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是日本人,这个结论不是历史学家的考证,而是一名河南籍战士的新发现。说是新发现也未免言过其实,因为他的这个发现距今已经36年了,只是时至今日我才替他公开。

珍宝岛一仗,新疆的军营里又多了一批河南兵,这当然包括我和我的战友。外号叫胡司令的战士刘和我是同乡(家同在一个乡)。人送外号胡司令的战士刘并非凶神恶煞,只是长相像胡传魁。其实战士刘憨态可掬,笨手笨脚,笨头笨脑。正因为他笨,加上在知识越多越反动年代中的他又没有多少文化水,大家都很喜欢他,也总拿他开玩笑。胡司令是个老实玩,不管谁开他的玩笑,开什么玩笑,他都没有红过脸,只是眯起小眼睛“嗨嗨”一笑了之。

我和胡司令同在汽车团服役,同在一个连队,又同时接受了“革命战士最听党的话”的严峻考验:他被分到炊事班当伙头军,我被分到连部当文书。胡司令干起活来力大如牛,背起一麻袋大米还学正步走,脏活、累活他都抢着干。连队管后勤的司务长很是关心胡司令的成长,要他好好学政治、学文化,关心国家大事和世界大事,还定期不定期地测验一下胡司令学政治、学文化,关心国家大事和世界大事的情况。汽车兵的营房大部分时间是空着的,留守的只有炊事班、司务长和文书。一日夜晚,司务长把胡司令和我叫去,开始了对胡司令国内外大事知识的考试。先从历史开始,司务长提问:蒋介石是哪国人?胡司令沉思片刻,很谦虚地回答:不一定对,蒋介石是日本人。司务长和我都笑了,胡司令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且慢,胡司令说蒋介石是日本人自有他的道理,不妨问个究竟。胡司令解释说:都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蒋介石那么坏,他不是日本人又是哪里人呢?

经过司务长的苦心教导,胡司令越来越越关心国内外大事了。他不但知道蒋介石是日本人,他还知道阿尔巴尼亚总统叶海亚汗,越南首相金日成,他还了解想当年八战抗战(八年抗战),毛主席去安阳(安源)。

胡司令经受住了“革命战士最听党的话”的政治考验,一年以后,调出炊事班去学习汽车驾驶技术。又一年以后,胡司令领取了驾驶执照。又两年以后,胡司令复员回乡。那时候,他本想留在新疆地方继续做贡献,无奈当时对复员军人的安置政策是“那里来那里去”。胡司令自以为根正苗壮思想红,又是汽车技术兵,就是回乡,当兵找出路,把农民的帽子甩到太平洋里的目标也一定能实现。他回到家乡,到县城找到复员军人安置办公室,向值班的办公室主任自我介绍了情况,要求能给安排一个开汽车的工作。办公室主任回答:愿望是好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那有那么的汽车开,这几年复员回来的汽车兵比毛驴子都多,全县所有的汽车都加在一起也装备不了一个汽车排。要想开汽车,还是先回生产队赶几年马车吧!胡司令复员回乡以后,我和他天各一方,至今已有32年了。据说,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胡司令没有开上汽车,也没有赶上马车,因为他所在的生产队根本就没有马。而他也一直没有把36年前的新发现——“蒋介石是日本人”去申请专利,也不知他现在生活的怎么样?

我之所以现在还念起他,并非我战友情深,而是最近有人给我讲了一则故事引发联想,才想起了多年断绝音信的胡司令。有人告诉我:在中国海关抓住了一名讲日本话的走私分子。缉私人员问他是哪里人?走私分子回答是河南人。缉私人员追问道:河南人怎么说日本话?走私分子放大了嗓门吼道:俺爷爷是河南人!

听了这个故事,我没有笑,也笑不出来。我由此想起了我的战友胡司令,想起了胡司令在36年前的新发现——蒋介石是日本人。36年后,日本走私分子自称他爷爷是河南人,这是不是对河南籍战士胡司令说蒋介石是日本人的报复?那国人中的一部分一个劲地起哄,把普天下发生的丑事、坏事、恶事都一概记到河南人的账上,要河南人埋单,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大概他们和当年的胡司令一样说“蒋介石是日本人”是一种无知的推理和地域偏见;大概他们和走私的日本人同在一条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