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6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许久之后的后来,当我不经意间想起在那个瑞士的小镇发生的事情时,心里禁不住有些唏嘘和感慨。人这一辈子,有许多的事情,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啊!人们不是老爱用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来形容眼看就要成功的事情,都往往会因为欠缺那么一点点儿运气而功败垂成么?很不幸,我当时遇到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81.html



许久之后的后来,当我不经意间想起在那个瑞士的小镇发生的事情时,心里禁不住有些唏嘘和感慨。人这一辈子,有许多的事情,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啊!人们不是老爱用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来形容眼看就要成功的事情,都往往会因为欠缺那么一点点儿运气而功败垂成么?很不幸,我当时遇到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诗诗啊!你看我找到了一个很漂亮的东西呢!诗诗,诗诗,你怎么啦?”


正当我准备向前跨出最后一步,伸手制住这个认出我身份的陆韵诗时,一个声音突然从货架后响了起来,然后,又一个女孩子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该死!”我在心里暗骂,不知是骂自己速度太慢,还是怪自己一时大意,竟然忘了她可能还会有同伴。


意识到想无声无息地将这个陆韵诗的姑娘制住是不可能了,我立刻转身就走。这地方看样子是不能呆了,我得抓紧时间,赶在警察们行动之前离开这个地方,天知道这个跟我有仇的姑娘会不会报警,一切小心为上。


只是,有些时候,事情的发展往往就是那么地富有戏剧性。我已经转过身来,大步往外走了,可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声“站住!”见我不理会,那声音的主人居然还三两步冲到了我的面前,两手往腰上一叉,以一副很气愤的姿态拦住了我的去路。


不得不承认,我被这变化搞得有点惊讶。拦住我的这个女孩儿就是刚才打乱我计划的那位。她拦住我想干什么?难不成是以为我想对陆韵诗图谋不轨,所以她要客串一下女侠来为自己的同伴打抱不平,讨回公道,教训一下我这居心不良的家伙?


她接下来的话,还真让我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因为,她真的是要打抱不平。


“看你长得也人模人样的,居然敢打我们的诗诗的主意。哼哼!要不是本姑娘及时出现,那我们诗诗不就被你这色狼欺负了?”这小姑娘叉着腰立在我的身前,小脑袋歪着,用一种很不屑地目光望着我。“怎么,被人发现了就想跑?哼!还是不是个男人?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还是同胞呢,真丢人!”


不知为何,我的脑门居然有种想冒汗的感觉。被一小姑娘这么指着鼻子骂,除了哭笑不得之外,我再也找不到别的什么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我承认,我是对陆韵诗心怀不轨,可是,那和她嘴里说出的这些,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概念啊。色狼?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冤,我想,不管怎么说,这个名词也不应该出现在我的身上吧?这姑娘,她是不是也太自以为是了点儿啊?


形势不太好,我应该立即闪人,因为店里面不多的几个顾客都把目光投向了这边,而那个胖胖的中年店主,也从柜台里走了过来。欧洲人的法律意识都是很强的,因此,我很难确定,是不是有某个热心的顾客打电话报了警,没准儿,还会突然蹦出身板健硕的欧洲大汉来见义勇为一下,扮演一次救美的英雄。


“怎么,没话说吧!哼哼,告诉你,今天你死定了。”面前这姑娘似乎很有信心一副今天吃定我的样子,这让我忍不住多打量了她两眼,身材很匀称,两条裹在牛仔裤内的长腿给人一种很有力量的感觉,看样子,应该是练过跆拳道的,而且功夫还不错,难怪一副吃定我的样子,原来是有所依仗啊!


“喂!你的狗眼乱看什么呢?”话音未落,她的一条腿就狠狠地向我踢了过来,速度很快,白色的休闲旅游鞋在空中画了一抹白光,毒辣地奔向我的裆部。


这丫头,心肠也忒毒了些吧?我心里腾起了一股怒气。本来不想惹麻烦,哪知道麻烦偏偏自己要找上门来。


右脚尖发力,右腿向左后撤步的同时,侧转身体,轻轻地闪过了她狠毒的撩阴腿,然后右手迅速地拿住了她还没来得及撤腿的脚腕,同时左手掌往她膝上一按。然后,我冷冷地看着她说,小姐,如果我左手再往左推一下,你这条腿就得废了。


她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绝对能袭击成功的一脚能被我轻松躲开,更没有料到还会被我反制。对于目前自己的处境,她显然没有思想准备。


“不要!”陆韵诗大概是刚从遇见我这仇人的惊骇中回过神来罢,所以,直到现在我才听到她开口说第一句话,而这第一句话还因恐惧、紧张等等一系列原因而使本因优美的声音变调和颤抖,这让我有点小郁闷,我有那么可怕吗?


这地方不能呆下去了,我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些欧洲人也挺混蛋,原本还有那么几个男人想过来替两位美丽的小姐出头的,结果一见我俩动上手,不知道是哪能混蛋惊呼了一声“中国功夫!”然后,这些混蛋包括那大胖子店主在内全部围在一旁看热闹了。自然地,我们这三个黄皮肤的家伙就变成了他们目光的焦点。当然,这些还不足以威胁到我,真正让我感到危险的,是外面大街上两个巡警的身影正步入我的视角。


松开钳着那个还不知道叫什么的女孩的右腿的手,我准备立刻离开这个让我感觉不妙的地方。说实话,今天发生的这一切也太偶然了,我同样也没有思想准备。更何况,见势不对,立即撤退,本就是每一个暗夜生物自保的不二法则。


“倩倩,你……你没事吧?”见我放开了手,陆韵诗立刻冲到了那个女孩儿身边。


原来哪能女孩子的名字叫倩倩,还真是人如其名,挺俊俏的一小姑娘,只是,下手也太黑了点,一出手就偷袭我要害。如果不是我身手快,那不被她给废了?不过,话说回来,要真连这丫头一脚都闪不过去,那我这么多年也算是白混了。


那个小姑娘,喔!对了,叫倩倩来着,她的身子被陆韵诗的紧紧地抱着,可她那双眸子却死死地盯着我,一张小嘴巴也抿得紧紧的,配上她那姣好的面容,倒别有一番动人的滋味。


又是一个倔强的姑娘,我暗自叹了口气。没来由地,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刺痛。曾几何时,也曾有这样一张倔强的脸庞在我的面前出现,那同样大大地瞪着的眼睛,同样紧抿着的唇,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将完全不同的两个影子重叠在了一起,任意无准备的我,再也控制不住心房的颤动与疼痛。


不能再呆下去了,因为那两个原本还悠闲地在大街上走路的巡警,突然加快了脚步向这间店铺走来。也许,是有人告诉他们这是有人闹事,也许是他们发现了这边的不对劲儿。但对于我来说,最好的选择是立刻离开这是非之地。我可保不准陆韵诗会不会在警察到来时喝破我在逃“通缉犯”的身份。这不是说我这人疑心太重,不相信自己的同胞什么的,我只不过是从理性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毕竟,曾经那个我,在大多数不知情的国人眼中,本身就是个坏蛋。更何况,刚才还和她们小冲突了一下,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的好。


只是,这个叫倩倩的姑娘站的位置似乎太好了点儿,刚巧就卡在我出门的必经之路上。更让我头大的是,这小姑娘似乎没有为我让路的打算,她倔强的眼神里,似乎正燃烧着某种火焰,晶亮晶亮的。这让我禁不住怀疑,这女孩是不是还想打一场。


“刚才的不算,我们重新打过!”


果然,她紧闭的唇再次张开时,我便听到了这句我最不愿听到的话,倒不是说我怕和她打,更不是说我这样向来不解何谓风情的家伙,还有点无聊的怜香惜玉之心。我只是觉得,跟一个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对手的人打架很没意思。再说现在的时间、地点都不对劲儿,更何况,她身上重叠着那个影子,已经触动了我心底一直以来都不敢去碰触的疼痛,让我一刻也不愿再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呆下去。


苦苦地笑了一下,我避开她往外走。她伸手想要拦住我,却又一次被我轻轻地避开,前面剩下的便是那些看热闹的顾客,对于这些人,我自然不会客气,直直的往前走,要有哪个不识相的挡路,我不介意把他扔一边儿去。


这世上还真有那种不长眼的人,在我离店门还有三步远的距离时,一个家伙“忽”地挡在了我的面前。他似乎在说着些什么,不过我连一点儿听的兴趣都欠奉。所以,这个不知道是真心见义勇为,还是为了在美女面前图表现的家伙,被我一巴掌拨弄得跌跌撞撞闪到了一边儿。现在,前面就是店铺的大门,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挡我的路了。


“嘿!小伙子,等一下!”


就在我马上就要离开这是非之地时,我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那两个巡警在我刚踏出店门时挡在了我的面前,说话的是左边那个腆着个大肚子的家伙,三十多岁的样子,脸上带着笑,看起来还挺有礼貌。不过,他俩的礼貌似乎也有限的很,因为他们的右手都搭在自己腰间的配枪上,而枪套的搭扣,已经打开了。


我当时忍不住想,这两警察的反应是不是有点过了?好像瑞士这地方犯罪率并不高吧?用得着这样紧张么?还是这两警察也有所谓的种族主义思想,心里下意识地就将非白色人种列为了危险分子?


我当然不能如他所愿的等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都有些突然,突然的让我感觉得不太妙,似乎老天爷的玩笑开得过火了点儿,不确定的因素太多,谁知道这等一下会等出什么事情来。


只是,和警察发生冲突显然不是明智的事情,于是,我也尽量很礼貌地对他们说:对不起警官先生,我有点儿急事需要处理一下。


“急事?哦!不,不!不行。”还是那个大肚子警官说道:“先生,刚才有人向我们举报有三个中国人在这里闹事,我们需要请你回去协助调查一下,放心,我们的速度很快的,不会耽搁你多少时间。”


在心里面暗骂了句该死,我飞快地思考着脱身的办法。白痴才会跟他们回去,因为他们要带回去的肯定不会只有我一个。那个大肚子警察说三个中国人,显然陆韵诗和那个叫倩倩的小丫头也得跟他们一起回去。万一陆韵诗指出我是中国在逃的通辑犯,那乐子可就大了。别说回警察局了,只要现在那个和陆云巍那混蛋一个姓的丫头蹦出来说一句,警官先生这个男人是个危险的通缉犯,我的麻烦就来了。除了打翻这两警察开溜之外,再没有第二种选择。


不得不再一次咒骂一下这不长眼的老天,因为这老家伙开起玩笑来实在没有分寸,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因为我听见了陆韵诗那小妞儿的声音,“警官先生小心,他是个通缉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