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路边炸弹,精密精器不敌运气

天一大早起来,我把装甲车从停车场开到我们帐篷门口停下,大家大包小包地往装甲车上装货,我也趁机去帐篷里搬了不少由补给官带来的零食,大家照惯例睡眼朦胧地穿上装备,拎上家伙,上车,各就各位,组成车队,出发。

出了小基地,不到5分钟左右车程,是一个小镇子,路两边都是各种各样的小市场,街道上有不少IA 在巡逻,甚至还有一个IA 的小营地,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可是我从主干道过来时,突然听见我车后一声很奇怪的响声,有点像劣质二踢脚爆竹爆炸的声音,也有点像是枪声,可能是光头士官又在用橡皮子弹打人打驴打狗了吧, 不过,无线电网里紧接着传出了光头士官大呼小叫的声音,我还以为他打错了目标,或者用错了子弹之类的,由于我旁边的引擎比较吵杂,再加上我从来不认真听光头士官讲什么,所以也就不在意,直到胖士官在车内通讯系统中说了三个字母。才让我意识事情的严重性------I E D !!!!(路边炸弹)。

一个离美军基地才5分钟车程的村子,一条两边都是市场,人群熙熙攘攘的主干道上, 一个 IED 就在我车后爆了,万幸的是,这个IED 不知道是为什么原因,没有达到当初武装分子预计的效果,可能是下雨淋湿了,可能是武装分子装配的时候,由于紧张接松了一根线,或者是美军切断了他们制造炸弹的原材料运输线,他们用的自制土炸弹,以至于IED没有完全引爆,只在地面上炸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窟窿,没有任何人员伤亡---- 美军,IA ,伊拉克平民。

我真是没有想到,这帮武装分子会在人口那么稠密的地方埋炸弹,如果这个炸弹成功爆炸了,在装甲车里面的成员组和步兵队不一定会受到什么损伤,但是在离炸弹只有6,7米远的伊拉克普通百姓肯定得中招。这招太狠了,自损 2000, 伤敌800,以伊拉克百姓的生命来换取我们那少的可怜的大意,说是大意放松警惕,不如说是我们根本不认为这帮武装分子会在市场旁边放炸弹。这颗炸弹没有爆炸是天意的,是上帝的安排。他不会看着他的子民就这么白白死在一些个激进份子的手里。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IED在我身边爆炸,这是我在伊拉克遭遇的第三次了。前两次都是发生在去年十月份上旬,我们在巴格达南城的清剿区巡逻,记得是清剿行动的前三天,我们的车开过了一条浸满了水的街道(地下的自来水管被炸弹炸开了),就听见 “ 嘭” 的一声巨响, 旁边瞬间冲起了一道冲天水柱,有点像广场上的音乐喷泉。一颗预先埋置IED路边炸弹在半受潮的状态下在我身边爆炸!

第二次是我们在巴格达城内穿梭的时候,路过了一个天桥,在经过天桥的时候也是这么一炸,当时我在尾部机枪手的位置,我明显地感觉到,头顶上突如其来的压力把我往下猛的一压,不过好在车速快,这种压力一下就消失了,当时大家还在无线电网里喊:“你們看到没? 一个路边炸弹!!”。 “ 知道了!!”,我们车的成员组和机枪手异口同声地喊道。

这三次都是已经炸了,但没开花,如果说我们的车已经有多少次,压过了这些炸弹而没有炸,我不清楚,但是至少有10次吧 我这么估计,也许更多,20 次,30次 ,只有天知道了,不过每一次我们都能很幸运地逃过一劫,虽说要感谢上帝,感谢伊拉克的雨水,但我更愿意归功于所有支持我博客,给了我1000个祝福的博友们。我的车上有反路边炸弹爆炸的昂贵仪器在工作,但是我知道最主要的运气来源于你们,是你们的1000个祝福形成了一个强烈的磁场,让那些炸弹失效,让在暗处等我们上天的武装分子们走了神。

到了清剿区,我们在一个村的学校里,设置了一个临时前哨站,在里面围起一个物资发放站,另外,美军召集全村的村民来进行瞳孔照相,指纹登记,不一会儿,全村200多个居民都陆陆续续地来了,机枪手好运和另外一个士兵拿着瞳孔照相机,对居民們逐个进行登记照相,按指纹,完了之后可以去领免费的葵花子油。

任务进行第很顺利,原本预计下午1600 的任务,到了1400 差不多就完成了。 任务结束后,我们再和另外一个排集结,又等了差不多2,3个小时后,开始返回基地,回基地的途中,我们又路过了那个村子,由于是傍晚,所以路边没什么闲人,IA 们还是在路边巡检,衣帽不整,吊儿郎当的监视着整个区域。

回到基地,天完全黑了,食堂里没有饺子,没人祝我恭喜发财,我没有额外的补贴金和放假,我回到一个人住的帐篷,没人知道今天是中国的春节。。。。


本文由博拉网友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