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一百二十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81.html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相信世人都听过这么一句话,不知道是谁说过“江湖”这个地方,想进去不容易,而进去了想出来就更不容易。所以,对于每一个职业杀手来说,要想退隐江湖,又是何等的困难?尤其是像石榴这样的金牌杀手,“刺秦”,又怎么会轻易地放他走。


记得石榴曾拽着我一起去电影院看过一部名叫《史密斯夫妇》的美国电影。里面的男女主角都是杀手,当然,他们彼此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直到有一天,两人所要执行的任务发生了冲突,接手的是同一个任务。然后,原本的夫妻立刻成了生死相搏的敌人。一场大战之后,好好的一个家被搞得面目全非。当筋疲力尽的两个人刚刚言和时,他们所在的组织却开始对夫妇俩的追杀。以前就说过,在杀手界有着许多不成文的规矩的,而史密斯夫妇二人触犯的就是其中的一条。因此,他们被其组织视为叛逆,是必须铲除的对象。故事到最后就有点儿假了,夫妇俩身上穿的防弹衣都快被打成烂棉花了,两人居然一点儿事都没有。这世上要真有这么牛的防弹衣,那我估计全球的枪械生产商都得破产了。


看完之后,石榴大呼上当,嚷嚷什么,早知道结尾拍得跟童话似的,打死他也不来了。现在想起来,这家伙那时的心情定然是好不到哪儿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心爱的芊芊姑娘一直以为石榴哥哥是个大好人来着,如果要让芊芊晓得了她心目中的大好人石榴哥哥,居然是个双手沾满人血的职业杀手,天晓得会是什么后果。所以,石榴想要退出江湖,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还是先前那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作为一个在江湖中打滚已久的人来说,想要“金盆洗手”,谈何容易。


车里的气氛很低迷,各自的心里面都在琢磨着自己那摊子破事,因此,谁也没心情说话。最后,还是石榴这家伙打破了这沉默。


“林凡,你小子这次可真捅了个大马蜂窝呢。”


“喔?”我闻言转头。“说来听听。”


“靠!”石榴翻了个白眼,“你这混蛋还真可以哈,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居然什么也不知道。”


我苦笑说,这两天逃命还来不及呢,谁还有心情去管那些事儿。


“倒也是。”这混蛋干笑了两声。“你是不知道,你一说自己在瑞士出事了,天枢立刻紧张得不行。说起来还是你小子命好,跑得快。”石榴摇头晃脑地叹着气,一副颇有感慨的德性。


“我命好?”狠狠地瞪了这小子一眼,如果不是看在他正开车的份儿上,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他。“老子要是命好,就不会逃命了。赶紧说正题!”


“嘿嘿,玩笑而已,别生气嘛!”石榴打了个哈哈,“其实,我说你命好也不是没原因的。欧洲那边传回来消息说,现在瑞士的警察都全副武装上街执勤。呵呵,车站、机场、公路出入口这些地方,全田4小时都有检查,而且,中国警方的专案组第二天就飞过去了。小道消息说,因为瑞士警方从国际刑警那儿得知你小子是特种兵出身,而且还是个相当牛X的狙击手,所以专门从特别安全部队里请了几个高手来收拾你。哈哈,你说,你小子要不是命好,能从这天罗地网里逃出来才叫怪了。要知道,在欧盟系统下,各盟国之间的警务协作也是很密切的。听说与瑞士接壤的那几个国家都收到了协助抓捕你的通知。嘿嘿!小子,你也够厉害的啊,一个人,还什么也没做,就把人家瑞士给闹翻天了。唉!青龙都没你牛啊!”


我苦笑,不知道该什么好。石榴这混球还真没说错,如果我的运气稍差一点儿,跑得再慢一点儿,那后果会是怎么样?可想而知。不过,这和“青龙”有什么关系呢?于是我问石榴,青龙怎么了?


“唉……”石榴长吁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之后,才缓缓说道,“青龙,他也出事了。”


从石榴接下来的讲述里,我大致明白了“青龙”出了什么事。就在我去瑞士度假期间,“青龙”在美国被FBI给盯上了。石榴说,FBI那帮家伙,没多大能耐,但胜在人多,就跟苍蝇一样,天天围着你打转,烦都能烦死你。好在“青龙”这么多年的江湖也不是白闯的,所以,他从FBI的围追堵截中逃了回来,不过,却因此永远的失去了一条腿。


我问“青龙”现在在哪儿,石榴说,那条龙现在已经在巴西的庄园里养老了。


巴西?他跑巴西去干什么?当我问出这句时,石榴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你真想知道?”他歪着脑袋问我,脸上还是那种古怪的表情。


“废话!”我瞪了他一眼,“赶紧说。”


“好吧!”他又一次摇头叹气,“青龙这次出事,虽然大家都不说,但其实心里都很怀疑。”他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我们都怀疑,甚至敢肯定,青龙的行踪是被人故意泄露出去的。”


“谁?”没有废话,我直接问道。


“摇光!”石榴轻轻吐出了两个字。


“为什么?”我一时想不明白,继续问道。


“怎么说呢,”他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着,像是在思索措辞。好一会儿,他才说道,“林凡你应该知道的,摇光他们向来和我们不和。”


我说这个我知道,但是,青龙他又不是“天枢”这一边的人,他好像是中立派的啊。


“问题就在这儿。”石榴吐了一口气,“正因为他是中立的一方,而他手上掌管的是刺秦战力最强的东方七宿。”


“你的意思是说,摇光想把青龙这个位置抢到自己手里,所以将‘青龙’的行踪泄露给FBI借刀杀人?”


“没错!”石榴点了点头。“但是,摇光他没想到‘青龙’居然还能活着回来。所以,为了避免‘青龙’再被人给害了,天枢才和天机和天璇商量,把‘青龙’送去了巴西。”


“那摇光呢?他是什么反应?”我接着问道。因为我觉得,如果真是“摇光”做的这件事情,那他怎么可能会放任“青龙”继续活在这世上。


“他?”石榴冷笑了两声,“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啊!”


“什么意思?”


“笨!”石榴白了我一眼,“‘青龙’退休了,那他这个位置不就空出来了吗?”


石榴这么一说,我算是彻底想明白了。“摇光”,他真正想要的,并不是“青龙”的命,而是“青龙”这个位置。“青龙”退休了,那他这个位置自然就得找人补上。至于会是谁去补这个位置,那就不是我想得到的了。如果可能,我倒想去抢这个位置,那对于我的任务来说,实在是太有好处了。可惜,我的资力明显还不够,所以,想都不用去想。


然而,有的时候,事情就是那么的意外。我说意外的原因,是因为石榴这家伙突然对我说了一句,林凡,天枢准备把你推上去做“青龙”。


什么?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说,天枢准备让你去当‘青龙’!”石榴对着我的耳朵大声吼了一嗓子。


“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石榴,开玩笑不能这样开啊!”


“谁拿你开玩笑!”他哼了一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你要不形,等回去你就知道了。”


我还是不大相信,我说,怎么轮也轮不到我啊?你呢?天枢怎么不让你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打算收手,他轻轻说道。不过,声音有些消极,大概,是想到这愿望实现的可能性很小吧。


空气又一次沉闷下来,见石榴没有了说话的兴致,我也闭上了嘴。纯黑的“宝马”被心情郁闷的石榴开得飞快,像是要借由这车,把他心里所有的不快都发泄出来一般。


听着耳边风的呼啸,我没来由的有些感慨,人,如果能像这风一样自由自在,那该多好。


阳明山别墅区,全港富豪们的后花园。


“宝马”径直开进了一幢别墅,刚进院门,我便看见了郑建军。他正微叉开腿在楼前站着,脸上露出的笑容,让我的心没来由地抽搐了一下。郑建军,我觉得心里有些发苦。为什么我们注定会有兵刃相见的那一天。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是郑建军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说这话时,他的一双大手正紧紧地抓着我的肩膀,言语间透出的担忧和关心,让我忍不住又一阵感动。


我说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兄弟间不说这些,你没事就好。走,走,走,进屋,进屋,先歇会再说。


被郑建军拉进屋之前,石榴突然向我眨了眨眼睛。轻轻点了点头,告诉他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告诉我,他还不想让郑建军知道他想收手的事情。其实,他倒是多虑了,因为我本来就不是那种嘴碎的人。


见我点头,石榴露出了一个感激的微笑,这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这家伙还真是着紧芊芊啊!呵!石榴,这个杀手的确不太冷。


从郑建军的嘴里,再次证实了石榴所言非虚。我的确是捅到了马蜂窝了,而且,这麻烦一时半会儿还消停不了。这就意味着,我还得老老实实地呆上一阵子。


郑建军说,刚刚收到的消息,大陆警方已经派了一个专案组来香港了,手脚够快的。看来,警察系统里还是有能干事的家伙。


石榴一边享受着郑建军的雪茄,一边笑嘻嘻地说,老大啊,你最后那句话可是很值得推敲哦。人家好歹也是吃碗饭的啊,没几个能干事的哪能行?


“臭小子,那么粗的雪茄还堵不住你的嘴。”郑建军笑骂,然后又对我说道。“墨尘,恐怕你还得藏起来一段时间,而且,林凡这身份也不能再用了。”


我苦笑说,我明白的,本来干咱这一行都是提着脑袋在过日子,只不过,还是有点不爽就是了。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的运气背。


我的话让郑建军一阵哈哈大笑,笑得我有点莫名其妙。把询问的目光投向石榴,谁知道这家伙却是一脸的我也不知道的表情。这让我更摸不着头脑了,搞不明白郑建军他笑得那么开心干什么。


大概是笑够了,这混蛋终于闭上了嘴。然后,从他嘴里蹦出的话,却让我更加迷惑。因为他突然冒了一句“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出来。


“什么意思?”我皱着眉头问道,搞不清这老狐狸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他卖起了关子。“现在嘛,咱们得出去好好的吃一顿,放松放送。”


这时候还要出去放松、放松?我愕然你望着郑建军,真搞不明白他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要知道,刚才可是他自己说的,要让我躲一阵子风头的啊。


“兄弟,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样。”郑建军笑的很龌龊。“你看啊,哥哥我为你的事儿可是担心的不行啊,现在你回来了,不犒劳犒劳我怎么行?石榴你说对吧?”


靠!搞半天还想让我做冤大头啊?哭笑不得地望着眼前一唱一合的两个混蛋,我连生气的心情都没了。老天啊,你老就不能让我遇到几个稍为正常点儿的人么?本来还想问郑建军“青龙”的事情的,不过,看这情形,就算问了,肯定也是白问。而且,看今天这样子,我这冤大头是做定了。


本来呢,这也没什么大不了,不就钱吗,我还有不少的。只不过,让我有点郁闷的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居然又是那个让我丢大脸了的那个“天上人间”。说起来,这类场所,到目前为止,我也进去过不少次了吧。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始终对那种环境没有一点喜欢的感觉。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绝对不会涉足这些地方的。就算去了,也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的应酬,仅此而已。


我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但我觉得,有些原则性的东西,还是应该坚持的。有些事情,我们无法逃避,就像命运这个东西一样,就算你想逃避,也是逃不掉的。虽然逃避不了,但是,我们却可以选择,可以选择不随波逐流。


为此,“刺秦”里的混蛋们没有少笑话过我。更有好事者居然说我是什么现代版的柳下惠。开玩笑,我可没柳下惠那么好的定力。所以,为了避免某些事情的发生,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之扼杀于萌芽状态之中。惹不起,我躲还不行吗?喝酒吃饭什么都可以,但别的么,说什么老子也不干。我可不想一不小心晚节不保,一世英名尽付东流。而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对不起我爱的人。如今的我,被定性成了危险罪犯的我,已经让她们很失望了吧?所以,我不能再做出什么对不起她们的事情来。尽管,我所做的一切她们都看不到,也会让很多人无法理解,但是,这至少能让我那颗满是愧疚的心稍微好受点。而这,就是我最后的坚持。


“无论失去什么,都不要失去最初的心。”曾几何时,那位总是奚落我是个怪物,总是爱拿一副研究标本的眼光打量我的大小姐说电话,竟成了我在无数次面对彷徨,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觉得自己即将迷失在无边黑暗中时,心底的最后一点光。我记得她还说过我是王者,狙击手的王者。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谁比我自己更了解自己的话,恐怕,就非她莫属了。谁叫她是个专门研究人心理的医生呢,旁观者,永远都比身在局中的人更能了解情况。只是,不知她是否能够想到,我这个她口中的狙击手的王者,一个心性坚韧,当得上优秀二字的士兵,如今却成了一个被通缉的逃犯,更成了一名靠收割他人生命为职业的冷血杀手。


人们总爱用天意来解释许多人力无法预料的事情。如果说,这世上真有天意的话,那我所遇到的一切,是否也是天意呢?刘德华的《天意》里不就是这么唱的吗?“如果说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谁也逃不离……”既然大家都承认有天意这一说,那么,以后发生的一切,就有个很好的解释了。就好比说,自从我进如“刺秦”后,就一直在想着如何才能进入它的权力层,因为,只要在那里,我才能有机会接触到“刺秦”更深更多的秘密。遗憾的是,哪怕我在“刺秦”杀手里的排名已经超过了石榴,跃居到了第二位,可我仍然只是个杀手。杀手,对于一个杀手组织来说,仅仅不过相当于农民手中的镰刀或是锄头。也就是说,杀手,他不过是件杀人的工具。他要做的只是杀人、拿钱,根本不需要了解组织太多的秘密。当然,作为一个杀手,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我不是,我来这儿不是为了做杀手的,我还背着陆云巍交给我的任务,只有完成了这个任务,我才能洗掉身上的罪名,重新去面对那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然而,作为一个等级观念和防范措施都无比森严的杀手集团,要想进入它的权力阶层,又谈何容易?所以我说要用天意来解释呢,因为,我一直想要的东西,在突然之间就来到了我的身边。因此,除了“天意”这两个字之外,我再也找不出一个更恰当的形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