白过来。

周围听见营长喊话的战士也马上明白过来,纷纷向营长这里靠拢。营长距离那鬼子指挥官还有四十多米的距离,双方先是对射。我们的手枪射击速度上明显快于对手的三八步枪,但三八步枪的穿透力却是很强,有时候一枪能打中两名战士。

就在一片枪声之中,营长的刀被三把刺刀架住,一个小鬼子一见有机可趁,马上一刀刺向营长的胸口,但营长后面的一个战士发觉营长危险以后,马上把手枪里面的两颗子弹全部射在那偷袭的鬼子身上。但由于注意力转移,两发子弹射完以后,一阵冰凉的感觉从他的后心传来,随着那刺刀快速的抽出,他感觉两只眼睛忽然发黑,什么也看不见了,身体也猛的倒在地上。

他旁边的战友愤怒的砍下那鬼子的脑袋,然后大喊一声:“爬下!”那战士把手榴弹向鬼子的指挥官丢了过去。

小鬼子的指挥官有些笑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丢手雷?那时候的手榴弹都有一个延时,这几秒种足够一个战场上的老兵逃生。而扔手雷的人却要把自己的空门漏在对方刺刀前。

鬼子的笑容还没有绽放,他就发现有一很严重的问题,就在那战士把受累扔出来,鬼子兵的注意力都被吸引的同时,另一个中国军人却把手雷挂在身上向自己的阵型里冲来。他马上喊道:“注意另一个!”

已经迟了,一个反应稍微慢一点的鬼子正在抬头看着天上手雷的飞行轨迹,以确定自己的逃生路线,只感觉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那鬼子兵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中国人再冲自己笑,那人拿起手里一个正在冒青烟的手雷说道:“孙子,找这个吧?”

在鬼子兵惊慌的叫喊声中,几声巨大的爆炸声掀起周围一片尘土。营长从土堆里面爬起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已经没有几个活人了,而那日军指挥官却也慢慢的站了起来。

营长二话没说,一把提起大刀,“啊”一声杀了过去。

但是几刀过后,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这小鬼子的对手。战友虽然就在不远处,但都被日军缠住,无法支援他。那小鬼子这时候却不住的玩猫戏老鼠的游戏,一会在营长的腿上砍一刀,一会在胳膊上砍一刀,并且摆出很酷的造型。

他不是在耍酷,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对战场上日军的士气和信心都能起到一定的鼓舞作用。

营长随着每一刀从自己的身上划过,都能感觉到力量的流失。他双手抱着大刀,带着身上一条条伤口,一次次跌到,又一次次的爬起来冲上去。鬼子指挥官想创造的局面,是这个支那人倒在自己脚下,不断的呻吟,但他慢慢的失去的耐心。

有好几刀,至少有好几刀自己都有把握让这个支那人倒在地上呻吟,但这人却一次次的爬起来,一次次的向自己冲过来。哪怕这个人现在从他的面前逃走,这也是他能接受的结果,他绝对不会追击。但现在,营长又一次向他扑来。

鬼子的刀架在营长的肩膀上,小声说道:“你现在走,我敬重你是条汉子,放你一命!”

营长惨笑道:“你做梦!”

鬼子指挥官愤怒说声:“好!”武士刀一动,一片血光四溅,同时飞出的,还有营长的胳膊。

营长的身上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所有的人都看见,他一只手用大刀撑在地上,身体在一起慢慢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好几次,他终于站住了。营长看看战场,他知道战士们都在看他,他将刚刀拿好,大声喊道:“兄弟们,杀鬼子呀!”再一次向那鬼子指挥官冲了过去。

鬼子指挥官明白了,让这个支那人躺在自己脚下可以,让他哀号是绝对做不到的。鬼子指挥官的武士刀从营长的小腹进去,从后面漏了出来。营长的身体依然站着,但头却慢慢的垂下,手也向下落去。

小鬼子有些失望,他虽然鼓起了日本兵的信心,但却没能让营长求饶,没能打击中国人的士气。他正想把武士刀抽回的时候,忽然发觉对手的眼神又发出光芒。

“不可能!这不可能!”鬼子指挥官狠命的让武士刀在那胸膛里搅动。营长忽然发出狼一样的叫喊声,整个战场都听见了。

营长那只血淋淋的手再一次举起血淋淋的钢刀,猛的砍在那鬼子指挥官的脖子上。鬼子指挥官的嘴里流出鲜血,惨笑说道:“至少你是一个英雄,我们没有胜负!”

营长用尽身体最后的力气:“有!”鬼子指挥官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一阵很大的力量传来,他再气绝之前,不由的跪在地上,跪在营长面前,跪在营长的钢刀下。

营长的头,这一次真的抬不起来了,但他的身体依然站立着,站立在东北的土地上,毫无保留的接受着对手的膜拜。

战场上的士兵都看到了这一幕,挺进兵团的士兵好象发疯了一样,日军开始节节后退。但后退并不代表他们放弃,日军退入战壕以后,依然和我们战士进行殊死的搏杀。直到最后一个小鬼子,还端着刺刀向我们的战士冲来。

另茧子没有想到的是上村丝毫不给他时间,战壕里面的肉搏战刚刚结束,鬼子的炮火扑天盖地的倾泻下来,不但轰击战壕里面的战士,还阻断了茧子派部队上去增援的道路。同时上村一虹发起反攻,试图趁我立足不稳,一举将失去的阵地夺回。

茧子马上命令炮兵反击,等鬼子的炮火一停,立即组织部队前去增援。战壕里面的战士体力几乎已经达到身体的极限,但最严重的问题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弹药。

几个小时的战斗让随身携带的弹药都消耗完了,本想在鬼子的阵地里补充一些,哪里想到现在锦州的小鬼子困难超乎想象,阵地上的三八步枪基本上都是空的,机枪子弹也少的可怜。

战士们不得不再一次的投入的肉搏战当中,上村刚才从望远镜里看的清楚,首先攻入自己阵地的已经是一帮疲惫之师,他本对立即收复阵地充满信心,但是他没想到,就是这一帮疲惫之师硬是支撑到了茧子的援军到来。直到晚上八点,茧子才把得到的阵地稳固。

为此他付出了六千人伤亡的代价,还不算轻伤不下火线的。

茧子看着参谋报的伤亡数字,有些感觉头疼:“对面的日军还在反攻,如果在这样打下去,我们师明天早上就可以撤消编号了。”参谋想了一下问:“是不是向司令求援?”茧子想了好长时间,拿起电话最后还是又放下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对手虽然还在反攻,但上村也是一样,他的一个旅团现在只剩下四千多人。上村现在是用满洲国防军在趁着夜色骚扰他,日本则在全力加修第二道防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