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近若干条国际新闻使我想到了这个令不少华人伤心的题目。


法国《世界报》2月19日以《藏画寻找物主》为题报道:法国保管收藏的五十多幅名画,包括马奈、保罗·塞尚、马蒂斯等超级大师的作品,正在以色列作巡回展览。这些名画是二次大战中被纳粹德国从私人收藏中抢夺,被《世界报》称之为“art vole(被偷盗的艺术品)”,主人们大多数是已经死于纳粹毒气室的犹太人。这次展览的目的之一,是帮助寻找这些艺术珍宝的合法主人或其后代,以便物归原主。


另一新闻是美国《时代》周刊差不多同时报道:近两年来,意大利文化部在国际上积极采取法律行动和道德游说,要求美国许多博物馆和艺术馆归还源于意大利的大量艺术珍品。尽管美国各地的博物馆许多年来从艺术品市场上“合法”购买了这些珍品,但是意大利文化部展示许多证据,表明这些艺术品原来都是通过在意大利的非法盗掘而辗转流出的。在意大利政府的坚持下,美国不少博物馆,包括著名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和洛杉矶的Getty艺术馆,都被迫同意逐渐无偿归还这些珍品。


另外还可以引用笔者曾经介绍过的伦敦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额尔金的大理石雕”,这是苏格兰第七世额尔金伯爵于18世纪末,从被奥斯曼土耳其占领的希腊雅典闻名于世的帕瑟农神庙中盗劫的。尽管事隔两个多世纪,希腊政府今天坚持要求英国归还这批艺术遗产,并且获得国际上越来越多的道义和法律支持。




百年积弱国宝流失


由此联想到在中国百多年积弱的近代史中,不知有少国宝流失海外。其他不说,连千古一帝唐太宗葬地昭陵北麓祭坛两侧庑廊的六幅无价浮雕石刻,也即“昭陵六骏”,如今只剩下残破的四骏在陕西省博物馆。有两骏在上世纪初被盗卖到美国。


再如位于北京西郊的圆明园,原是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盛世的结晶,不仅是东方文化的荟萃,也包容了清朝前期对西洋艺术的大量吸收采纳,收藏了无数艺术精品。可是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英法联军抢夺一空,然后付之一炬。圆明园今天的断垣残壁,是欧美博物馆中大量中国国宝来源的无言明证。非常凑巧的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直接指挥英法联军攻占北京的统帅不是他人,正是抢夺雅典帕瑟农神庙石雕的巨贼之子——第八世苏格兰额尔金伯爵。


百多年来流失的国宝,远远不止这些艺术珍品,更有无价的文化资产。八国联军侵华时散失的《永乐大典》便是一例。倒是在1950年代,前苏联和东德政府出于“兄弟党”之情,归还过若干被八国联军抢夺的《永乐大典》残卷。至于法国伯希和劫去大宗敦煌藏经洞文卷,使得历史大师陈寅恪痛诉“吾国学术之伤心史”。

随着中国经济起飞,近年有国内博物馆以高价购回若干流失海外的国宝。但是欧美公私博物馆、美术馆的无数珍品,即便出连城价格,也永远无法尽数收回。然而笔者引述的新近新闻,却表明这些国宝完全有可能援引道德原则和国际法律追回。



追回国宝的先例




犹太人追寻被纳粹迫害掠夺的私人文物宝藏,是追回被掠夺国宝的可资援引的道德先例。而意大利文化部近年来成功从美国博物馆收回文物,则提供了很好的法律渠道榜样。意大利政府的大量成功案例表明:即便欧美博物馆通过合法渠道收购了这些藏品,只要最初的发掘非法,仍然应该无偿归还原主。


其他不说,今天收藏于美国宾州大学博物馆的昭陵二骏,最初显然是盗劫,已经被装箱的其他四骏被截留在陕西省博物馆,是这一非法盗劫行为的明证。


希腊政府坚持追还1800年之前被盗的“额尔金的大理石雕”,表明中国自从鸦片战争以来被抢夺的所有国宝,都在物归原主之行列。


笔者建议北京文化当局应该制定两百年来中国文物流失海外的详尽清单,并且搜集当初这些国宝被劫被盗的法律证据,同时积极参与有关国际法律的制定和改进,理直气壮地像国际犹太组织和意大利、希腊政府那样,追还这些无价国宝。这不仅是对子孙后代的交代,也是流芳千古的盛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