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作为中国人,的确知道我们身边的变化;而且有的还真是日新月异。但我们又隐隐约约感到变化的两个极端,如我们国有企业的领导都百万了;这可是火箭速度。可我们下岗的人员还在百元的低保线上,仿佛原封不动。因而我们都知道我们社会的两极分化严重,但却没有一个具体的形象评价;我佩服外国人的见识,他们竟然做出了‘欧洲加非洲等于中国印象’的评价。我们不能不从内心佩服外国人,能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我们的弊端。


我们还记得布什到浦东一看后大呼上当了,当初WTO谈判咋没把中国当成发达国家;看浦东的高楼大厦比纽约都不差呀。有一位在中国工作的外国朋友,回国以后他的朋友问他对中国有什么印象;他说‘中国城市的三亿多人现在越来越接近欧洲,而农村七八亿人却越来越像非洲;所以欧洲加非洲等于中国,这就是中国印象’。






上图就是我们一个贫困地区的基层政府机关大楼,就是最发达国家的基层政府机关也没有这么气魄;所以我们的发展态势超过了欧洲,这就是事实;因为我们GDP和人均GDP都达到了这个层次,这就是我们自豪而又荣耀的地方。看我们的各级领导的办公设施更新换代速度,我们从心里感到欣慰;我们这些多年艰苦朴素的领导阶层,也应该在享受上超过发达国家了;这也是全中国人民的光荣呀。


然而当我们还没有从内心感到高兴的时候,另一个铁的事实使我们的心拔凉拔凉的;下图就是我们贫困地区的学校,你能在欧洲国家找到吗;不可能的,它只有非洲国家才有;所以外国朋友才得出:欧洲加非洲等于中国的印象。在这两个图片面前,我们自己也能得出这个印象;因为它的反差就是如此。






我们不能说我们没有变化,但我们有些变化实际是‘举国体制’的结果;如我们‘举全企业的财力,就能使企业领导住上别墅;但绝大多数员工还是连经济房都没有’。这时外国人到我们企业领导家中一看,这都赶上人家的总统了;中国的企业好发达呀。我们同样记得,有一个贫困县的财政局大楼;竟然占了地方财政的五分之一。这在资本主义国家可是天方夜谈,但我们却是事实;因为我们有‘举国体制’的武器,使我们能使‘少数人尽快地富起来’;而多数人全部在幕后,外国人又见不到;这也是我们的国情呀。


从我们的发展观看,这些都不错;因为‘少数人先富起来’是国策,所以没有问题。但从和谐社会看,的确又存在问题;如我们下岗人员吃低保,可国有企业的领导者却拿年薪几百万;如果没有这些人下岗,也不会有今天的年薪几百万;这也是事实。如果说和谐是既得利益者们的事,我们社会早就和谐了;因为我们超过了欧洲,我们能不和谐吗。如果说和谐是全社会人的事,我们还没有和谐;你能说非洲和谐吗。我们社会欧洲与非洲并存,和谐不可能存在。下岗人员几百元,领导者几百万;这是和谐吗。


是啊!外国人看中国的老百姓,收入水平达到或超过非洲;可我们的住房却超过欧美。因为这样的房价是为领导者准备的,他们的年薪几百万才能买这样的房;可我们的领导者有‘举国体制’的福利别墅,可能我们的房是为外国人准备的吧。


外国人看中国的教育,到处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靠教育’,‘教育兴国’等等遍及中国大地。然而我们的教育经费投入却只能与非洲穷国看齐,中国老百姓自掏教育经费之多应该是全球之冠了;而且我们社会还在发考试和教育延伸财的人多的是,使我们受教育成本和考试成本成为世界之最。


外国人看中国的收入,我们的公务员薪水不拿老百姓的平均工资;而是平均工资的几倍以上,所以我们的工资增长是通过与公务员缩短差距而实现的。而人家是通过经济增长后老百姓增加工资,最后是公务员缩短与社会收入差距而增加工资的。


是啊!别说外国人,我们自己也都糊涂了;不知我们是欧洲或是非洲,反正我们不是亚洲。我们是继续推进欧洲(既得利益阶层)的发展呢,还是加快非洲(老百姓)的步伐而赶上欧洲呢;这才是老百姓最关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