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社原创)晒晒太阳 糊思乱想

新年就算过去啦,一切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年前下了一场很大的雪,是我从未见过的一场大雪,看着大朵大朵的雪花就那样飘然而下,不用多大会功夫就满世界的晶莹剔透,站在飞扬的雪花中恍然如梦,真不似人间的景像。

第一天的时候特别兴奋,跟儿子一起在雪地里忙活了半天,堆起了我这一生的第一个雪人。第二天的时候很高兴,在美丽的雪景里留下了许多我不美丽的身影(窃笑)。然后第三天要上班啦,还有第四天.......,兴奋的心情渐渐淡去,铺天盖地的雪,人踩车碾,失掉了它原本的美丽;路旁株株的樟树无力承受那看似轻盈的雪花,纷纷断落,看着人心中隐隐的疼痛;站在公交站台上,半小时一小时总也不见公交车的身影.....想着,原来雪还真有不那么美丽的时候,那样站在雪地里只有一样风景是与平时大不同的,经常会有车辆停下,摇下窗户说上一句:有谁到XX地去不,然后就坐满了一车人,在旁人的羡慕中扬长而去。现在想明白为什么“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啦。

从大年夜开始,不见了个把月的太阳总算露出了笑脸,然后一路的阳光明媚,到今天已经过去半个多月,阳光还是一如即往的明媚,天天当头高照,天虽然还是很冷,但灿烂的阳光总这样暖暖地照着你,想不快乐都不行。在哪看见过这样一句经典的名言:至少你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是啊,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幸福的呢,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前几天,接到杨林的电话,一个离开二十几年的儿时的朋友,二十几年几乎音讯全无。少时的友谊真的很奇妙,二十几年连声音都不在听过的朋友,从第一句话始就没有陌生,旧友知音般的感觉一直在心里流淌,“亲不亲故乡人,美不美家乡水”,对我来说,真正的故乡人和家乡水都在那里,离开那里就为自己裹起了一层厚厚的铠甲,只为着防备这陌生的城市。早些时候看《士兵突击》,很不喜欢成长这个角色,有一天我恍然明白了我为什么不喜欢他:因为我很像他。不是像他的现实,用袁朗的话说,不管哪里他都是一个过客,不留痕迹的过客,他看似玲珑跟每个人的关系都很好,但每个人都进不了他的心里。他自己说的一句话很客观,他就是一根电线杆子,一个没枝没蔓的光秃秃的电线杆子。有多少人真的走进过我的心里?!.............

看着外面的阳光,很好心情的今天想写点什么,但毫无主题地写着写着把心情也写偏了,立马打住。

杨林喝多了酒才想着给我打电话,他说因为喝多了酒所以告诉我点酒话,他说小时候喜欢我(笑),但我不喜欢他(乐),还说我那时经常偷家里的馒头给他吃(晕,我一点也不记得),我就纳闷啦,我不喜欢他,干吗没事偷馒头给他吃,小时候的心事还真是难以琢磨(乐翻了我)!

不管怎样被人喜欢总是件令人快乐的事,现在想来小时候喜欢我的人还真不少,为什么长大了就没有了呢?!上帝还真是公平的!想想不能怨什么,少时的我,在故乡的怀抱,至真,至情,至性,现在谁又会喜欢一个被铠甲包裹着的无心的人呢!因为杨林的电话,我乐乐地在往事里又美了好几天,美好的事情还真是多。

今天一天,我都没啥事做,似乎还没从过年的气氛中缓过来,隔壁的消防官兵们倒是难得地开始了训练,跟他们做了大半年的邻居,很少能看见他们的身影,更别说一次能看见这么多列着队的解放军啦,有人猜测说是招了新兵来,老兵在训练他们呢,不管怎么着,听着他们高亢整齐的吼声,看着他们虎虎生威的架式,还真是愉快,他们的跑步训练绕着我们门前的道路,第一圈的时候大部份人都还能在一起,掉队的只有少数几个,但第二圈的时候就不行了,三三二二的,大都跟败将一般,摇晃着脑袋一步步地晃悠着,看来还真是新兵蛋子。偶家的前门原来还是军人训练的场地(乐),生长在军营的感觉二十年过后总算又回来啦(这句话写完,感觉特怪,另一句话在脑袋里闪了好几闪: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原来我一直不自知地呆在军营的边上呢。美丽的蓝天,暖暖的太阳和马路边“悠闲”摇摆着的新兵蛋子......

本来是自己无聊的心情日记,但跟沧海聊天,他告诉我说只要再写一篇文章就能入社啦,忽然之间想着写东西还真是不知该写什么,所以就拿这篇杂乱的日记来凑数。沧海说要取一个吸引人点的名字才好,然后帮我取了个“至少你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我看着确实够吸引人的,就以最快的速度把这名字放上去啦。但回家想了一夜,是越想越惭愧,怎么着都感觉不到标题样的主题,明显着是想忽悠什么呢,所以想想今天还是把名字再改过来,本来就是我晒着太阳没事干的时候的一点糊思乱想。

本文内容于 2008-2-29 9:53:41 被uglywoma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